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贾雷德·戴蒙德:制度决定了国家间的贫富差异?

2018-04-25 07:55:11

经济学的核心问题之一涉及国家的富裕与贫穷。一些国家比另一些国家要富裕得多。例如,意大利和美国要比埃塞俄比亚和墨西哥富裕得多。为什么会出现国家间的贫富差异?

经济学家提供的常规答案涉及人类的制度。一些人类制度在激励公民参与生产,并且进而促进国家财富的增长方面的确卓有成效,这一点毋庸置疑。而另有一些制度却在打消人民的生产积极性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其结果是,很大程度上导致国家走向贫穷。

经济学家们引用了许多极具说服力的例子,来说明制度的重要性。其中之一是,拿两个可比的国家做比较。

各国人均GDP(以PPP购买力平价计算)(图片来源:Vox

通常情况下,配对做比较的国家相互毗邻,拥有极其相似的环境,以前曾经是一个国家;但是,它们现在各自成为独立的国家,实行不同的社会制度,其结果是两个国家拥有财富的多少也大不一样。这些案例说明,制度作用对财富产生影响,这种影响甚至在国家之间的地理差异很小或者几乎没有地理差异的情况下依然如此。

有三组这类例子经常被引用:跃居第一世界生活水准的韩国,其财富与极端落后的朝鲜之间的差异;前西德的财富与经济水平低下的前东德之间的差异,甚至在德国柏林墙倒塌多年后的今天,前东德的经济水平相对低的状况还是没有完全消除;第三组是同样位于加勒比海斯帕尼奥拉岛上的海地和多米尼加共和国:西部的海地是西半球最贫穷的国家,东部的多米尼加共和国虽然绝对不是一个富裕的国家,还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却比海地要富裕六倍。

毋庸置疑,对这些案例的研究给出了令人信服的证据,说明制度的不同能够导致巨大的国家财富差异,这种差异甚至在地理环境方面毫无差异的国家之间依然存在。经济学家对了这一发现进行概括总结,继而得出结论,认为制度是国家间贫富差异最为关键的因素。

这一结论为我们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说明为什么有些国家富裕而另一些国家贫穷——在第一章,我给出了有理有据的诠释,说明为什么地理因素对于国家间的贫富差异也具有重要意义。经济学家们还对他们称之为“良好制度”的概念给出精确的定义和具体的论述。这一术语的意思是:经济的、社会的以及政治的制度,能够激励人民以个体身份积极从事生产,以便积累国家财富。

经济学家们对何为良好制度做了充分的研究,并在此基础上遴选出至少十几种典型的良好制度。现在,我就开始谈谈这十几种良好制度。有一点我要说明,我并不打算把它们按照重要程度排列。也就是说,我首先谈到的良好制度并不比我后来谈到的更为重要。

一、良好制度的一个明显例子就是没有腐败,特别是没有政府的腐败。假如一个人清楚地确信他或她能够拥有自己努力工作的结果,那么这个人就更容易受到激励去积极努力地工作。但是,假如这些努力工作的成果极有可能因政府官员的腐败或者企业腐败而减少或者被挪用,那么情况就正好相反。

二、良好制度保护私有财产权,防止政府没收或者私人盗窃,这一点也与没有腐败有着密切的关系。再者,假如政府制定的法律允许没收你们的劳动成果,抑或,假如其他人可以窃取你们的劳动成果,你们为什么还要努力工作呢?

三、更为普遍的且与上面已经提到的两个良好制度相关的是法治。假如法律明确规定应该发生什么,并且假如这些法律条文确实能够得到执行,那么,你就会很清楚,为了积累你们的私人财富,你会去做什么,不会去做什么。

四、关于法治的最为具体的例子就是执行合同——无论是公共的还是私人的。假如你与政府或者与另一私人或私人集团签署了一份合同,并且假如你确信,即使对方想要撕毁合同,政府的政策也会允许你去执行合同,那么你就会继续工作,因为你确信会有机会从付出中得到利益。

五、以上我们谈论了良好制度的四个方面,另有一个方面在某种程度上与以上四个方面相关,那就是激励公民进行金融资本投资并提供机遇。

你们的资本不会被没收,不会被腐败所吞噬,会受到法律和合同的保护,仅仅知道这些是不够的。假如你的资本只能藏在床下,没有机会利用资本去投资,对于你来说,你的资本除了购买作用外,就没有什么其他用处了。但是,假如你们能够进行资本投资,那么资本就会增长,产生更多的资本。这样,你们就会受到鼓励,更加积极主动地去工作。因此,拥有股票市场、风险投资市场以及房地产市场的国家资本提供了增长机会,为公民提供了工作的动力。

资料图来源:视觉中国

六、至此,我们已经举了五个关于良好制度的例子,它们之间相互关联。另一个关于良好制度的例子可以被视为法治的一部分——被杀害的概率低。在一个国家,当一个人总是感到身体处在会受到伤害并有可能被杀害的危险状态之中,这个人就不得不花费精力保证能够活命。想办法活命成了当务之急。

假如一个人甚至都无法确保自己活着,努力工作和资本投资就不得不放在次要的位置。例如,在挪威,被杀害的概率低,这一原因和其他原因一道使得挪威成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但是,在洪都拉斯,被杀害的风险高,这一原因与其他原因一道使得洪都拉斯成为一个贫穷的国家。

七、关于良好制度的另一个例子,用术语来表示,就是“政府效能”(effectiveness of government)。一个国家的政府拥有切实可行的、成文的法律,这还不够。政府必须有效地执行这些法律条文,来制定能够促进国家发展的政策,来培养和选拔高素质的政府官员。

八、在我随后提出的关于良好制度的四个例子中,我将转向金融制度方面。经济学家们喜欢强调控制通货膨胀的重要性。

今天,假如你们国家的货币可以被预期在未来几年内具有几乎相同的价值,那样的话,你们采取一项长期理财计划还是有意义的。但是,假如你们的国家处于一种不可控制的通货膨胀状态,就如同1923 年发生在德国的通货膨胀,以及近年来发生在阿根廷的通货膨胀,你们何必还要为了挣钱而辛苦工作呢?你们挣到的钱在几周之内甚至在几小时之内就会贬值。

九、经济学家们还强调国家内部以及国家之间的资本畅通。从短期来看,限制资本流通对于保护初期阶段的经济增长可能是必要的;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来看,限制资本流通是不利的,因为它使得一个经济体无法与其他高效的经济体之间进行竞争,而这种竞争是必然的,也是必需的。

十、同样,经济学家们还强调打破贸易壁垒的重要性。从长远角度来看,贸易壁垒容留低效能的产业,使低效能产业不暴露在其他国家高效能产业的竞争环境之中,最终会对自己的经济造成损害。

十一、与资本流通和商品流通这两个因素相关,经济学家们强调货币交换的开放性。假如公民和产业能够将他们国家的货币转换为另一些国家的货币,因而能够购买海外的商品,而是在转换货币时困难重重,他们会更加积极地去生产产品。比方说,其个国家的人民只能用他们的所得工资购买本国生产的种类不多的商品而不能够购买种类繁多的别国的商品,这个国家的人民为什么要自愿地去努力工作呢?

十二、最后,关于良好制度剩下的一个例子是,经济学家们强调在人力资本方面的教育投资。如果一个国家拥有一个良好的教育体制,那么,大多数公民可以接受教育,而且找到合适的工作。反过来说,政府也因此发展了所有公民的经济潜力,而不仅仅是那些能够获得教育的少数公民。

毫无疑问, 经济学家们所强调的这些良好制度,是解释有些国家富裕而有些国家贫穷的重要原因。像挪威那样拥有良好制度的国家往往会变成富裕国家,像尼日利亚那样不具备良好制度的国家则往往会成为贫穷国家。但是,针对良好制度对于国家富裕和贫穷的影响,许多经济学家得出了更大胆的结论。

他们观察到,良好制度绝对能够最大限度地解释为什么有的国家富裕而有的国家贫穷。许多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将它们的政策、对外援助、贷款以及捐赠建立在这一诠释的基础上。然而,人们日益意识到,基于良好制度的诠释并不完整。这种诠释本身并没有错:可以肯定地说,它包含了许多真理;然而,它却并不完全。

我们之所以说良好制度的视角并不完全,一个重要的方面是,这一看法并未说出良好制度是如何形成的。为什么一些国家拥有良好制度,而另一些国家则没有?

挪威是一个富裕的国家因为挪威鲜少谋杀事件,而尼日利亚是一个贫穷的国家因为尼日利亚谋杀事件时有发生。我们不能只是告诉尼日利亚人,让他们停止相互之间的谋杀行为,并由此希望能够成功地终止尼日利亚的谋杀活动,达到促进尼日利亚富裕的目的。

尼日利亚街头(图/视觉中国)

为什么在尼日利亚而不是在挪威普遍存在谋杀事件、腐败行为、漠视私有财产权利、不履行合同以及其他不良现象?对此,我们必须了解其终极原因。

换句话说,我们必须弄清楚良好制度是怎样形成的。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将良好制度看作事实予以接受,认为良好制度似乎可以随意地从天而降,落到某些国家,而没有落到另外一些国家。我们必须探究人类社会所建立的复杂制度的深刻历史渊源,以便更好地理解良好制度的起源。

荷兰拥有农业的历史长达7500年,而赞比亚只有2000年的农业历史。荷兰拥有文字的历史长达2000年,而赞比亚只有130年的文字历史。荷兰拥有独立政府的历史长达500年,而赞比亚拥有独立政府的历史只有40年。悠久的农业历史以及由于农业的发展而有可能产生的其他复杂制度,就是今天的荷兰远比赞比亚富裕以及今天的意大利远比埃塞俄比亚富裕的原因。

今天,即便考虑到其他变量,经济学家们得出的结论依然是,拥有悠久农业历史以及得益于农业发展而形成的悠久政府历史的国家,比那些农业历史短和政府历史短的国家享有更高的人均收入。悠久的农业产生的影响是巨大的。

就国家之间平均收入差异而言,50%可以归因于农业历史的长短。研究结果显示,即使我们比较那些在近代收入依然低下的国家,像日本、中国和马来西亚这样政府历史悠久的国家的经济增长率还是要高于赞比亚和尼日利亚这些政府历史短的国家。一些政府历史很短的国家即使比一些政府历史悠久的国家拥有更加丰富的自然资源,依然不如后者经济增长率高。

因此,我们更有理由说,经济增长速度更快的是那些拥有悠久政府历史的国家。也就是说,尽管拥有悠久政府历史的国家在进入现代世界的时候还很贫穷,但是它们比那些政府历史短的国家更容易赶上经济快速发展的步伐。

50年后的今天,活生生的现实是,韩国一跃成为经济发达国家,而加纳和菲律宾则依旧贫穷。对这一发展结局的解释是:韩国紧邻中国,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出现农业、文字、金属工具和政府的人类发展中心之一。

韩国资料图(图/视觉中国)

朝鲜很早就从中国接受了这些文明成就,到了公元700年,形成了统一的国家。因此,朝鲜拥有复杂制度的历史很悠久。现在,地处北部的朝鲜正浪费着历史赋予它的优越条件。地处南部的韩国独立伊始,还处于贫穷状态,但是具有创造财富所需的制度上的先决条件。它只需要独立、军事安全以及美国给予它的外国援助,原有的优势就能得到发挥。这样,韩国很快便达到了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

相反,直到公元前2000年,菲律宾才从中国那里学到了农业生产;而加纳的农业直到大约公元前3000年仍处于生产率低下的状态,并且几乎没有家畜和家禽。加纳和菲律宾直到最近几个世纪被欧洲殖民之前,始终没有形成自己的文字,没有强有力的政府。正因为如此,无论菲律宾和加纳的自然优势如何,它们缺少复杂制度的历史,而复杂制度的历史恰恰是促使韩国迅速成为富裕国家的动因。

我们一定会好奇,在被欧洲殖民的500年之前,许多欧洲之外的国家曾经是它们所在区域最为富裕的国家。为什么这些国家在今天却变成了相对贫穷的国家?也就是说,这些国家经历了一个“命运的逆转”:500 年前曾经富裕,今天却变得贫穷。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命运逆转?

经济学家达龙·阿西莫格鲁(Daron Acemoglu)、西门·约翰逊(Simon Johnson)和詹姆斯·罗宾逊(James Robinson)提供了一种解释。他们认为,这个历史性的命运逆转由欧洲殖民的不同模式所致。500年前,当欧洲人开始在全球殖民扩张的时候,他们发现,一些温带国家适宜欧洲人定居,但那里的原住民群体没有多少可供剥削的潜力——诸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欧洲殖民扩张者们还发现了一些热带国家,这些热带国家的热带疾病阻止了欧洲殖民者大规模定居下来,从事农业生产;但是,那里的确有稠密的原住民人口和丰富的自然资源,有利于开发——诸如墨西哥、危地马拉、秘鲁、玻利维亚、印度和印度尼西亚。

欧洲殖民扩张主义者还发现了一些热带国家,这些国家没有稠密的原住民人口作为开发的劳动力,也没有丰富的资源可供开发;并且这里的地理和气候条件对于到这里定居的欧洲人勉强还算健康——诸如哥斯达黎加。

在那些拥有足够的可供欧洲殖民者剥削的原住民的热带国家里,欧洲殖民者并没有把大量欧洲人移民过来,成为独立农民;这些少量的殖民者变成了统治群体:政府官员、士兵、牧师和商人,靠榨取原住民的财富和劳动力获利。实际上,欧洲殖民者向这些国家引入了殖民政府,这些殖民政府的制度从根本上来说就是腐败的,建立在剥削本地人民的基础之上。

殖民时代末期,这些从前富裕的殖民地实现了独立;同时,它们也从它们的欧洲殖民者那里继承了腐败的政府制度这一遗产。直到今天,这些曾经的殖民地国家依然在尽最大的努力排除政府的腐败。相反,当欧洲殖民者来到那些没有可供他们剥削的原住民的国家,这些欧洲殖民者定居下来,不得不自己从事劳动,谋得生存。他们建立了自己的政府,不是基于剥削,而是鼓励个体努力工作的政府。

简言之,一些国家远比另一些国家更富裕。为什么会如此,答案是多重的、复杂的。如果有人坚持希望得到一个对于这一重要问题的简单答案,那么这个人就必须在宇宙中另找一个地方住下来,而不是生活在我们这个地球上——地球上的生活的确是纷繁复杂的。

说起原因,可以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我们在第一章中谈论的地理原因,另一方面是我们在这一章中谈论的政府和制度的原因。但是,这两方面的原因并非完全互不相干。良好制度并非从天而降,与地理因素毫无关系,只是碰巧落到一些很幸运的国家。相反,良好制度拥有其发展历史,部分地与农业的发展历史及其发展结果有关。这些农业的发展结果包括复杂制度(比如政府和市场)的形成。

当然,复杂制度可以是优良的,也可以是不良的,我们见证了今天某些国家的不良复杂制度,以及几十年前纳粹德国的不良复杂制度。但是,一个地区,直到它建立了复杂制度,才有可能使这一复杂制度发展成为受到经济学家赞誉的优良复杂制度。

这一章的内容还提醒我们,没有任何事情可以保证财富和优良制度一成不变,持续到永久。在过去的500年间,许多曾经富裕的国家由于采纳了不良制度而经历了命运的逆转。最终导致的结果是,它们变得贫穷。今天,这一教训值得美国人、意大利人以及其他民族牢牢记住。

(本文节选自贾雷德·戴蒙德新著《为什么有的国家富裕,有的国家贫穷:比较人类社会》

《枪炮、病菌与钢铁》作者戴蒙德全新力作

中信出版集团 2017年10月出版

贾雷德·戴蒙德

贾雷德·戴蒙德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枪炮、病菌与钢铁》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作者最近文章
良好制度并非从天而降,与农业历史也有关系
为什么有的国家富,有的穷?该如何“科学地”回答
以自然科学的思维写人类历史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