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韩毓海:此次中印对峙,让我想起了半个世纪前尼泊尔的选择

2017-07-19 08:45:17

最近,中印边界事端再起,印军非法越界已有一个月之久。此前,印度把整个洞朗地区说成是中、印、不丹交界点的范围,纯属混淆视听,其对周边小国的渗透和掌控之心也暴露得一清二楚。回顾半个世纪之前,毛泽东与尼泊尔首相的谈话,我们会发现印度搅乱周边关系、拉拢小国对抗中国的惯用伎俩向来就是注定要失败的。本文为北京大学教授韩毓海《一起来读毛泽东》尼泊尔版序言。

尊敬的尼泊尔读者:

非常荣幸,这本书能够由尼泊尔当代出版社出版。感谢凯文·高塔特先生,更感谢迪文拉德·高塔特先生——他曾多次访问中国,用中国的说法,他是西天来的智者。

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是尼泊尔人民的忠实朋友。而毛主席的朋友,就是中国人民永远的朋友。

1917年,毛泽东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时,读到了他的同乡兼学长魏源写的《圣武记》,在这本书中,魏源记述说:1840年,当英国发动鸦片战争时,尼泊尔王国曾写信给当时的清朝驻藏大臣,信中说,尼泊尔与英属印度的孟加拉邦相邻,尼泊尔一直受到英国殖民者和孟加拉邦当局的压迫和欺凌,现在,我们得知英-印联军正在侵略你们的广州,我们愿意打击英属孟加拉邦,帮助你们反抗侵略。

由于当时的驻藏大臣非常无知,他没有把这封信转交给清朝中央政府,从而错失了尼泊尔的帮助,但当年24岁的毛泽东,却通过魏源的著作,记住了尼泊尔人民的深情厚谊。

1960年3月18日,我们的毛主席与你们的柯伊拉腊首相在北京见面,当时,毛主席说,请你们在我们这里建个使馆吧,花不了几个钱,你们八百万人中还抽不出几个人嘛!

首相谦虚地说:准备派,但人不会太多,因为派不起。

毛主席说:此去西天路途遥远,见一面不太容易。有了使馆,就可以多见面,我一见到尼泊尔的朋友,就高兴,你们是西天来的,你们帮助过我们,感谢你们。

首相说:这次我曾经邀请尼赫鲁和周恩来总理去加德满都会谈,结果未能去成。

主席说:是因为尼赫鲁要我们总理去他们的首都德里,现在我们同意去德里,所以就不能去你们那里了。谢谢你的好意,这是很好很好的好意,只是因为尼赫鲁说他不方便,我们也就让步同意了。但我还是要再次感谢你们的帮助。

我们同印度吵了一架,但还是朋友。朋友吵架是常有的,夫妇之间、兄弟之间都吵架。我们同你们,同缅甸、锡兰、柬埔寨没吵过。真正同我们吵得厉害的国家,全世界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它占着我们的台湾,还封我们一个“侵略者”的称号,那我们也封它一个侵略者。我们从没有侵占过美国一寸土地,日本我们也没有去侵占过,而美国却侵占着我们的台湾。我就不知道,我们怎么成了侵略者?

现在有个国家要同你们“共同防御”我们,听说你们没有答应。对此我们很高兴。你说过,中印两国关系,由他们自行解决,你们不干涉;印度说我们侵略了你们,你曾发表声明说,没有侵略。有谣言说我们的军队侵入了你们的国境,到底有没有呢?

首相:正因为根本没有,才作这个声明。

主席:我们的任务是建设自己的国家。你们的国家建设起来,是个伟大的国家。但是,有人不希望我们建设自己的国家,它们希望我们这些穷国吵架。我不是反对西方的一切,而只是反对帝国主义压迫人、欺侮人的东西。它们的科学文化我们要学习,但东方人要向西方人学习,必须是在破除迷信的条件下学习,任何民族、任何国家都有自己好的东西,尼泊尔有许多好的东西,就值得我们学习。

首相说:我来时会见缅甸总理,奈温总理说,同毛主席、周总理应该坦率地谈,像一家人一样谈,所以我就说出这些话来:现在有一个小问题,属于感情问题。需要您来解决。我们叫萨迦-玛塔,西方叫额菲尔士,你们叫珠穆朗玛,这个地方究竟属于谁,我们有点争论。

毛主席说:那个地方连人都没有,怎么不好解决?可以解决,我们有人从你们那里爬山时,我们通知你们;你们有人从我们这里爬山时,你们通知我们。这个山峰可以改个名字。不叫额菲尔士, 那是西方人起的名字,就叫“中尼友谊峰”。这个山峰是世界第一个高峰。美国、苏联、印度都没有,只有我们两国有。你们内部开个会商量一下,提出意见。如不同意,我们再商量。

首相说:如果我们解决不了,怎样再向主席提出呢?

毛主席说:在联合委员会里,要得到双方的同意。你们不同意,就坚持。你们坚持,我们有什么办法?我们要得到你们的友谊,你们也要得到我们的友谊,这是问题的中心。有了这个中心,任何问题都可以解决,是不是?

首相说:是的,见到主席,我们安心了。

毛主席说:就是要安下心来,我们可以建设我们的国家,你们也安下心来,建设你们的国家,这不好吗?

1961年10月5日,毛主席在北京会见马亨德拉国王和王后,主席说:陛下身体好吗?问题都解决了吗?

国王陛下说:都谈好了。

主席说:公平合理吗?

国王陛下:是的,我们很同意。

主席:双方同意就好。我们双方有良好的愿望。我们希望你们好起来,你们也希望我们好起来。不能说一个国家比另一个国家高或者低,我们是平等的。

国王陛下:我们很欣赏这种伟大的说法。

尊敬的读者,我们的毛主席把你们看作“西天”,他曾经说过:从前,释迦摩尼是个王子,他王子不作,就去出家,与受苦人混在一起,成了群众领袖。

我想说,我们的毛泽东主席也是这样的人,他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也是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的好朋友。

正是因为这一点,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拼命反对毛泽东,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外国,都有人反对他,有人不喜欢他,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毛泽东的朋友很多,毛泽东的朋友和知音遍天下。

尊敬的读者,我之所以长篇引用这些半个世纪之前的谈话,是因为我感到毛泽东主席还活在我们心中,他依然在注视着我们两国关系的发展,他与亚非国家领导人共同制定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依然在指导着我们去建设一个新世界。

无论中国将来怎样发展,中国人民都不能忘记毛主席的教诲,中国在任何时候,都离不开尼泊尔人民的帮助、理解和支持。我们两国之间的友谊,像中尼友谊峰一样高耸如云,我们的友谊,是世界上任何力量也不能撼动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韩毓海

韩毓海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五百年来谁著史》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专题 > 龙象之间
龙象之间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