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前瞻2016:决定世界趋势的政治震荡

2016-01-07 07:10:56

当为2016年做预测时,我们必须牢记“连续性偏差”。“连续性偏差”是指当预测今年时,我们会认为今年和去年有相似性。事实上,我们可以从近期政治发展历史中发现,决定一年走势的往往是那些重大意外和突发的中断(也可以称它们为“黑天鹅”或者“未知的未知物” 观察者网注:“黑天鹅”意为带来重大影响的突发事件)。

在2014年初,就我所知没有评论员预测到俄罗斯会收复克里米亚,也没有预测到被称作“伊斯兰国”的圣战组织会攻占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在2015初,大家也都没有预料到上百万难民会在这年进入德国,以及在美国总统竞选中唐纳德·特朗普的意外崛起。

以上经验预示着,2016年最重要的地缘政治事件将会是评论员和政治家目前还未谈论的事件。预测不可预测的事件是愚人的游戏——但我决定试试。我想最好的方式是寻找潜在的不连续性,而不是关注与过去的相似性。

2016年给我们带来惊喜地方可能是中国。中国在过去25年取得成功的关键之一是政府一方面把经济发展得日新月异,一方面保持政治四平八稳。但今年,这或许将发生改变。

习近平主席的反腐运动把中国最有权、最有钱的“大老虎”们扫进了垃圾堆——他们当中有前军方高官,有前公安部首脑,有亿万富翁,有企业领导和媒体名人。

在打击贪腐的同时,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言论自由”受到约束,对污染和工业事故的焦虑情绪在公众间蔓延。中国政治表面上波澜不惊,实际暗流涌动,可能出现来自民间和既得利益集团的反作用力。

反腐要坚持“苍蝇”“老虎”一起打

2016年,如果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则代表着一种连续性。她是为各界所熟知的候选人,受到美国主流统治精英的青睐,有丰厚的资金支持,在民调中处于领先地位。在“连续性偏差”的影响下,大多数评论员对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的几率视而不见,因为在历史上,像特朗普这样的候选人最后总是输得一败涂地。

但这种看衰唐纳德·特朗普的观点忽略了一种可能性,即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根本性的改变。这种观点也忽略了特朗普在共和党提名竞争中的亮眼表现。作为主流精英的一员,我认为特朗普不太可能最终坐上总统的位置。但是民调让我相信,他极有可能成为共和党推举出来的候选人。光凭这一点足以引发政治地震。

特朗普现象是美国政治根本性改变的产物

欧洲今年最大意外可能是英国违背传统观念,投票脱离欧盟。博彩公司一向不受情绪左右,它们认为英国退出欧盟的概率大约为三分之一。但与此相对,英国退欧公投的经济和政治环境不容乐观。

欧盟当下的处境非常不乐观。它正在经历经济困难,在难民和移民政策上的政治分歧很大,无法达成一致。对于英国支持退出欧盟的人来说,欧盟的困境成了他们的政治王牌——移民问题。

除了英国退欧问题之外,许多关于欧洲的政治预测都在一种假设之基础上做出的,即欧盟今年将会制定有效战略,度过难民危机。然而这想法似乎有些一厢情愿。

促使难民潮的客观因素包括中东战乱,难民对欧洲生活的向往,人口贩卖的利润。这些因素在2016年仍然继续存在。如果2016年难民流向欧洲的速度保持当前水平或进一步提高,将对欧盟造成可怕的政治影响。不仅会威胁到在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地位,也会深化德国与其他欧洲国家之间的分歧。

难民和移民危机可能危及欧盟政治稳定

难道2016年就不会有意外的惊喜吗?当然会,在接下来的12个月里,盘踞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伊斯兰国”非常有可能遭到沉重的军事打击。(它可能朝利比亚和北非地区扩张。)

去年11月的巴黎恐怖袭击转移了世人的视线,实际上数月来圣战组织控制的领土正在逐渐萎缩。不久前,伊拉克政府军在西方空袭的帮助下,刚成功夺回了拉马迪。在2016年,伊军将会获得更多战果,甚至可能成功把“伊斯兰国”赶出摩苏尔。

然而,坏消息是,如果“伊斯兰国”丢掉了核心领土,它将更有动力到欧洲发动报复性恐怖袭击。2016刚开年,慕尼黑和阿姆斯特丹已经收到了警告。非常不幸的是,恐怖主义威胁恐怕仍将延续以往的趋势,不太可能有惊喜发生。

(青年观察者王欣译自《金融时报》)

吉迪恩·拉赫曼

吉迪恩·拉赫曼

《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杨晗轶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