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郭晓明:加拿大与特鲁多的历史影响着中加自贸谈判

2017-12-12 07:57:1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郭晓明】

2017年12月4日至7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正式访华,中加双方都表达了进一步发展友谊和交往的意愿。

分裂的加拿大媒体

加拿大《环球邮报》11月22日发表劳伦斯·赫曼的评论员文章《北美自贸正在下沉,加拿大需要一个救生艇》。文章详述了加拿大面对特朗普“美国第一”的强硬立场,北美自由贸易重新谈判没有任何进展的尴尬处境。12月2日,就在特鲁多总理启程访华之前,加拿大广播公司新闻评论员克里斯·豪尔发表评论《特鲁多第二次访华之际,可能是推进自贸成熟之时》。文章说,加拿大驻中国前任大使赵朴指出,加中已经就自由贸易进行了四轮探索性讨论,现在应该是收获成果的时候了。

2017年12月7日,广州,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出席《财富》全球论坛。(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4日,《多伦多太阳报》发表社论,标题是《无需急于与中国达成协议》,这个协议指的是中加自贸协议。社论认为与一个G7成员国达成自贸协议是给中国很大的面子,是中国有求于加拿大,不是加拿大有求于中国。

社论说中国国有企业占经济比重远高于加拿大国有企业占经济的比重。社论并没有提加拿大省有企业。加拿大政治体制和中国政治体制不同,加拿大省政府不从属于联邦政府,加拿大省政府和联邦政府是平级关系,只是权力管辖领域不同。省政府拥有的企业大部分是实业,如矿产和能源,而联邦政府多为政策性实体。

比如说,安大略省的酒的销售就是省政府垄断的行业。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的电力和电网都是省有的企业。加拿大联邦对加拿大商业规范的权力远低于美国联邦政府对州政府的权力,许多商业和经济政策由加拿大各省自己制定。

各省之间政策性贸易壁垒往往高于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壁垒,以致加拿大各省与美国的贸易比起加拿大各省之间的贸易更加自由。另外,加拿大联邦的农产品供应链管理对农产品进口到加拿大是很强的一个壁垒;加拿大环保组织和劳工工会等对外国投资也是一个很大的阻力。

所以,《多伦多太阳报》社论仅以国有企业占经济比重来指责中国不是市场经济,是有失公允的。以加拿大各省贸易自由度低于国与国贸易自由度而言,加拿大经济并不见得比中国更加市场化。

加拿大媒体向来有亲自由党之嫌,这次却倾巢攻击自由党政策,攻击中加自贸的理由层出不穷,比如他们把中国关押的加籍罪犯也拿出来攻击中国人权记录,中国抢走加拿大工作机会也是一个攻击点,中国觊觎加拿大资源更中国的罪恶,等等。

可以说,中加自贸在加拿大舆论界里是备受攻击的事情,不仅仅主流媒体,就是社交媒体,也是骂声一片。此前中加自贸多轮探索性对话的时候,也不乏议员以宗教自由和人权问题指责自由党启动的中加自贸对话。可见特鲁多即便有心推进实质中加自贸,恐怕也顶不住如此疾风暴雨式的舆论压力。

发达国家与中国的经济交往,其最大的阻力来着西方对中国的长期的妖魔化。西方社会但凡有对中国一句善言,轻则被蔑视为被洗脑,重则惹“通共”之嫌。

5日,加拿大《金融邮报》发表了威廉·沃特森的评论员文章,文章指出,中国是强国,加拿大不是,加拿大绝对是轻量级拳手。沃特森还指出,两国自由贸易,小国受益更大,但小国也要承受更大的冲击。他对中国企业能否按照市场经济决策提出质疑。

他还认为,加中自贸已经摆上台面,但是特鲁多期望中国改变人权、妇女权益等等条件来接受加中自贸是不现实的,特鲁多毕竟不是特朗普。

2017年12月5日,北京,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访华,出席记者会。特鲁多称,加拿大将继续与中国就贸易进行接触。(图片来源:东方IC)

诚如沃特森所言,特鲁多不是特朗普。但是,即便是特朗普也只是推特上说说而已,正式国事访问不能在联合记者发布会上说这事吧?特鲁多这次访华之前,已经把“进步的贸易”作为谈判的主旨写入他的计划并公之于众,何为“进步的贸易”?他要把贸易和中国的对待同性恋态度的政策、劳工标准政策和气候变化政策一起谈,这就是节外生枝了。

西方政客对华贸易的惯用套路

气候变化有巴黎协议,中国是执行巴黎协议最诚实的一个国家,如果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真的与中国较真,加拿大拿不到什么颜面。

何谓“对待同性恋的政策”?天主教神职人员禁欲,请的都是小鲜肉做宗教仪式,天主教教会猥亵男童是大规模长时间屡犯事件。偏偏圣经视同性恋为邪恶。于是同性恋成为西方政治大事。

1969年之前同性恋在加拿大是刑事罪。是小特鲁多的父亲老特鲁多取消了同性恋的刑事罪法律。但在基督教文化中,同性恋一直是耻辱印记,刑事罪虽免但政府法规中依然有歧视同性恋规则。

2017年11月28日,就在他访华前几天,小特鲁多才对同性恋做出政府正式道歉,并对以往歧视同政策给予同性恋经济补偿。中国根本没有类似于西方对同性恋歧视的法规,把西方自己折腾的烂事拿来向中国说事完全是无厘头。

西方政客都是竞选政客,执政之前有长时间竞选历练,同性恋是竞选重大议题,特鲁多这是政客习惯利用一切机会向国内选民作秀。

所谓贸易的劳工标准,无非是TPP策划出来挤兑中国的标准,就是用来排斥中国的东西。2107年安大略省教师工会从10月到11月进行了长达5周的罢工,给交高额学费的4万国际学生带来了巨大困境。

这样的劳工标准,加拿大自己就难以承受,却要推销给中国。特朗普上台伊始便说要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他的美国优先政策当然是要逼加拿大让利。

美国先对加拿大软木增加进口税,后对庞巴迪飞机实行双反。去年加拿大与中国开启自贸探索性谈判,就有增加对美谈判筹码的意味。如今北美自贸谈判虽然还无果,但也还在谈。

特鲁多节外生枝,把中加自贸维持在探索性谈判,不进入实质性谈判,引而不发,是继续将中加自贸作为北美自贸区谈判筹码,对北美自贸区心存侥幸。

加拿大——一个貌似“统一”的国家

加拿大是资源国家,也是欧洲殖民者建立的国家。殖民初衷,加拿大就是宗主国的原料来源地和市场。欧洲殖民加拿大很长一段时间里,实行的都是重商主义,即殖民地经济只是宗主国经济的附属,在这种经济结构中,加拿大在1846年以前享有与英国贸易的优先条件。

美国独立那年,亚当·斯密就写出了著名的《国富论》。其后自由贸易思想逐渐抬头,重商主义思想逐渐衰落。1846年,英国抛弃重商主义而改弦更张为自由贸易主义,并且废除了谷物法,加拿大与英国的贸易失去了优先保护,英国不再区别从加拿大的进口和其它产地的进口。

加拿大只能和英国的对手美国签订对等贸易协议。但是,历史文化有其惯性,加拿大经济今天依赖美国的程度,和重商主义时期依赖英国的格局非常相似。可以说,北美自由贸易区就是当年英国重商主义的谷物法再版,加拿大经济只是美国经济的附属。

加拿大、人口、经济总量和产业结构与美国德克萨斯州相当,但德克萨斯州的海外贸易量高于加拿大对除美国之外的海外贸易量,即加拿大经济对美国经济的依赖程度高于美国一个州对美国国内经济的依赖程度。

加拿大的交通基础设施,也是各省与美国交通便利,而各省之间交通落后。阿尔伯特省的油管可以不远万里通往休斯顿,可以横跨大陆通往大西洋,就是拒绝通往邻省卑斯省,拒绝通往太平洋。

长期以来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北美自由贸易协议有如当年英国的谷物法,让加拿大在这个全球最大市场中有优先进入待遇,使其在美国市场对如中国这样的其它国家有更大的竞争优势。如今中国市场很快就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加拿大如果在国际政治中把北美自贸协议放在中加自贸之上是刻舟求剑。

加拿大基础设施分布显得很分裂,但各省却都连接美国,国内市场不统一而各省依赖美国市场,这种“统一”是名存实亡的。自由党争取的独立和保守党争取的统一全都落空。小特鲁多这次访华,牺牲中加自贸谈判进程以保护尚有一线希望的北美自贸,是没有勇气让加拿大经济独立。以加拿大道德制高点的表面作秀牺牲了加拿大的实际经济利益。

加拿大的行政区划

路易斯·约瑟夫·帕皮诺是早期自由党人,他领导了1837年的起义,反抗英国殖民统治,提出了“负责任政府”的理念。负责任政府,是要求加拿大政府对加拿大议会负责,不是对宗主国英国负责,这是加拿大独立运动的开端。

同为“左派”的特鲁多父子

老特鲁多1982年通过《权利与自由宪章》,终于把宪法修正权利从英国伦敦拿回了加拿大,完成了加拿大的独立过程。加拿大主要两个大党是自由党和保守党。保守党从一开始就致力于加拿大的统一,自由党从一开始就致力于加拿大的独立。加拿大党争政治得到了两党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加拿大经济高度依赖美国经济,是独立名存实亡。

加拿大特鲁多总理是典型的西方白左政客。其父也是自由党,是左派政治家。小特鲁多和老特鲁多同为左派,但实际上有很深的代沟。老特鲁多是亲华派,在冷战期间尼克松访华之前就与中国恢复邦交正常化。

而小特鲁多提出“进步贸易”这样的类TPP条款就带有某种程度的对华不友好色彩。60年代自由党领导了魁北克省的静悄悄的革命,把魁北克支柱产业收归省有,规定了法语的地位,推动魁北克人进入公司管理层,这是一场经济上摆脱美国资本家控制魁北克经济的革命,是一场经济独立的革命。这与小特鲁多力图挽救北美自贸区,是让加拿大经济自甘成为美国经济的附属形成鲜明对照。

不少“白左”倡导社会平等思想开放,如公共医疗,普及教育,劳工权益,最低时薪上调,乃至基本收入等。安大略省自由党就推出了基本收入试验政策。

所谓基本收入,就是无论有无工作都保障基本收入。“白左”政策在美国以桑德斯议员最为典型,其实他的话很多都是当年国际共运的经济口号。“白左”舆论强大,乃至西方社会众口一词谴责两极分化,谴责为富不仁。

1973年,老特鲁多访华,周总理教他如何适用筷子

小特鲁多的进步贸易中的劳工标准,表现的就是很典型的左派劳工权益形象。“白左”与老一辈左派不同的地方就是老一辈左派较为亲华,而不少“白左”常持有对华有顽固偏见的言辞,而且他们中的有些人坚信西方民主政治制度,认为不是西方民主政治的国家都是“独裁专制的国家”。但实际上西方民主政治是资本主义制度,西方政治制度是资本意志的制度化。

因此,他们的所有社会主义乃至带有“共产主义”味道的政策,最终是保护和扩大了利益集团的利益。最典型的是奥巴马医改,扩大了医疗和保险业的盈利空间,加重了美国经济运行成本。加拿大也一样,所有社会主义的政策,如公共医疗,全面教育,省有的电力公司,都不同程度的沦为利益集团绑架公共经济的盈利工具,致使社会福利成本不断攀升,生活成本不断攀升,政府债务不断攀升。

明年是中加旅游年,笔者建议可以组织外国来华旅游团,旅游路线必须有一两个红色历史景点,各城市一日游也需要增加到红色景点的英文解说服务,旅游增加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要让西方人理解中国政权合法性的由来。

结语

市场经济是资本配置资源和资本分配财富。美国和加拿大指责中国不是市场经济,实际上就是指中国不允许资本盈利的冲动卷走中国财富冲击中国经济,不允许资本利润冲动损害人民利益。

资本主义制度是资本意志凌驾于人类意志之上的,中国的社会主义特色市场经济,是人民意志驾驭资本发展市场经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本质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本质不允许资本意志主导国家和人民的命运。中国人民掌握自身命运,就是中国人民掌握资本的市场运作,这样的资本就是人民的资本,体现人民发展经济提高生活水平的意志,而不是资本牟利的意志。

中国将是投资能拿到最高回报的经济体,也是资本不能肆意践踏人类尊严的经济体,如此才能从根本上避免中美军事冲突。应该认识到,西方政府无论多左,其最终结果是资本说了算,只有驾驭了国际资本,政府层面交往就不会有阻碍,中加自贸到时候也会水到渠成。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郭晓明

郭晓明

风云学会会员,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物理学博士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中国外交
中国外交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