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国成第一大公路运输市场,互联网如何改变货车司机的生活

2018-04-10 20:33:22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

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公路运输市场,拥有超过3000万名货车司机,市场规模超过5万亿人民币。

前几年,由于运价不透明,行业内“山头”众多,绝大部分货车司机工作量大、收入偏低,生存环境不佳;同时,中国物流行业的整体效率并不高,物流费用占GDP的16%,同发达国家10%的水平有一定差距。

但“互联网+”正悄悄改变这一切。基于互联网大数据应用的“无车承运”,恰是整合资源、打破壁垒、实现跨越式发展的良方。

对此“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是行业底层的普通货车司机。

货运市场,曾是一片混沌的“江湖”,如今的中国车货匹配APP龙头之一,总部位于贵阳的“货车帮”,在2009年创业之初,每到一个地方几乎都会因动了地方货运势力的“奶酪”而遭遇强大阻力,仅2015年,他们就被各种地方货运势力砸了70多辆车。

2017年11月,已主导中国西南“半壁江山”的货车帮,与另一巨头“运满满”不打不相识,正式宣布合并为“满帮集团”,同时两家公司对外发布消息称,将保留原有货车帮和运满满的品牌继续独立运作,业务上进行优势互补的战略整合。

近期发布的《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中,满帮集团以20亿美元估值,居榜单第47位。

3月26日,软银集团向中国货车约车服务公司满帮集团投资10亿美元。

强强联合,资源整合效应初显

《中国汽车报》网站报道,过去,货车帮与运满满均有各自的优势区域,尤其是在自家的大本营。货车帮总部位于贵阳,云贵地区的货源信息基本都由其掌握;运满满的总部在南京,在江浙沪地区更具优势。如今,两家公司合并之后,双方的信息互通已初见成效。

卡车司机张坤长年在全国各地跑运输,运满满和货车帮两个货运APP他都使用过。张坤告诉记者:“以往运满满和货车帮还互为竞争对手的时候,如果在昆明用运满满找货源,找到的几率很小。但两家企业合并之后,运满满的货源明显变多了,找活儿也更加容易了。”

此外,现在运满满与货车帮APP上还有很多优惠活动,比如集齐五福卡可兑换机油、加油代金券、ETC充值优惠券等礼品的活动,以及分享领红包等激励司机使用APP的促销手段。

采访得知,这类货运APP的使用者绝大部分为个体散户,他们对于APP上的货源信息、优惠活动及提供的金融、保险等后市场服务有着较高的依赖性。另外,一些物流公司也会在淡季时来货运APP上找货,或在“双十一”货运量激增时,在货运APP上寻找一些社会车辆。不过,规模越大的物流公司却对货运APP并不感冒,因为他们有稳定的货源和后市场业务渠道。

中国公路运力排名(G7\贝恩集团数据)

货运市场总体不规范,要走的路还长

虽然为卡车司机带来了便利,但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许多物流业内人士对以运满满、货车帮为代表的货运APP并没太多好感,甚至嗤之以鼻的人也不在少数。有些卡车司机直言,很多货运APP扰乱运价,损坏了他们的利益。

“一开始用货运APP还不赖,运价稳定,时不时会有一些优惠活动,但时间久了以后,我发现这运价是越来越低,有时还不如线下找活儿的价格。”

“可不么,货运APP公司将当地零散货源整合完毕以后,就更有自主权了,也更有底气了,以后还有可能要交保证金等费用,根本划不来。”

“货运APP可不是什么公益组织,他们也想赚钱。想想看,本来运价就低,还让他们抽走一些,最后吃亏的还是卡车司机。”记者在北京新发地物流园采访时,卡车司机无奈地表示。

客观来说,车货在线匹配大大提高了运营效率,车辆空驶现象不见了,但在大部分运输从业者的观念里,这种转变是一把双刃剑。

“为了避免空驶,很多卡车司机会倾向于在返程途中‘捎’一批货回家,而且通常都持以‘只要有货可拉,不管多便宜我都带’的心理,竞相以低价抢货。而这种情况一旦放到信息更加透明、传播范围更大的网络上,低价竞争会更加激烈,导致运价进一步降低。比如,原来在线下发布货源,物流园里只会有十几个司机抢,而发布在货运APP上,可能就会有成百上千个司机抢。所以无论货运APP上显示的运价有多低,总会有司机接单。”卡车司机刘峰表示。

久而久之,传统的定价机制完全被打破,运价低、定价乱几乎成了货运APP的通病。

“虽然卡车司机都知道这种情况,但还是处于‘说恨你却离不开你’的状态。”卡车司机姜超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司机都是贷款买车,每个月都需要还高额的贷款,所以空车返程,他们想都不敢想。“我接过一次返程的货物,亏了3000元。但要是不接的话,空车返程要亏5000元,能赚一点是一点吧。”卡车司机刘先生无奈地说道。

国家正推广无车承运模式

鉴于此,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之后该如何发展,成为了业内关注的热点。此前,一些业内文章分析“货车帮”和“运满满”合并事件,都以滴滴、快滴合并来类比,并预测满帮集团或许会成为行业垄断企业。不过,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专家委员会主任戴定一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货运APP之间的竞争,表面看起来是垄断信息的竞争,但最终还是要靠服务及技术专业性来取胜。”

“事实上,竞争者不仅只有眼前的这几家,还有新加入的。如果某家企业超出了正常供需水平,其他资本就会纷纷涌入。举例来说,如果满帮集团减少了优惠或者开始收注册费,其他APP就会马上冒出来。实际上,现代社会信息垄断很难。货运APP之间的竞争,最终还是要看自身的核心实力。”戴定一表示,运满满与货车帮的合并,可能会在短期内造成一定影响,但不会长期如此。市场上的竞争只要不是行政垄断,最终都会被其他竞争者分走一杯羹。

2017年12月20日,在大数据智慧交通论坛暨综合交通大数据应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贵阳研究中心揭牌仪式上,王刚指出:“虽然滴滴一开始通过补贴来做大规模,但后续发展还是依靠技术制胜,所以技术是核心竞争力。未来我们要把满帮集团做成‘智慧型公司’”。显然,满帮集团已规划好了发展之路,它将未来的发展划分为3个阶段。“‘1.0时代’是收集数据,只做APP平台内的工作,车货匹配、精准营销、用户画像;‘2.0时代’数据量变大,这些数据就变成了新型的生产资料,往无人驾驶发展,优化路由规划;‘3.0时代’是所有数据打通,形成一个超级数据平台,甚至改变公路货运领域保险行业、金融行业的游戏规则。”运满满CEO张晖表示。

对于满帮集团2018年的发展规划,王刚则说得更具体一些:“现在我们进入了‘2.0时代’,2018年主要将交易平台打通,深入增值服务,并将其做深做透。”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汽车运输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周炜表示,我国物流运输行业中的一些乱像,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以个体化为主的模式没有得到根本改变。“虽然现在物流集团逐渐增多,但不可否认的是,个体司机仍然是物流市场的运输主力。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国家正在推广无车承运人模式。

目前,在中国大型车队占比仍很低,货车司机90%都是个体户,而在美国,个体司机的数量仅占40%。以上海为例,截至2017年,上海市共有22809家道路货运企业,共计199770辆货车汽车,平均每家公司只有8.75辆汽车。小型货运公司除了代办执照,代开发票之外,基本不会提供诸如信息化管理,货运资讯,汽车后服务等相关服务。分散的,粗犷的货运经营方式,不仅让货车司机承担了更多风险,也大大提高了公路物流的成本,降低了物流效率。物联网科技公司G7与贝恩资本2017年联合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在中国,物流费用占GDP16%,同发达国家10%的水平相比差距很大。

虽然货运APP公司没有车和货,但它有平台、大数据和资金,来吸引有货、有车的人来到它的平台,这就类似于无车承运人模式。”

周炜说,“这些货运APP公司可以转变发展思路,向交通运输部申请无车承运人资质,这样它就有更规范的模式,也能获得更好的承担风险能力。”

货车司机体验如何?

《金融时报》网站4月10日也报道了互联网如何改变了一名“老司机”的生活。

付建(化名)家住江苏省连云港市灌南县,作为中国三千万货车司机中的一员,老付在这个行业做的时间并不算长。他5年前贷款买了一辆二手东风轻卡,挂靠在一个上海的物流公司,谈起做货车司机的初衷,老付说一开始只是觉得在外面打工太枯燥了,想四处跑跑,“谁知道虽然四处跑,却哪里都没去逛,每天24小时在车轮上,累啊!”

老付说,“刚入行也没有固定的货源,每天就趴在物流园或者是信息部门口碰运气,也就是赚个生活费,挂靠物流公司也没有经验,被坑了几千块钱。”经过好几年的摸爬滚打,老付渐渐有了经验,不仅积累了固定的客户,也与时俱进地开始了互联网抢单。老付说自己也是近两年才开始频繁使用手机APP。

“我们以前几乎一天24小时都呆在车上,哪有时间上网啊。不过这两年市场不太景气,大家都开始到网上找货,很多货主也会用微信、支付宝之类的,我们也就跟着用起来了。”

对于老付来说,互联网带给他最大的改变是交易变得更便捷了。老付的手机装了3款o2o找货软件,在没有固定货运任务的日子,他早上6点就打开软件开始找货,然后再打开微信或者QQ的卡友群看看有没有临时的单可以接。“现在手机上也有货物运输信息,比之前在物流园信息部看信息方便多了。不过好活儿基本上两分钟就被抢光了。”

一些App以ETC卡等吸引司机客户(今日贵州图)

近年来,随着资本大举涌进物流领域,很多互联网公司线下的对于汽车后市场服务的高额补贴对货车司机也很有吸引力。来自中国传化智联公司的报告显示,中国货车司机的日常花费有50%用于汽车后市场相关服务,车队管理系统供应商G7的研究报告则显示,货车司机购买保险的比例不超过40%。老付告诉笔者,他和卡友们经常收到互联网公司的优惠服务推销。以买车为例,货车司机不仅可以用很低的利率分期,免费挂靠,还免费赠送GPS,ETC卡等。老付挺心动,打算明年换辆车:“我当时就想,还有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请吗?后来想一想也许真是有的,你看支付宝红包不就是白拿的嘛。”在一系列补贴背后,是互联网货运服务商希望通过汽车后市场和相关的金融服务构建产业完整的闭环的远景。来自货车帮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货车帮发卡突破136万张,日充值额破1.2亿,年流水超300亿元,ETC白条累计贷款额破30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