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胡鞍钢、张新: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进入新时代,新在哪里

2017-10-10 16:15:50

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奋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当前,中国正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即在2021年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的全面决战期、全面决胜期、全面建成期。从这个意义上说,完成“十三五”规划的目标和任务,就意味着我国第一个百年目标的如期实现,这也将为第二个百年目标的如期达成奠定坚实的制度基础、物质基础。

2017年国庆,天安门广场升旗仪式,来源:中国军网

国家发展生命周期迈入迅速崛起期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是逐步缩小同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在社会主义基础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过程。这一阶段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直到21世纪中叶,是从“一穷二白”到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百年长征,大致可以分为20世纪下半叶和21世纪上半叶“两个半场”。

“上半场”可划分为三个发展阶段:一是绝对贫困阶段(1978年之前),在极贫水平下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代,包括政治建设与制度建设、经济建设与国民经济体系建设、社会建设与城市建设等,实现了建立比较独立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的战略目标,为之后的经济起飞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奠定了物质资本、人力资本、科技资本、制度资本基础。二是温饱阶段(1979—1990年),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时代,开始经济起飞,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目标是到1990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1980年翻一番,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三是小康水平阶段(1991—2000年),到20世纪末,国民生产总值再增长一倍,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

“下半场”则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前二十年(2001—2020年)的持续高增长(全面建成小康阶段),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二是后三十年(2021—2050年)的持续稳定增长(共同富裕阶段),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即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

经过数十年的努力,我国已成功进入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下半场”的“第一阶段”,并朝着“第二阶段”进发,处在国家发展生命周期的迅速崛起期。在这一过程中,我国在人均收入、发展水平、生活水平、社会结构、产业结构、贫富差距、地区差距、人与自然的关系等方面实现了大发展和大转型。

五载砥砺奋进取得伟大成就

十八大以来,我国的整体国家实力及在世界的地位发生了新的历史性变化,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奠定了坚实基础。总体来说,十八大以来党的治国执政能力不断提高,取得了一系列新的历史性、标志性成就,我国经济建设、科技建设、国防建设、社会建设、外交建设和文化建设全面推进,在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各方面取得一系列重大成就,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国际影响力和文化软实力又上了一个大台阶。

在经济建设方面,五年来我国经济由高增长期平稳进入中高速增长期,年均增长率为7.2%,仍居世界主要经济体前列,大大高于世界平均水平(2.5%)以及新兴经济体的平均水平(4.0%),按汇率计算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稳居世界第二位;中国占世界经济的份额由10%左右提高到15.9%,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3.2%;2016年人均国民收入由2012年的5949美元提高到8085美元,年均增长8.0%。

在科技创新方面,五年来我国科技创新与体制机制创新“双轮驱动”,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断上升,引领中国向创新型国家的目标迈进。我国科技水平与美国的差距不断缩小,进入世界第二阵营。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对工业增长的贡献率达到20%以上,成为世界最大的高技术产业国。我国研发投入呈现高增长,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研发投资国,接近美国研发投入。中国科技的创新力量形成了能与世界一流比肩、甚至领跑世界的一大批原创性成果,为我国产业转型升级奠定基础,也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在军事建设方面,这五年,我国军事变革成就显著、强军兴军迈出新步伐、军民融合取得大发展,国防实力又上了一个大台阶。国防资本存量、国防支出、国防实力,都在不断缩小与美国国防实力的相对差距。瑞士信贷银行的军力指数分析报告(2015年9月)认为中国军力指数居世界第三位,排在美国和俄罗斯之后。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2016年度评估报告的结论同样指出,中国军力正在以令人震惊的速度增长,中国正在成为全球性军事强国。

在国际影响力方面,五年来我国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积极推动地区与国际经济合作,全面参与和完善全球治理体系,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对世界产生了越来越重要的外部影响。2012年以来,中国“主场外交”的规格不断提升,中国倡议或参加的高水平国际论坛与参会国家数量“双增长”。据不完全统计,仅我国主办的高级别国际会议就超过35场,年均参会国家(地区)和组织达到224个,其中一半以上是中国的首倡性、定期性、长期性国际峰会,论坛规模、参会代表的级别不断提高,国际影响力不断扩大。从专业的国际影响力模型来看,中国在经济、科技、政治、军事和文化方面的国际影响力与美国的差距明显缩小,位居世界第二位。

在文化软实力方面,五年来我国文化软实力不断增强,国家不断加强对外文化交流合作,中华文化走出去迈出更大步伐。海外中国文化中心、孔子学院、文化节展等各类文化品牌活动,有力地助推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国际传播。进入世界品牌价值500强企业数实现了零的突破,入境旅游人数不断提高,国际旅游外汇收入持续增长,2016年相当于2011年的2.47倍。中国文化软实力的发展上了一个大台阶,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基础更加坚实。

总之,经过五年来的埋头苦干、顽强拼搏,全国人民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带领下,取得了一系列新的历史性成就,我国整体国家实力再上大台阶,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下坚实基础,可以说第一个百年目标的实现胜利在望、胜利在握。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仍是最大国情

当前,我国已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下半场”。我们仍需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国情,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这是制定和执行正确的发展战略和政策的根本依据。我们可以从以下视角对中国目前的国情有更深入、更全面的认识。

从国际比较看,我国生产力相对过去十分落后的水平得到空前的发展,但是相对发达国家仍然比较落后,尤其是劳动生产率水平、创新能力和质量等仍然有很大的追赶空间,人均收入、人民生活水平等仍然有很大差距,农业就业比重、农村人口比重等仍然很高。

从物质与非物质生产力比较看,我国物质生产力有了极大的提高,基本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但各类服务(包括私人服务和公共服务)生产力及供给能力仍然不能满足13多亿人民日益增长的巨大数量和质量需求。

从不同的生产力角度看,工业生产力出现了供大于求,但科技生产力还不能满足社会与产业的巨大需求,文化生产力还不能满足人民个性化的需求,教育生产力还不能满足在校生教育质量的需求,国防生产力还不能保证满足国家安全的硬需求,生态生产力还是最大的短板。

总的来说,人口多,人均资源占有量少,生态基础薄弱,长期面临发展的硬约束条件,诸如此类的现实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虽然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但仅仅是初级阶段中的新起点新阶段,而并非是超越初级阶段的新阶段。变化的是特征,不变的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本质。

可考虑提出“第三个百年”奋斗目标

我们看到,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综合国力又迈上了一个大台阶。另一方面,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水平不断提升,驾驭经济能力不断增强,国家制度体系更加完备成熟,引领国际治理体系的影响日趋扩大,中华民族比近代以来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伟大复兴的目标,比近代以来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实现这个目标。

这样,我们很快就面临如何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的更长远任务。那么,应当怎样认识“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关系和具体目标呢?

我们认为,十八大后的五年,是承上启下的关键五年,既是第一个百年目标的决胜阶段,也是为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打基础的阶段。同时,今后五年还是以“抓住和创造战略机遇期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作为主旋律的21世纪上半叶中间关键节点,既要与前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保持继承性、连续性和阶段性,还要对开创未来社会主义事业蓬勃发展提供铺垫、前瞻和战略。

为此,我们提出三步走战略部署:第一步,到2030年,全面建设共同富裕社会,人均收入水平、人类发展指数、主要现代化指标达到世界中高收入国家水平,地区、城乡、收入差距持续缩小,高水平公共服务与社会保障覆盖全体人口;第二步,2040年,全面建成共同富裕社会,主要社会经济发展指标接近或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基本实现现代化;第三步,到2050年,全面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主要经济社会发展指标接近或达到比较发达国家水平,全体人民享有更高水平的公共服务与社会保障,地区、城乡、收入与发展差距全面缩小,建成更加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绿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为人类发展做出巨大贡献。之后,中国可能将进入社会主义中级阶段,为此,可以考虑并提出第三个百年奋斗目标,即到改革开放100年(2078年)建成高度发达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

“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站在新时期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起点上,我们更要牢牢坚持“四个自信”,这是中国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必由之路、科学理论、制度保障和文化特质;站在新时期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起点上,中国不仅要继续致力于推动经济转型、社会转型、政治建设、文化传承、弘扬创新发展等诸多领域,从对国际发展的贡献来看,将更加致力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以及更加积极主动、全面地参与经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的民族复兴伟大梦想必将如期达到。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责任,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使命”,如果说“绝对贫困”阶段是极贫水平下的社会主义建设时代,为了建立比较独立、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的战略目标,实现了中国“站起来”,独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从改革开放时代(1979—1990年)到小康水平阶段(1991—2000年)再到新世纪前二十年(指2001—2020年)的小康社会阶段,我们不仅实现了经济起飞、解决了人民温饱问题,并且使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还将通过如期完成第一个百年目标基本实现工业化,实现了中国“富起来”,走进国际经济舞台中心;到本世纪中叶(指到2050年),通过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再接再厉、奋力拼搏,努力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就意味着中国全面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达到世界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将使中国“强起来”,信步迈入世界先进国家行列。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中国人应当承担的历史责任,也是必须完成的历史使命。

胡鞍钢

胡鞍钢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
张新

张新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助理教授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中国梦
中国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