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金灿荣:特朗普稳住阵脚后或对华更强硬

2017-07-25 13:24:01

执政逾半年但外交班子仍未到位

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半年有余,但其外交战略仍未完全成型。这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首先,国内经济发展与国际影响力的关系还未理顺。特朗普希望尽量减少外部成本、避免外部干扰,集中精力重振和发展国内经济。“经济发展是硬道理”,是其上台以来一以贯之的逻辑。但问题是,要想维持以经济发展为重心,需要满足一个前提,就是在对国内经济发展的重视与保持美国国际领导力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迄今为止,特朗普还没能够实现这种平衡。

其次,对全球化的态度还没最终确定。虽然一些学者或媒体早就给特朗普贴上了贸易保护主义或“反全球化”的标签,但这样的结论过于简单了。严格意义上讲,特朗普并非反全球化,而是希望出现一个对美国更有利的全球化。这个愿望挺难实现,因为特朗普只想着对美国有利,这必然导致别国不高兴。因此,如何在全球化过程中使美国付出更少获益更多,特朗普还没找到答案。

第三,美国的全球战略重心问题还没解决。传统上讲,美国全球战略重心包括三个:欧洲、中东和亚太。奥巴马政府到2010年之后的全球战略重心基本已经清楚,就是亚太。但特朗普上台至今,这个问题一直还没解决,美国三大战略重心的排序问题还未确定。

以上问题至今没能解决,一个关键原因在于特朗普政府的外交人事安排还未到位。精英出身却持强烈的反精英主义,这使特朗普成为英美民粹主义的弄潮儿,国际舆论一直把英国脱欧和美国“特朗普现象”作为民粹主义的两大表征。但这也使特朗普遭到精英们的反对和制约,最后落得一个尴尬的局面就是:那些既有能力又有权威的人不愿为他卖命,而他提名的很多人在国会又根本无法通过。美国国务院除了国务卿外,其他六个副国务卿至今还没集齐,这太反常了。

外交战略渐归传统但也展现新意

不过,这种状况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无论通过何种方式终会得到解决。按照一个政府的正常运行逻辑,到位后的美国政府外交班子中多数人应该还是职业外交官,思维比较传统,跟特朗普的“异类思维”有所区别。

那样一来,美国外交战略的整体思路就会偏于传统,而美国的传统对于以上三个未决问题其实都有答案,即重振美国经济离不开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对全球化,美国还是必须发挥主导作用,为了主导有时需要适当让利;全球三大战略重心的排序中,中国所在的亚太还是会排在第一位。

当然,即便美国新政府外交班子到位后职业外交官的传统思维会占上风,但毕竟特朗普已经带来新意,比如总统制下的白宫所用官员就与传统技术官僚大为不同,至少在对华关系上,最初组建的班农、纳瓦罗和“女婿”库什纳的对华“三巨头”就起到了不小作用。基于此,美国外交战略虽然会向传统回归,但不会百分之百彻底。至少在我们比较关心的东亚或亚太方向上,特朗普政府较之奥巴马时期会有新的特点。

前任总统奥巴马在2010年提出的“重返亚太”战略有着四大支柱:安全上,在2020年之前将60%的海空军部署到亚太,对中国的针对性较强;在朝核问题上,奥巴马政府实行“战略忍耐”。经济上,奥巴马政府搞了个TPP“朋友圈”,把中国排斥在外。外交上,在中国周边搞“巧实力”外交,简单来说就是利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矛盾,尤其是海上矛盾大做文章、挑拨离间。还有就是借助互联网,对华搞价值观输出。

特朗普上台后,有些方面不会改变,比如从长期考虑,美国还是会把60%的海空军力量投放到亚太以制衡中国,同时继续利用东海、南海等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矛盾。甚至更恶劣的是,特朗普政府可能更多地打“台湾牌”,等等。

但在另一些方面,特朗普已经改弦更张:安全上,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朝核问题在特朗普政府的亚太战略中大为突出,有点喧宾夺主的意思;经济上,TPP失灵了,美国还要跟韩国重谈自贸协定,相对而言对中国的排斥性会小一点;另外,特朗普政府通过互联网对华搞价值观外交的劲头较前任也小很多,比如他上台后已经停止给美国“全国民主基金会”的资金支持。

还有一点,即在总体战略考量上,特朗普有一个大思路,就是想搞大国共治,想跟中俄等大国搞好关系。只是在美俄关系上,特朗普现在还没理顺到底如何去搞,一直陷在“通俄门”的泥沼里出不来。

中美关系好于预期但矛盾未消解

至于中美关系,过去美国权力在两党间交接时,双边关系总会受到一些冲击。去年竞选时,特朗普对中国的批评也较严厉。因此在他刚上台时,我们对中美关系预期不是很高。但过去半年的实际情况比预期要好,不仅实现中美元首会晤,还确定了高层对话机制,并在朝核、反恐等相关议题上开展合作。

这样的形势跟中方自身的条件和做出的努力分不开。首先,中国确实已经很有实力。回头看特朗普上台以来“欺负”的几个国家,比如墨西哥、韩国、澳大利亚、德国等,都有软肋,都高度依附美国,对特朗普的“蛮横”无计可施。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特朗普深谙“柿子拣软的捏”的道理,知道贸然跟中国斗捞不着便宜。其次就是中国充分展现自身度量和远见,在坚持原则的基础上并未抓着特朗普的某个言行不放,同时又努力跟特朗普团队建立良好工作关系,发挥了我们外交上的能力。

虽然中美关系发展好于预期,但双方基本矛盾和分歧还在,比如价值观差异、战略利益不同,在“一带一路”、南海问题以及台湾问题上矛盾都在,还有日本、越南、印度等第三方从中使坏。再者,特朗普现在内部地位并不非常稳固,日子比较难受,不排除他在国内压力过大时,通过对中国发狠转移焦点。

基于以上分析,我的判断是,随着美国政府外交专业班子到位,美国外交战略总体上将向传统回归,因此未来中美关系肯定要比现在麻烦一些。不过,中国更应保持淡定。要知道,过去中美之间比现在麻烦可多多了,更何况现在中国所处的地位比过于有利多了。

(本文原载于环球时报,作者授权观察者网刊载)

金灿荣

金灿荣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问题专家

分享到
来源:环球网 | 责任编辑:宋煜昊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