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巴铁1号”测试后被企业封藏禁观看 媒体揭“华赢凯来”集资乱象

2016-08-05 12:18:48

中新社秦皇岛8月5日消息,宣称可以“载客300人的‘空中巴士’——巴铁1号试验车近日再次引起社会关注。8月2日,有媒体报道“巴铁”在河北省秦皇岛市开始启动综合试验。但综合实验之后,“巴铁1号”被企业“封藏”。秦皇岛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称,“巴铁”项目并没有立项审批。

8月2日,一位市民从正在进行路面测试的巴铁1号试验车旁经过。 新华社发

“巴铁”因为设计的特殊性,曾被美国《时代周刊》列为2010年全球50大发明之一。今年8月2号,长达22米的“巴铁1号”试验车在秦皇岛北戴河区亮相。

8月4日下午,中新社记者来到位于北戴河区车站村附近的“巴铁”综合试验现场。作为试验线的富民路两侧安装了目测约30公分宽的铁质轨道,轨道总长度约300米,有两个巴铁站台,站台距地面高约2米,站台的电子屏上仍显示着“北戴河‘巴铁1号’全球首测”的标语。

富民路附近竖起了“巴铁试验线”的道路指示牌,一段约长300米的道路已被戒严,穿着印有“巴铁”标志工作服的员工把守在道路两端。

现场,一座高约10米、宽约9米、长约30米的钢结构建筑把富民路南端的一侧路面占满,外面封挡着彩钢板,原本通透的南北两侧拉起了遮阳布,整个庞然大物似的建筑连边角处都被用泡沫进行了精心封挡。

据了解,测试后的“巴铁1号”就“躲”在这座临时建筑中,被封藏了起来,严禁观看,严禁拍照。从遮阳布的上方只能隐约看到“巴铁1号”的高大车头。

据负责该路段清扫的环卫工告诉记者,“巴铁”测试当天他就在现场,“启动时的声音仿佛飞机起落。”

对于巴铁运营的各种疑问,制造方三缄其口。

2016年5月16日,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巴铁科技”发布消息称,2016年4月27日,“巴铁科技”与秦皇岛市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秦皇岛方面承诺将为“巴铁”项目尽快落地提供一切便利条件,并已经为“巴铁”规划出一公里的试验段,120公里的运营线路。

对此,秦皇岛市委和北戴河区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均表示,对“巴铁”在秦皇岛运行试验情况并不清楚。秦皇岛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办公室工作人员称,该市并没有对“巴铁”项目进行立项。

“巴铁科技”显示,目前,该公司已与天津、秦皇岛、沈阳、南阳和周口五座城市进行合作。

延伸阅读:

巴铁背后“华赢凯来”集资乱象

以巴铁名义融资,借款方和担保方均为同一人控制;巴铁尚处试验阶段,融资方全国开设上百家分公司集资

8月2日,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区一条村道上出现一个庞然大物。一个号称我国自行设计研制,全面拥有自主产权的“空中巴士”,在铺着轨道的路面上缓慢滑行三百米。这个庞然大物下面的路面上,还有两辆小轿车出入其中。

当天的消息被新华社报道后,立即引起全国关注。而另一种声音也随之被相关媒体披露:巴铁公司的投资方“华赢凯来”公司曾上过非法金融活动“黑名单”。

据新京报记者实地调查,巴铁和其背后的投资方“华赢凯来”公司,利用巴铁这个尚在测试阶段的试验品,在全国布局数百家分公司,打着地方政府拟建巴铁“PPP”项目的名义,面向公众集资。

据华赢凯来内部人士透露,巴铁项目借款方为“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担保方为“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公司”。据调查,这两家公司都是华赢凯来大股东白丹青控制的公司。

谁的巴铁

巴铁发明人宋有洲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称,他已将巴铁技术卖给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他在公司并不占股份,仅仅负责技术

北戴河火车站南面的富民路,南北走向,全长747米。8月2日,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铁公司)在这条路最南端的一侧,截取300多米,进行了巴铁的测试。

据富民路路口登记的资料显示,这条路原来是北戴河车站村村级道路,5年前,北戴河火车站改造工程中对其进行了重新翻修,路面被加宽。

这个投入测试的巴铁被称为“巴铁1号”,投入试验的,为其一节车厢,车长22米、宽7.8米、高4.8米,额定载客数为300人。

新京报记者在测试巴铁的施工现场看到,两条金属轨道笔直地镶嵌在富民路南端300米左右的路面上,铁轨宽度相当于车身的宽度。轨道一边,有两个相距100多米的简易两层站台,其中一个站台上,用LED显示“北戴河‘巴铁1号’全球首测”。

这辆巴铁总共测试两次,一次在2日下午6点多。另据附近市民回忆,另一次在半夜,“当时听到声音,挺大的。”

在围栏内,巴铁的蓝色车身周围还有几名工人在施工。参与巴铁设计的工程师王岩(化名)说,这辆巴铁腿部和底部还没有装完,暂时不让参观。

据内部人士透露,当天试验“巴铁”是由江苏常州今创集团有限公司制作。而该公司一王姓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透露,今创集团在模型车制造、车辆内饰等业务上具有丰富的经验,也正因为此,“巴铁”方才主动上门,并下了订单。

王某说,他们公司是专门生产火车模型的公司,产品包括高铁、地铁等模型。此次曝光的“巴铁”,也是一辆模型车。“只是验证根据设计图,能否制造出样车,至于动力、牵引以及是否能够上路运行,并不在我们的工作范围内。”

这辆被称为“立体巴士”的巴铁6年前就已亮相。它的发明者宋有洲当年提出这个想法,就引起关注。

宋有洲对新京报记者透露,8月2日的试验,他并不清楚由谁承建,“这块不归我管,我只管车。”

对于巴铁的设计初衷,宋有洲说,是为了解决城市拥堵问题。

记者通过国家知识产权局查询,“立体巴士”这项专利的发明人是宋有洲。2014年1月16日申请,2016年6月22日申请进入实质审查阶段。目前状态仍为在审。

另外由宋有洲为发明人的“立体电动快巴”,申请专利日期与“立体巴士”申请时间一样,目前状态也为“在审”。

宋有洲说,6年来几乎都是他个人在研制,并没有相关部门和机构的支持,他非常需要社会资金支持,将巴铁推向实体市场。

“白志明是在我资金遇到问题时进入的。”宋有洲说,去年11月份,华赢凯来公司负责人白志明买断了巴铁这个项目,“我的专利已经卖给他们了,我不是股东,我只负责技术。”

华赢集团在2015年底曾公开对外宣称,宋有洲旗下的民营技术研发企业与华赢集团签订战略性合作协议。巴铁项目产业化由此告别发明人宋有洲和研发团队单打独斗的模式,携手强大的华赢集团。

华赢集团,此次被媒体认为是推动“巴铁”浮出水面的最大推手。

据了解,巴铁公司自去年12月24日注册成立,注册资金1亿元,白丹青认缴9000万,朱红斌认缴1000万。白丹青也是华赢凯来公司法人。

华赢凯来内部人士证实,白丹青与白志明为同一人。


政府项目?

秦皇岛市相关部门透露,当地与巴铁公司签订过框架协议,并不清楚还有其他投资

8月4日,秦皇岛商务局第二招商处工作人员说,出现在秦皇岛的巴铁是从今年3月份开始洽谈的招商项目。当时,上级领导指派他们对接巴铁公司,后来双方签署了一个框架协议。


位于北京银河SOHO的巴铁科技有限公司展厅。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据巴铁公司资料显示,今年4月27日,巴铁公司和秦皇岛正式签署合作协议。秦皇岛市商务局局长赵文成和北戴河区区长陈秋华参加签约仪式。

巴铁公司的宣传资料上显示,此前,巴铁公司已经与天津市河北区和河南省周口市签署合作协议,秦皇岛是第3个合作的城市。秦皇岛方面承诺给巴铁公司提供一切便利条件,并为巴铁公司规划出1公里的试验段,还有120公里的示范线。

不过,8月4日,秦皇岛市商务局证实,这件事他们只负责签署框架协议,后面的具体工作,交给了北戴河那边。而北戴河区政府相关部门证实,他们并不清楚巴铁在当地有这个项目,一切事宜是由秦皇岛市相关部门负责。

对于巴铁北戴河项目的投入情况,两级政府均表示不清楚。

除了位于北京的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之外,“巴铁”在河南周口和河北秦皇岛相继注册成立了河南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巴铁公司此前也曾公开宣布与这两个地方政府合作。

记者发现,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由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全资入股,是巴铁公司的子公司。

位于周口的河南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除了有三个自然人股东之外,还有周口港发置业有限公司作为法人股东入股。

周口港发置业有限公司,是周口市港口物流园区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的子公司,该公司为国有控股。而河南巴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汪峰,是国有企业周口港发置业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据华赢凯来的公司董事长白志明说,他们和秦皇岛和周口政府签署协议,在两个城市有一段时间巴铁的特许经营权。

而昨日,华赢凯来另一高管透露,他们在周口实际上是准备投资建巴铁生产基地。目前已缴纳土地出让金,但尚未开工建设。

巴铁融资

只有投资100万以上,才能投到巴铁的项目。“保守估计,现在已经有三四百人投资这个项目”,其中1年的收益率是12%,2年则可以达到14%

华赢凯来公司租下朝阳门银河SOHO写字楼B座整个17层,昨日这里不时出现白发苍苍的老年人来咨询和签订合同。

而位于银河SOHO写字楼D座整个18层则是华赢集团总部。而在D座3层,巴铁公司位于其中的一角。工商资料显示,华赢凯来、华赢集团、巴铁公司均由白丹青实际控制。

一位老人在业务员的带领下,从银河SOHO17层到三层参观巴铁公司的沙盘。四五百平方米的公司,一个大型沙盘占去大部分区域。沙盘上有巴铁的模拟站台。

业务员对老人说,投资者的资金将投到巴铁这个项目上。这个项目目前在国内多个城市以“PPP”的投资方式,由政府主导开建。

2016年5月18日,第十九届科博会在老国展举办。位于1B馆华赢凯来公司展出的“巴铁”也极具“人气”。

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总经理白丹青招呼着员工发展“新客户”。

一名业务员向记者推销巴铁项目时称,“今天签了,下个月的今天就可以返利息,一年之后就可以还本金”。本金的返还时限可以自己约定,可以1年,也可以2年,其中1年的收益率是12%,2年则可以达到14%。

这名业务员向记者表示,由于巴铁项目属于“新型环保科技项目”,非常惹人注目,投资客特别多,所以门槛也相对较高,只有投资100万以上,才能投到巴铁的项目。“保守估计,现在已经有三四百人投资这个项目”,这名业务员向记者表示,她的好几个客户都投资了巴铁的项目。

昨日,在华赢集团总部副总裁办公室,一位中年男子称,他们的白丹青董事长目前不在公司。

对于巴铁的质疑,这位男子说,巴铁最近几天出名后,就会有人说一些废话,“这都属于绯闻”。

对于投给巴铁项目的投资款,这位负责人说,巴铁的投资者尽管放心,目前公司已有投资机构投来几个亿,乃至十几亿元的资金,个人的钱完全不用担心。“资金绝对安全,利息肯定会逐月照发。”

年逾七旬的投资者古青(化名)说,他把家底儿全投给这里,每月只留下1000多块钱的零花钱。

据了解,古青投入了50多万元投给华赢凯来。按照合同约定:2015年16%,2016年是14%(12%的利率加2%的红包)。古青表示,因为投资额不够100万,他还没有去秦皇岛、周口等巴铁试点实地考察的资格。

昨日,在华赢凯来办公室,一名销售人员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巴铁基金”。这个基金管理方为北京天尔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尔公司)。

据工商资料显示,天尔公司股东为李喜军,白志刚为监事。

而在华赢集团旗下的“山姆大叔餐饮管理(北京)有限公司”股东名单中,除了白丹青外,也出现李喜军的名字。另外在白丹青控股的公司中,白志刚也多次以股东或监事身份出现。

据工作人员介绍,该产品年化收益率为12%-14%,按季返息,每期募集金额为人民币五千万至一亿。从今年5月份开始发行第一期,现在已经募集到第三期。认购起点为人民币100万元。

在“巴铁基金三期”招募说明书中,巴铁站台传媒广告,每年创收6亿元;客运运输净利润每年30亿元;站台物业出租,每年创收72亿元;全自动存车亭户外广告,每年4亿元;电动轿车出租,每年70亿元……

招募书还显示,30年内,30个二线城市的巴铁项目,总计可创造约10.8万亿元的收益,这还未将停车位及电动出租车价值计算在内。

记者获取到已经发行的巴铁基金一期和二期基金代码,分别是天尔元丰(S65396)、天尔益通(S67628),经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上查询,两只基金状态均显示为“正在运作”。

一位基金公司资深从业人员告诉记者,私募基金信息不对外披露,所以在资金的具体使用和流向上,记者未能获取更多信息。


涉嫌自融?

在其借款合同中,华赢凯来为服务方出现,而借款方则为巴铁公司、担保方为中建联。专业人士称,三方同为白丹青投资的公司,涉嫌自融

新京报记者发现,2015年底,打击非法金融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曾公布互联网金融机构“黑名单”,华赢凯来榜上有名,涉嫌非法集资大案的e租宝也同时在列。

另据2015年《凤凰周刊》的报道,华赢集团旗下的北京世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曾发明出一款“超级水稻”,号称一公顷最多可以达到24000斤的高产,而且这种水稻的蛋白质含量超过鸡蛋。宝清县的多位农民在县农业局的协调下,试种该“超级水稻”,最终颗粒无收。

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白丹青担任企业法人、高管或股东的公司超过40家,分布于北京、河北、上海、广东,遍及互联网、房地产、金融、餐饮、农业等多个领域,这些公司的名字中,有不少带有“天尔”、“华赢”的字样。经记者查证,这些公司的白丹青为同一人。

在白丹青控股的公司里,有一家名为“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公司体量尤其庞大。其对外投资的公司多达12个,拥有31家分支机构。

白丹青为该公司的股东与执行董事,另一股东为孔艳霞,其与白丹青在多个公司同时担任股东。

北京市工商局的记录显示,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北京市各区均设有分公司,仅在朝阳区设立的分公司就超过25家,海淀区也超过10家,在全市有超过60家分公司。

记者查询发现,这些分公司大多在去年10月至今年6月间设立,其中在朝阳区的25家分公司,自今年1月7日设立第一家至4月27日设立第25家,时间上仅用了3个多月。

据华赢凯来内部人士透露,这些北京的数十家分公司都是实体门店,主营的业务就是开展借贷业务。近期主推的就是巴铁项目。

然而,在华赢集团的官网上,从未出现过任何有关白丹青的信息。

8月4日,华赢凯来内部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在公司网站和公开场合,白丹青以白志明的名字出现。而在签署借款协议时,则以其真名出现。

8月4日,这位内部人士给新京报记者拿出一整套华赢凯来的借款合同样本,这套借款合同包括《出借咨询与服务协议》、《协议履约担保函》、《债权转让列表》等。据他透露,还有一个《债权转让款项到账确认函》也会交给投资人。

这一套投资协议文件还原出华赢凯来集资的程序。

据其透露,投资人首先签订《出借咨询与服务协议》。出借人(投资人)为甲方,华赢凯来为乙方,责任是为甲方服务。而借款人由乙方推荐,但不在合同中体现。

投资者签订协议后,将钱款打入华赢凯来账户,然后由华赢凯来再借给某个借款人,而后给投资者出具《债权转让列表》。

在其出示的《债权转让列表》中,河北辛集某公司向白丹青借款400万元;白丹青则给某投资者受让债权20万元。担保方为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联)。

据这位销售人员说,目前华赢凯来的借款人主要是巴铁公司。投资人将钱打给华赢凯来,华赢凯来再把钱借给巴铁公司,担保方则是中建联。

在这位销售人员口中,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固定资产1100多亿,作为独立担保方。

而据新京报记者调查,目前大陆并未有“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白丹青名下,有一个“中国(香港)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地址显示也是在银河SOHO。

昨晚,工作人员正在对巴铁车体进行施工检修。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昨日,记者根据地图找到中建联也同样位于银河SOHO。据该公司工作人员证实,他们与巴铁公司一样同属于华赢集团。

据记者了解,中国建设企业联合集团有限公司为白丹青在香港注册成立的企业。北京代表处的注册信息显示其经营范围为从事与隶属外国(地区)企业有关的非营利性业务活动。

经华赢凯来内部人士证实:中建联是白丹青投资的公司,主要承接建筑工程,属于华赢凯来公司旗下的子板块。

据长期从事集资纠纷的律师张毅透露,同一家公司的子公司向社会不特定人群募集资金,而资金担保方为该公司另一子公司,这种自融行为,涉嫌非法集资。

而在今年4月,民政部公布的第四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中,由白志明担任会长的“中国建设企业联合会”也位列其中。

据媒体报道,这个“山寨社团”招募会员企业,通过与地方政府的关系,涉嫌帮助会员企业“走暗标”。

针对巴铁项目投资方“华赢凯来”涉嫌非法集资的消息,新京报记者4日向工商部门求证。朝阳工商透露,他们曾接到过举报“华赢凯来投资有限公司”公开募集资金。该公司由华赢凯来全资控股。

来自其登记机关朝阳工商分局的具体信息显示,今年4月29日曾接到过涉及该公司的一条举报,举报内容为“超范围经营,公开募集资金”。对此,朝阳工商分局回复表示“该公司不在注册地址从事经营活动,分局已于2016年3月15日移入异常名录”。

记者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查询到,“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信息下方有3条警示信息。警示信息中包括2条行政处罚信息,其中一条提到该 公司因“未依法登记为有限责任公司或者股份有限公司,而冒用有限责任公司或者股份有限公司名义”等,处罚内容为罚款1万元。此外,该公司还有一条“经营异 常名录”信息,列入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

“北京华赢凯来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也有2条行政处罚信息。其中一条为“违规发放宣传品”。

昨日,巴铁的发明人宋有洲说,“我不想借巴铁赚什么钱。作为发明人,我只想解决问题。”

“巴铁只是后期用钱比较多。前期试验阶段用不了多少钱,就是一个样车。”宋有洲说,他并不了解华赢凯来利用巴铁项目融资的事。

新京报记者 孙瑞丽 王硕 李婷婷 王煜 周佳琪 实习生 王婧祎 张笛扬

分享到
来源:中新网等 | 责任编辑:梁福龙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