观察者网

郭晓明:蒂勒森访华——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第一次握手

2017-03-22 09:31:5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郭晓明】

3月18日王毅部长会见了来访的美国国务卿蒂勒森。3月19日习近平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蒂勒森,蒂勒森表达了美方本着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精神发展对华关系的意愿。美国国务卿这一表述石破天惊。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就致力于与其它国家建立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国的外交关系。那时候还是韬光养晦时期,中国周边比较和平。2009年奥巴马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把中国从韬光养晦挡箭牌后边逼了出来,如何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就成为中国外交的首要问题。

2010年5月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中国就提出了中美建立“相互合作、和谐共处、互利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的理念。2013年6月,习近平访美与奥巴马在安纳伯格庄园会晤,把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归结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

此后每次中美高层会晤中国都把“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和“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挂在嘴边,反复向美国伸出橄榄枝,美方则总是顾左右而言它,不愿意接这橄榄枝。美方不仅对中方建议的新型大国关系没有应答,反而在南海东海不断搅局,在中国周边不断升级军事压力。

一个巴掌拍不响,仅中方一厢情愿难以建设这个新型大国关系。美国把中美关系往修昔底德陷阱里推,中国把中美关系从修昔底德陷阱边缘往外拉。美国直拳袭来,中国太极推手化解。如此过招无数回合。

蒂勒森作为国务卿候选人在国会听证时,就信誓旦旦说要禁止中国进入南海岛屿,不允许中国继续建岛,表现出强烈的反华立场。蒂勒森访华之际也是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剑拔弩张之时。美韩不顾中国强烈反对把萨德运入了韩国,时下美韩联合军演到达史无前例的规模。蒂勒森还扬言美国放弃对朝鲜战略忍耐,把斩首重器和部队开入韩国,把朝鲜半岛推向战争边缘。

值此朝鲜半岛山雨欲来风满楼之际,中美关系眼看就要撕破脸皮,蒂勒森忽然念出了“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这个新型大国关系的神咒,惊涛骇浪立马变得波澜不惊。可谓是物极必反、否极泰来。中国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美国终于有应答了。这开启了中美关系新篇章,给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带来了希望。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无疑是中国国际政治中的基础定位,是中华民族崛起的基本方略。 对于这样一个国际政治基本国策,民众必须有个基本的觉悟,才能有自觉的全民外交。

中美矛盾有多大?

在美国接触与遏制并行的对华政策下,中美关系磕磕碰碰走到今天,可以说是每每有惊无险。习近平会见蒂勒森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地重申对中美关系的评估和定位:中美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合作是中美关系唯一正确的选择。这个新型大国关系并非是面对强大的美国的权宜之计,即便中国实力超过美国以后,这依然是基本外交国策。这个评估和定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论断。

每个历史时期,都有那个历史时期的生产和生活方式,都有那个历史时期的主要矛盾。在近现代国际政治中,虽然北方发达国家的争斗轰轰烈烈,但放眼全人类,最主要的矛盾存在于北方发达国家和南方发展中国家之间。南方发展中国家生产剩余价值,北方发达国家消费剩余价值,这是一个压迫和被压迫的关系。

这里必须插一句,在以往的国际共运中,剩余价值一直是资本主义的原罪,一直是一个贬义词。在生产力高度发达的今天,在保障基本民生的基础上,剩余价值就是市场经济资本积累的必须,是经济发展的先决条件。在中国经济高度发展的今天,剩余价值应该是一个价值中立的经济科学的基本概念。中国在今天国际政治中,在全球市场经济条件下,目标不是消灭剩余价值,而是中国创造的剩余价值必须用于中国经济发展,而不是在西方主导的国际政治与金融格局中流失海外。

话说回头。历史上,奴隶推翻了奴隶主只能是自己做奴隶主去奴役他族,如摩西带领奴隶犹太人出埃及后,变成奴隶主去奴役迦南人民。农民起义胜利只能是改朝换代自己做皇帝。真正建立新秩序的未必是压迫、被压迫关系中的两极,而是中间某个代表新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新兴力量。地主阶级的崛起消灭了旧制度的奴隶和奴隶主,资产阶级的崛起在某种程度上“消灭”了地主和农民两个对立的阶级。

如果美国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是今天压迫的一方,南方是被压迫的一方,那么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作为新制度的胚胎,也就不是今日国际政治的主要矛盾的两极,就如当初资产阶级兴起的时候,并不属于地主和农民这两极的任何一方一样。

因此我们可以强调,中美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合作是中美的唯一正确选择。这不是面对强权的机会主义,而是顺应历史潮流的正确选择。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国际政治中有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中国不愿意也有能力不做被压迫者,但也不屑于做压迫者。这是中国对今天国际秩序的超脱。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中美为什么能合作?

从革命时期到两霸封锁时期,通过不断斗争,人民政权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得以建立、巩固,但最终要靠建立一种全新的生产关系和生产生活方式,才能让大家共同富裕。中国深入改革制度建设不再是西方式的劫富济贫,而是引导资本的积累用于造福全社会、造福全人类。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7亿多人口脱贫,发家致富的人中间,很多即便自己不是农民,也有亲朋好友是农民。穷人和富人在中国社会有矛盾,但在巩固的人民政权下应该是可以调和的人民内部矛盾。富人支配了剩余价值,应该再投入到实体经济中发展经济让待脱贫的穷人有奔头,而不应该让资本滞留在资本市场中食利食租。社会主义阶段的任务,就是实现共同富裕。

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就被西方纳入了全球资本主义的秩序中,成为被列强压迫的对象,使得中国创造的剩余价值无以积累为中国经济发展的资本,阻碍了中国的现代化和工业化。中国革命和建国前三十年取得的成果,主要就是争得发展权,把中国人民创造的剩余价值更多的用于中国经济发展,而不再全部流失海外成为列强的垄断利润。

如今中国摆脱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地位,但也不愿意加入G8或者G2与列强同流合污压迫南方。改革就是要创造新的生产关系,创造更高的生产力水平,同时为南方和北方提供国际公共产品。正如封建时代微弱的资产阶级不在地主和农民阶级斗争之内,却为双方都提供贸易服务和工匠产品一样。中国的一带一路就是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提供的公共产品。

G8成员国

在西方主导的资本主义国际秩序中,中国不可避免地会和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都产生矛盾,但是,这些矛盾远远小于南北主要矛盾。中国在现有秩序中能够发展,不是被北方压迫得抬不起头;中国也不愿意像北方国家那样吃垄断利润,压迫南方国家。中国是现行国际秩序中人类未来的胚芽,在现有国际秩序中出淤泥而不染,既不主动推翻现行秩序,也有在现行秩序中保护自身利益。中美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不仅仅是一个对现实的判断,也是一个战略的实施。

中国没有意愿去破坏美国的生产力和财富,未来人类社会将继承和发展人类进步积累的所有成果。中国要建立的和谐社会,没有中国侵略占领压迫美国人民的意愿。所以说中美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中美合作是唯一正确的历史选择。

萨德只是小浪花

蒂勒森讲出“不冲突不对抗”神咒以后,网民议论纷纷。有言论说部署萨德明明是美国遏制中国的意图,何以中国制裁乐天而不制裁美国?

从战略层面而言,中美合作是唯一的选择,中美没有根本利益冲突,中国超脱了美国主导的秩序下的冲突,美国在韩部署萨德是要把现今世界主要矛盾强加到中国身上,意在剥夺中国百年奋斗和前三十年争得的发展权。

中国要超脱,要把这个矛盾推回到美国主导的秩序中,而不是直接和美国冲突对抗。部署萨德不是美国核心利益,真要打掉萨德对中国也不是难事。制裁韩国是中美“不冲突不对抗”新型大国关系的需要,是把当今全球矛盾的皮球推回给美韩,把中美矛盾分解为中韩矛盾和韩美矛盾。炸掉萨德对美国基本无损,是无效反击;但制裁韩国在战术上是攻其必救,是有效的反击。韩国不能对此不顾。

中国本来平等对待韩国,是韩国不自爱自取其辱。韩国既然愿意做地缘政治的棋子,中国就可以玩这个棋子,让所有人认识到那样做没有好处。邻居的狗过来捣乱就打狗,这是和邻居保持“不冲突不对抗”关系的良策。如果邻居的狗过来咬鸡,我们就去砸邻居的窗户,这就破坏了邻里关系。打狗给主人看是温柔含蓄理性手法。

中国社会主义代表人类未来,中美不冲突不对抗,中国也不能越俎代庖保护其它国家人民。韩国民众的利益,中国只能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适当考虑,不能以牺牲中国利益来维护。制裁韩国是七擒孟获之举,教育韩国民众,让韩国民众自身觉悟。牺牲中国利益迁就韩国人民对两国人民都有害无益。中国洁身自好超越当今国际矛盾是对人类最好的贡献。有效维护中国自身利益就是对韩国民众的最好教育。越俎代庖只能陷入国际政治主要矛盾当中,违背了中国超越旧秩序的地缘政治定位,不符合历史潮流。

社会主义阶段的政治定位,在国际上主要是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在国内则是各阶层和谐共处真诚互助共同富裕。如果中国能够在国际政治中和美国建设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新型关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中国的穷人和富人也应该建立不冲突不对抗的关系,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有能力有资源的担当更多社会责任,自觉维护国家和民族利益,和谐共建小康社会,以让穷人富起来消灭穷富差距,而不是劫富济贫消灭贫富差距。

外交政策和国内治理要到达这样一个效果,就是中国在维护自身利益的前提下参与国际政治,在维护中国人民共同利益前提下成为全球资本投资的乐园,让资本有利可图但不损害中国人民利益。中国人民通过共产党领导主导市场经济中的资本,而不是让资本的意志践踏人类尊严,这就市场经济中的社会主义任务。

金融改革制度改革就是为了人民意志驾驭资本。中国不在资本剥削和被剥削的矛盾中,中国超越这个市场经济主要矛盾,才能避免资本主义的经济周期现象。

美国还是用他主导的国际秩序看待中国,不会自动放弃其主导的旧秩序。中国则是现今秩序土壤中发芽的小草,虽然还是一颗弱小的嫩芽,但巨大的石头也无法压制它的成长。

美国国务卿应答了中国新型大国关系的倡议,美国接受了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理念,不是因为美国愿意,而是美国不得已。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时候,不是君主乐于限制自身的权力,而是不得已接受了资产阶级政治力量的诉求。中国新型大国关系被美国无可奈何地接受了,是中国顺应历史潮流美国无法阻挡的结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郭晓明

郭晓明

风云学会会员,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物理学博士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风云学会
风云学会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