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吉迪恩·拉赫曼:为击垮“伊斯兰国”,西方应与俄罗斯和解

2015-11-26 07:15:47

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两张流传甚广的照片传递着重要的信号:国际政治正在发生变化。第一张照片是奥巴马猫着腰跟普京在酒店大堂里讨论事情。他们上一次在联合国会面时那种僵硬冷漠的身体语言已荡然无存,美俄两国总统看上去就像是同事。

11月15日,奥巴马与普京在土耳其G20峰会期间交谈

第二张照片来自俄罗斯国防部,轰炸叙利亚的俄罗斯战机填装的炸弹上潦草地写着“为了巴黎”。

11月20日,俄罗斯俄驻英使馆把照片发到了推特上

这两张照片突出了一种有趣的可能性。俄罗斯和西方在共同敌人“伊斯兰国”面前,会不会开始携手作战,搁置彼此间的分歧?这个想法使西方许多俄罗斯分析家坐立难安,而且它的确牵涉到许多极度复杂的因素。然而,出于以下几个原因,俄西和解仍然值得尝试。

首先,外交政策的核心在于设置优先级——西方既然经历了巴黎恐袭,并面临进一步遭受袭击的威胁,那么击垮“伊斯兰国”理所当然应成为西方的首要任务。其次,乌克兰局势显现出一些轻微但却重要的迹象,俄罗斯似乎有撤出的意思。今年秋季,乌克兰东部地区一直保持着停火状态。虽然前些日子曾爆发了战斗,但不全是俄国人挑起的。最后,在叙利亚问题上,不管西方还是俄罗斯,都并非全然无可指摘。在莫斯科与华盛顿之间寻求中间立场,将有助于平息叙利亚冲突。

在西方抨击普京政府最激烈的批评者们看来,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以及在乌克兰东部地区的军事行动是对国际法根本性的践踏,俄罗斯将最终对世界秩序构成比“伊斯兰国”更大的威胁。然而,目前欧美民众却很难接受这样的意见,在他们眼里,伊斯兰恐怖分子对西方主要城市构成了迫在眉睫的安全威胁,但俄罗斯没有。

西方主张对俄强硬的鹰派们指出,俄罗斯在乌克兰发动的战争已经夺去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在继续积累军事力量的同时,俄罗斯政府拥抱了高度民族主义且反西方的世界观。

此外,他们认为,普京先生惯于根据政治环境调整侵略手段。如果放弃对俄罗斯施压,可能未来会出现更多的克里米亚。

我们不能无视这些意见。因此,任何与俄罗斯恢复友好关系的举措都必须是渐进的,有条件的。欧盟已正确地决定暂不解除对俄罗斯的制裁。但如果乌克兰停火能得到恢复并保持,而俄罗斯又在叙利亚问题上做出建设性姿态,那么2016年上半年制裁有可能得到部分缓解。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让俄罗斯人明白,如果情况转变,制裁有可能恢复且变本加厉。

这些反对与俄罗斯和解的人还提出,普京在叙利亚的真正动机不是击败“伊斯兰国”,而是在中东重新建立俄罗斯势力,并使美国走向具有象征意义的失败。他们指出,俄罗斯早期空袭目标是叙利亚的“温和”反对派,而不是“伊斯兰国”。他们进而宣称,俄罗斯维护阿萨德政权,反而将壮大圣战者的实力——因为对阿萨德的仇恨是圣战者们最好的招兵宣传。

这些观点也有一定的道理。但即便如此,西方仍然应该尝试与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进行合作。俄罗斯政府现已承认,是“伊斯兰国”在西奈半岛制造了空难事件,杀害了数百名俄罗斯公民。或许因为这个原因,近来“伊斯兰国”成为了俄罗斯空袭的首要目标。

阿萨德的命运仍然是西方国家与俄罗斯之间的显著分歧。在这个问题上,中东各区域性强国有着更加难以调和的矛盾,伊朗全力支持阿萨德,而沙特与土耳其则要求他下台。

阿萨德的暴行确实为逊尼派吹响了集结号,也确实促使圣战势力逐渐壮大,在这一点上,西方国家及其盟国没有看错。然而俄罗斯的回应也有其道理。俄方认为,阿萨德倒台后将出现权力真空,而填充这个真空的必将是暴力混乱与伊斯兰主义的混合物,这样的环境最有利于“伊斯兰国”的茁壮成长。在叙利亚的现实面前,再加上有了伊拉克和利比亚的前车之鉴,俄罗斯的说法确实难以反驳。美国一方面并未真正承认改变策略,一方面逐步向俄罗斯的立场靠拢,不再坚持要求阿萨德立即下台。“伊斯兰国”对俄罗斯和西方国家构成了非常现实的威胁,它或将迫使双方集中思想,努力弥合关于阿萨德政权命运的分歧。

莫斯科方面当然希望,能够在叙利亚问题上与西方达成和解的同时,增进国家威望、巩固战略地位。其实华盛顿方面也有类似的考虑。在巴黎和西奈半岛恐袭事件发生以后,俄罗斯和西方在中东地区的明显战略敌对关系应该让位于双方共同的战略与道德双重利益,那就是击败“伊斯兰国”,实现叙利亚和平。

(观察者网杨晗轶译自《金融时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吉迪恩·拉赫曼

吉迪恩·拉赫曼

《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杨晗轶
专题 > 打击IS
打击IS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