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拜访“执教”了15年的英国球队 这位中国“足球经理”还有更多故事

2017-10-26 12:01:03

作者:李静 观察者网获授权转载自触乐网,原文地址《到英国去拜访“执教”了15年的球队,黄文斌还有更多幕后故事》

10月18日,英国《镜报》足球版头条刊登了一条跟中国球迷有关的消息,这名球迷叫黄文斌,他在《冠军足球经理01/02》(Championship Manager 01/02,以下简称《CM01/02》)里使用小球会“朗科恩哈尔顿队”玩了15年之久,并最终去英国实地的朗科恩,见到了自己“执教”的球队。

这则趣闻近日来受到了国内游戏、体育媒体的关注,但多数止于转载外媒的消息,为此我们采访到了黄文斌,对于这次出行,他想说的其实还有很多。

玩游戏

“在我开始玩《CM01/02》的时候,翻阅了‘英格兰非联赛俱乐部’的概况总览,有176支球队。无意间,我翻到了朗科恩哈尔顿队(Runcorn FC Halton,以下简称朗科恩队),这个俱乐部的体育场地址里有一个后缀‘利物浦’(Liverpool)。”黄文斌看到这些信息,意识到这是一支位于利物浦地区的半职业球队,这正符合他选择“执教”对象的标准。

他继续往下翻阅,资料显示,这支球队的球场可以容纳12600人,但只有1200个座席,“业余球队拥有这么大的球场,显然财政情况也不会太稳定。”这些看起来都比较符合黄教练的胃口,但仅仅是地处利物浦还不足以这支球队在176家俱乐部中脱颖而出。

点开球队的详细资料,黄文斌看到黄绿相间颜色的球衣,这一点他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但看到球员列表里显示着斯蒂夫•卡拉格(Steve Carragher)的名字后,黄文斌果断地选择了这支球队。“这个名字,不就像是利物浦队的两位名宿斯蒂文•杰拉德(Steven Gerrard)和杰米•卡拉格(Jamie Carragher)的合体吗?”

显然,除了证明他脑洞大以外,还能确定他是一位利物浦队的球迷。

可能连黄文斌自己也没想到,他用了15年时间,在《CM01/02》中将朗科恩队打造成了一家顶级豪门,不仅豪取各项冠军,还引进了贝克汉姆、范尼等巨星,当然在他的引援里也少不了利物浦的队魂杰拉德

黄文斌玩“足球经理”游戏已经有近30年的历史。1992年,《冠军足球经理》第一代发布的时候,他就在表哥家的386台式机上目睹过,看着只有英文和数字的“游戏画面”,只有12岁的他当时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我应该算是中国的第一代网民。”1994年,刚上初二的黄文斌就有了属于自己的486电脑,《三国志4》和《大航海时代2》伴随他的初中生活,为了能玩好这两款游戏,他反复地读《三国演义》,恶补历史、地理方面的书籍。他甚至在房间里,贴了一张全开的世界地图,方便玩《大航海时代2》时查询航海线路。“你现在问我世界地图上的国家和名胜,我也能回答得八九不离十。”

1998年以后,家里开始有拨号网络(电话拨号),已经上大学的黄文斌开始玩《鼓浪听涛BBS》《侠客行》《西游记》等文字MUD网游。“有那么一个月,我用掉了500块的上网费。”他说,“这可不是个好榜样。”在此期间,黄文斌在网上成功应聘,当上了厦门足球俱乐部官方网站的站长。由于要管理网站,即使家中换成了光纤宽带,他也无暇再去玩游戏,只能偶尔跟随当时的潮流,利用网络优势在《奇迹》里抢刷怪物掉落的装备。

2002年,韩日世界杯正在如火如荼地举行,黄文斌也大学毕业,正在申请去新西兰的留学签证。这期间他边看世界杯,边借着“复习”英语的名义玩起了《CM01/02》。

“其实那时的版本已经第一次实现了汉化。”这款他12岁时看不明白的游戏的续作,一直陪伴他走到今天。“朗科恩队的存档我一直都存在U盘里,现在我用的每台电脑里都装着《CM01/02》。”

参与游戏制作

为了能玩好《CM01/02》,黄文斌详细查阅了游戏的说明档,并且萌生了参与游戏制作的念头。

2004年,他通过论坛和ICQ,联系到了分管CM游戏中国地区数据的收集员Frank NG,申请成为游戏的“俱乐部助理”。由于黄文斌有维护厦门队官网的经历,很快通过了审核,开始负责厦门地区的俱乐部一二线队和业余球队的信息收集工作。

“多有说服力的自荐书!”黄文斌发给我时这么说

“在采集数据时,我们是分区域的,一人负责一个地区,涵盖厦门地区的足球俱乐部,不过一个地区大多只有一个俱乐部。”黄文斌在收集球员数据的过程中,发现球员数值的界定有许多规则限制,比如:

 ● 球员由于国籍的不同,都会有一个上限值,这取决于球员所在国家在国际足联的排名;

 ● 细分到俱乐部,要看俱乐部在所处国家联赛的等级和名次(包括上赛季排名),厦门队当年刚好是甲B联赛的冠军,所以在数值上有不少优势;

 ● 球员如果有国少队、国青队和国家队的履历,可以适当提高球员的潜力值。

其中业余球员的数据往往难以收集,这导致大部分业余球员的数据其实是随机的,而且由于规则的束缚,很难会出现“妖星”(潜力大的年轻球员)。“球员的籍贯、惯用脚这类繁琐且难以搞清的问题对数据采集来说很费时间。”不过他鉴于此前制作官网的经验,这类数据的收集反而是他的优势。

数据整理完毕后,黄文斌将数据上传给Frank NG审核,只要被采纳就会被编入游戏。他曾在游戏里的中国地区球探数据组里找到过自己的名字,也留存过下载资源,但随着时间的变迁,那些资源再也没能找回来,如今他甚至想不起来究竟是《CM》还是《FM》(数据上传当时恰逢两个游戏公司分家)。

我问他:“心血就这么没了,会感到失望吗?”

“呃……这是我第一次从事游戏工作,很有参与感。而且足球和游戏在这个兼职工作中完美结合,说实在话,这段经历让我受益匪浅,这种依托大数据分析、采集数据管理的方式不仅锻炼了我的逻辑思维,也影响到我此后的工作习惯。”

从写故事到《实况》比赛

黄文斌对于《CM01/02》喜爱能有多深?他甚至会为自己执教的球队写“足球经理”故事!

在经历漫长的全年(游戏时间)比赛后,黄文斌会将全年球队的发展情况编辑整理,总结这一年的得失,内容上可以细分到一场比赛、一次射门,或者仅仅是一次过人。

不仅如此,黄文斌还会在故事中将自己联想成一名正式的主教练,以球队事件为故事背景,衍生球员的心理活动,从而用一种近似“小说”的载体去尝试解决自己设想出来的球员的“思想问题”

简单地说,就是在游戏外“加戏”。比如球员要求转会,可能是球员本身出现了思乡病,或者是对现状的不满。在这些故事中,他作为主教练会利用各种手段或交流方式扭转他的想法,而他们下场比赛的数据,就是在验证他做工作的“方式”是否奏效。

这些故事,悉数存放在古老的移动硬盘里。在经历了一次硬盘崩溃和电脑重启后,黄文斌终于成功运行起了这个被他搁置已久的移动硬盘。他发来了其中一篇的内容:

黄文斌给我发来的文本,有13000多字,在他的“队史”小说中,还会截取游戏的图片,作为故事的佐证。他说:“这很难坚持,但是真的很沉浸其中。”我相信他的话

2004年,在新西兰仅仅待了一年多,黄文斌决定回国,他最终没有选择留学。“我过了雅思,成绩也够,但是家里老人坚持让我回来……我从小到大,幼儿园到大学,都是在厦门读书,离家最远就6站公交车的路程。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家庭。”

在新西兰期间,黄文斌住在蒂玛鲁,这是一个当时只有3万人的小镇,不到10个华人。不过,在这段时间里,他结识了一位鲁能泰山青训队的中国球员,并帮助他加盟了一家当地的业余俱乐部蒂玛鲁城队(Timaru City),使他能近距离感受新西兰的业余足球联赛,尽管他保持零出场纪录。

黄文斌在新西兰的留影

回国后,黄文斌在坚持玩《CM01/02》之余,喜欢上了“实况足球”系列,感觉自己具备一定实力后,他带上几个兄弟,参加了在厦门举办的“实况”比赛。曾经获得第五届中国竞技比赛厦门赛区“实况”八强,也曾带队参加“宏图三胞”组织的省市比赛,取得厦门赛区第一,福建省第二,拿到了全国赛的资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全国赛水平太高……”黄文斌笑道。

“当时所有的参赛队伍都选择巴西或者法国队,就我一个人选英格兰队,还穿着英格兰球衣,或许是‘小众’的优势吧,观众们更倾向于支持我。”

黄文斌(中)在实况比赛中被淘汰后,与球迷观众的合影

黄文斌告诉我,他其实是从2006年之后才对利物浦队转变了态度,从路人粉变成了死忠。他觉得这和“实况”有非常大的关系,在2006年的游戏版本里,利物浦的数值并不属于超级豪门,使用利物浦很难做到“趟过全场”或“数据碾压”,但对于追求战术丰富性的黄文斌而言,利物浦是最棒的选择。“当时球队中的特色球员众多。”同样源于利物浦在当时的“小众”,黄文斌深深喜欢上了这支球队。

他觉得利物浦在后场拥有稳健的后卫,比如海皮亚、卡拉格,又不失里瑟、芬南这种既能远射、又能下底的快马边卫;中场的阿隆索与杰拉德的搭配不但能调度,还能在僵持时从大禁区外突施冷箭;前场光是“小快灵”的欧文和“高老”克劳奇的更替,就能呈现截然不同的战术体系。这样的灵活度满足了黄文斌对于大局观和游戏真实性的追求,虽然我曾有那么一瞬间以为他是在讲《CM01/02》……

“此前,我对利物浦更多的只是敬仰,所以才会在《CM01/02》里选择朗科恩队。毕竟利物浦巅峰在80年代初那会儿,我才刚出生不久呢。”黄文斌长期坚持在“实况”中使用利物浦,所以产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加之为了提高水平,他深入了解了俱乐部的历史,在研究的过程中,黄文斌逐渐爱上了这支球队的文化。

“缘分这东西很玄乎的……这种好感想要变成珍爱,需要时间一步一步去深入了解。”也许是觉得表达得有点“暧昧”,他止住了话头。

根据推特上的描述,黄文斌曾经拒绝了《太阳报》的采访,我问他为什么,他想了想说:“这个还是不提了,Justice for the 96。”

黄文斌对利物浦的爱体现在许多地方,比如说他所有的电话号码都以315结尾。他告诉我,这是利物浦俱乐部的生日,虽然现在官方的生日是6月3日,但有部分球迷会像黄文斌一样认定3月15日才是利物浦的生日——这源于1895年3月15日,埃弗顿俱乐部发生董事会纠纷,随后搬出了安菲尔德球场,自那以后就分裂出一个新的俱乐部——利物浦。

黄文斌并没有否认官方的版本,但他引用网络上一种说法,认为3月15日其实是利物浦的“pregnant day”(中文直译就是“怀孕日”),它的意义是产生新的生命。而且心爱的球队一年能庆祝两次,黄文斌觉得这看起来也没有多大的损失。

心愿

在这次被媒体关注的英国之行前,黄文斌其实已经两次到访英国。

第一次是在2015年,当时的动机非常明确:利物浦的传奇、队长杰拉德宣布在赛季后离队。“我希望能在现场看一次。”通过一次无意的网络联络,他竟和当地利物浦大学留学生取得联系,使得这个念头逐步有了眉目。他在确认得到英签通过的消息当日,便踏上“朝圣”之旅。为了能够赶上比赛,黄文斌取道北京,直飞伦敦,在坐火车往利物浦的途中,他见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朗科恩”,黄文斌指它对随行的朋友说:“那可是我执教的球队。”

黄文斌(右一)如愿在赛前见到杰拉德,并观看了他在主场的比赛,不过那场比赛利物浦以1:3败给水晶宫……

首次的行程不仅匆忙,而且由于黄文斌要忙于工作,关于签证的问题都是由他爱人一手操办。临回国前,黄文斌对妻子说:“多谢你帮我圆梦,下次我们一起去看比赛吧。”

为了兑现之前的承诺,黄文斌便开始独立操办其家庭的英格兰之行。他提前预定了安菲尔德球场的主场球票。2017年春天,他带上了爱人、父母和两个孩子一行6人,买好了安菲尔德主场的门票,准备兑现这个诺言。然而由于当天比赛在夜间进行,天气寒冷并夹杂阴雨,出于家人身体考虑,黄文斌只能将妻儿和父母安顿好,只身前往安菲尔德看球,多余的球票,他以原价卖给了需要的人。虽然没有完成诺言,但全家人还是度过愉快的假期。在临回国之际,黄文斌突然想起了“朗科恩”,这家他在游戏里“执教”15年之久的球队,抱着试一试的心情,他在利物浦当地查询了关于朗科恩队的讯息,结果令黄文斌大跌眼镜:朗科恩队已经在2006年宣布破产了,黄文斌带着不甘结束了第二次的英国之行

回国后的黄文斌仍不死心,他进一步地查阅网上资料,并咨询国外的朋友,但一直没有收获。直到2017年初,接近放弃的黄文斌玩到了最新版的《足球经理2017》,在游戏中他输入了Runcorn作最后的努力,搜索页面中弹出了“Runcorn Linnets FC” (朗科恩红雀队),他发现这家俱乐部的球衣颜色与朗科恩队一样都为黄绿相间的颜色。很快,黄文斌找到了朗科恩红雀队的官网,并确认了两支朗科恩队之间的联系。

据官网上介绍,注册朗科恩红雀队的社团是由2006年解散的前朗科恩队球迷组成的,并且俱乐部获得了英格兰足总的特别授权,视朗科恩红雀队为其前身的改版,而不是一家“新”俱乐部。就这样,黄文斌终于找到了“执教”多年的球队的真身。

朗科恩红雀队官方首页的球队说明

现在这支朗科恩队处于第九级别联赛,但不管它身处何处,黄文斌决定将朗科恩纳入到第三次英国行程当中。不巧的是,黄文斌查询发现他在英期期间间,朗科恩队没有主场赛事,于是,黄文斌将时间订在10月13日,打算一家四口在当天从利物浦租车前往89公里外的斯托克观看朗科恩队的一场客场比赛。遗憾的是,由于在国外租车所需的证件不齐,没能成功租到车,加上大雨的影响,黄文斌放弃了客场看球的计划,继续留守利物浦。

10月15日,黄文斌与大儿子在安菲尔德观看了曼联与利物浦上演的双红会,黄文斌尽了最大的努力,只抢到了两张门票。因为安菲尔德球场并不适用“英格兰5岁以下免票政策”,他的爱人需要照顾年幼的女儿,只能再次与球赛擦身而过。

黄文斌与儿子一起,和全场54000名球迷一起高唱《你永远不会独行》,背景就是著名的KOP看台

隔天,黄文斌带着家人来到朗科恩队的主场参观,由于此前与官方早有互动,他与家人受到了俱乐部现主席马克•巴克利(Mark Buckley)的热情接待。马克说,朗科恩队虽然处于第九级别联赛,但当前俱乐部拥有一线队、U6以上梯队和女队共47支,注册的球员多达800余人,足球发源地青训的兴旺让黄文斌十分惊讶。马克在送别黄文斌一家时,对他说:“我们的女队已经在比赛中遭遇过埃弗顿了,总有一天,我们能遇到并战胜利物浦和曼联。”

马克•巴克利送给了黄文斌大儿子一个足球,并允许他在比赛场地踢上几脚,在此期间,3个“同镇死敌”球队的小球迷趁球场没上锁偷偷进来“蹭场”,他们见到马克主席后连忙溜走,马克对黄文斌打趣道:“他们就是羡慕我们这里平整的场地。”

在返回曼彻斯特准备归程的途中,黄文斌还是感到留有遗憾,那就是一直没能和所有家人一起看场球。在火车上,他查到曼彻斯特正好要举办曼城对那不勒斯的欧冠比赛,这一次运气站在了黄文斌这边,他带着家人一同踏进了伊蒂哈德(曼城主场)球场观看了这场欧冠,完成了承诺。回顾这趟英伦的旅程,他遭遇了租车麻烦,没能亲眼看到自己“执教”球队的风采,和家人看的是一场两边他都不支持的欧冠比赛,他对我说:“这一路上当然有遗憾,但是看到太太发的朋友圈,我真的好骄傲。”

英国曼彻斯特,伊蒂哈德球场

分享到
来源:触乐网 | 责任编辑:赵可心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