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国无意开发南极大陆矿产资源 提倡治理兼顾保护利用

2017-05-24 21:06:07

中国新闻网5月23日报道,5月23日,第四十届南极条约协商会议在北京开幕,这是中国首次担任南极条约协商会议东道国。针对外界一些人疑虑中国是否有意攫取南极大陆资源的问题,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23日在北京予以坚决否认。他强调,中国推动南极条约体系框架内的南极保护与利用,尊重并严格遵守南极条约制度确立的规章,矿产开发已经被冻结。

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主持会议

南极条约44个缔约国和10个国际组织约400人参加是次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出席开幕式并致辞表示,中国是南极国际治理的重要参与者、南极科学探索的有力推动者、南极环境保护的积极践行者。

提倡治理兼顾保护利用

张高丽提出五点倡议:一是坚持以和平方式利用南极,增强政治互信,强化责任共担,努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二是坚持遵守南极条约体系,充分发挥南极条约协商会议的决策和统筹协调作用,完善以规则为基础的南极治理模式。三是坚持平等协商互利共赢,拓展南极合作领域和范围,促进国际合作的长期化、稳定化和机制化,把南极打造成国际合作的新疆域。四是坚持南极科学考察自由,加强对南极变化和发展规律的认识,进一步夯实保护与利用南极的科学基础。五是坚持保护南极自然环境,把握好南极保护与利用的合理平衡,维护南极生态平衡,实现南极永续发展。

刘振民当天在第40届南极条约协商会议期间接受媒体联合采访,就会议有关情况、《南极条约》的意义、中国的南极事业、南极旅游、南极国际治理等相关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有记者指出,目前外界一些人对中国南极科考、尤其是开发利用有疑虑,担忧中国对南极的利用包不包括矿产开发,以及中国是否有意攫取南极大陆资源。

刘振民说,“我不赞成这种看法,中国没有这方面政策,也没有这方面的考虑。”

他表示,中国推动南极条约体系框架内的南极保护与利用,但合理利用不与开发挂钩。作为南极条约协商国和《关于环境保护的南极条约议定书》的缔约国,中国尊重并严格遵守南极条约制度确立的规章,矿产开发已被冻结,不可能有任何国家去进行开发活动。

他强调,过去30多年来,中国南极事业已取得长足进展,中方的研究不是自私的研究,没有局限于南极大陆本身,而是着眼长远和未来,关注如何维护好人类生存环境,包括如何进一步防止气候变化。

他表示,中国推动南极条约体系框架内的南极保护与利用,但合理利用不与开发挂鈎。作为南极条约协商国和《关于环境保护的南极条约议定书》的缔约国,中国尊重并严格遵守南极条约制度确立的规章,矿产开发已被冻结,不可能有任何国家去进行开发活动。

而南极旅游亦成为南极治理的新挑战。据国际南极旅游业者协会预计,本年度南极将迎来游客4.3万多人次,中国游客将佔6000人次,为第二大客源国。外界期待各个南极条约缔约国代表将在北京出台针对南极旅游的新规则。

南极旅游不宜推广

目前,南极旅游已成为继科学考察之后南极的新型活动,但随着到访南极的游客数量逐渐增多,旅游规范和环境污染等问题日益凸显。根据国际南极旅游业者协会发布的2015-2016年南极旅游业数据,美国和澳大利亚游客仍是到访南极人数最多的游客群体,中国则跃至第三位,有4095人前往南极旅游。

对于旅游如何规范的问题,刘振民表示需要在南极条约框架内订立新规则来进行管理。南极旅游需要交通工具和安全保障,这离不开与南极大陆周边国家的合作,比如智利、阿根廷、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等国。另一方面,南极旅游有一定风险,成本也很高,中国旅行社难以单独组织真正意义上的南极旅游。

“总体来说,南极旅游不宜推广,因为南极环境是非常脆弱的,如果像故宫那样搞旅游,保护南极会面临巨大挑战。如何规范、管理好南极旅游,必须要有关国家一起探讨更好的管理办法。”刘振民说。

他透露,南极条约协商国会议如何订立这方面的规则,是下一步要讨论的问题。

曾经贯穿南极的中科院院士秦大河23日提出,对于南极旅游应该出台线路设计等全新的管理规则。美国驻华临时代办阮大为则认为,受管理的旅游是保护和利用南极的重要组成部分。

南极条约体系

1959年12月,英、美、法、苏、日等十二国签订南极条约,旨在约束各国在南极洲的活动确保各国对南极洲的尊重。

条约主要内容包括:南极洲仅用于和平目的,促进南极科考自由、促进科考国际合作,禁止在南极进行军事活动及核爆炸和处理放射物,冻结目前领土所有权的主张等等。

此后,各国分别再签订了保护动植物、生物资源保护等公约及环境保护议定书,形成了南极条约体系。

目前南极条约有53个缔约国,其中29个国家拥有协商国地位。中国自1983年加入条约、1985年成为条约协商国。(综合公开资料)

专家:中国依自身极地方略参全球治理

南极条约协商会议在京开幕,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出席开幕式并提出五点倡议获得热烈反应。多名与会的代表和专家在接受大公报记者採访时表示,今次会议具有里程碑意义,是中国透过自身极地事务方略主动参与全球治理重要步骤。

上海交通大学极地与深海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薛桂芳表示,本次会议中国抓住了南极合作的关键领域,具体来说就是强调人类共同的南极,强调基于保护的利用,由此提出加强对南极的科研,以更好地了解和认识南极的自然条件、资源特徵和生态环境。

薛桂芳称,南极应该成为中国国际合作新疆域。中国在参与南极治理相关的国际事务中,逐渐提升自己的软硬实力,尤其是软实力即对政策走向、决策进程等国际事务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薛桂芳强调说,中国除加大科研投入和考察范围及深度外,应制定专门的南极战略或规划,有意识地选派相关领域不同层次的专业人才,参加南极条约体系内的机构和委员会等,为后续影响力的持续发挥奠定基础。

创绿研究院研究员陈冀俍则表示,中国作为一个在南极治理中扮演举足轻重角色的大国,日后需要有更高级别的法律文件来阐述国家在南极的核心利益。

陈冀俍认为,国际社会最关心的问题是中国将要如何“利用”南极。因为传统意义上的利用是指经济开发,这种利用与环境保护形成矛盾,可持续发展的概念就是在保护与利用、当代人利益与后代利益中寻找平衡。

分享到
来源:中国新闻网 | 责任编辑:荀越
专题 > 南极探险
南极探险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