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核集团在松辽盆地发现大型铀矿床,总体长度超过10公里

2017-07-05 23:19:12

中核集团官网7月5日消息,近日,中核集团核工业二四三大队在松辽盆地西南部又取得砂岩型铀矿找矿新突破,初步控制了一条砂岩铀矿带,总体长度超过10km,矿体厚度较大且稳定,平米铀量较高,有望发展成为大型铀矿床。经过多年来铀矿勘查理论与技术的创新发展,沉积盆地铀矿找矿厚积薄发,不断取得重要进展。

中核集团松辽盆地西南部铀矿找矿的突破,是继该地区探明宝龙山中型铀矿床之后又一新的重大找矿成果,为建设通辽铀矿大基地夯实了资源基础。

此前在内蒙古中部大营地区发现的可地浸砂岩型铀矿

契合我国目前对矿产品需求的结构变化

发现这一大型铀矿,正契合我国目前对矿产品需求的结构变化。

国土资源部网站7月4日转载《中国矿业报》的文章称,经济新常态下,伴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等一系列国家战略的实施,经济社会不是不需要“矿”了,而是我国的资源勘查开发利用空间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对矿产资源保障的需求正在发生变化,一个显著的变化就是对矿种的需求倾向性更加明显。

具体表现在:一是天然气、煤层气、页岩气以及铀矿、地热、浅层低温地热等清洁能源资源的勘查将成为重点;二是新兴产业发展需要的矿产资源将成为矿产勘查的重点。铜、铀、金、钾盐等国家紧缺矿种和战略新兴产业所需的矿种,勘查投入保持高位,石墨、锂矿等新兴战略矿产资源正在逐步成为地质找矿热点;三是对一些传统矿产资源的需求增速将放缓,维持长时间高位需求的态势,以煤炭、铁矿等为主的大宗矿产勘查投入将延续下行态势,今后一段时期内可能不再作为勘查重点;四是围绕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等战略的实施,地勘行业面临结构调整,从以矿产勘查为主转向资源与环境并重,不断扩大服务领域,人才需求发生重大变化等挑战。

中国大陆核电站分布示意图(来自维基百科,截至2015年6月)

世界核电形势:近几年铀矿供应可能产生赤字

《中国矿业报》今年6月曾刊文分析世界世界核电形势及铀矿资源。

文章称,自从2011年福岛事件之后,全世界对核电的未来感到不确定,使得铀矿价格持续走低。以铀矿为核心的公司股价也随之下降,德国和意大利等国目前均已放弃了其核计划。然而,目前日本的反应堆正在慢慢恢复运转,其他国家对核能的态度也开始转变,中国和印度等国正在从其他能源转向核能。

许多专家和分析人士认为,新的需求和新的铀矿投产缺乏,有可能使铀在近几年产生供应赤字

国际原子能机构( IAEA)和国际能源署( IEA)等国际机构在2015年下半年公布了对全球未来能源市场的最新预测结果,其中包括对核电未来发展的预测。两家机构均认为,尽管核电发展当前面临诸多挑战,例如化石燃料价格低迷,全球经济陷入泥潭以及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的后续影响,但全球的核电装机容量未来仍将呈现增长趋势。在国际能源署2015 年11月发布的《世界能源展望2015》报告中,核发电量将从2013年的2478 TWh 增至2040年的4606 TWh。

核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作用得到国际能源组织和权威气候专家的进一步确认。2015 年12 月联合国气候大会达成巴黎协议,各国承诺控制温室气体的排放。权威气候专家指出,提高核能份额对实现温室气体减排目标至关重要。

中国自从2015年3月份恢复建造新的核电站项目以来,正一直致力于增加其在铀市场的份额。除了正在全国范围内建造的24座反应堆(以及其他计划中的项目)外,中国还在寻找哈萨克斯坦、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铀矿资源。亚洲国家也纷纷在与其他地方的核电巨头签署协议。

虽然日本和中国是最近的主要焦点,但是俄罗斯对铀矿领域的影响也不可忽视。邓迪资本市场(Dundee Capital Markets)的David Talbot说,俄罗斯的影响力可能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考虑到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拥有国际上数量最多的建造反应堆,其在10多个国家内有29个反应堆正处于规划和建设的各个阶段,这些都证明了俄罗斯对铀矿市场的影响不容忽视。美国能源部认为美国公用事业的铀矿需求在2017年和2018年将是“实质性的”。一些美国公用事业公司已经开始签约。半岛能源在2016年8月底宣布已经与美国主要的电力公司签署了两个浓缩铀买卖协议。

尽管大约有20个国家开采铀,但是2015年世界总产量的52%来自于6个国家的10座矿山。2015年世界天然铀总产量为6.0514万吨铀,同比增长8%,其产量可满足全球核电工业年度用铀量的90%以上。头号产铀国哈萨克斯坦2015年产量达2.38万吨铀, 约占世界总产量的39%。雪茄湖(Cigar Lake)项目产量猛增,使加拿大2015年总产量大幅增长46%,达到1.3325万吨铀。澳大利亚产量增加671吨铀,增幅为13%,达到5672吨铀。这三大产铀国的产量之和约占世界总产量的70%。纳米比亚、美国和南非等国产量下降比较明显。

在过去的几年里,全球的铀勘探展现了杰出的成果。主要的成功仍然是在已知项目上的扩张(如澳大利亚的兰杰(Ranger)和奥林匹克坝(Olympic Dam),加拿大的麦克阿瑟河(McArthur River)以及世界各地的重大新发现。这些矿床从超低品位(如纳米比亚的Etango-Goanikontes品位为0.0193%U3O8)到超高品位(如加拿大维尔京河菲尼克斯(Wheeler River Phoenix)品位为15.74% U3O8,是目前世界已知的品位最高的矿床,2011年数据)。很明显,全球已知铀资源量的趋势是上升的,但全球铀矿石平均品位将继续下降,因为更低品位的矿石和矿床类型越来越占据主要位置。很明显,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发现或探明新铀矿资源上还会有继续取得进展(包括世界范围的矿床类型和地区),有足够铀来满足未来核能的需求。

寻找投入少、回报高、环境风险低的低成本铀矿资源是当今世界铀矿地勘界首选的目标。与不整合面有关的铀矿、角砾杂岩型铀矿和宜采用原地浸出工艺开发的砂岩型铀矿这3种铀矿是当今世界铀矿地勘界主要首选目标类型。

加拿大,寻找与不整合面有关的铀矿始终是该国的首选目标类型。另一个铀矿资源大国——澳大利亚,铀矿地勘界已锁定的目标类型是:与不整合面有关的铀矿、地浸砂岩铀矿等。在俄罗斯,寻找与不整合面有关的铀矿床的工作区主要锁定在波罗的、阿尔丹以及阿纳巴尔地盾等地区。其中,首先告捷的是位于俄西北的拉多加地区,该地的地质背景酷似加拿大阿萨巴斯卡盆地,在目前发现的卡尔库矿床中已确认了 3个、铀品位达0.97%、厚度超过4.5 米的高品位铀矿体。另一个寻找与不整合面有关的铀矿床的有利地区是位于布尔布克廷(Bulbukhtin)地区的伊尔库茨克地段,相关的地勘工作正在进行中。

全球铀资源分布的不均匀性,使得全球各国铀的生产与需求也呈现着极大的不均匀性。铀资源丰富或者产铀大国如澳大利亚、哈萨克斯坦、纳米比亚等,核电装机规模很小或者没有核电产业,因而需求都较小。而世界上主要核电大国如日本、法国等,部分铀资源不丰富甚至贫铀。未来全球核电装机建设主要还来自后者国家,因此未来全球铀资源供求矛盾将愈加突出,各国面对铀资源的竞争将愈加激烈。由此引发的能源之争和地缘政治需加以注意。

分享到
来源:中核集团官网等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核电
核电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