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洪鑫诚:美国“红队”力量式微,“蓝队”开始逼迫中国?

2017-09-10 08:47:4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洪鑫诚】

9月3日-5日,第九届金砖峰会在厦门举行。这次盛会规模空前,而主要成果《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宣言》总计71条,长达12000余字,如此篇幅同样前所未有。

作为领导人会晤的书面成果,《宣言》是与会各方的基本共识以及今后开展合作的指导文件,其丰富程度与条文细节有着指标性意义。素有“帝国智囊团”之称的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近期发表分析文章“How the BRICS Got Here”,认为近年金砖会议宣言激增的长度,反映了金砖国家之间日益扩张的外交议程。该文章称,在去年及2015年,《宣言》的长度分别达到27页及43页。

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厦门宣言》在务实、创新与改革方面含金量远超预期,其成果不仅为未来金砖国家经贸合作规划了具体发展目标和方向,也为合作顺利落地提供了实实在在的支撑,将推动金砖国家合作进一步实心化。

事实上,金砖国家合作的从无到有,再到不断实心化的背后,有着国际体系与地缘政治之争的隐喻,体现着中国在全球化时代的“大战略”。

厦门金砖峰会五国领导人合影,图片来源:中新社

权力转移与中国的机遇和挑战

根据“权力转移理论”的视角,中国是正在崛起的新兴强国,美国则是现有体系的霸主。随着中国国力紧追美国,“中美权力转移”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中国会接受由美国主导建立的现有国际体系,与美国和平共处,还是借由权力的增长挑战美国、建立新秩序?这个问题被认为事关未来中美关系的“和与战”,中美实力的消长与关系的亲疏事关国际格局的基调。

自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国内主张对华接触的“红队”在中美关系发展中扮演重要作用,从外交关系协会、布鲁金斯学会等智库的中国研究报告中,可以看到一条非常清晰的“整合”中国进入国际体系的战略轴线。此种“整合”强调让中国融入现有全球政治经济体系,深化中国与全球利益连接,使中国因从现有体系中获益而不致挑战体系、动摇美国的地位。

有意思的是,在中国一步步融入国际社会,逐渐成为“负责任大国”的同时,缔造这一体系的美国反而因中国实力的迫近而坐不住了,主张遏制中国的“蓝队”声势日渐浩大。奥巴马时期的“重返亚太”便可视为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战略回应,亚洲开始成为中美竞逐的前线。此外,有意排挤中国的TPP与TIPP等,正是美国试图重组贸易格局、拿回贸易优势的机制。

而在民粹浪潮中上任的特朗普干脆表现出对体系的“离经叛道”,放弃TPP、退出《巴黎协定》、转向保护主义,将美国的体系领导责任抛到脑后。这甚至让建制派乃至美国的传统盟友们期待中国更多地承接现有的全球治理责任。

中国因此面临一个重大的战略机遇:有机会借此展现更多领导力,却也意味着要面对更多国际事务的压力与挑战。

因此,2016年首次作为主席国的中国举办的G20杭州峰会,平添了一层“中美领导力交接”的象征性意义,而在今年7月的汉堡峰会上,被期待接美国摊子的中德两国又发出“携手构筑全球治理责任共同体”的讯号。

左手接球、右手架桥

然而比起布雷顿森林体系之下南北共存的G20,完全由主要新兴国家发起的金砖机制成员国更少、共同利益更广泛,因而更有利于达成共识与合作。美国外交关系协会资深研究员Alyssa Ayres指出,金砖国家在过去八年来确实深化了伙伴关系,从一个单纯的理念中发展出了一个切实的组织,并展现了创造由他们主导的全新国际金融机构的能力。

其中,新开发银行(New Development Bank,NDB)和应急储备安排(Contingent Reserve Arrangement,CRA)最为重要。在Ayres看来,NDB和CRA是世界银行和IMF的改革迟迟未能兑现的之下,金砖国家推出的具有针对性的替代机制。

如今,总部位于上海的NDB已经全面运转,并在今年4月于巴西签署了第一笔发展贷款协议。CRA则在2014年同样在巴西达成协议,设有1000亿美元的应急储备。

在2015年签署NDB和CRA官方新闻稿中,印度政府毫不掩饰地表示,印度在IMF的改革和决策中并没有多少发言权,而未来CRA将提供IMF之外的替代选项,同时也将为印度经济进一步参与金砖市场打开另一扇窗。

从《厦门宣言》中可以看到,CRA和NDB被摆在今年金砖会谈“全球经济治理”方面共识中最显眼的位置。CRA被称为“金砖国家金融合作和发展的一个里程碑”,而NDB将在南非设立第一个区域办公室——非洲区域中心。

正如《宣言》“全球经济治理”部分第一条所说:“我们决心构建一个更加高效、反映当前世界经济版图的全球经济治理架构,增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过去的国际经济体系主要由西方大国主导,发展中国家很难在世界银行、IMF等国际组织中享有与其崛起的经济地位相称的话语权。因而,提升新兴及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是相关国家的共同诉求,而金砖五国又是这些国家的代表。

其中,中国既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在国际事务中已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如此既能很好地承接现有的国际体系,架起南北之间的桥梁,因而成为体系创新的重要潜力。

依此来看金砖,以及“一带一路”、“亚投行”等中国主导建立的国际机制,不难发现中国同时作为现有体系“维护者”和“改革者”的特殊角色。

像《厦门宣言》中所体现的那样,金砖国家并不突破与挑战现有国际体系。在经济方面虽主张世行和IMF改革,也仍表态期待这一体系内的进展,同时对世贸组织、G20等现有机制的作用及精神都做强调。此外,对《联合国宪章》和《巴黎协定》也重申捍卫和坚持。这都可视为对现有国际体系的承担与维护。

另一方面,金砖国家也诉求更公平、有效的国际体系。而当现有体系的改革迟迟未能兑现,那么以优化、助力全球治理为名建立替代性选项就无可厚非了。

《厦门宣言》就在强调CRA和NDB为全球金融稳定作出贡献的同时,提倡二者与IMF、世界银行开展更紧密的合作。而这种对国际体系的选择性合作与创新,恰与中国自加入国际社会以来的长期实践经验形成呼应。中国一方面通过不断参与国际事务和机制来学习及适应现有的秩序和规则,另一方面坚持自身的发展道路和外交准则,并尝试建立替代性选项来实现和平的体系改革,而非完全被体系同化。

从G20和金砖会议可见,中国既没有冒进地全面继承或挑战现有体系,也没有放过这一波全球化退潮之下的战略机遇。而是一手填补美国领导力收缩之后留下的权力真空,一手凝聚新兴国家的共识和诉求来变革国际格局的权力结构。如此既符合现阶段“和平发展”的战略主轴,不公然挑战美国的地位,又可稳步提升国际威望与地缘政治、经济影响力,在中美实力消长中不落下风。

美国的沉沦和悄然生变的世界

巴西利亚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生部主任Ana Flávia Granjae Barros在接受中评社专访时提到,美国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之下已经开始背弃了曾经的自由主义,不光在经济方面,在气候变化等其它事务上都抛弃了原有的立场。“美国现在正在远离它自己当年建立起来的二战之后的世界秩序”。她认为,中国将很快适应美国留下的领导真空,正在建立“平行的多边主义”,而金砖国家、“一带一路”可视为G7和马歇尔计划的翻版。“中国非常快适应了现在新趋势,并且成功抓住了新趋势带来的新机遇”,她说到。

尽管认为中印关系会是金砖国家合作前景的关键障碍,前述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评论文章也不得不承认,金砖国家已经团结一致地创造了一个能够替代西方主导国际金融体系的选项。文章将中印能否在金砖机制内部达成和解,视作事关金砖未来能否应对严肃议题(如安全)的重要指标。

对此,厦门会晤前的印方撤军及会议期间中印领导人的顺利会谈已经给出乐观的答案。即便今后印度仍将在中、美两大国之间来回游走,以同时经济利益与军事保障。金砖内部的合作会使印度更难放弃作为新兴国家代表的角色,而制度化的金砖领导人及部长级会晤,势必提供中印必要的定期对话与冲突管控机制,有助于中印关系的大局稳定。

诺贝尔经济学家得主Michael Spence在近期的一篇文章中,将中国形容为全球经济新的规则制定者(The Global Economy’s New Rule-Maker)。他指出,除了积极对非洲投资,中国的“一带一路”及亚投行(AIIB)隐含着通过巨额的基础设施投资来整合欧亚大陆(Eurasia)的意图。

“欧亚大陆”被已故的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视为决定全球霸权的地缘政治大棋局,这一概念深刻影响着从美苏争霸到中美的战略博弈。

如今,初具成效的金砖机制将是这场地缘政治布局的重要引擎,正在让欧亚大陆最具战略潜力的中、俄、印三国的未来充满想象空间。同时,相对成长速度更快、代表着未来的新兴国家正在悄然改变世界权力格局。而中国坚持的更平等、无前提的多边主义途径,如巴西利亚大学Barros主任所谓的“平行的多边主义”,对期待务实合作的广大新兴市场及发展中国家更具吸引力。

也许正如Spence在文章结尾所说,中国可以持续追求一种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途径,从而获得来自其他发达国家及发展中国家的广泛支持,而没有人可以预见,美国还要在国内这场政治和社会剧变中沉沦多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洪鑫诚

洪鑫诚

台湾大学政研所陆生,独立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