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沙特石油部门换血,八旬老油长纳伊米退出权力中心

2016-05-09 08:35:23

当地时间5月7日,沙特王宫颁布法令,宣布解除今年81岁的石油大臣阿里•纳伊米(Ali al-Naimi)的职务,由沙特阿美董事长法利赫(Khaled al-Falih)接任。已经在沙特石油部长职位上工作20年的纳伊米是欧佩克和沙特石油行业的“灵魂人物”,从此将退出风口浪尖和权力中心,转而担任王室顾问。

据新华社5月8日报道,5月7日,国王萨勒曼为实施该计划对政府机构进行大幅改组并撤换多名部长。撤换“老油长”可能是沙特“戒除油瘾”计划的一部分。4月25日,沙特公布了旨在摆脱对石油依赖的经济转型计划“沙特2030愿景”。除了换人外,沙特还在进行内阁改组,石油部将被改组为更大权力的“能源部”,掌管更大范围的投资组合,包括能源、工业和矿产资源,以更好地实现沙特经济转型计划。其他部门,包括电力和水利部都有新的人事任免。但新任石油大臣法利赫8日在一份声明中说:“沙特将继续发挥在国际能源市场上的作用,加强其作为世界最可靠能源供应国的地位。”市场猜测,法利赫会延续纳伊米的不减产政策,也就是说,石油市场可能持续不振。

资料图:沙特新老石油大臣纳伊米(左)和法利赫

前任石油大臣纳伊米为捍卫沙特在国际石油市场上的份额,采取不减产政策,国际油价由2014年6月的每桶100多美元,狂跌至目前的每桶40多美元。在今年4月卡塔尔多哈举行的世界主要产油国会议上,由于沙特坚持伊朗必须参加冻结产量行动,致使会议以失败告终,主要产油国拟通过冻产以支撑油价的梦想破碎。中美等国则趁势大量扩充石油储备。

纳伊米曾是石油行业的核心人物

对于全球石油市场来说,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的一举一动向来是油价走势的风向标。而在欧佩克内部,作为全球石油出口第一大国,沙特话语权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据“金十数据”,从1995年至今,纳伊米一直是这个话语权的掌舵者,也是沙特石油政策的主导者。他见证了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出口国在油价剧烈波动、地区战争、技术进步等等环境下的起起伏伏。

资料图:20年沙特原油产量和国际原油价格走势图

“在我70年的石油生涯中,我见过油价不到2美元的时候,也看到油价飙升到147美元,”他在今年2月份美国休斯敦的行业会议上表示,“我经历过产业过剩与供应紧缺,也目睹了不少泡沫的繁荣与破灭。”

在他的任期内,石油行业度过了“黄金年代”,欧佩克的石油收入激增近10倍,至1万亿美元(截至2014年)。

2014年11月,正是在纳伊米不减产政策的推动下,全球油价一路下跌。将高成本的生产商,尤其是美国的页岩油生产商挤出市场,是这一政策背后的动因。

从结果看,这一政策是成功的,美国页岩油钻井平台快速减少,页岩油产量下滑,就连埃克森美孚这样的石油巨头也在削减投资。

但不减产政策,对于严重依赖石油资源的沙特来说,起到的效果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油价下跌后,沙特外汇储备的剧烈缩水以及经济不断放缓,甚至已经考虑将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上市来获取投资。

法利赫是谁?

“金十数据”称,就在现任国王萨勒曼(Salman bin Abdulaziz)在2015年登上宝座后不久,法利赫就被王室任命为阿美董事长兼健康部长。而在此之前,法利赫自2009年以来都是阿美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由于这一任命,当时市场就已广泛预计法利赫会最终接替纳伊米成为沙特的原油部长。法利赫同样有很深的美国背景,他是美国-沙特阿拉伯商业委员会的董事会成员(Board of Directors of U.S.-Saudi Arabian Business Council),还是摩根大通国际委员会(JP Morgan International Council)的成员。

所有人都在问:“这次任命对原油市场有什么意义呢”?财经博客ZeroHedge评论称,沙特可能会回到2014年的战略,进一步压低油价以将边缘生产商赶出市场,因而在纳伊米同副王储萨勒曼权力交接的短期中,油价很可能不振。这可能是沙特没有完全得到预期结果,而沙特自己经济也陷入困境而迫使王室做出了这个决定,进而加速油市洗牌。

沙特能否戒除“油瘾”,开启后石油时代?

正是意识到国内经济对石油的严重依赖。自去年继承王位的沙特新国王萨尔曼执政之后,他喜爱的儿子、副王储萨尔曼在很大程度上掌握着沙特的经济政策,还提出了“愿景2030”计划来帮助沙特走出石油依赖困境。

萨尔曼是沙特的国防部长,也是加速改革沙特政府背后的力量。分析师表示,纳伊米的离任突显了一点,即他已经开始在政府中显示自己的力量。

副王储萨尔曼强硬的态度,可从今年4月份的多哈会议表态中看出。当时,欧佩克成员国集结多哈,共同商讨“冻产”来稳定油价。但在会议开始之前,萨尔曼在接受《经济学人》采访时强势表态,除非伊朗也加入“冻产”协议,否者沙特不会带头冻结产量。最终这样的表态,导致了多哈会议冻产协议的“流产”。

富如“油霸”,也有麻烦

目前,沙特同时在也门和叙利亚参与着两场战争,而其国内也一直不太平。北京时间5月9日凌晨,据路透社转述沙特国家通讯社的报道,一名沙特士兵在沙特西部城市塔伊夫的军事袭击中遇难。海外市场方面,最近似乎也面临俄罗斯等国的激烈竞争。

据南方财富网报道,在历史上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沙特都是中国最大的能源供应商。但目前俄罗斯似乎正在争夺市场,不仅与中石油等企业签订了数亿吨的石油大单,大规模修建石油传输管线。随着中国逐步放开原油进口配额,俄罗斯还率先抢占地方独立炼油厂市场。俄罗斯已经多个月份超越沙特,成为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

为了阻止俄罗斯进一步蚕食中国市场,沙特开始增加对中国的原油运输,并且还愿意忍受低于市场的价格,宁愿亏钱也要维持沙特阿美公司在中国的地位。沙特阿美最近向一家中国独立炼油厂——山东京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出售了73万桶原油。这是沙特头一次向独立炼厂出售现货原油。这73万桶原油将于6月份从阿美在日本冲绳的仓库发货并运抵中国。

作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历来是产油国的必争之地。沙特和俄罗斯争抢中国市场份额,意味着全球最大的两个产油国的产量只增不减。尽管过去两个多月来,受美元贬值和原油市场预期好转推动,全球原油市场出现了一波强劲反弹。布伦特原油上周一度突破48美元,逼近50美元关口。但由于冻产协议破灭,原来期待的中国需求可能落空等诸多因素,市场对于原油继续上涨的动力并没有信心。

(观察者网综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油价
油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