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英嘉·米克勒:中国成为年轻管理人新的理想目的地

2017-10-31 08:22:06 【翻译/ 观察者网译者 刘籍】

——管理硕士对高校来说是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

——和中国的合作可以帮助他们在国际排名中获得好的位置。

——美国古典的天才摇篮已经不再是唯一的康庄大道。

想成为优中之优的人才,必须拥有一笔小的财富。这项教育计划大概需要十四万欧元,包括餐食,但是往来美国、欧洲和近东以及亚洲的机票另算。每年大概有五十位管理人进入这个昂贵的精英圈子。

美国凯洛格管理学院和香港科技大学的合作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至少备受关注的《金融时报》排名是这么看的。

凯洛格管理学院的教授和学生庆祝其在《金融时报》的排名中拔得头筹,图片来源:凯洛格管理学院

和中国的高校合作会对管理硕士的世界排名带来影响,这并不是偶然。国际大集团公司,例如汽车生产商、消费品制造商和工业品供应商,在这个增长的市场中都开始扩张。对拥有“中国认知”的管理人的需求越来越急迫,他们也会获得优厚的报酬。最好的商务学院开始重视这个事情。在《金融时报》排名上最好的七个项目中,有五个在中国立足。

文化技巧是这项教育的核心

“很多人咨询我们的中国模块”,马库斯·鲁道夫说。他是奥托贝森管理学院(WHU)的领导,这所学院位于莱茵兰·普法尔茨的法伦达尔。WHU和凯洛格以及其它合作院校在北京和香港都有关于经理人工商管理硕士项目的合作。由此他名列第二十三,成为《金融时报》排名中最高的德国高校。

德国、奥地利和瑞士的工商管理硕士项目(百分比),一共532个项目,其中全职占比17%,远程占比21%,高阶主管硕士(EMBA)占比14%,兼职占比48%。图片来源:《世界报》

“今天,在中国高校讲授的管理方法受到美国的深刻影响。”鲁道夫说。但人们在这里可以学习的是文化技巧。在大型国企里面,做决定的模式是什么样的?中国的管理人是怎么进行谈判的?

这样的知识对国际大企业来说贵如金银,因为他们正越来越融进中国不断增长的市场中。这样在中国的都市群里,管理人士要比在欧洲挣的多几倍。根据国际猎头公司安拓国际的一项研究,工程师之间的差距很大。负有管理责任的发展、销售和经济工程师在德国每年可以赚六万五千到九万欧元。在中国,他们的年薪可以达到二十万欧元。

在《金融时报》的排名中,薪酬占据很大的比重。毕业后三年的收入以及通过工商管理硕士带来的收入增长一共占比百分之四十。在薪酬较高的中国拥有一个立足之地,成为项目的优势。

在中国赚的钱更多

这让第一名的选择十分困难。平均来说,凯洛格和香港科技大学的毕业生在毕业三年后年薪可以达到48万美元。这比参加这个项目的学习之前增长了62%。

这比排名第二的伦敦商业学院、香港商业学院和哥伦比亚商业学院高16万美元,这些学校的学费都不低。

学费很高的一个原因是交叉资助现象(Querfinanzierung)。享有盛誉的学校,例如位于波士顿的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位于伦敦的伦敦商业学院以及剑桥大学并不盈利。他们利用这些(工商管理硕士)项目赚钱,然后补贴自己的研究以及几乎无利可图的本科教育。

最好的商业学校高阶管理硕士(EMBA)排名,图片来源:《世界报》

排名(较前一年的排名变化),学校(项目),国家,毕业三年后平均年薪和毕业之后的年薪百分比变化(单位美元)

1,凯洛格-香港科技大学商业学院:中国

2,亚洲全球高阶管理硕士:哥伦比亚、香港大学、伦敦商业学院,中国、英国、美国

3,清华大学Insead双学位项目:中国、新加坡、法国、阿联酋

4,哥伦比亚和伦敦商业学院高阶管理硕士:美国、英国

5,巴黎HEC商学院、伦敦商业学院、纽约大学的凯旋国际高阶管理硕士:法国、英国、美国

6,上海交通大学安泰高阶管理硕士:中国

7,华盛顿大学的华盛顿-复旦高阶管理硕士:中国

8,Insead国际高阶管理硕士:法国、新加坡、阿联酋

9,牛津大学高阶管理硕士:英国

10,ESCP欧洲高阶管理硕士:法国、英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波兰

23,贝森海姆凯洛格高阶管理硕士:德国

31,ESMT柏林:德国

46,同济大学和曼海姆商业学院曼海姆-同济项目:德国、中国

47,艾斯克-曼海姆高阶管理硕士:法国、德国、新加坡

国旗代表:中国、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波兰、新加坡、西班牙、美国、阿联酋

因为显著上涨的收入,管理人可以很快赚回学费。此外,当时的雇主也参与到这个项目中。他们不仅仅要确认,申请者是未来高层工作的候选者,他们也要为申请者规划相应的时间。

所以,高阶管理硕士一般都是在职的。凯洛格和香港科技大学的项目在不同地方的上课时间一共为3个月——分散在18个月中。学生会集中在香港、迈阿密、北京、法伦达尔、芝加哥或者多伦多。他们住在校园里,一如口号所言:用商务型喷气式飞机排演学生生活。

这首先关乎人脉

最后,这也是关乎人脉的。“和在实际的商务生涯中证明自己的人进行交流,这对我来说特别重要”,本雅明·刘对此评价甚高,他2016年毕业,现在是达美乐披萨(中国)临时首席执行官。凯洛格校友会网络同样可以提供和在不同领域以及各大洲的管理人的联系。这包括七所合作院校中的大约六万毕业生。

在中国的很多商业学院中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在此和党以及当地政府中官员的交际网络。根据估计,在中国有超过六十个高级管理硕士项目。

从2014年开始,政府收紧了党政机关等领导干部接受此类培训的政策。从2016年开始,政府制定了录取测试规则。据报道,2017年录取的申请人从10000下降到2500。但是,和外国伙伴合作的学校,并不在此列。这可以让它们和中国的国际合作继续进行。

美国现在的政策也在一定程度上,让重心往亚洲和欧洲转移。美国总统特朗普尝试针对八个国家的公民设立入境限制。美国大学的呼吁并没有引起他的重视。“这项命令是在破坏美国制度的基石”,位于美国波士顿的、久负盛名的哈佛商学院领导妮汀·诺丽娅说。

(本文原载于《世界报》,部分内容有删节)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英嘉·米希勒

英嘉·米希勒

德国《世界报》财经记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