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内陆核电站选址初定 “十三五”期间有望开工

2017-02-14 18:55:29

【观察者网综合】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副局长、国家原子能机构副主任王毅韧接受专访时表示,内陆已经开展核电站前期工作的场址,选址基本确定,其中包括湖南桃花江,湖北咸宁,江西彭泽等。王毅韧透露,如果顺利,“十三五”期间将开工建设内陆核电站。

与此同时,为进一步优化产能布局,构建合理核燃料保障供应体系,国家原子能机构正积极推进在核电相对集中的沿海地区建设核燃料产业园,打造“一站式”核燃料元件生产供应基地。

王毅韧透露称,截至目前,包括《“十三五”核工业发展规划》、《“十三五”核能开发科研规划》等在内的五个规划文件均已正式印发。

据央广网报道,目前我国在运核电机组35台,3365万千瓦,在建核电机组21台,2390万千瓦,在建规模世界第一。但我国核电在发电总量中的比重还较低,仅占3%左右,远低于全球11%的平均水平。国际机构预测,到2050年,全球核电发电量将在现有基础上翻番,发电比例将达世界发电总量的17%。这也意味着,我国核能发展必须要提速。

图为去年3月,华能山东石岛湾核电厂吊装反应堆压力容器(资料图)

我国尚无内陆核电站

据界面新闻报道,中国内陆核电的“前期准备工作”从“两湖一江”开始。2008年2月,湖南桃花江、湖北咸宁和江西彭泽三大内陆核电项目,正式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并开展前期准备工作,至今已过去九年。随后,河南、重庆等多个内陆省份加入。

不过,在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后,安全因素使上述内陆核电项目全部被喊停。国务院要求,“十二五”期间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内陆核电由此进入搁浅期。

2016年11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印发《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 年)》,要求深入开展内陆核电研究论证和前期准备工作,认真做好核电厂址资源保护工作。

直到日前,王毅韧在接受专访时表示,目前内陆已经开展核电站前期工作的场址包括湖南的桃花江,湖北的咸宁,江西的彭泽等。

从我国的核电站分布来看,主要在辽宁、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广西等沿海地区,至今没有在内陆建设核电站。

而全球核电机组的数量和分布统计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球在运行的438台核电机组中,有一半都建设在内陆。美国、俄罗斯、加拿大3个疆域大国的内陆核电机组更多,比例分别达到了61.5%、58.1%和85.7%;面积较小的核电国家法国和德国的内陆机组,也都占到了七成以上。

对于我国先在沿海建核电站,再考虑内陆的做法,王毅韧分析说,是因为过去东南沿海对电力需求更加旺盛,所以核电站率先支持东南沿海,但是随着内陆经济发展加速,内陆地区的能源需求也正在不断提升,而核电对环境的影响小于火电,“内陆地区像湖南、湖北、江西也很缺能源。我的老家湖南,它也缺一次能源,所以它的电现在就是高压往那儿送。一赶上冰冻季节高压线一出问题就送不过去了,它也是从外面拉煤发电。如果发展核电可能是一个好的选择。”

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也表示,“中国核电未来发展到一定规模的时候,沿海没有足够的地方,内陆核电的发展肯定难以避免。”

资料图

现有核燃料企业主要在西部

根据中国核能行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截至2016年12月31日,我国已投入商业运行的核电机组共35台,均集中分布在东南沿海一带,但现有核燃料循环产能主要分布在西部,距离较远,布局也不合理。

一位核燃料企业人士告诉记者,目前中国大多数核燃料企业地处经济基础较为薄弱的中西部地区,比如生产核燃料元件的中核建中核燃料元件公司、中核北方核燃料元件有限公司等。

上述核电人士坦言,国家对核燃料运输有着极为严苛的条件,除了要求采用专用的运输包装容器外,运输中的承运人的资质管理、线路管理等都需要上报国家核安全局审批。

王毅韧表示,为解决上述问题,进一步优化产能布局,构建合理核燃料保障供应体系,国家原子能机构积极推进在核电相对集中的沿海地区建设核燃料产业园,打造“一站式”核燃料元件生产供应基地。

实际上,早在2012年,中广核集团便与中核集团就在广东江门合作建设产业园达成一致意见,但2013年7月,该项目在开展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过程中遭到不少质疑,江门产业园项目随即终止,选址工作因此重新开展,目前正处于厂址论证阶段。

在去年8月,中法合作的核循环项目在连云港拟选厂址一事引起了当地居民强烈反对,最终地方政府宣布永久停止该项目的选址规划。

“核燃料产能建设的步伐要跟着核电发展的需要走。目前我国的燃料产能可以满足核电站需要,但未来随着核电的发展必然要建新核燃料产业园。”王毅韧坦言,“十三五”期间将重点开展产业园选址工作,及时总结经验教训,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项目“邻避效应”。

资料图

海上核动力平台列入规划

另据王毅韧介绍,十三五时期,我国还将研发海上浮动核电站,也叫海上核动力浮动平台。

王毅韧解释说:它实际上就是把一座核电站建在船上,正因为它是浮动的,所以有一定特殊性。建设海上浮动核电站,对推动我国远洋油气资源开采和水面船舶核动力技术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现在海上资源开采能源基本上都是带着柴油机,带着柴油去发电。因为它不可能从大陆拉电过去,这个很费事,对海洋环境也不好。所以如果能用海上浮动核电站,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另外像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在岛上有人居住、有人生产、有人生活,他们的用电怎么办?现在采取从大陆拉过去柴油发电。如果能用海上核动力平台,也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另外将来我们要开发北极,很多路线走北极很方便。”

目前,已经组织行业权威专家和有关单位进行了多轮论证,确定采用成熟技术的方案建设海上浮动核电站。

浮动核电站效果图(资料图)

福岛核事故类似的灾难能避免吗?

核能的力量让不少人心生畏惧,远一些有切尔诺贝利、近一些有日本福岛。近期,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安全壳部最大辐射值达每小时650希沃特,人体如果暴露在这种辐射中几十秒就会死亡,这引发了许多民众的担忧。

对此,王毅韧解释说,福岛核事故是一个极端自然灾害加人为处置不当叠加的结果,如果当时海啸、地震发生后,日本相关措施到位,今天这种局面是可以避免的。加上我国的核电技术已是第三代,安全性能有了更大提升,一旦出现核事故,会封闭在厂区以内,封闭在反应堆以内,这也为核能的发展又上了一把安全锁。

王毅韧说,核电是低碳能源,基本上不排放二氧化碳这个温室气体,也基本不排放有害气体,二氧化硫、氮氧化合物。同时它又是一个基荷能源,可以稳定发电。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去年10月,国家核安全局通报16起核电运行事件,此事一度引起社会关注。不过,国家核安全局负责人表示,“目前核安全局接到的事件报告大部分是0级事件,无放射性后果,公众不必为此过分担忧。”

对于内陆核电建设为何在中国迟迟未能突破的问题,环保部(国家核安全局)核电安全监管司司长汤博表示,我国的核安全标准都是参照国际标准编制的,但有人认为中国的内陆情况和国外的内陆情况不可以简单类比。中国的内陆条件与国际相比是不是有特殊问题,仍需深入研究。

汤博表示:“很多人认为,我们的内陆核电和国外的内陆核电并没有特殊的安全问题,但站在其他的角度,比如我们的内陆核电选址在长江干支流上,有些人提出来,长江流域对中国(整个国家)的影响跟国外很多内陆河流(对其国家的影响)肯定是不一样的。我们长江流域不论是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所体现的重要性与国外很多内陆河流的重要性也不一样。能不能简单照搬国外的标准,这种争论永远会是有的。”

对此,王毅韧表示,担心在内陆建设核电站,需要用长江水去冷却的概念是错误的。虽然沿海核电站是通过海洋水来循环冷却,但在内陆地区用的却是水塔。“你到电厂一看有个很大的水塔,它那个水是内部循环使用,它根本不是往长江排,也不会老从长江没完没了地去抽水。”王毅韧指出。

汤博则指出,现在内陆核电发展的最大障碍是社会对其接受的问题。

(综合每日经济新闻、界面、央广网等)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张晨静
专题 > 能源战略
能源战略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