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华玄洪: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中东也不会大乱

2017-12-10 09:44:4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华玄洪】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国际政要纷纷批驳特朗普的决策,国际舆论场上也有大量评论者“忧心忡忡”,而中国媒体也不例外,担心特朗普“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声称巴勒斯坦人有可能爆发“第三次大起义”,甚至会“恶化整个中东地区局势”。

哈马斯领导人也确实公开宣布,将号召发起新一轮大起义。

当地时间2017年12月7日,巴勒斯坦抗议者与以色列士兵在约旦河西岸以及加沙地带的数个地区爆发激烈冲突,双方在冲突中投掷石块、催泪瓦斯及“震撼弹”,冲突造成50人受伤。图/东方IC

中东局势真的会恶化吗?

然而,地区局势还是要落脚于客观的分析,而不是一窝蜂的咋咋呼呼。中东每次有风吹草动,都有人跟上两句“点火”“恶化”,这几乎是最便宜的事了。

比如2004年以色列炸死了哈马斯的精神领袖亚辛。许多专家在事前就说,这样做会招致哈马斯的“疯狂报复”,与穆斯林世界“彻底决裂”,因此以色列不敢做。结果以色列就干了。随后,专家们又说,“疯狂报复”必至,结果呢?子虚乌有。

有些媒体,为了渲染“巴勒斯坦人大起义”的影响,便举了第二次大起义的例子,引用旧报道称,从2000年9月底到2005年1月,先后有1000余名以色列平民和士兵在冲突中丧生,并有3000多名巴勒斯坦人在这场对抗中死于非命。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有趣的时间点?2004年炸死亚辛和其他哈马斯高层,第二次大起义的统计停在了不久后的2005年1月。普遍认为,正是以色列的定点清除,迫使哈马斯停止了袭扰活动。

以色列在与巴勒斯坦人的长期较量中,已经互相知根知底。第二次大起义后的“小打小闹”,确实让以色列有所损失,且疲于应付,但在决策炸死亚辛时,他们也知道,哈马斯很可能使不出或不敢使出更强的报复手段,而哈马斯也明白了以色列态度的强硬化,没有冲动。

而且以色列从2002年起修建隔离墙,虽然广受批评,但对付“小打小闹”确实很有效果;铁穹系统也愈加成熟。现在巴勒斯坦人要起事,只能向伊拉克战场取点经,用重型自爆卡车冲击隔离墙、检查站还是有可能的。可以色列也会对此密切监视,严加防范。

当然,以色列炸死亚辛,不可能解决根本问题。到了2006年,哈马斯通过选举上台,受此鼓舞,“小打小闹”有所冒头。以色列误判形势,想要收拾在背后给哈马斯撑腰的黎巴嫩真主党,掀起了2006年黎巴嫩战争,结果搞得灰头土脸。以色列的行动不能说“失败”,但离“成功”显然更远。

这说明中东经过长期博弈后,存在较为稳定的实力格局:有些巴勒斯坦人敢拼命,未必有多大成果;以色列看似强大,却也不能“越线”。

注意,这里强调的是“实力”二字,特朗普的动作确实是不稳定因素,但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实力格局。即使真的发生“巴勒斯坦人大起义”或者针对耶路撒冷的恐怖袭击,也很难产生多少实质性的后果。因此,中东不会在现有乱局上再添大乱,各种担心大概率是杞人忧天。

但有的时候,某些专家却又因为如政治倾向等原因,而过于轻忽事件的严重性,错判局势。最典型的,莫过于“阿拉伯之春”,不少人觉得中东体制突然转变,未来会更好。

可是,由于中东各国的基本“实力”都是掌握在强权领导人之手,西方国家放任、推波助澜乃至赤膊上阵推翻中东国家政府,都在根本上改变了“实力”格局。随后,“阿拉伯之春”转为“阿拉伯之冬”,“伊斯兰国”崛起等等事件,也就不奇怪了。

特朗普到底打什么算盘?

很多人都关心,美国打什么算盘,或者说特朗普打什么算盘。

其实,特朗普的重心始终在美国国内,这次的决策也不例外。

美国国会早就在1995年通过“耶路撒冷使馆法案”将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但议员们也很精,没有太为难白宫,允许总统出于国家安全利益考虑推迟迁馆。

国会和总统就这么唱着双簧,直到特朗普。他这么做的好处,不仅是稳固基本盘,也是向民众证明,自己兑现了选举时的一项承诺,是言而有信、干实事的总统。这点恰恰是包括美国总统在内,绝大部分西方政客的“硬伤”。

最近“通俄门”看上去又有新变化,似乎在动摇特朗普的执政基础,但其实他在通过税改、最高法院批准“禁穆令”等事件中,至少在行动力上,一直在得分。

至于美国国内的反对意见……一个残酷的事实是,中间选民连以色列在哪里都未必清楚,更不可能关心巴勒斯坦人民的未来和巴以问题的解决。而“川黑”们,不管特朗普做什么,他们都会“黑”不是?

所以,在美国国内,特朗普此举可以说是稳赚不赔。

美国的中东政策,也许有点样子了

还有人质疑,特朗普这样的外交门外汉,根本没有靠谱的中东政策。有的担心,为了遏制伊朗而建立的美国—阿拉伯联盟可能因此解体,反恐联盟名存实亡,阿拉伯世界反美情绪高涨等等……总之,特朗普算是把美国的中东政策彻底搞砸了。

拜托……美国的中东政策早就砸了好不好?

而且,这种看法也太低估了与特朗普打交道的中东“王爷”们。难道特朗普和王爷们都不知道,反对伊朗的联盟只是出于利益的凑合,而非真心实意?美国承认以色列的首都是耶路撒冷,对于沙特等国来说,根本没有怼伊朗重要,完全是搞个声明谴责一下,就可以应付过去的事情,联盟自然可以继续凑合着。

反恐联盟本来里面就是勾心斗角,谁真反恐,谁假反恐,谁甚至真的“支恐”,牌桌上的人心里会没数?耶路撒冷的地位能有多大影响?

至于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的矛盾,以色列与伊斯兰世界的矛盾,当然有愈加深化的可能。但在几十年间,经过多次中东战争,以及伊斯兰世界内部的尔虞我诈之后,巴勒斯坦早已处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状态。阿拉伯人给他们的支持,还未必有伊朗多,各路谴责不过是“嘴炮”而已。

但还是回到“实力”上来看吧。

美国在9·11后对出入境管理更加严格,特朗普还推出了新禁令,阿拉伯世界要再发起这样的不对称进攻,几乎不可能;以色列也能够比较有效地应对各种攻击,将损失控制在最小限度,这恐怕也是美国这次决策背后的重要原因之一。

特朗普唯独漏算的,或许是美国本土极端穆斯林的独狼袭击,但在白人独狼都冒头、大型枪击案屡屡发生的情况下,他也许还真有点虱子多了不痒。

从实力出发,或许是特朗普中东政策的内核——对实力格局现状的认可。毕竟,耶路撒冷长期在以色列的主导之下,迁馆是对以色列整体的主导能力和安全局势的承认。这种现实主义倒也符合对特朗普商人性格的预期。

更重要的是,如果特朗普能够在中东地区平等地贯彻这种现实主义风格的“实力认证”,也许反而可以缓和中东局势。起码,比“意识形态挂帅”要好得多。

中东的公平正义不会很快到来,现在甚至显得更不公正了,这无疑让很多人失望,但美国主导下的世界格局毕竟不是“人类命运共同体”,而是一个主要论“实力”的丛林,目前我们也只能默默接受。

好在,特朗普足够聪明,留下了很多后路,比如他还强调,“不意味着美国不再支持以巴进行和平谈判,美国将支持‘两国方案’解决以巴问题。美国对于耶路撒冷边界问题不持立场,这将由以巴双方通过谈判解决。”也许,当未来人类进入某个更公正的时间点,还是有可能出现都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以两国。

(本文主要内容首发于“观察者网”百家号)

华玄洪

华玄洪

独立撰稿人,地图控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百家号 | 责任编辑:韩京霏
专题 > 巴以恩仇录
巴以恩仇录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