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亨德里克·安肯布兰德:现在的柳青,连德国大众都有些”怕”她

2017-04-06 08:21:21

【文/《法兰克福汇报》记者Hendrik Ankenbrand,翻译/宋武

柳青是中国最大的网约车平台公司滴滴出行的总裁。如今,德国汽车巨头对这个年轻的女性经理人也有些“害怕”了。

人物简介

柳青的英文名字是Jean Liu,1978年出生于北京。这位哈佛大学的高材生出身于一个商界精英家庭。他的祖父曾是中国银行的高级管理人员,父亲柳传志是世界上最大的计算机生产商联想公司的创办者。在24岁那年拿到哈佛大学的硕士学位之后,柳青加入了著名的投资银行高盛集团,在那里勤奋工作了12年,一直晋升到亚太区董事总经理。她曾经多次试图说服高盛投资滴滴出行却无功而返,后来被滴滴出行的创始人程维挖走,担任首席运营官(COO)一职。如今,她和她的丈夫 —— 一位互联网企业家以及三个孩子生活在北京。

企业简介

私人出行服务商滴滴出行成功地实现了在其他国家即使动用国家力量也无法做到的:打败了极具扩张性的、全世界最大的网约车公司Uber,将它挤出中国市场。经历了一番惨烈的价格战,两家企业一年之内都烧了数十亿美元之后,滴滴出行收购了Uber的中国业务。作为换股,Uber持有滴滴17.7%的股份。通过滴滴的智能手机app,用户可以预定出租车以及由自由职业司机驾驶的私人轿车。该企业目前有7000名雇员,如今在中国之外还在巴西和东南亚开展业务,旗下有1700万名注册司机,日均订单量已经超过2000万。除了中国的互联网巨头腾讯和阿里巴巴之外,参股滴滴出行的还有中国政府以及美国苹果公司。

为了在美国上大学,柳青给自己取了一个英文名字Jean Liu。现在,她又用自己的中文名字重新在中国工作了

正文:

2002年,柳青收到了高盛的一条消息,她可以在世界上最有名的投资银行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了。“现在回想起来,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是收到高盛Offer的时候”,这位中国最有名的女性经理人说。

但当时她的名字并不是Jean Liu。她的姓氏Liu(柳)来自于父亲柳传志,中国最有名的企业家之一。但是Jean?哪个父亲会1978年在北京给自己的孩子取一个美国女性的名字?当时,毛主席遗体进入天安门广场上的毛主席纪念堂刚刚一年。

Jean Liu出生时的名字是柳青,意思是“绿色的柳树”。既有春天,又有力量和希望的寓意。当柳青24岁进入高盛在纽约曼哈顿的总部工作时,中国尽管已经有五亿人脱贫,但是在几个月之前才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美国仍是世界上无可争辩的头号经济强国。

因此,取Jean这样一个典型的美国名字听起来更好。柳青在哈佛大学是用这个名字向别人介绍自己的,起先她想学计算机,后来换专业到经济管理学,邻近毕业时向高盛求职。当时正值美国互联网泡沫破灭,高盛录取新员工名额从超过20名缩减到6名。柳青经历了十八轮面试,最后一轮甚至要求她唱一首歌。她高歌了一曲席琳·迪翁(Celine Dion)的“my heart will go on”,最终成功被高盛录取。这个故事已经成为一段传奇的佳话。

在2017年阳光明媚的一个星期三上午,北京晴空万里,几乎没有雾霾,柳青在她的办公室里用几乎没有口音的美式英语向德国记者表示问候:“So great to finally meet you(终于见到你了,很高兴)!”

在此之前,她把这次采访的日期推迟了三次。因为她没有时间,对此她解释道。两年前,她向外界公布了自己身患乳腺癌的消息。美国硅谷的很多人在听到这个消息时,不禁凭住了呼吸。在中国,柳青代表了整整一代雄心勃勃的年轻人。

这位年轻女性如今已经成为明星人物,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象征。之前当她在高盛集团位于香港的办公室整日几乎连轴转工作时,还不太为人所知。2014年她加盟北京的互联网初创企业滴滴出行——一家叫车服务企业之后,就几乎没有人不认识她了。滴滴是美国共享汽车巨头Uber最大的竞争对手。

自从接管滴滴的业务运营之后,柳青发起了一场数十亿美元的价格战,最终Uber的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向她表示认输投降。在全世界被认为是出租车司机和政府管理人员噩梦的Uber不得不退出最重要的市场:有十几亿人口的中国。

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苹果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去年到访北京时,宣布向滴滴出行战略投资10亿美元。日本软银甚至考虑向滴滴注资60亿美元。

柳青表示,大众、奔驰和宝马的老总经常会来拜访她。更多的细节,她就不方便透露了。据猜测,德国人主要感兴趣的问题是,这个中国的经济界明星人物在多大程度上对自己国家的经济有信心。

像她这样的女性高管在中国都被称为“女强人”。柳青对此笑了一下,她不想夸大其词。在中国和其它几个国家,滴滴出行总共有1700万名兼职司机,用户只需在智能手机的App上点击几下,就能以优惠的费率享受出行服务。滴滴在亚洲市场已经站稳了脚跟,在巴西刚刚收购了Uber的一个竞争对手。今后会怎么样呢?

现在还没有进入德国市场的计划,柳青说,巨大的商业机会还是在中国。人口百万以上的城市在中国超过100个。因此,中国有世界上最严峻的交通问题。柳青想解决这个大难题,同时改变全球的汽车行业,影响力不仅仅局限在中国。

她办公室的窗外就是号称“中国硅谷”的中关村大街。这条9公里长的大街孕育了让美国人也感到威胁的中国互联网经济。九十年代时,人们在这里购买电脑硬件。如今,这里一幢50平米的房屋就价值100万美元。在房价水平方面,北京如今已经和硅谷的中心帕罗奥多不相上下了。美国相对于中国的经济领先优势正在逐渐缩小,柳青对此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在柳青入职高盛集团第二年,也就是2004年6月的一天早晨,她的父亲柳传志在北京香山脚下的联想集团总部大楼里作出了一个载入史册的重大决定。在八十年代,他在北京致力于研究在磁介质上储存数据的方法。他那时就职于中国最好的科研机构,每个月的工资为100元,按照如今的汇率相当于13欧元。为了购买一块上海手表厂生产的钢壳手表,在当时来说还是一件奢饰品,他也不得不节衣缩食,就和几千公里之外的一名普通矿工一样。

柳传志的单位中科院当时研制了晶体管电子计算机,但始终只是作出了几个样品。為了使全家的生活今后不再窘迫,这位父亲和同事们找了一间只有十七平米的房间,想自己制造计算机。起初,他给这家企业取名“Legende(联想)”。后来,名字就演变成Lenovo。当二十年之后的一天,柳传志坐在香山脚下他的办公室里时,他的事业已经取得了辉煌的成功:联想集团收购了IBM的个人电脑业务。在之前的很长时间里,IBM电脑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是美国科技领先的象征。

对中国而言,联想集团的成功是一个传奇的故事。在九十年代,民族主义的情绪在中国逐渐兴起。很多中国人认为,西方人想奴役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就像十九世纪中期的鸦片战争之后一样。相反,美国和欧洲也对蓬勃发展的中国心怀疑虑。

在北京,柳青当时刚刚读了比尔·盖茨的《未来之路》一书。这位微软的创始人在书中写道,互联网是“自从IBM推出第一台个人电脑以来计算机领域最重要的发展成果”。她对这段论述印象十分深刻。她曾在中国最好的大学——北京大学攻读计算机专业,毕业后进入哈佛大学继续攻读这一专业。

在世纪之交时,去美国上大学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还是一个梦想,因为只有很少数人能够拥有护照。经常是只被允许在亚洲国家旅游,观看人妖的卡巴莱歌舞表演。

当柳青来到美国东海岸时,《哈佛女孩》一书刚刚在中国出版,这本书讲述了一对移民美国的华裔中产阶级父母如何从他们的女儿刘亦婷十五岁开始进行针对性训练,使她最终被哈佛大学录取。为了锻炼孩子的意志力,他们让她手里拿着一块冰块,持续好几分钟。在中国,《哈佛女孩》成为了畅销书。

刘亦婷

柳青说:“我的父母早就知道,我今后肯定会在企业管理这条路上走下去。这是天性使然,我总是喜欢创造某种新的东西。”有些嫉妒者说,她成名已久的父亲,为她走上滴滴出行的领导岗位助了一臂之力,其实他们并不知道柳青曾经暗暗做了多少努力。

现在,他们一家几代人都生活在北京,他们对自己的祖国感情深厚,他们的愿望是打破全世界传统行业的权力体系。

“汽车企业必须做出激进的转变”,柳青的目光穿过办公室的窗户,看着北京拥堵的街道说。“我们需要少得多的汽车。”换而言之,这个国家需要更多的滴滴车辆服务,使人们可以共享。柳青说,对于自动化驾驶的商业化进程,滴滴出行很愿意提供帮助。

最近,这位女总裁甚至自己作为滴滴司机出了一趟车,乘客是一名大学生。路上聊天时,这个大学生说根本不考虑以后买一辆自己的车。这样的话,是德国大众集团CEO穆勒(Michael Müller)很不愿意听到的。两周之后,他就要来中国参加上海国际汽车展。大众集团在中国的销量已经占其全球总销量的1/3。

柳青之前已经告诉过德国汽车行业的老总们,她对今后的汽车产品是如何设想的:各个座位之间要有玻璃板隔开,使每个乘客都有私人空间,这样六个中国人就能坐着一辆滴滴出租车上班了。这“只是一个想法”,柳青笑着说。在北京这个春光明媚的早晨,这话让人不禁感觉,对于这个中国女强人,再怎么重视也不过分。

(本文于2017年4月2日刊载于《法兰克福汇报》)

亨德里克·安肯布兰德

亨德里克·安肯布兰德

《法兰克福汇报》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