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戴蒙德:为什么有的国家富裕,有的贫穷——地理的作用

2018-05-28 08:05:18

国家财富的差异是世界区域地理的一个基本事实。为什么有些国家富裕,而另一些国家贫穷?诸如挪威、意大利和美国这些最为富裕的国家,其人均年收入要比布隆迪和也门这些最为贫穷的国家的人均年收入高出400倍。关于国家财富的差异这一问题并不仅仅是一个令人关注的学术问题,它还是一个涉及重大政策含义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够找出那一问题的答案,也许贫穷的国家可以利用这些答案来帮助他们自己变为富裕的国家;并且,富裕的国家也可能依据这些答案设计出来更加行之有效的对外援助计划,有的放矢地帮助贫穷的国家。

现在,我来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我以个人的经历编一个有趣的故事,谈谈国家财富的差异。大概在10年前,我到过荷兰,在那里停留了几天。之后,我乘飞机开始了一次长途飞行,飞到非洲国家赞比亚,在那里也逗留了几天。短时间在两个不同国家的经历让我产生联想。假如一位外星来客从太空来到地球,第一次到访荷兰,这位外星来客会说:“这是一个多么不幸的国家呀!没有一样对国家发展有利的条件!荷兰一定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国家!”

这个外星人做出如此论断是因为他发现,荷兰有着漫长的冬季,而夏季则很短,所以荷兰农民每年只能种植一季庄稼。荷兰没有具备开采价值的矿产资源。荷兰的地势低洼平坦,因此荷兰没有水坝或者水力发电,只能依靠进口石油和煤炭来提供大部分能源。很不幸的是,荷兰与德国拥有共同边界;德国的疆域比荷兰大很多,并且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1940年,德国就曾经侵略过荷兰,把荷兰这个国家搞得一团糟。三分之一的荷兰疆域处于海平面以下,有被海洋淹没的风险。所以,我们的外星来客猜想荷兰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国家,并非没有道理。

随后,我乘飞机到达位于非洲南部的赞比亚。想象着这位外星来客还在太空的时候就可能听说过,非洲的国家一般都比较贫穷。但是,当这位外星来客到达赞比亚之后,会对赞比亚留下深刻的印象:与其他大多数非洲国家甚至与荷兰相比,赞比亚拥有优越的自然条件。不像意大利和美国,赞比亚不需要购买石油、天然气或者煤炭来产生能量。相反,赞比亚所有的能量来自水电。赞比亚在赞比西河上建造了巨大的水力发电站。

赞比亚国家地形

这些大坝发电能力巨大,不仅足以满足自己的需求,还能够向邻国出口电能。不像荷兰,赞比亚的矿产资源非常丰富,特别是铜矿。赞比亚的气候温暖湿热,可以保障农民每年种植几季庄稼,而不像荷兰那样每年只能种植一季。与大多数其他非洲国家不同,赞比亚是一个爱好和平、政局稳定并且实行民主制度的国家。赞比亚的部落之间没有相互械斗的问题。赞比亚从未发生过内战,也从未与邻国发生过战争。赞比亚实行自由选举制度。赞比亚人民是善良的人民,他们努力工作,重视教育。

所以现在,请你们猜猜赞比亚的人均收入。你们认为赞比亚的人均收入应该高于、低于还是与荷兰的人均收入持平?如果你们认为荷兰的人均收入高于赞比亚,那么,荷兰的人均收入应该高于赞比亚400倍、10倍还是1.5倍?

答案是:荷兰的人均收入比赞比亚的人均收入高出100倍!荷兰的人均年收入大约为22000欧元,而赞比亚的人均年收入仅为220欧元。对于外星人来说,这个差异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既然赞比亚拥有上面提到的那些有利条件,荷兰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不利条件,为什么荷兰会比赞比亚富裕那么多呢?

贫富差距(@rollingalpha

这个例子凸显了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为什么一些国家富裕而另一些国家贫穷?回答这一问题又涉及两个方面的因素:地理因素和制度因素。在这里,我将谈论地理因素。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打算忽略制度因素的重要性。只不过,我把这一部分专门用来讨论地理因素。

最重要的地理因素之一是纬度。一般来说,位于温带地区的国家比位于热带地区的国家要富裕得多。甚至那些拥有良好的诚信制度的热带国家——诸如哥斯达黎加——也比像保加利亚这样没有良好诚信制度的欧洲国家要贫穷。

有趣的是,纬度对于财富所起的这一作用甚至表现在那些疆域从南到北绵延不同纬度的国家内部。例如,位于温带的美国东北部各州——诸如纽约州和俄亥俄州——要比地处温度高的热带地区的密西西比州和亚拉巴马州这些美国东南部的几个州富裕多了。在过去,美国东北部地区和东南部地区的财富差异比现在还要大。

同样,在巴西,富裕的区域处于远离赤道的温带地区,分布在巴西南部的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这些富有城市及周围——巴西位于赤道以南,而美国位于赤道以北,所以,美国的温带在美国的北部地区,而巴西的温带则在巴西的南部地区。巴西最为贫穷的地区是巴西北部位于赤道地带的热带地区。换句话说,纬度对于财富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这种影响不仅表现在国家之间,还表现在那些其疆域从南到北绵延不同纬度的国家内部。因此,有人会好奇地问,是否地理因素以及制度因素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意大利北部比意大利南部更富裕?

世界热带国家分布(彩色地带)

关于热带地区的国家比温带地区的国家贫穷这一问题,有两个主要的原因:热带国家相对低下的农业生产率以及相比之下显现出来的更为严重的公共健康问题。

从农业生产率谈起,我们给出的第一个假定是:热带地区的农作物产量比温带地区的农作物产量预期更高。这一假定有几个理由。一个理由是,农作物生长季节在热带地区持续整个一年,而在意大利则只有半年,或者在瑞典和加拿大则只有几个月。

另一个预期热带地区农作物产量高的理由是,热带地区全年温度都很高,经常有足够的日照,其降雨量和可用水量往往比温带地区要高很多。例如,年降雨量1000毫米在意大利算是不错的降雨量,但在新几内亚的任何地方都不会有这么低的降雨量。在新几内亚,任何一处的年降雨量都要高于2000毫米;大约有一半的地方,其年降雨量在5000毫米以上;而最潮湿的地方,年降雨量在10000毫米以上。

尽管热带地区有足够的理由让人们对这一地区的农作物产量给出很高的预期,遗憾的是,这里的农民们最清楚,那不是事实。当看到意大利的主要农业地区——特别是波河河谷——的时候,他们会感到惊讶甚至嫉妒。

有两点事实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热带地区的农作物产量不仅不高,反而相对低。这两点原因与人们最初的预期相悖。

一个原因是,热带地区的土壤肥力低,土质贫瘠。在意大利、美国以及其他温带地区,农民们已经习惯了深层的、肥沃的土壤。这些温带地区形成肥沃土壤的部分原因是,在过去几百万年的冰川时代,冰川在美国和意大利的大部分地区移动,先是从北向南,然后再从南到北后退,反复了至少22次。在冰川前行和后退的过程中,冰川磨碎了流经区域下面的岩石,由此生成了新的富含营养成分的深层土壤。相反,热带地区从未有过冰川运动,所以也就从来没有深层肥沃土壤持续不断地再生。

关于热带土壤的另一个问题是,当我们在温带地区的森林里散步的时候,看到地上覆盖着许多落叶和枯枝,我们会对这种环境习以为常。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从树上落下来的枯枝和树叶富含有机物;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枯枝落叶在缓慢地发生腐变,释放出的营养物质浸入土壤之中。但是在持续高温的热带地区,枯枝落叶以及其他这类落地的有机物在微生物和小动物的作用下会迅速分解,热带地区频繁的强降雨很快便将这些营养物质冲到河里,然后带进海洋。

热带地区的土壤:枯枝落叶以及其他这类落地的有机物在微生物和小动物的作用下会迅速分解

热带地区农作物产量低的另一个原因是,热带地区以物种丰富著称,比温带地区的物种要丰富得多。这也就是为什么意大利的鸟类观察者们喜欢到巴西去;其实,那里不只是有许多鸟类物种,那里还有更多的其他物种,如病原菌(pathogen)、昆虫和霉(mold)。这些物种会侵染和糟害农作物,结果是热带地区农作物很大一部分产量遭受了损失。

以上谈到的是两个主要的原因,说明为什么与人们的最初预期相反,热带地区的农作物比温带地区的产量低。这也是为什么世界上的主要农业出口国——美国、加拿大、俄罗斯、荷兰、阿根廷、智利、南非以及其他国家——几乎都在温带地区。只有巴西是处在热带地区的一个重要农产品出口国,但要知道,巴西不仅有一大片疆域位于热带地区,也有一大片疆域处在温带地区。

基于上述因素,农业生产率低下便成为热带国家趋于贫穷的两大原因之一。另一个主要原因涉及公共健康的不利条件。我刚刚还提及,总体来说,热带地区比温带地区的物种丰富,包括令鸟类观察者感到兴奋的丰富的鸟类物种。

但是,热带地区丰富的物种也包括致病的物种,比如寄生虫、昆虫和细菌。负责公共健康的官员们经常开玩笑地说,世界上最好的公共健康设施就是温带地区寒冷的冬季。寒冷的冬季杀死了寄生虫和细菌;这样,寄生虫和细菌在春天里必须重新开始繁殖。相反,在热带地区,寄生虫和细菌常年茁壮生长。

这并不是说,温带地区就是完全健康的地区。正如任何熟悉意大利历史的人都知道,从前的意大利人的确也有许多死于传染病。总的说来,温带地区的疾病以及意大利历史上发生过的疾病,往往是流行性疾病——如天花和麻疹,它们会在人口拥挤的地方流行开来。但是,大多数发生在人口稠密地区的这些流行性疾病属于人的一生中只会感染一次的疾病,通常在童年时期易感。如果一个人在孩提时期得过天花或者麻疹,并且很幸运地恢复了健康,那么这个人便获得了终生免疫力,在其余下的人生中不会再一次得上这种病。相反,热带疾病往往是复发性疾病。假如一个人得了复发性疾病,即使康复了,这个人依然不会获得终生免疫力;也就是说,在随后的一生中,这个人可能会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患上那些疾病。历史上,意大利人最为熟悉的热带复发性疾病是疟疾。

去过热带地区的人想必听说过,或者经历过,慢性寄生虫、原生动物以及其他携带疾病的微生物是如何折磨那些生活在热带炎热气候环境下的人民的。这方面的例子很多,无须罗列,这里只给大家举一个例子。通常情况下,普通印度尼西亚人的体内平均有六种不同类型的寄生虫。以疟疾的患病病例以及因患疟疾而死亡的人数为衡量标准,疟疾是世界上仅次于艾滋病的最严重的传染性疾病。寄生虫病、疟疾以及当前严重的艾滋病带来的后果是,赞比亚人的平均预期寿命仅为41岁。

非洲HIV成人携带率,颜色越深,携带HIV的人群比例越高(@ZME Science)

很显然,一个人生活在热带地区,受到寄生虫病以及其他疾病的威胁,可能会在41岁死去,这是巨大的人生悲剧。即便如此,冷血的经济学家们还是会指出:热带疾病也给经济发展带来了不利条件。的确,有几个方面的原因。其一,热带疾病使得热带地区人民的预期寿命缩短。预期寿命短意味着受过专业培训的工人和管理人员的平均生产力寿命缩短。例如,在赞比亚,我们培养一名工程师,这位工程师在30岁左右完成了全面的专业培训,能够为赞比亚的经济做出贡献。根据赞比亚人的平均预期寿命,这位工程师将在41岁死去。

也就是说,这位赞比亚工程师将只能为赞比亚的经济发展做出11年的贡献。在意大利,人们的预期寿命为77岁。一位意大利工程师能够为意大利的经济发展至少做出30年的贡献,直到他或她退休为止;假如允许他或她在通常规定的退休年龄之后继续工作,意大利工程师可以为经济发展做出40年甚至50年的贡献。

热带地区的疾病给经济发展带来不利条件的第二个原因是,热带地区的疾病导致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也就是说,即使疟疾没有要了一个人的命,其在得过疟疾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觉得身体虚弱,感到不舒服,无法工作。因此,那些到了42岁还活着的幸运的赞比亚人,他们每年的工作天数比同龄的意大利工人每年的工作天数要少,因为赞比亚工人生病的次数太多了。

热带地区的各种疾病给经济发展带来了不利的条件。说到这方面,还有一个原因是,热带疾病致使人口的年龄结构不平衡。平均预期寿命短以及平均死亡率高的结果是,父母必须多生育孩子,以应对他们生养的许多孩子可能夭折的情况。这意味着,劳动者与非劳动者相比较,劳动者的比例低:具有生产能力的成人数量很少,但却有许多没有生产能力的儿童。这种现象显然使得整个人口的人均收入低下。

最后一点是,为了多生育孩子,热带地区的妇女一生中要多次怀孕;不仅如此,她们生命中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处于哺乳期,以保证其中的一些孩子能够存活下来,不至于死于热带疾病。但是,怀孕和哺乳的妇女很难腾出时间,从事劳动。

以上说到的这些原因告诉我们,热带疾病不仅仅是人类本身的悲剧。热带疾病与热带地区低下的农业生产率一道,成为另一个问题的主要原因,那就是为什么热带国家趋于贫穷而不是富裕。

热带地区的这些现实情况不是令人沮丧吗?是的,这些情况的确令人沮丧。鉴于此,我们不禁要问,热带地区的不利条件是不可逾越的吗?热带国家注定毫无指望地要一直贫穷下去吗?当然不是。热带地区的这些不利条件的确现实存在,但是,我们有必要搞清楚它们的来龙去脉。这里,我们打个比方,好比一个人被诊断患了一种疾病,这的确令其沮丧,但是,这恰恰也是确定如何治疗这种疾病的第一步。类似的道理,那些热带国家和地区的人民找到了是什么原因致使他们容易变得贫穷。

看到这些原因的确令他们沮丧,但是,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些不利条件,便可以对症下药,努力去解决这些问题。近些年来,经济发展迅速的热带国家和地区恰好是那些向公共健康投资最大的热带国家和地区。除了农业之外,这些国家的人民还重视在其他领域的商业投资;他们意识到,如果单纯依靠农业发展,他们永远也不会富裕起来,因为在发展农业方面,他们以前没有能力以后也不会有能力与温带地区展开竞争。近些年来,这些国家和地区充分探究导致他们贫穷的症结,有的放矢地解决问题,使自己变得富裕。这些国家和地区包括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和毛里求斯。

热带地区严重的公共健康问题的另一个后果也是美国的中央情报局(CIA)所关注的事情之一。中央情报局对预测“国家崩溃”非常感兴趣。所谓“国家崩溃”,就是哪些政府最有可能瘫痪,导致其国家陷入混乱。接踵而至的是,在这些崩溃了的国家里,绝望的人民被迫想尽办法移民,或者成为恐怖分子,或者以其他方式给富裕的国家制造麻烦。鉴于此,美国中央情报局竭尽全力做出甄别,找出哪些因素才是最有成效的预测因子,以便对政府瘫痪和国家混乱做出预测。

1980-2015,非洲的婴儿死亡率大幅降低,但仍高于世界其他地区

研究结果表明,令中央情报局的分析家们备感惊讶的是,导致政府瘫痪的最有可能的全国性预测因子是:婴儿死亡率高!解释婴儿死亡率高与政府瘫痪之间的相关性的一个理由是,婴儿死亡率高对于经济发展不利,其原因我在前面已经解释过。

就是妇女不间断地怀孕和哺乳,使得她们脱离了劳动力群体;而许多属于非劳动力群体的儿童需要少数具有劳动能力的成年人来抚养。解释婴儿死亡率高与政府瘫痪之间的相关性的另一个理由是由中央情报局的分析观察而得出的:婴儿死亡率高是一个国家危机的早期预警信号,说明这个国家的政府软弱无能,没有效率,不能够处理儿童的疾病问题。

热带国家存在着许多不利条件,这些事实有明显的政策含义。公共健康措施以及计划生育项目是热带国家需要解决的基本问题,与建造大坝和开采矿山等其他经济援助形式相比,解决这些基本问题的费用是低廉的。例如,中国的三峡大坝工程,仅这一个项目就耗资超过220亿欧元。

但是,控制疟疾、肺结核和艾滋病这三种世界上最严重传染病的计划,在全球范围内的费用也只有180亿欧元。投入到公共健康领域里的资金数额很小,然而相比之下,这笔投入产生的经济效益却往往是巨大的。预防疟疾从不会有任何意想不到的副作用。但是,建造大坝和开采矿山通常会产生预料不到的副作用。

所以,热带农业生产率低下以及严重的公共健康问题是导致热带国家不利地理条件的主要原因。另一个值得一提的原因是,由于高温,热带国家的工业机械往往比温带国家的更容易损坏,故障也更常见。这就是为什么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美国温度高的南部地区通常要比温度相对低的北部地区明显贫穷。直到20世纪50年代后,在美国南方,空调被广泛使用,情况才有所改善。空调的使用除了使得人们的生活更加舒适之外,还减少了机械的损坏。

但是,谈到热带国家的不利条件,对于为什么一些热带国家富裕而另一些热带国家贫穷这一问题,并非只有这一个地理因素可以给出有说服力的解释。另一个容易使热带国家趋于贫穷的地理因素是:内陆地理环境。关于这一地理因素,意大利人不必去考虑。

意大利是一个狭长的半岛,所以,意大利地图上的每一点,其离海岸线的距离都比较短。即使在意大利北部疆域最宽阔的地方,大部分房屋距离波河的某一个支流都不远,而波河是一条可通航的河流。同样地,法国人和德国人也不必过多考虑内陆地理环境会带来什么影响,因为他们的国家也拥有海岸线和可通航的河流。美国也不需要过多考虑内陆地理环境问题,因为它拥有很长的海岸线以及一条巨大的可通航的河流——密西西比河,其支流的流域范围广大,遍及北美大陆的大片土地。

意大利地理环境

然而,对于世界上的许多国家来说,情况却并非如此,这些国家没有海岸线,也没有可通航的河流。这些贫瘠的内陆国家包括南美洲的玻利维亚,欧洲的摩尔多瓦,亚洲的老挝、阿富汗、尼泊尔和乌兹别克斯坦,非洲的赞比亚、中非共和国以及其他非洲国家。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拥有海岸线或者位于可通航的河流会给这个国家带来哪些有利条件呢?答案很简单:海上运输货物比陆路运输和空运要廉价许多。平均而言,每千克货物以海运的方式运输比陆路便宜七倍。

这方面表现最明显的是玻利维亚,这个南美洲第二贫穷的国家。1884年,玻利维亚与智利之间爆发了一场灾难性的战争,战争结束后,玻利维亚失去了它的海岸线,成为南美洲唯一一个内陆国家。欧洲的摩尔多瓦是欧洲的内陆国家,也是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没有哪个大陆像非洲大陆那样有那么多内陆国家:非洲大陆上的48个国家中就有包括赞比亚在内的15个国家属于内陆国家。许多非洲国家不仅仅是没有海岸线,整个非洲只有一条从海岸线开始可通航很长距离的河流,那就是尼罗河。非洲灾难性的内陆地理环境与非洲热带地理位置一道,有助于我们有说服力地解释为什么今天的非洲是世界上最为贫穷的大陆。

与国家的财富与贫穷相关的地理原因中,倒数第二个原因是一个悖论,叫作“自然资源诅咒”。一些国家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诸如金矿和其他矿物质、石油以及有价值的热带阔叶树。例如,非洲国家尼日利亚就拥有这些有价值的资源,而意大利则明显没有那么幸运,没有金矿、石油,也没有热带阔叶树。很自然,早期的经济学家们也受到自然资源因素的影响,他们在此基础上,进行了认真的分析研究,对经济发展做出预期:那些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国家,诸如尼日利亚,应该比意大利以及其他跟意大利一样自然资源贫乏的国家要富裕得多。

但是事实证明,情况恰恰相反。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反而与预期相悖,往往贫穷,而不是富裕。具体地说,如果一个国家的出口创汇主要依赖本国的自然资源,这种情况常常对经济发展不利。美国的确拥有丰富的矿物质和石油,但美国却避开了贫穷,因为那些自然资源只是其出口经济的一小部分,美国更多地依赖工业和农业。

所以,经济学家们应该对一个悖论做出诠释。人们会预期,那些被赋予了丰富自然资源的国家应该成为富裕的国家。而事实却相反,这些国家往往贫穷。这就是经济学家们所指的自然资源的“诅咒”。

为什么自然资源往往会成为一种“诅咒”而不是福祉?几个原因已经得到确认,能够对这一问题提供可信的答案。其中的一个原因是,自然资源往往不会均匀地分布于一个国家。相反,自然资源通常会集中在某些地区。人类历史的发展证明,自然资源分布不均是一个容易导致国家的内战和分裂活动的诱因。

在一个国家内部,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那部分地区,要么想要从国家中脱离出来,以便将所有的利益保留给自己;即使并没有想要脱离国家,也会多有抱怨,认为太多的利益被分配给国家的其他地方。刚果东部地区蕴含着丰富的矿物质资源,这就是这一地区长期存在分裂活动的背后原因。

当地时间2017年9月12日,挪威保守党首相索尔贝格(Erna Solberg)宣布在议会选举中获胜,以微弱优势击败了工党为首的反对党。索尔贝格承诺会稳健地管理依赖石油的挪威经济。(@视觉中国)

有关自然资源的诅咒的另一个原因是,丰富的自然资源容易产生腐败。当某些产品可以轻易地被某些人藏进自己的口袋,或者通过集装箱、输油管道来控制它们的去向,腐败就会产生。无论是谁,只要他将产品放进自己的口袋,或者控制了集装箱或输油管道,要么直接中饱私囊,要么可以迫使矿业和石油公司为获准开发油田和开采矿山进行贿赂。钻石和黄金是最容易藏进个人口袋中或者携带出去的自然资源,钻石和金矿的开采权也是最容易受到控制的。这就是为什么钻石和金矿资源丰富的国家往往存在特殊的腐败问题。

还有另一个原因,可以解释由自然资源而产生的悖论。那就是,从自然资源开发中获得的巨额资金往往会提高在这一行业工作的雇员的工资。这也会导致物价上涨,因为这一行业雇员们的收入增加,具备了购买高物价商品的能力。然而,这一行业导致的高工资和高物价使得其他经济领域无法与自然资源领域竞争,更不可能获得成功。

那些从自然资源中获取巨额资金的国家之所以往往贫穷,还有一个原因:这些国家经常会忘记,自然资源总有一天会枯竭,而最终,它们还是不得不发展其他经济领域。可是,这些国家只指望着钻石和石油资源会源源不断,它们不想发展其他领域的经济;并且,它们不向教育投资。它们只依赖从自然资源中获取丰厚的利益,长此以往,等这些资源消耗殆尽之后,它们发现自己又变得贫穷了。

你们大家都能够想到一些国家,这些国家的自然资源丰富,但其经济却并不发达。这些国家包括石油储藏量丰富的尼日利亚和安哥拉,矿产资源丰富的刚果,盛产钻石的塞拉利昂,以及银矿资源丰富的玻利维亚。意大利应当算是很幸运的,它没有钻石和石油资源,因此也免于受到钻石和石油导致的一系列问题的困扰。

但是,我们早就知道,热带地理位置并不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致命诅咒。一些热带国家已经意识到它们所处的热带地理位置给它带来的这些问题,它们充分认识问题,对症下药来解决问题。同样,一些受到自然资源诅咒的国家也认真分析自己国家的问题,针对这些问题找出办法,打破诅咒。

一个典型例子就是挪威。很不幸,挪威在其北海海底发现了极其丰富的石油储藏。挪威政府是世界上最廉洁的政府之一。在发现石油储藏之后,挪威政府发出声明,开采北海海底石油所获得的收入属于所有挪威人民,而不是只属于生活在北海海岸的少数居民。他们将石油开采的收入投资到长期的信托基金之中。

我们还可以找到相同的情况。例如,非洲国家博茨瓦纳于1966年宣布独立。在独立伊始,博茨瓦纳依然还是非洲最为贫穷的国家之一。很“不幸”的是,博茨瓦纳很快就发现,他们拥有丰富的钻石矿产资源。但是,博茨瓦纳政府声明,开采这些钻石的收入属于所有博茨瓦纳人民,不仅仅属于钻石开采地区的少数博茨瓦纳人。博茨瓦纳政府同样将其开采钻石的收入投资到长期发展基金之中。还有一个例子是南美洲国家特立尼达和多巴哥。这个国家发现了石油储藏,但是,政府对开采石油的收入做了合理的安排,投入到教育和国家发展上。

被钻石诅咒的国家——塞拉利昂(图片为电影《血钻》剧照)

简言之,尽管自然资源常常被证明是一种诅咒,但自然资源并非致命的诅咒,这要看人们如何对待这种诅咒。

还剩下一个地理原因我想谈谈,也是用来说明为什么国家或许会变得富裕,或许会变得贫穷。有一种观点,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社会只会变得越来越富裕,这一观点并不正确。遗憾的是,从历史的角度我们可以看到,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国家变得越来越贫穷,许多国家甚至衰落了。举几个著名的例子来说明曾经显赫的社会变得越来越贫穷,直至衰落。公元984年,挪威的维京人定居在格陵兰岛上,但这些维京人大约在500年后消失了。坐落在墨西哥和危地马拉的玛雅王国最初是新大陆上美洲土著人中文明程度最高的,但却在大约公元800年衰落了。高棉帝国位于今天柬埔寨的吴哥,曾经是东南亚地区实力最为强大的帝国,自15世纪开始逐渐衰落。

研究结果表明,曾经富裕的国家和社会变得越来越贫穷并且最终衰落,这种现象常常是伴随着环境问题和人口问题。例如,维京人生存的格陵兰岛上出现了土壤严重破坏的问题以及气候变得越来越寒冷的问题。玛雅人大面积砍伐森林,导致土壤受到侵蚀以及出现了人口过剩的问题。高棉帝国碰到的问题则是水的管理、大面积森林砍伐带来的后果以及气候变化的问题。

今天,我们应该汲取教训,牢记人类历史上曾经因为环境问题和人口过剩问题很容易就导致贫穷和衰落。在我们现今全球化的世界上,当有些国家变得贫穷甚至衰落,通常情况下,它们造成的问题最终不仅仅关涉到它们自己,而且还关涉到其他国家。想一想近几十年来那些榜上有名的衰败国家给其他国家造成的麻烦。这些衰败的国家要么成为移民和恐怖分子的源头,要么大肆杀戮自己国家的人民,要么由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导致美国或者欧盟产生了进行武装干预的动机。这些问题国家包括索马里、阿富汗、卢旺达、布隆迪、尼泊尔、海地、马达加斯加和巴基斯坦。所有这些国家不是处于生态脆弱的环境,就是处于业已遭到人类严重破坏的环境。在这些国家中,还有几个存在人口过剩的问题。

在过去,当格陵兰岛、玛雅王国和高棉帝国衰落的时候,衰落产生的影响并不会扩散很远。但是在今天的全球化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衰落,甚至一个位于非洲中部的国家或者亚洲中部的国家,其衰落产生的影响都可能会波及世界上的其他地方。

至此,我们已经对地理因素在国家的财富和贫穷方面所产生的影响进行了深刻的探讨,可以得出具有实用价值的结论。这一实用性的结论是:对外援助的提供方——诸如欧盟国家和美国——想要帮助世界上的贫穷国家的时候,不应该仅仅投资建立援助机构,还应该在公共健康、计划生育以及环境保护方面投资。今天,对外援助已经不再只是像从前那样,是对外捐助者慷慨无私的举措和高贵慈善的行为。今天的对外援助是提供援助的一方采取的一种自救行为。

在今天的全球化世界上,贫穷国家有许多方法来给富裕国家制造麻烦:把自己的国家变成源源不断的非法移民的来源地、疾病的源发地、恐怖分子的来源国,以及成为其他国家实施军事干预的目的地。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对于美国以及其他发达国家来说,相比于永无休止地应对移民、疾病以及恐怖分子这些从根本上就无法解决的问题,帮助贫穷的国家解决经济问题所耗费的资金更少,也更行之有效。

(本文节选自中信出版集团出版的《为什么有的国家富裕,有的国家贫穷》第一章)

贾雷德·戴蒙德

贾雷德·戴蒙德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枪炮、病菌与钢铁》

分享到
来源:中信出版集团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辨析主流经济学
辨析主流经济学
作者最近文章
国家有穷有富,地理的因素有多大?
良好制度并非从天而降,与农业历史也有关系
为什么有的国家富,有的穷?该如何“科学地”回答
以自然科学的思维写人类历史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