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吉姆·奥尼尔:如果中国经济稳步发展,金砖国家将于2035年超越G7

2017-09-03 08:11:05

【翻译/观察者网马力】2001年,我在高盛公司工作时创造了“BRIC”(金砖)一词,用以指代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4个(此后南非又加入进来)为全球经济提供充沛动力的国家。今年9月3日,“金砖国家”峰会将在中国厦门召开,我的邮箱再次塞满了邮件,记者编辑们还是老套路,问题大多围绕这5个国家的现状展开。不过今年略有不同的是,人们对这个五国联盟未来命运的关注度要比往常高许多。

若要客观回答关于“金砖国家”的各类问题,我认为最好将经济与政治问题分开讨论。当然,如果你非要将两者放在一起,这个国家集团也不至于分崩离析。其实,“金砖国家”这个组织甚至发展得相当不错,五国领导人每年都要见上一面,而“金砖国家”的部长级会议更是频繁召开。

“金砖国家”(BRIC)概念的提出者、高盛公司前首席经济学家、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经济学名誉教授吉姆·奥尼尔8月31日在美国《世界邮报》网站刊发文章:《如果中国经济稳步发展,金砖国家将于2035年超越G7》

在这里我想特别指出的一点是,该组织将南非纳入其中,这是我没想到的,我从不认为南非应该是其中的一员。南非的人口仅有不到6000万。从经济角度来说,比南非更适合加入该组织的国家不下5个,甚至更宽泛地说,全世界有十几个国家都比南非更有资格成为“金砖国家”的一员。从经济规模上来讲,中国每4个月就创造出一个新的南非。即便如此,考虑到南非公务员队伍优秀的素质,这个国家在“金砖国家”组织内部的确扮演着具有一定价值的角色。

我经常读到关于“金砖国家”的各种评论文章,其中毫无争议的一点是:中国在这个组织中处于绝对的核心地位。在我提出“BRIC”一词至今的16年里,中国从未偏离我的预期,这在4个国家中是惟一的一个。实际上,不但未偏离预期,中国甚至比我预期的发展速度还要快。即使出现了一些增速下降,如今中国的经济规模也早已经超过我当初的预测。我想强调一点,刚刚提出“BRIC”一词的时候,我曾预测金砖四国的经济规模将于2035年超过G7(西方七国集团——观察者网注),其中中国的经济规模将于2027年超过美国。我曾预测在过去10年里,中国经济将以7.5%的速度增长,在随后的10年里,增速将略有下降。而事实上,过去10年里中国经济的平均增速还略高于7.5%。

中国经济的规模如今已经超过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四国的总和,用不了多久,中国的GDP甚至将达到上述四国GDP之和的两倍。毋庸置疑,至少从经济角度来说,中国在“金砖国家”这个组织中处于绝对的主导地位。

其实,中国的经济影响力不仅限于“金砖国家”内部。我注意到,2016年底,如果将进口和出口总额加在一起,中国已经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中国已经成为三分之一个世界(也就是70多个国家)最大的进口来源国。

虽然我对除中国之外的其他金砖国家略有失望(巴西和俄罗斯的表现尤其糟糕),我对金砖国家作为一个整体2035年超越G7仍然信心满满,原因很简单——中国经济规模庞大而且发展状态非常稳定。也就是说,金砖国家是否能超越G7完全取决于中国能否继续保持稳定的发展状态,至于巴西、俄罗斯或南非,他们表现如何并不足以影响大局。

另外,有一个国家的情况值得特别提一下,那就是印度。印度目前的经济规模还不到中国的五分之一,不过印度的发展后劲很足,最近甚至实现了比中国更强劲的增长。在未来几十年里,印度的经济增长率甚至可能一直高于中国。当然,印度还有很多问题,这个国家本可以表现得更好,可哪个国家没有问题呢?如果印度能完成结构性改革并切实提高劳动生产率,考虑到印度人口的数量和年龄结构,实现10%以上的经济增长对这个国家来说并非难事。

至于巴西和俄罗斯,这两个国家的问题要更严重些。巴西和俄罗斯的经济已经表现出类似“荷兰病”(指某国经济的某一初级产品部门异常繁荣而其他产业难以发展的现象——观察者网注)一般的症状,他们需要降低对初级产品收入的依赖,否则他们很难摆脱初级产品价格波动周期对其经济的影响。从这一角度来讲,这两个国家在过去16年里的经济表现并无太多亮点。当然,从单纯的经济增长角度来看,巴西和俄罗斯曾在“金砖四国”概念提出后的最初10年里实现了强劲增长,其增速甚至超乎我最初的预期。不过从2011年开始,虚幻的成功被戳穿,他们被打回了原形,如今他们的GDP占全球份额与16年前相比并无太多提升。

除了经济领域,我希望看到五国领导人能够采取更加切实的政策措施,而非仅仅止步于运作一个没有美国参与的国家集团。当然,这种“将美国排除在外”的政治上的象征意义对大多数成员国来说是很有价值的,对巴西和俄罗斯来说尤其如此。“金砖国家”需要找到有共同利益的合作领域并将互利共赢的政策切实执行下去。

截至目前,我尚未注意到“金砖国家”领导人在经济或其他领域宣布或采取过哪些具体政策措施以惠及各个成员国。如果“金砖国家”这个组织停止存在,中国并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它还是一个规模高达12万亿美元的经济巨人。不过,“金砖国家”的存在并非毫无意义,5个国家在某些领域里的确应该联合行动,而且他们也有这个能力。

例如,“金砖国家”在医疗卫生领域就有很好的合作机会。在传染病防治方面,尤其是抗肺结核药物的研发方面,五国应该展开密切合作,并在资金方面有所支持。从2014年底到2016年底,我曾主持了一个关于抗生素耐药性(AMR)的全球调查项目,项目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人类不能找到新的有效药物并停止对既有抗生素的滥用,到2050年,全球每年将有1000万人死于与抗生素耐药性有关的疾病。这其中有三分之一将死于肺结核,而5个金砖国家在肺结核防治方面正面临严峻挑战。“金砖国家”是否会就资助防治肺结核药物研发提出切实可行的政策倡议呢?也许今年的金砖国家峰会可以就这个问题展开讨论。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8月31日美国《世界邮报》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吉姆·奥尼尔

吉姆·奥尼尔

“金砖国家”提出者,高盛首席经济学家,《高盛眼中的世界》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金砖国家
金砖国家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