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寒竹:特朗普是原教旨资本主义信徒

——美国政治走向前瞻之四

2017-01-24 15:29:5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寒竹】

前文笔者分析了过去十年新自由主义并没有在美国占据主流地位,而奥巴马执政八年,在美国历史上是少有的左倾。笔者认为,这个过去八年偏左的美国社会背景会促使特朗普上台后,挟美国大众对奥巴马左倾政策的反弹,可能会再次推动新自由主义的大幅回潮。

就特朗普本人和他选定的核心团队来看,推动新自由主义,不仅是对奥马巴政策的反弹,还是对其自身理念的践行。相比于职业化的政治家团体来说,特朗普和他的团队在价值理念上更加偏激,更加原教旨主义。而问题的关键是,特朗普究竟相信什么理论?

对于这个问题,很多人倾向于用商人唯利是图而无信仰来回答。其实,这是回避问题,而不是回答问题。世界观人人皆有,区别只是在于世界观是否系统?是否完整?是否一以贯之?完全没有世界观、没有价值理念的人是没有的。如果说出身于商人的特朗普没有信仰和价值理念,那么演员出身的里根、杂货店主家庭出身的撒切尔夫人何以有着超强的政治信念?

里根和撒切尔夫人都是意识形态上十分强硬的政治家。

特朗普内阁是艾茵·兰德的信徒

众所周知,特朗普这次当选跟民粹主义有很大关系,如果没有波涛汹涌的民粹主义,特朗普在这次大选中很难获得胜利。从某种意义上讲,是强大的民粹主义浪潮把特朗普推进了白宫。那么,特朗普是否会继续坚持民粹主义?一些关心美国政治的人到现在仍然持有这种看法,认为民粹主义将会主导美国未来几年的政治走向。但如果我们了解美国社会的本质特征,就会知道民粹主义在美国难以长久持续。

美国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很大众化、很平民化的国家,但实质上,美国社会非常保守,非常传统,尤其在政治上,精英主义非常强大。在美国,民粹主义可能在一些特定时间兴起,比如大选期间,甚至会一度力量很强大。但民粹主义在美国这样有着强大精英主义传统的国家,难以持久。

对于特朗普来说,普通大众,民粹主义,只不过是他在大选中借用的力量。当特朗普赢得大选后,不可避免地会跟华盛顿的政治精英合流,跟华尔街的大资本结盟,而曾经喧嚣一时的民粹主义最终会被特朗普抛弃。目前,特朗普还未宣誓就职,但他与资本集团的蜜月似乎已经开始。特朗普这种对资本的青睐跟他的信仰和理念有很大关系。

2016年12月13日,《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特朗普内阁:清一色艾茵·兰德客观主义的信徒》(The Daily 202: Ayn Rand-acolyte Donald Trump stacks his cabinet with fellow objectivists)。这篇文章认为特朗普和他的核心执政团队信奉的是极端的资本主义利己主义哲学,艾茵·兰德是这个执政团队共同的思想偶像。

这篇文章在美国引起了一些争议和讨论,其主要指出,特朗普不止一次说过他是艾茵·兰德的粉丝,对媒体《今日美国》热情推荐艾茵·兰德的著作。此外,文章引用了特朗普提名国务卿的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劳工部长安迪·普斯德(Andy Puzder)、中情局的局长麦克·蓬皮奥(Mike Pompeo)的言论,指出这个团队的人都对艾茵·兰德的“理性私利”的哲学思想推崇备至。

由于特朗普和他的核心团队信奉艾茵·兰德的思想,所以桥水基金创始人雷·达里奥(Ray Dalio)对人们应当怎样理解特朗普的执政理念提出了一个建议,他说,如果你要理解特朗普,就应当去看看艾茵·兰德的书和撒切尔夫人的《唐宁街岁月》。

特朗普上台后,奥巴马中间偏左的政策,将被艾茵·兰德的极右政策取代。

艾茵·兰德是二十世纪美国著名的思想家和小说家,被称为美国个人主义精神的旗帜,美国商业文明的辩护士。艾茵·兰德的思想通常被归为Libertarianism,中文翻译为“自由意志主义”。这个翻译不是很贴切,Libertarianism,或者说“自由意志主义”跟中国语境中的“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主要代表为经济学领域里的米塞斯、哈耶克、弗里德曼和卢卡斯等人)的经济和政治观点很接近,是一种极端的资本原教旨主义,而跟希拉里的支持者、美国知识精英中间偏左人士信奉的New liberalism(中文也翻译为“新自由主义”,不过主要指政治哲学领域里的思潮,主要代表有约翰·罗尔斯、罗纳德·德沃金等人)正好相反。

艾茵·兰德高度赞扬奥地利学派掌门人和朝圣山学社创始人路德维希·冯·米塞斯的自由经济思想,由于她的思想主要是通过文学和感性的形式来表达,所以,她的社会影响要比经济学圈内米塞斯和哈耶克的影响更大。她那本《阿特拉斯耸耸肩》在美国的畅销程度据说仅次于《圣经》,以至于米塞斯研究所在上个世纪90年代承认,米塞斯的思想之所以受到社会关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艾茵·兰德的巨大影响。

艾茵·兰德著述甚多,但核心思想是理性利己主义,所谓的“理性的私利”,主张自由放任资本主义、反中央集权主义、反对社会主义。艾茵·兰德认为她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帮被普通人视为邪恶的资本家正名,就是要揭露社会主义的邪恶。艾茵·兰德作品中的人常常有两种,一种是创造财富的企业家,一种是不从事创造,但试图通过所谓公平分配来攫取财富的人。艾茵·兰德试图通过她的小说表明,Make Money的资本家才具有人类道德的精华。

艾茵·兰德对于政府公共政策持坚决的抨击态度。艾茵·兰德有一句名言:“所有的公共项目都是坟墓,不仅是外表相似,付出的代价也相似。”

特朗普上台后将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

特朗普和他的核心团队在现实中是否真的如他讲的那样共同把艾茵·兰德奉为思想偶像?这在美国舆论界是有争论的。但从大选结束后特朗普及其团队发表的言论看,这个由大富豪组成的群体确实具有“自由意志主义”(Libertarianism)和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ism)色彩,其亲资本的立场已经暴露无遗。从特朗普和他的团队在选举获胜后发表的各种言论,可以看出特朗普政府在未来四年可能采取的政策:

减税:特朗普提名原担任高盛集团高管的史蒂文·特尔纳·努钦(Steven Mnuchin)为财政部长,努钦已经表示,他主张把美国的公司税降到15%,这将大大鼓励美国人投资创业。在美国减税,也就意味着政府在二次分配中的力量将会减弱,贫困阶层通过政府分配获得的利益将会减少。

压制劳工的最低工资:特朗普提名的劳工部长安迪·普斯德坚决反对把最低工资提到时薪9美元之上。很可能如斯蒂格利茨所预测的,特朗普上台对美国蓝领来说确实不是一个好消息。

缩小医保范围:特朗普一直批评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未来的劳工部长安迪·普斯德也持同样批评态度。可以预测,特朗普掌权后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的内容很可能会遭到缩减。

放松资本监管: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James Glassman在特朗普赢得大选后第二天发表看法,认为“特朗普政府很可能将放松很多工业生产相关领域的规定,国会也可能废除《多德·弗兰克法案》中的多项金融监管条例”。从特朗普当选后与华尔街的关系看,特朗普政府与金融界的关系将会大大好过奥巴马时代。

扩军:特朗普2016年9月7日在费城专门就国防政策发表了演讲,他表示自己当选总统后,将“立即”要求国会全面终止“自动减赤”对军事预算的刚性约束,并大幅增加军费以“重建美国军队”。特朗普计划将美国陆军的数量增加14%,由47.5万人扩充至54万人;海军舰艇从272艘增至350艘,海军陆战队扩大为36个营。

显而易见,如果上述政策在特朗普掌权后得到推行,新自由主义将会再度复活,美国政治将会出现类似于里根政府执政时期的转向。从历史上看,新自由主义的国内政策跟富于侵略性的对外政策往往是联系在一起的,过去里根和撒切尔的执政历史已经充分显示出这一点。可以预见,特朗普执政后的对外政策必然要与对内政策相配合,美国对华政策的大幅度调整将在所难免。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寒竹

寒竹

旅美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力》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谌海滨
专题 >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