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红色枪骑兵:中日友好的最佳模板是“福原爱与大魔王”

2018-10-25 08:24:5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红色枪骑兵】

10月21日,中国乒乓魔王天团的日本小师妹,日本代表选手中的中国外援,以及台湾人江宏杰的东北陆配福原爱退役了。据福原爱自己说,她本打算“悄摸地”退役,却没想到连外交部都惊动了。

在当天记者会上,华春莹姐姐回答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福原爱退役:

“福原爱不仅是日本人民非常喜爱的乒乓球运动员,很多中国人也很喜欢,她非常可爱,在乒乓球运动领域也有突出表现。我们希望中日两国有更多人士能够致力于中日友好,为推动中日友好交流合作做出贡献。”

福原爱在退役新闻发布会上(图/东方IC)

福原爱从5岁开始赴辽宁“留学”,从此找到了自己灵魂的故乡,到如今29岁退役。在这期间,中日外交关系经历了平稳-冰封-缓和-又冰封的一波三折。中日经贸关系从互补到竞争,从竞争又到互补,民间情绪更是经历了靖国神社参拜、钓鱼岛争端、詹其雄事件一轮轮高涨的对立。

然而,中国民众对爱酱的友好却稳固而广泛,为其他“中国人民老朋友”所望尘莫及,简直是中日友好的定海神针。“爱酱”与“大魔王”的关系,真是中日友好的最佳模式。

“遣唐使”爱酱

1988年末福原爱出生在日本本州东北部的仙台,从5岁开始,她每年都会利用暑假的机会来中国辽宁练球,练就了流利的东北话,成为中日双料的“东北银”。

就在爱酱来华的同一年,科幻大作《夏令营中的较量》发表,举国为日本小学生堪比特种部队的坚强意志而震惊——不知是出于怎样的巧合,日后这位中国人最熟悉的日本运动员却以爱哭著称。

在那个年代,中日差距是全方位的:1993年,中国的GDP是4447亿美元,日本是44541亿美元,近乎十倍。中国人不但经济上没信心,技术上没信心,而且对自己的文化和民族性格也没信心,中国人从小学生到科学家,似乎都不如日本,都该向日本学习。

福原爱在日本是年少成名的“天才”,但她却像个“遣唐使”一样,跑到中国来学习取经,练就了一套邓亚萍式的横板快攻打法——毕竟她练的是乒乓球,这是中国当年为数不多领先世界的方面。靠着在辽宁省队接受的培训,福原爱在11岁就成为了日本最年轻的国家队选手。

幼年时的福原爱(图/东方IC)

对强者谦虚坦率,乐于吸收外界的优秀事物,这是日本自古以来最突出的民族特质之一。然而近代以来日本人都是只向西方国家谦虚坦率,中国很少享受到的机会。终于在乒乓球,在福原爱身上看到了。

21世纪的中日关系开局不利。2001年8月13日,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带来了中日外交的第一次严冬。在这个“冰封期”内,中日关系的典型表现是“政冷经热”:虽然外交陷入僵局,贸易额却持续增长:2001年为891.96亿美元,2006年已发展为2073亿美元。

“政冷经热”的根本原因是当时中日经贸有很鲜明的互补特征:中国出口原料和初级制成品,日本输出中高级制成品和技术。那一年,中日之间的一场贸易战以握手言和告终:是中国大葱对日本汽车。那一年,中国人在追捧日本产家电,而日本最高级的三越百货里面则摆满了中国产的衣服——可以说这是“中国制造”初步显露威力,但也可以说当时的中国还是个大号的越南或者孟加拉。

当时有一些学者提出,中日在地缘政治和经济贸易方面明显有着良好的合作基础。只要富士山不爆发,日本列岛不沉没,中日“一衣带水”的格局不变,彼此发展友好关系有利于双方的和平稳定和共同繁荣的基本面就不会变。因此,在部分学者眼里,中国人的反日情绪简直就是无理性的冲动。

但是也就在这个“冰封期”里,2005年4月,福原爱签约中国辽宁本钢俱乐部,参加中国乒乓球超级联赛,开始了自己在乒乓帝国进一步求学(虐)的道路,从此在国际比赛中,这个会说东北话的日本人只要出场,就总受到中国球迷的加油,甚至在对阵中国选手的时候也是一样。

福原爱向王毅大使感谢中国教练对她的培养指导(图/人民网)

为什么中国人“无理性的反日冲动”到了福原爱身上就没了呢?一方面是因为爱酱的谦逊,一方面则是因为中国民众的自信:爱酱有实力,但无法对中国队造成威胁。她在日本是一姐,但在中国却被很多观众视为魔王军团们的“吉祥物”。所以在欣赏作为选手和个人的福原爱时,也有着非常自信和大度的心态。在当时,也只有开始步入巅峰的中国乒乓军团给人这种自信。在政治、经济、军事等其他方面,中国人的对日自信还是稀缺品。

中日友好的最大障碍大概就是:日本人不谦虚,而中国人没自信,在爱酱身上,这两点都被奇妙地克服了。

爱酱与魔王

2016年,中国队与日本队双双闯入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决赛,日本解说员对本着先把敌人夸上天,赢了光彩输了也不丢脸的精神,给中国乒乓军团的选手们来了一番中二爆表的“大魔王”式吹捧。谁知这一下打破了次元壁。“魔王军团”、“桌球帝国”、“13亿人的骄傲”、“地表最强的男人”、“六边形战士马龙”等梗开始在网络上大规模流传。对中国乒乓球队的自信由竞技领域上升到了流行文化的高度。

日本中二爆表的解说词……(图/bilibili)

由于2011年爆发的“钓鱼岛国有化”事件,彼时的中日关系正处在又一个冰封期。被日本解说员捧为“勇者”的水谷隼、大岛祐哉和吉村真晴等日本选手自然地受到了中国观众的一致嘲笑,尤其是号称能发“魔球”的吉村,其得意技发球被马龙吊打,成为了一段时间内中文网络上的笑柄。

然而,即便在中日民间对立情绪如此严重的时候,中国民众依然对福原爱格外支持:决赛中福原爱首发出场对阵李晓霞,上来就被打了个6比0,现场的中国观众见状立即改口为福原爱加油。在中国观众助威的加持之下,爱酱终于扳回了一球,日本解说员为之激动万分,而同样在场解说的张怡宁冷笑一声:

“瞎搏,这球。”

张怡宁和福原爱

从2010年莫斯科世乒赛的失利以后,中国乒乓球王朝迎来了巅峰时刻。而与魔王们对应的角色,就是那个勤奋努力然而却总被打输哭鼻子的小爱。中国民众在乒乓球上的对日自信一度达到了这样的一个高度:不但愿意帮助日本选手进步,而且乐见日本选手挑战中国选手——因为魔王们的统治力完全无法动摇。

2010年,中国的GDP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到了2017年,日本的GDP是4.872万亿美元,而中国的GDP是12.24万亿美元,中国是日本的两倍多。同时中国开始产业升级,在中高级制成品上与日本展开了竞争。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高铁从2007年开始从包括日本在内的发达国家引进动车组技术,数年内完成了从引进到自主研发的跨越,建设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高速铁路网络,并在国际市场上与日本新干线打对台。中日经济已经从互补性为主,发展到既有互补性也有竞争性了。

中国经济仍有良好的基本面和巨大的增长空间,日本则处于充满讽刺意义的“战后最长景气”中——一边是经济龟速增长,一边是家庭收入和劳动分配率下降。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中日经济体量的差距还会继续增加,日本在某些产业上的技术优势也会逐渐消失。中国在对日经贸关系中的竞争面中会越来越有优势,会越来越多地占据主动。

也是在这个冰封期中,中国海军连续拥有了两艘航母,神盾舰的数量达到了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三倍,更装备了自卫队无法想象的反舰弹道导弹和高超音速导弹。而自卫队自身军备建设低效缓慢,日美同盟也因特朗普上台而有所松动。

特朗普一反美国政府强调对盟国承担防卫责任的态度,转而强调盟国要靠自己,盟国要为美国军事战略出力。接下来特朗普还要退出中导条约,如果未来美国在日本部署中程核导,就意味着日本可能遭到中俄中程核导的对等报复,从而成为中美或美俄之间不涉及对方核心领土的“有限核战争”中的牺牲品。

这样一来,日本就会面临美日同盟作用弱化,而自身军备陷入对华劣势的不利局面。

中日之间的实力格局正向“魔王”与“爱酱”的方向演变,在这种情况下,或许需要中国方面拿出魔王式的自信大度,同时也需要日本拿出福原爱式的谦逊坦率。

在10月23日的演讲中,安倍晋三放出大话,要通过这次访华把中日关系提升至“新阶段”——大概在正式访问前的交流磋商中,中方已经给了日方一些底气。可以预见的是,在这一次访问中,安倍能够取得很多具体成果,中日之间也会有很多表现友好关系的外交动作。但这并不能解决中日间如何认识对方的结构性问题。

安倍晋三(资料图/东方IC)

想要维持一个相对稳定与积极的中日关系(并不意味着中日彻底的民族和解),可能需要中国做好一个合格的“魔王”,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安排好日本的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保障,日本则应该当好“爱酱”,配合中国的总体战略,为本国的发展寻找新机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红色枪骑兵

红色枪骑兵

军事专栏作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中日关系
中日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安倍与中日友好之间差了一个福原爱
《刺客信条:奥德赛》:套着希腊故事的皮怎能不讲自由民主
台军“潜艇国造”竟靠“皮包公司”
战败后的日本(四):“放弃战争”?
战败后的日本(三):可爱的共产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