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洪博尼:“黑天鹅”已死,“灰犀牛”来了

2017-05-12 07:23:48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洪博尼】

马克龙当选法国新总统,让不少等着勒庞“逆袭”的群众们十分失望,毕竟勒庞被他们称为“女特朗普”,而大选前法国频发的恐怖袭击事件,多少都在给勒庞的选情“加分”。但最后勒庞还是败了,而且败得十分彻底,为什么说好的“黑天鹅”没有飞起来呢?

意料之中的“意料之外”

事实上,综合大选前法国面临的国内外因素,勒庞的败选不仅不会出人意料,而是在意料之中。法国大选前,英国脱欧的进程正在稳步推进,如果欧盟核心的法国,再上任一位保守的极右翼总统,欧盟将真正面临着解体的危险。

自法德上世纪五十年代建立欧洲煤钢联营以来,法国的国际政治地位和经济发展,无不与欧盟息息相关。法国是战后欧洲复兴的核心之一,而欧洲一体化也使法国维系了自己的大国地位。作为欧盟的领导者,法国不会放任勒庞,其他欧盟国家也不会希望勒庞上台。

而对于法国国内的移民而言,勒庞的极端排外将是他们的噩梦。根据法国官方的数据,截至2016年12月,法国总人口约为6660万人,其中外来移民约570万人。勒庞选情的强势,给这将近10%的人口带来了巨大危机感,会增加移民选民的投票率。这对勒庞来说显然是不利的。

对法国其他政党和候选人来说,勒庞并不是匹“黑马”。自国民阵线1972年成立以来,勒庞的父亲老勒庞参加了从1974年到2007年的所有法国总统大选。2012年的大选中,勒庞接过了父亲的枪杆。从小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18岁就投身政治的勒庞,不仅不是个新手,还是个“老司机”。而国民阵线极度激进、保守甚至种族主义的政策,没有哪个候选人敢赌上自己的政治生命。今年大选比以往更加分裂的选情,更加逼迫其他党派和候选人,要共同携手阻击勒庞。

在法国大选的历史上,反极右翼早有先例。2002年法国大选首轮,老勒庞击败了左翼大热门若斯潘,犹如地震一般,把首轮观望中的法国人纷纷震醒。结果第二轮投票,法国人投出了将近90%的投票率,止步第一轮的候选人们也纷纷动员选民抵制老勒庞,让希拉克以82%比18%的绝对优势当选。

在之后的大选中,法国人对国民阵线更加防之甚防,国民阵线一直没什么出头的机会。若不是今年没有出现任何一位有绝对优势的候选人,恐怕勒庞还不一定会有进入第二轮的机会。加之美国的特朗普执政百日成绩黯淡,政策上也显得十分混沌,让法国选民对同为保守势力的勒庞,并非有那么高的期待。

“灰犀牛”而非“黑天鹅”

选不选勒庞,对自己国家前途担忧的法国人,显然比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键盘侠们要更有发言权,更别提那么多历史和现实、国际和国内因素的综合作用了。所以,勒庞这只“黑天鹅”没有飞起来,不是因为天鹅变白了,而是因为,她压根就不是“黑天鹅”。

相对于火热的“黑天鹅”理论,著名国际事务专家米歇尔·渥克(Michele Wucker)去年提出了一个新的“灰犀牛”理论。类似以“黑天鹅”比喻小概率而又影响巨大的事件,“灰犀牛”比喻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就像藏在南非灌木丛中灰犀牛,很难发现它,但当它冲过来,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时,人们没有时间做出反应。但是,如果能通过沙沙作响的树叶或小树枝间能看到的缝隙细心观察,那么在灰犀牛狂奔之前,我们就能发现它,并及时做好应对的准备。

相比黑天鹅,灰犀牛不是随机突发事件,而是在一系列警示信号和迹象后出现的大概率事件。正如此次法国大选中所呈现的,法国国内的安全危机,移民和难民问题的日嚣尘上,给了勒庞和国民阵线排外和保守的借口。菲永的腐败丑闻,梅朗雄的政策乏力,马克龙的年轻和无经验,使得这次大选注定缺乏让人眼前一亮的候选人,变成了“矬子里面拔将军”。而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保守势力的成功抬头,也给了支持勒庞的选民以信心。综合这些情况,勒庞的竞选优势被放大了,让人有了种她将被“钦定”的错觉。

在选战过程中,勒庞确实也注意并利用了这些优势,在首轮成功PK掉了已经被选民们抛弃的菲永和梅朗雄。但勒庞的对手、媒体和不支持勒庞的选民,同样也注意到了这些。

法国社会对极右翼的恐慌,政客们的联手,媒体的趁机造势,加之当年反极右翼的先例,及特朗普政绩的不理想,勒庞想更进一步非常困难。于是在第二轮中,勒庞以巨大差距完败,是法国注意到勒庞这只“灰犀牛”的存在,并提前做好了预防措施的结果。法国人的提前准备,成功阻止了勒庞上台对法国和欧盟造成的可预见动荡。

长路漫漫,“灰犀牛”无处不在

但是,对于法国来说,阻止了勒庞这只“灰犀牛”只是暂时解除了危机。躲在法国社会深处的“灰犀牛”并不在少数,法国在未来面临的挑战,并不比阻止勒庞上台要简单。甚至如果控制不当,勒庞虽一时落选,但未必不会在下一次大选中脱颖而出。如果五年后勒庞成功当选,其结果不过是把现在的情况延后五年而已。这样的长远危机才是法国需要真正注意的。

在欧盟问题上,法国守住了阵地,对于欧盟其他国家是个巨大鼓舞。至少在接下来的五年,欧盟的核心仍将发挥作用,各国也不会担心,欧盟什么时候就会解体了。但欧盟的问题,根本来源于本世纪头十年盲目东扩留下的后遗症。相比西欧国家之间的趋同性,东西欧国家之间的历史背景、社会体制、宗教信仰、经济水平有着很大差异,这些差异在经济不景气时,便可能转化为巨大的内部离心力。

而欧盟现有的体制,无法在短期内解决问题。近年,历任欧盟高官和各国政要,都提出要对欧盟进行体制改革,但阻碍改革的最根本原因,恰恰是盲目东扩的“原罪”。

而在法国国内,经济不景气和移民问题引发的动荡,无疑是最急需解决的问题。经济不景气催生了高失业率,对失业人群和难民的福利加重了公共开支的成本。移民与法国原生社会之间的文化差异,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恐怖行径,加剧了法国社会的恐慌,也加深了法国移民和原住民之间的隔阂,导致了社会的分裂。

在分裂的社会面前,法国半总统半议会的政体显得僵化而低效。虽然,马克龙的年轻及其独特的政治经历,使他尽可能少地沾染法国政客身上的官僚气,但他政治经验的缺乏,又使得他不得不依赖那些老政客。一旦马克龙在任期内碌碌无为,甚至在某些突发危机面前处理失当,将给勒庞在下一届选战中送上“助攻”大礼。

法国虽然暂时躲过了“灰犀牛”的冲撞,但面临的“灰犀牛”远不止勒庞一个。如果法国社会无法在马克龙的领导下,在接下来的五年有着真正的建树,到时候的勒庞就不仅只是一头“灰犀牛”,而是一大群“灰犀牛”的头牛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洪博尼

洪博尼

外交学院政治学硕士,出版业书评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