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日本“左翼”知识分子的和平主义到底是什么?

2018-05-18 16:05:0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红色枪骑兵】

日本知名动画高畑勋导演的告别式在5月15日举行,然而这位动画导演留下的争议却依然持续。随着观察者网专栏作者云归对《萤火虫之墓》一篇持不尽赞同立场的影评,有一个问题也在风闻的争议中被提了出来:我们该如何看待日本“左翼”的和平主义言论?我们该如何认识像高畑勋这样的日本“左翼”知识分子?

高畑勋与许多持和平主义观点的日本“左翼”知识分子一样,在修宪问题和历史问题上,是中国人民的战友,他旗帜分明地反对修改宪法第9条,反对否认侵略历史。在抵抗日本右翼倒行逆施的时候,他们是中国人民的盟军。但是,双方是出于同一立场和前提吗?中国人民和他们真的可以“互相理解”吗?

为什么要反对修宪?

高畑勋的态度颇可以代表一些日本“左翼”知识分子的立场:他们既反对右翼的修改和平宪法主张,又反对美军驻扎日本,而且主张承认侵略战争罪行。那么,他们采取这些态度的立场是什么?——我们倒不妨看看高畑勋自己在《六十年和平的必要性》里面是怎样地阐述的:

对于宪法第九条,我的个人看法就是一句话:这是应该在全世界实现的伟大理想旗帜,日本应该以宪法第九条作为外交的中心。

为了在全球实现禁止核武器废除、军队缩减、武器输出的目的,也为了团结起全球所有将和平手段视为解决冲突唯一手段的人们的力量,我认为应该高举宪法第九条的旗帜。简而言之,当日本参与国际事务、做出应有的贡献时,应当以宪法第九条作为贯彻所有活动的中心理念,以宪法九条来增强自身的号召力。

现在美国想要把躁动的日本变成可以进行战争的国家,宪法第九条就成为了障碍。而那些紧跟在美国后面,以为不如此就无法立国的家伙们,就要求修修宪法第九条。这不也正是策划让国民再次陷入流血的可能性的危险中吗?

简而言之,高畑勋的意见总结为两条:

1,宪法第9条保障了日本的和平,同时也使得日本站在了国际道义的制高点,称之为日本的至宝也不为过。

2,美国试图让日本变成可以参战的国家,因此策动右翼政治家推动公投。而这将导致日本再次陷入战争危险。

日本政府派遣自卫队赴伊拉克执行“复兴支援任务”时一度引起“违宪”质疑:,不过返回的时候倒受到了一些人的赞誉,比如著名动画导演宫崎骏就说“一枪不放,一人不杀地就回来了,真是了不起啊!”可是随着“伊拉克公报”事件的发酵,民众又开始怀疑:自卫队在伊拉克似乎还是放了枪,而且没准也杀了人

这是对宪法第9条历史事实的完全误解。

“宪法第9条”,也就是《日本宪法》第二章第9条 【放弃战争,战争力量及交战权的否认】

① 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② 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日本国宪法》,或者一般所说的《和平宪法》,是美国占领军意志的产物,可以说是美国“御赐”的宪法。

该宪法的精神是由美国占领军司令麦克阿瑟元帅指定的“三原则”:1,天皇为国家元首,其皇位世袭。依宪法行使职权,顺应所体现国民基本之意志。2,废除发动国家主权之战争。日本放弃以战争解决纷争、甚至保护自己安全为手段。其防卫与保护委由当前世界正推动国际和平之崇高理想,禁止设立陆海空三军,并不赋予任何日本武力有交战权。3,日本封建制度予以废止。贵族权利除皇族之外,止于现存之一代,今后在其任何国民或公民政治权力之中无贵族特权。决定仿效英国制度。

宪法条文的大部分由两位拥有法律学位的高级军官——盟军司令部法务官米罗·洛威尔中校与民政局局长考特尼·惠特尼准将所草拟。关于男女平等的章节,则由盟军司令部文职雇员贝雅特·西洛塔·戈登所写。

因为和平宪法贯彻了麦克阿瑟的意志,在日本国内也有“麦帅宪法”之称

《日本国宪法》第二章第九条(“宪法第9条”)的内容,实际上就是对日本国家主权的阉割,是对战争犯罪国家的惩罚,是限制日本拥有武力的条款。它与美国对日本的军事占领以及长时间的实际控制和驻军,一体两面的关系。

所以归根结底,宪法第9条是美国给日本套上的镣铐,只不过为了面子好看,镶了钻,伪装成手镯而已。

也就是说,高畑勋所支持的和平宪法,跟高畑勋所反对的美国驻军,乃至于日美安保关系和实质上的军事同盟,乃是一体两面。无所谓美国占领,就无所谓和平宪法,和平宪法不可能独立于美军占领而存在。

日本何以在战后保持了70年的和平?一方面是美国的安排,美国选择让日本成为其政治帮佣和经济基地,而不是军事打手。另一方面只能说日本一直比较走运,冷战的局部战争没有延烧到这个国家。

如果冷战国际形势变化,终于发展到“明斯克号出击”那一步,日本能靠和平宪法抵挡吗?

“和平主义”的困境

当然,日本“左翼”知识分子的这种和平主义是真挚的,他们反对军国主义的贡献也实实在在的。然而正因为对基本事实的认识出了偏差,所以他们也只能在日本国内的部分问题上与中国人民取得一致,一旦把他们的和平主义,把他们推崇的宪法第9条,拓展到其他问题上,就会产生非常尴尬的结果。

比方说,既然宪法第9条是“应当在全世界实现的伟大理想旗帜”,那么日本是不是应当建议在中国也实现呢?我们都知道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

再比方说,既然宪法第9条是“贯彻所有活动的中心理念”,那么,日本是否应当在外交中建议那些彼此之间有着严重军事对峙的国家和民族,比方说印度和巴基斯坦,还有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通过在宪法中建立类似的条款来解决问题呢?我们也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正是因为日本的和平主义者们拿着鸡毛当令箭,拿着镣铐当手镯,他们与中国人民乃至于与世界大多数人民,在绝大多数的事关国际和平的问题上都不可能达成共识。

这种困境的一大体现就在于日本的核裁军倡议。日本是号召核裁军比较积极的国家,但是这种积极的姿态从未取得过什么外交成果,其原因就是日本以“核武器受害国”和“无核化模范国家”自居,打出“无核化”大旗。却忘了自己实际上是被核武器所惩罚了的国家,而且在美国的支持下大力发展有军事化潜力的核产业。

一个几乎全国处在火山上的国家,却建立了密密麻麻的核电站,核电对日本来说真的是经济和必要的选择吗?

在国际上是这样,那么在日本国内问题上呢?日本的“左翼”知识分子同样处在一种自相矛盾的尴尬境地:一边反对美国驻军,一边又推崇非得在美国控制之下才能维持的和平宪法。

那么,“帮助”日本建立和平体制岂不就成了美国的大功德,在日本国土上胡作非为的美军跟美国沆瀣一气的右翼政治家不都成了“和平使者”?

为了避免这种矛盾,“左翼”知识分子一般认为,和平宪法是国际公理的体现,是对二战反省的结果,日本民众通过反省战争教训而获得了道义上的旗帜。而这也反而为他们的论敌,也就是右翼提供了弹药。

一方面,这种强调日本占据道义制高点的论调,很容易成为右翼煽动民族主义的材料,而另一方面,这也方便右翼将侵略战争中毙命的侵略军粉饰为“为民族牺牲的英灵”。理由是如果不是这些人死得多,死得惨,民众何以反思,日本又哪来的觉醒呢?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称是侵略军的“牺牲”“换来了”日本当今的和平和繁荣,逻辑就在于此

日本“左翼”知识分子们丢出和平主义的飞来去打击右翼,结果飞来去转了一圈又打在自己的后脑勺上,成了日本美军占领体制的忠实拥护者。

突不破的“现实”牢笼

日本的“左翼”知识分子何至于此?他们往往都是些富有正义感和同情心的人,对和平怀有真切的期待,但是为何会呈现出这样的认识呢?

日本思想史权威丸山真男在《军国支配者的精神形态》中得出的结论是:“在日本人的思维中,‘现实’并不是正在酝酿或者将要产生出来的事件,而是已经发生的事件,说的再清楚一点就是‘已经在别处发生而波及到我这里’的事件,因此,日本人所谓‘现实性’的行动,就是活在过去的束缚之中。

同日本右翼一样,日本“左翼”也是生活在“现实”的支配之下,或者说是“过去”的束缚之中。这“过去”就是明治维新和“终战”。对日本“左翼”知识分子来说,这是极难冲破的思想牢笼。

明治维新和二战的结束,既是过去,也是“现实”,是“已经发生而依然波及到我这里”的事件。明治维新开启了日本的近代化,奠定了日本作为工业化民族国家的基础,而二战后的重建确立了日本的现行体制和国际定位,正是在这样的体制和定位下,日本实现了空前的经济繁荣,成长为资本主义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

日本的近代化过程就是亦步亦趋地模仿帝国主义强国,走侵略扩张道路的历史。而日本的当代史就作为美国实质上的附庸国谋求发展的历史。但日本的近代化和经济发展,对当代日本人来说是必须要接受的现实,因此,为了将现实合理化,就只能去认为日本在明治维新和二战后的重建当中必然是做对了什么。

反对美军驻日,却不得不接受美国对日本实质上的占领政策,这是日本“左翼”知识分子的思想困境

因此“脱亚论”尽管一眼可知是在拥抱帝国主义,其提出者福泽谕吉至今还是被印在了一万元纸币上。而和平宪法因为其外表光鲜,就被认为是日本在战后重建中做对了的那个事情,被“左翼”知识分子认定为了日本60和平发展的保证。

对于日本的“左翼”知识分子在与右翼作进行斗争中的贡献,我只能表达感激之情,但在本文的最后,我同时还不得不指出:以这种被“现实”所束缚的和平主义,恐怕只能稍微阻挡一下右翼势力的脚步,缺乏能将右翼论调彻底驳倒的力量。而在国际范围内,则很难引起各国人民的共鸣,更没法开创更加和平和美好的未来。

附:《六十年和平的必要性》 高畑勋

对于宪法第九条,我的个人看法就是一句话:这是应该在全世界实现的伟大理想旗帜,日本应该以宪法第九条作为外交的中心。战争对于解决国际争端是毫无用处的,只会让局势更陷入泥沼。大国输出的武器在全球泛滥,更是加剧了区域冲突,这是谁都能一眼明了的事实。反恐战争已然完全失败。为了在全球实现禁止核武器废除、军队缩减、武器输出的目的,也为了团结起全球所有将和平手段视为解决冲突唯一手段的人们的力量,我认为应该高举宪法第九条的旗帜。简而言之,当日本参与国际事务、做出应有的贡献时,应当以宪法第九条作为贯彻所有活动的中心理念,以宪法九条来增强自身的号召力。

因此我确信,宪法九条作为日本面向全世界举起的崇高理想旗帜,是绝对不能放下的。现状令人担忧,所以从伊拉克撤军自然不用说,还应当禁止所有武器输出、坚持和平宪法。应该有能在内外明确和平精神,以发展不要战争的外交与真正的国际协助、和平方式解决国际间问题为宗旨,最大限度的智慧和努力施展外交手腕,并为不断努力的政权。我殷切希望日本能诞生这样的政权。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现状下要诞生这样的政权几乎是不可能的。不仅如此,由于处于美国阴影下,甚至连称得上有外交手腕的人才都没能培养出来,这是相当危险的。而且社会上还存在许多抱有诸如“事实上自卫队就是存在的,宪法不是应该与此相符吗?”、“就算条款变更了,各个行动还是要在国会决定,不可能那么容易就发生战争。”这类想法的人。可是,真的是这样吗?这里我不妨随便说几句。

日本战败的1945年、即昭和20年8月,我还是个国民学校四年级的学生,大概是9岁快10岁的年纪。我出生是在满洲国建立三年后的1935年,很快就要爆发中日战争,接着就进入太平洋战争年代。9岁这年我遭遇了人生的最大事件——空袭。

6月29日拂晓,我所住的冈山市遭遇了B29轰炸机的空袭,市区大半部被毁。我是兄弟七人中最小的一个,父母和其他五个孩子在一起,而我和比我大六岁的小姐姐却和家人失散了。我们向往市中心跑去的途中,头顶上下起了火雨,街上的屋子烧起来了,最后燃成一片,我们被包围在中间,切实体验到了什么叫无处可逃的境地。姐姐还被燃烧弹中混杂的中型炸弹的碎片击中昏迷了一阵,两个人都以为就算在这里丧命也没什么奇怪的。后来总算逃到流经市中心的旭川,天空下着黑色的雨,震动一直到早上都没有停。那时父亲是中学校长,他把家人丢在一边先冲到城里的学校去保护奉安殿的御真影,也就是天皇、皇后的照片。除了让御真影避难,还要管学校的灭火工作。可是最终冈山城的天守阁也好学校也好,全都烧毁了。我和姐姐在和其他兄弟团聚前还去了我们被烧毁的家,一路上走过的地方都被烧成一片荒野,尸横遍野,看得人止不住地颤抖。当初因为害怕没有进的防空洞里面也有很多人被活活蒸死烤死。家门前的沟川还有好些被水淹死的人。这样恐怖的经历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

我出生的头十年都是在战争中度过。之后,从10岁开始到70岁的60年间,享受了和平的时光,对此我打心眼里感激。实在是很幸运。

这样的时候人往往会意识不到,到底是托了谁的力量,到底应该感谢谁,才有了这样的和平?我是日本人,当然会觉得是托老天保佑,但是第一应该感谢的,还是宪法第九条。

日本被占领,在和谈后冲绳仍然成为最大的军事基地。驻扎在日本本土的美军在东亚发动了两次大规模的战争,分别是1950年的朝鲜战争和1965年的越南战争。不仅如此,还以军事援助为由大量分发武器。在这期间,日本虽然紧随美国之后,并且以冲绳的牺牲为代价最大限度协助了美国的战争,但是日本国民最终基本是没有被拖入战争中,这一切都是因为有宪法第九条的存在。

所以现在美国想要把躁动的日本变成可以进行战争的国家,宪法第九条就成为了障碍。而那些紧跟在美国后面,以为不如此就无法立国的家伙们,就要求修修宪法第九条。这不也正是策划让国民再次陷入流血的可能性的危险中吗?

日本动画区别于海外的一大特征,就是描写了原子弹爆炸、战争末期等的悲惨经历。再也不要让这样悲惨的事重演,再也不要让战争发生,许多动画都致力于向孩子们传达这样的反战和平的理念。我认为这是很有意义的使用动画的方法。我的《萤火虫之墓》可能也被看做是这样的作品之一。

不过我在制作《萤火虫之墓》之前,以及到现在也是一直认为,如果要说真正意义上的反战,这样的动画还不能说是很有效的。要知道战争到底有多悲惨,不用说回顾过去,看看现在的新闻也能知道的。但是,无论哪场战争,都不是在开始时候就觉悟到会陷入多悲惨的情况而开始的,就像美国的越南战争和这次的伊拉克战争一样。

现在有必要唤醒的记忆,不是战争末期的悲惨,而是战争开始时期的情形。之前还保持怀疑态度的人们以及大多数的知识分子,在战争开始后,就只能希望日本战胜,从而开始站到了协助政府的一边。包括社会名流在内的所有人,都让自己的知性和理性陷入沉睡状态,一味祈求日本战胜。这当然也可以推脱到被虚假的情报的欺骗了、在那种氛围下没办法反对等种种理由,但这些都是马后炮。太平洋战争开战时我年纪还小,还不能说很明白事态,但还是能感觉到大多数人是打心眼里支持战争的。此前的中日战争也是如此。那时的战胜旗游行、灯笼游行,都不是被强迫的,而是大家很高兴自愿去参加的。也就是说人民是支持战争的,像喝醉一样感动的。还有比这更恶劣的,就是当时多数日本人所共有的对亚洲人民抱有的优越感。

如果现在日本被卷入到包括以反恐为名义的战争中去,并产生了牺牲者,就有可能出现和六十年前战争中同样的,甚至比以前更热烈的,让许多人不由自主去期待日本这个主人公胜利的情况。我不能不有这样的担心。原因在于如今的许多电影也好书也好,都以让读者流泪为价值标准衡量的。简单的说,也许因为人平时都是处于心灵空虚干涩、孤立无援的状态,只有通过为主人公加油,希望他能发展顺利,以此感动自己,或者说让自己流泪。奥运会之类大概也是起这种作用。

但是,战争不是电影,进展是否顺利不是取决于加油的热情的高低,而是冷酷的现实。而且和当下巧妙的电影处理手段不同,战争中无能的当政者是不会有什么好作为的,只会败战连连,伤亡惨重,还无法停手,最终只能让国民去直面玉碎、原爆、空袭、遣返、扣留、乃至冲绳长期占领等悲惨现实。

战争一旦启动就无法停止,只会陷入泥潭,想踩刹车都没办法。持有异见、有可能改变方向的少数派都给关在牢房里了。于是出现了诸如大和魂、歼敌到底、一亿火玉、本土决战、神风起扬等,云云种种的口号。现在回头看简直是愚蠢,只是那时大家心里都有希望日本获胜的朴素愿望,正是这种愿望支持了当政者搅乱世态的非理性言论。比如“非国民”这个词,并不是特别高等警察的专用名词,一般人也会说“你这家伙到底还是不是日本人啊?难道日本输了也无所谓吗?难道你不希望日本获胜吗?胆小鬼!”,诸如此类的话。说出底气不足的话就会被当做“非国民”。当被问到“难道输了也无所谓吗?”时,几乎没有人有勇气说出“输也没关系,不,还是早早投降更好。”这样的话。这也是意料之中的。

与从前的战争时代相比,如今有什么不同呢?当然差别还是很大的。但是大家都让自己的理性沉睡着,一边看电影一边期待进展顺利,被填充、被感动流泪。这样的精神状态和战争的前半段时期是很类似的。现实和电影是不同的。现实无法停止,很有可能变成深陷泥潭的状态。北京奥运会的棒球比赛上,当日本队几乎注定败北的时刻,直播的节目主持人像代表大家心声一样喊出了“这次是绝对不能失败的!”这样的话。就在他这么叫之后,日本队的失败已成定局。这样的主持人就是典型的日本人代表。

我们是否有办法踩下刹车停止这种丢人的模样?是否有办法让知性和理性不要陷入沉睡状态?

我认为,解决这些的根本理念,不正在于宪法第九条吗?

这面高举的理想主义旗帜,与当前日本事实上正在走的道路之间存在着很大的裂缝。但是,正因为有了第九条的存在,战后的日本虽然处于对美国的附属状态,却没有陷入战争中。此外,和过去侵略过的亚洲各国之间也没有发生过度紧张的状态,我认为这些都应该好好反思的。正因为理想和现实之间存在矛盾,所以才需要更多的人唤醒自己的知性,只有这样才能踩住刹车,不至于陷入泥潭。在理想和现实的矛盾面前,没有比选择舍弃理想的解决办法更愚蠢的了。失去制动力的话,向低劣的现实主义的不好方向滑落的危险性就很高了。日本国民拥有的制动力恐怕是比起现在恶劣过分的美国还要不如。日本历史上就倾向于排除异己、奉行全员一致主义,在民主主义、容忍异见的程度上,还有认同其他和自己不同的人的行为的程度上,都远比美国逊色。处在多数派中才会觉得安心,对欺负人的现象视而不见的孩子也越来越多了,由此看来,现在的体质也是全然没有变化。看看自民党议员对小泉的靖国神社参拜以及邮政民营化的反应也是如此。很遗憾,对于奉行集体主义的我们来说,拥有的正是制动力不足,容易滑向泥潭的体质。现在的小泉内阁也是,只会拖泥带水,被美国牵着鼻子走,更不可能踩刹车。

如果第九条被取消之后,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我认为,这是对于那些想要宪法能和现实整合、更符合现实的人一定要思考的问题。

以上的文章是2006年在练马的九条之会(注1)上的发言稿。那之后已经有七年了。在这期间,最右翼的安倍晋三进行了教育基本法的改恶(注2)(我是这么认为的),又确立了令人怀疑是否为修宪做铺垫的国民投票法。民主党鸠山政权在普天间基地转移问题上失败了,而自民党长期执政期间对美的从属状态是如何进退两难也是有目共睹。海外派兵和武器输出同样也增加。面对前所未有的东日本大地震引发的福岛第一核电站泄露事件的反应,以及对此的不负责报道,叫人不由想起六十六年前陷入战争泥潭却不负任何责任的参谋本部以及大本营的发言。拖泥带水的情况又出现了。之后自民党在众议院选举获得压倒性胜利,而且安倍又重返首相宝座,就更令人惊讶了。

安倍这个人,就不肯承认大日本帝国对近邻国家的侵略是“侵略”这一点上,可以知道他是个无法推动与中国和韩国的友好关系的危险人物。这次,安倍提出的宪法第96条修改方案,就连自民党老资格的参议员们和修宪派的学者等也都提出了反对的声音,虽然最近总算是消停些了,可是不能不让人觉得这也太愚弄国民了。

正如大家所知,宪法具有可以改变政权的力量,所以不是随随便便可以修改的。第96条规定,除非两院的三分之二赞成,否则不能发议修宪。但是修宪是安倍这个人多年的夙愿。一句话,他希望把宪法改成像战前那样让“国民更容易服从国家”。不仅仅是第九条,只要读读去年自民党提出的修宪案(注3)就知道了。近代立宪主义中,宪法是国民为了防止权力被滥用而确立的基准。但是,安倍这个人和自民党认为的宪法却正好相反,把国民和国家的位置颠倒了。但是要获得众参两议院三分之二以上的同意绝非易事,就算想修宪,三分之二这座墙壁也挡住了他们。

但是民主党的失政和小选区制造成了自民党在众议院逆转地获得了大量席位。因为经济问题上的投机,人们对安倍政权寄予很大期望。只要不露出破绽,在参院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也是很有可能的。利用这个机会修宪当然好,但是一个个条文的审议也相当耗费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安倍的人气会跌下来。既然这样就想出了个一网打尽的办法。借用现在三分之二的势力,让修宪条件从三分之二降到半数,难度就不可思议的降低了。以后只要超过半数就可以自由的篡改条款了。真是好主意!什么时候下手?还不赶快趁现在!

可见此人动歪脑筋倒还挺有一套。他还公然说什么日本的修宪要比其他国家难很多,简直是弥天大谎。比如美国的修宪程序就比日本更加严格(注4)。

如果期待自民党擅长的建筑工程投资拉动增长战略,在参议院也让自民党获胜的话,这个人就要更加得势了。自民党和它的周边政党依附得势者的情形在小泉当政时候就见识过了。之后,此人肯定要提出第96条的修订方案。因为这可是了不起的好主意啊。

难道,我们真的要被这样的人愚弄吗?

注1:九条之会:指2004年,为了守护宪法第九条,使之成为日本面向世界的骄傲,井上夏、梅原猛、大江健三郎、奥平康弘、小田实、加藤周一、泽地久枝、鹤见俊辅、三木睦子等9位文化人发起了九条之会。与此相呼应,在住练马、赞成九条之会的人们也发起了练马九条之会。高畑勋也是发起人之一。

注2:安倍的第一届内阁把教育基本法列为最重要的法案。现行的教育基本法是由1947年发布实施的教育基本法修订而成,于2006年公布实施的。现行的教育基本法的序文与此前版本相比较,前教育基本法侧重于“个人权利的尊重”,而现行教育法则明确写着“个人的尊重以及公共精神的尊重、传统的继承”,强调对公共性的重视。也就是说现行版本的结构里以“道德心”、“公共的精神”等词语束缚了自由。同时还添加了“尊重传统和文化,热爱培育传统和文化的我国和乡土”,即所谓“爱国心”的条款。

注3:2012年4月,自民党发表了对日本国宪法进行全面、本质性变更的宪法修正案。立宪主义、权利与义务、个人的尊重、公共的福利等支持自由生活的概念都有了大幅变更。宪法本来是为了保障基本的人权而束缚国家权力的东西。现行的宪法里有“天皇或摄政以及国务大臣、国会议员、法官以及其他公务员均负有尊重和拥护本宪法的义务。”的条款,自民党的修宪案却只写着“全体国民必须尊重宪法”。关于国旗、国歌,修宪案第3条规定“以日章旗为国旗,以君之代为国歌。”、“日本国民必须尊重国旗与国歌”。(现行宪法中没有这样的条款)。关于公益以及服从公共秩序义务方面,修宪案第12条规定,“受本宪法保障的国民的自由与权利,国民必须以不断的努力保持之。又,国民不得滥用此种自由与权利,必须自觉自由和权利是与责任和义务相伴随,不可危害公共利益以及公共秩序”,明确追加了自由与义务相伴的条文。(现行宪法第12条相关部分为“国民不得滥用此种自由与权利,而应经常负起用以增进公共福利的责任。”)。此外,现行第13条规定“全体国民都作为个人而受到尊重。对于谋求生存、自由以及幸福的国民权利,只要不违反公共福利,在立法及其他国政上都必须受到最大的尊重。”,修宪案则写成“全体国民都作为人而受到尊重。对于谋求生存、自由以及幸福的国民权利,只要不违反公共福利,在立法及其他国政上都必须受到最大的尊重。”,即将“全体国民都作为个人而受到尊重”修改为“全体国民都作为人而受到尊重”,削减了一个“个”字。在安全保障方面,现行宪法规定了战争的放弃(第9条第1项)、战力的不保持(第9条第2项的前半段)、交战权的放弃(第9条第2项的后半段),自民党修宪案保留第9条第1项,彻底删除了第9条第2项原有内容(战力的不保持、交战权的放弃。),并第9条第2项改为“前项规定不可妨碍自卫权的发动”。在自民党的“日本国宪法修正草案Q&A”里,还可以看到这个自卫权包含了集体自卫权,也就是说使集体自卫权、交战权、武力行使权的认可成为可能。行使集体自卫权,视情况也包括了与同盟国美国共同参战的可能性。第9条第2项,规定了第1项可以保留国防军,第3项则写明“国防军在执行第1项所规定的任务活动以外,还保有在法律限定前提下,为保持国际社会和平和安全,参与国际协调活动以及维持公共秩序,保护国民生命以及自由的活动的权利。”,将自卫队明确表明为国防军。为了让这个流程获得公明党等的理解,菅义伟官房长官就规定了宪法修正的提案条件的第96条的修正相关,以修宪为着眼点提出“环境问题在制定宪法当初还没有显现,因此不是应该将环境权放入宪法吗?”这显然是为了获得大家的赞成故意迎合挑出的案件。

注4:关于修宪,美国规定必须有上院、下院三分之二以上赞成,同时必须得到四分之三以上州议会的承认。法国规定除了各院过半数的赞成以外,还要两院合同会议的五分之三以上赞成,另外还规定了国民投票的程序。德国要求联邦议会三分之二以上赞成,并还要联邦参议院三分之二以上赞成。韩国也要国会三分二以上赞成以及国民投票。实际上各国都设定了严格的规定,并不是日本修宪的程序有特别多的困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红色枪骑兵

红色枪骑兵

军事专栏作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于宝辰
专题 > 日本
日本
作者最近文章
有良知的日本和平主义者,想的跟我们一样吗?
西方不是不做群众工作,而是很会做
吴京应该感谢《红海行动》,林超贤也应该感谢《战狼2》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