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吉迪恩·拉赫曼:美国已成为一个危险国家

2017-08-18 07:15:36

【文章转自参考消息,英国《金融时报》8月16日发布文章,题:美国已成为一个危险国家(作者 该报首席外交亊务评论员吉迪恩•拉赫曼)】

美国“对世界和平造成威胁”多年来一直是俄罗斯和伊朗宣传机构的主要说辞。对相信西方联盟的人来说,承认这种观点在一定程度上令人痛苦。在唐纳德·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看起來非常危险。

国内外多重危机融合

在过去一周里,特朗行在核问题上对朝鲜玩边缘政策,含糊地威胁要对委内瑞拉采取军事行动,并对国内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态度暧昧。他的领导风格与美国盟友希望的那种稳定、可预测而且平和的风格完全相反。

(图片来自:中国金融网)

众所周知的是,特明普迅速威胁称朝鲜可能面临美国的"烈焰和怒火”,这尤其不负责任。即便这种威胁是在虚张声势,它也让美国信誉遭受考验。更令人担心的是,特朗普政府公开谈论先发制人打击朗鲜的观点。

特朗普为国际危机推波助澜日益与困扰其政府的国内问题分不开。美国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持·穆勒对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调查越来越牵涉到特朗普的核心圈子。国会陷入僵持,白官走马灯似的裁员而且勾心 斗角。现在,美国街头出现了政治暴力活动,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主义者攻击以至杀死夏洛茨维尔的抗议者,而特朗普从高尔夫球场发表了含糊其辞的声明。

危险在于,这些多重危机将会融合,诱使四面楚歌的总统试图利用国际冲突来摆脱国内困难局面。

利用战争威胁逼迫"团结”

就在本周,引发争议的白宫助手赛巴斯蒂安·戈尔卡利用朝鲜危机来迫使特朗普的国内批评者做出让步,他向福克斯新闻表示:“在古巴导弹危机期间,我们支持肯尼迪。现在的局面类似于古巴导弹危机。我们需要团结起来。”

赛巴斯蒂安·戈尔卡(图片来自:大西洋月刊)

戈尔卡关于战争威胁可能让美国人团结在特朗普周围的观点,应该给所有拥有历史观的人敲响警钟。面临国内危机的政府往往更愿意在国外冒险。例如,让欧洲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德国政府当时面临国内政治对手的严竣威胁。但在战争爆发当天,兴高采烈的德皇向人群表示:“我不再承认任何政党或派别;如今我们全都是徳国兄弟。”或者就像戈尔长上周说的那样:“现在是我们不得不作为一个国家团结起来的时刻了。”

面临国内严峻政治压力的领导人也更可能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在水门危机期间,理查徳·尼克松的内阁成员要求军方在听从总统命令发动核打击前和他们进行核实。遗憾的是,目前尚不清楚,美国官员——无论现在还是当时——是否有权利撤销总统签发的核打击命令。

愤怒选民乃广泛危机征兆

外部观察人士只有寄望于特朗普政府中的“成年人”将会以某种方式管住他。但至少在公开场合,对特朗普战争威胁的抵制明显偏弱,无论是在国会还是在政府内部。

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在全国电视节中为特朗普的好战立场辩护。与此同时,麦克马斯特将军本人还受到总统支持者当中的白人民族主义者的抨击,后者指责他裁掉了他们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中的一些盟友。上周,随着朝鲜危机加剧“麦克马斯特走人”的主题标签在推特上流行起来,民族主义者们寻求将新的敌人从白宫清洗出去。这与白宫随着太平洋潜在核对抗逼近而本应有的主流情绪截然相反。

那些希望美国的“暗势力”将会遏制特朗普、甚至迫使他辞职的人可能有些一厢情愿。迫使他辞职依然极为困难,而且有可能导致美国内政和外交都更加激进。

最后一个令人不安的想法是,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越來越像是美围社会出现更广泛危机的征兆,即便特朗普下台,这种危机也不会消失。许多美国普通人生活水平下降以及危及美国白人主流地位的人口结构变化,催生了一大批把选票投给特朗普的愤怒选民。这种社会和经济背景,加上对国际地位下降的担忧以及尊崇枪炮武力的政治文化,你可以预想,这个国家对国际危机的回应日益可能是“装弹上膛”。

吉迪恩·拉赫曼

吉迪恩·拉赫曼

《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宋煜昊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