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何火新:经济学家韩志国怼上证监会 乱点IPO鸳鸯谱说的有道理吗?

2017-06-14 12:08:1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何火新】

投资圈,一直流传着几则经济学家的实事或笑话:

美国著名电影导演斯庇尔伯格数次收到达沃斯经济论坛的邀请,他觉得自己也不懂经济,就谢绝了,免得去丢脸。后来2008年金融危机后,他决定参加,理由是以前觉得自己不懂经济,但发现经济学家们也不懂经济,大家半斤八两,难兄难弟。

2008年金融危机后,英国女王找来英国顶尖的一批经济学家,问他们为什么不能提前预警金融危机。结果这些经济学家无言以对。

有个奥巴马在任时的笑话说,奥巴马和金正恩会谈。金正恩说自己有个烦恼,就是自己有100个保护自己安全的卫兵,但其中有一个是叛徒,却不知哪个是叛徒。奥巴马听说后大笑道:“这算什么烦恼?我有100个经济学家当我的顾问,但他们只有1个人是对的,而且每次对的人不一样。”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代表了经济学研究的最高水平,但这些人了解股市吗?

199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是道格拉斯•诺思与罗伯特•佛格尔。两人用自己的经济学知识判断当时道琼斯指数3700点太高了,用奖金买了市政免税债券。道琼斯指数上升到11300点时,记者问诺思有何感想,诺思愤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经济学家对股市完全无知!”

199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莱茵哈德•泽尔腾,在2008年访问中国时坦言,“我也持有股票,现在全卖出去的话会亏一半!”

1991年获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将70万美元奖金交给美林证券投资,2004年其投资账户上已有240万美元。也许科斯非常清楚地了解到自己投资的水平不如专业机构。

2010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莫滕森在在华访问期间,当被人问及他在投资方面有何心得之时,坦言称:“实际上我不适合理财,虽然我是经济方面的专家,但是我更多关注于劳动市场。我的资产组合需要依靠其他的金融学专家来帮忙。”

他在笑称自己没有这方面能力的同时,还保持着对市场和未来的敬畏:“如果我们能够预测的话,就不会有危机了。”显然莫腾森对经济学家在股市上的水平,有比较客观的认识。

股市低迷 韩志国怒上证监会

有趣的是,国内经济学家韩志国,最近以中国股市的“先知”式的角色,指点证监会,力度之猛前所未有。

可惜的是,这位经济学家在中国股市的市场判断上,已经多次被啪啪打脸。

2007年8月23日他发表文章《为什么说5000点股市比1000点更健康》,当天上证指数收于5023点。当年的最高点6124点至今快10年了,也没有被突破,而且第二年股市暴跌近70%至1664点。

2008年10月29日,其新浪博客中发表《大小非问题不解决将跌至1000点》的文章。有趣的是,在此文发表前一交易日,上证指数见到了历史性的大底1664点。

2012年9月17日,其微博中称:“中国股市将进入更寒冷冬季。日本经济泡沫破裂,股市进入长达24年大熊巿,中国经济现状比日本1988年时好吗?中国股市2005年跌破1000点,现在股市的基本面、政策面、资金面比那时好吗?不必做过多分析,想一想就可知未来趋势。中国经济和股市几乎全是坏消息,牛市就别指望了,减少损失是明智选择。”

当天上证指数收于2078点,当年12月上旬就出现涨幅达20%的上涨。关键是这个点位事后证明是长期底部区域。

当然,经济学家普遍预测不了经济危机或是金融危机,普遍不能预测股市的涨跌,基本上没有经济学家通过股市投资赚得不菲的利润,所以也不能对韩志国求全责备。

韩志国:1周10只IPO是股市下跌罪魁祸首

即使以往对股市的点评错得离谱并且屡屡失误,也未必就说明他水平很差,但问题是屡屡在熊市的底部说有巨大的风险,在牛市的顶点说机会大于风险,或许说明可能缺乏比较全面的股市基本常识。

今年4月以来,股市持续下跌,虽然低市盈率、高股息率的蓝筹股纷纷创了历史新高或是2015年上证指数5178点以来的新高,但有1000多只股票跌破了2016年股灾3.0的低点。

在此背景下,韩志国一再公开要求证监会采取各类措施阻止股市的下跌,并把1周10只左右的IPO当作股市下跌的罪魁祸首,要求改变目前IPO的节奏。

大致观察了一下,韩志国的呼声得到了多数人的好评,原因很简单,因为多数人在股市中亏损了,多数人也不懂股市。

不少人认为IPO数量多了一些,股市承受的压力大了一些,于是股市下跌了,自己受损失了,有人要求减少这种压力,当然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说话,这难道不是大好人吗?

这里不好怀疑这位经济学家最近保持活跃的动机,因为这无法证实,怀疑别人的动机不良恐怕自己首先要证明自己有良好的动机才行。

不过不难发现,某些经济学家们,想要知名度、出场费、图书版税显著上升,就是要剑走偏峰,骂政府骂体制骂各类政策,因为这样容易受到普遍的欢迎或是关注。

因为虽然中国经济欣欣向荣,但毕竟多数人比起极少数特别成功的人心理有落差(99%以上的人都没有千万金融资产或在一线城市有房产,或没有50万以上的税前年薪)。于是这样的人往往名利双收,比如郎咸平。

韩志国显然不是这种人,因为他并没有从批评证监会政策中捞取各类好处。而且我发现有些知名经济学家,悄悄地把留有自己不堪记录的博客删除了,但韩志国光明正大,不搞这种行径,令人佩服。但遗憾的是,他放缓IPO的建议是完全错误的。

停发IPO股市就能健康?

中国股市的核心矛盾是什么?千万不要把股市的上涨头脑简单地当作中国股市的成功或是健康,更不要把股市的下跌甚至大跌一厢情愿地当作股市的失败甚至应该推倒重来的理由。这是我反感一些股市输家的理由。股市的大风险往往是涨出来的,股市的大机会往往是跌出来的。

本人参加了不少股票QQ群或是微信群,股市上涨的时候,基本上不记得任何人说中国股市的制度有问题,往往在炫耀自己抓住了牛股,大家纷纷发红包抢红包。但一到股市下跌,就有人非常深刻地指出中国股市的制度问题,一副证监会主席舍我其谁的嘴脸。中国股市的核心是未能正确地定价。

IPO也好,定向增发也好,如果是市盈率5倍,股息率高达10%,必然被各类投资者一抢而空,难道不是吗?银行理财年化收益率6%都要抢光。

但另一方面,如果证监会要求公司以这个估值融资,那除非有政治任务导致极少数国有企业如此“圈钱”,否则根本没有企业响应。正因为成熟资本市场有合理的定价,每当金融危机,美国、香港等资本市场不需要证监会叫停IPO,企业自动停止申请上市,因为不想过于便宜地卖出股权。

融资的估值是关键,估值过高的融资是圈钱,估值过低的融资是崽卖爷田不心痛,是签订城下之盟。

不久前统计发现,所有3000多家上市公司中,有盈利而且市盈率低于15倍的不到5%。市盈率高于30倍或亏损的,占到77%(表1)。这是比较明显的泡沫,这个泡沫是任何行政力量都无法维系的,停发IPO也不例外。

IPO数量的增多,对多数高估值股票的估值形成了越来越大的压力。是停止或延缓IPO阻止泡沫的萎缩甚至破灭,让广大投机人(投资人根本不会大量介入估值过高的垃圾股、泡沫股)暂时痛苦小一些,还是坚持一周4-10只IPO的发行节奏,既让实体经济企业获得融资,同时令市场泡沫稳步减少,并阻止各类资本玩家通过最近3年平均每年10000亿元以上的规模以接近市场价增加泡沫的供给(多数企业的定增发行市盈率高于30倍甚至亏损)?

发炮的方向搞错了

从表2的统计来看,不难发现,要批评融资过猛,发炮的方向都错得一塌糊涂,好比要拆厕所结果把食堂爆破了。今年以来似乎IPO数量挺多,但融资只有1128亿,而定向增发高达6444亿。甚至在全年基本无IPO的2013年,定向增发融资都高达3584亿元,最近9年的IPO金额,只有2010年超过了这个数字。

显然如果说股市融资猛于虎,这个虎也是定向增发,而不是IPO,IPO顶多是一匹狼罢了,而且这匹狼还经常打盹,定向增发则吃羊不断。

泡沫存在的时间越长,规模越大,对普通投资人越不利,因为各类资本玩家们有能力、资本、手段可以和上市公司联手,取得一定的市场优势,而投资理念多数不对,投资经验贫乏,更无有效投资手段的广大散户的投资环境只能进一步恶化。

IPO数量虽然增加了,但提供给投资人的,是市盈率23倍的股票,这些股票上市后基本上会连续涨停,虽然见顶后会明显下跌,但基本上没有破发的,因为23倍是明显低于市场平均估值。所以IPO数量增加,实际是廉价的筹码增加了,投资人赚钱的机会增加了。

从表2来看,全年IPO可能会比2016年增加1000亿元,而定向增发可能会减少3000亿元(考虑到最近执行的减持新政,会减少得更多),由于A股0-30倍市盈率个股仅占全市场的23%,多数股票的定增市盈率会明显高于23倍,参与定增的股东退出后,是需要有人买单的。

实际上目前的制度安排,IPO和定增的整体融资会减少,同时整体的融资市盈率会下降,这不仅中短期来看改善了投资环境,而且对泡沫股、垃圾股的估值构成压力,令未来定增股的估值有下降的压力,更优化了长期的投资环境,但居然有人批评目前证监会的政策安排,实在令人费解。

推动中国股市融资估值合理化,和压制股市泡沫的各类政策,大体上都是正确的,批评IPO政策显然是乱点鸳鸯谱。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何火新

何火新

资深投资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股市
股市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