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金灿荣:比起对华贸易调查,更要防止特朗普用这招

2017-08-20 07:38:07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

8月18日,白宫首席战略师、总统高级顾问斯蒂芬·班农离职。

同一天,美国正式宣布对中国启动“301调查”。

外界并不把这看作是巧合。毕竟班农一直以对华立场强硬著称,甚至宣扬“美国和中国正在进行一场‘经济战争’,且最终只会有一个获胜者”。

再看看美国最近发生的事情:弗吉尼亚州骚乱,造成3人死亡,多人受伤。然后犹如星星之火,一场以新纳粹、白人至上主义为代表的极端主义团体和反对右翼纳粹的左翼团体之间的冲突,很快席卷美国各地:喷漆、推到雕塑……对抗不断在上升。

拥有“另类右翼”立场的班农自然成了众矢之的。

那么,特朗普辞去班农是“挥泪斩马谡”还是“狡兔死走狗烹”?他对中国启动的调查,是虚晃一枪还是要命中要害?观察者网专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问题专家金灿荣,解局美国政治。

班农:特朗普身后的“决策者”

观察者网:关于班农离职的消息传了有一阵了,但一直悬而未决,直到这次是真的要离开白宫了,您认为导致班农辞职的直接原因是什么?

金灿荣:直接原因还是弗吉尼亚州的骚乱。之前有美国媒体报道,骚乱之后班农和特朗普接触的最多,在帮助特朗普选择立场方面,他应该起了一个很大的作用。但最后弄得特朗普左右为难,班农是要承担一定责任的。

另外也不排除他最近在很多地方以调侃的口气公开批评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把白宫内部很多矛盾在公开媒体上暴露出来,站在特朗普的角度来看,自然很恼火。加上他和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科恩的关系一直不好,他在白宫内本来就有对手。

另外美国媒体很早就把他称为“隐形总统”,这也害了他。因为特朗普是一个特别自我中心的人,把班农称为隐形总统,意味着特朗普就是个傀儡,他当然会不满。

当下的社会冲突加上他的个人行为、白宫里有对手以及媒体的操控,班农离开是迟早的事情。

观察者网:像您刚才说的,现在有几种猜测,一种是认为班农功高盖主,特朗普不想做影子总统,还有一种认为是班农的右翼思想给特朗普带来了麻烦,他不得不请班农离开。您怎么看特朗普和班农的关系?

金灿荣:班农在竞选中为特朗普帮了很多忙,他的右翼网站布莱巴特新闻网影响很大,去年选举时极右翼是特朗普的铁票,这些票很大程度上是班农拉过来的,所以从竞选的角度来讲,班农是个功臣,特朗普也很感激他。

在理念上,特朗普本质上还是个右翼,只是没有班农那么极端而已,所以两者有很多契合之处。

但是执政之后,他们一定会有立场冲突:特朗普作为总统必须平衡,不能像之前那么率性,而班农只是个高级顾问,不需要承担具体责任,不会感受到那么强烈的压力,所以在处理问题上,两个人有冲突是必然的。

再加上班农右翼色彩突出,左翼的人天然就很恨他。有时候不好直接骂特朗普,只好骂他,他很容易成为矛盾的聚焦点。

这些因素合在一起,最后他们分手是早晚的事情。

弗吉尼亚州的骚乱让美国左右翼冲突上升,图片来源:中新网

观察者网:您刚才也提到了弗吉尼亚州的骚乱,这和班农的离职有很大关系。您怎么看这次席卷美国的左翼和右翼团体冲突?

金灿荣:这个冲突应该是很多矛盾积攒的产物。从大的社会背景来讲,美国社会结构和人口比例在变化,特别是年轻人中白人比例更小一点,他们就很容易产生不安全感。之前白人人数占绝对多数,竞争力也很强,现在他们人数优势没有那么明显,在有些领域的竞争力也不强,比如在高科技领域,华裔、印度裔竞争力非常强,白人的信心不如以前,宽容度就会下降。

另外也和左翼有关,左翼一直在搞身份政治,有时候故意凸显少数族裔、同性恋,他们的观念、价值观说久了白人也会反感,这次弗吉尼亚州的骚乱就是一个表现。

这件事情也反映了美国政治的一些新动向,这是一次重大的社会撕裂行为,这个行为发生之后大家都希望想办法弥合,但是好像特朗普的几次讲话,没有起到弥合的作用,反倒火上浇油。很多人就把特朗普的表现不当归因于班农,从减少矛盾的角度来讲让班农离开,也是特朗普当局摆脱困境的办法。

观察者网:特朗普和建制派的矛盾一直很激烈,班农的离职,是不是意味着特朗普一直以来试图建立的私人核心圈将被打破,进而不得不与建制派联合妥协?

金灿荣:班农离开对特朗普来讲有好有坏。坏的是极右翼可能对特朗普挺失望的,这样在明年的中期选举和2020的总统大选中,他很有可能会失去这部分人的选票。

从有利的方面来讲,班农离开后,白宫内部的极端派就会少一点,温和派上升,也可能特朗普当局的立场会走向中间派,对社会矛盾的缓和会有点作用。

但是因为特朗普已经被定性为一个反建制派、偏右的人,所以这样做可能有风险:他把右翼代表赶走了,右翼肯定不给他票了,但是左翼也有可能不买他的帐,这样温和派的票也拿不到。对特朗普来讲,这也是一个挺艰难的决策,但他既然走了这一步,肯定是算计过的,他大概觉得往温和路线靠一点,对他以后三年的执政会有好处。

但最后实践情况怎么样,现在还很难下结论,有可能他往温和派走了,矛盾还是激化,左派还是不信任他,又逼着他回到右翼这边,那时候社会矛盾会更尖锐,这都有可能。

从行事方式上来讲,特朗普还是会依赖小圈子,因为他不是老政客,老政客多年来扶持了很多人脉,他没有,主流政治圈又不信任他,所以他依赖内圈是必然的,班农辞职也不会改变这一点。

图中画圈者都已离职

观察者网:班农的离开虽然为白宫内部决策流程尤其是国安会的正常运作扫清了障碍,但眼下白宫内部权力远未达到稳定。您认为未来特朗普要想实现权力稳固,还需要做哪些调整?

金灿荣:从社会基础上讲,白人右翼是支持特朗普的。从利益集团来讲,华尔街也是支持他的,另外军方对他也比较信任。

现在特朗普的对手除了反对党,还包括党内高层,比如麦凯恩。还有就是媒体、情报部门和他的关系也不好,这个挺要命的。

还有个不确定因素的是右翼和左翼,这件事情处理不好,会两边得罪人。现在他把班农赶走了,立场中间化,这个时候就看左翼能不能对他的变化给予鼓励。如果左翼还是骂他,那他最后还有可能站到右翼中去。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以后美国政治尖锐化只会更加严重。

观察者网:和班农离职几乎同时期还有件事情,就是特朗普正式决定开启对华贸易调查。班农之前一直坚持对华经济战,他离职后,会对这项调查带来什么影响?

金灿荣:我觉得美国启动301调查是必然,有没有班农都会做,只是没有班农,实施起来可能没那么严格。特朗普在竞选的时候话说的太满,说自己一上台就要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要对中国商品征税,但是上台以后没怎么做,他的一部分支持者是有意见的,所以我觉得启动301调查只是个早晚的问题。

这项调查要持续一年时间,一年以后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还有很多操作空间,现在的动作更多是象征性的。金融市场现在很担心未来美国会爆发财政危机,因为特朗普要减税,但是支出又减不下去,其实是有问题的。中国经济发展以后会回到市场和地方政府双轮驱动,相比美国,我们经济会好一些。加上中美之间有个“一年计划”,中美会通过这个计划相互协调妥协,把矛盾解决掉。我觉得一年以后不会有很大的动作,一年以后要根据当时情况来确定。从态势上讲,一年以后会好很多。

现在需要注意的是,因为特朗普现在面临的国内执政相当困难,社会分裂、政策推不动,白宫内部也很乱,外界需要担心他是不是会对外冒险。美国总统有个身份是美国三军总司令,这个身份有很大的权力,国会也很难限制这个权力,所以要特别注意他在国内议程实在推不动的情况下,去外面建功立业。

观察者网:那最有可能是朝鲜、南海?

金灿荣:这说不好,他的班子成员中有很多人对中东很感兴趣,比如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顿,他的女婿库什纳是犹太人,对伊朗特别反感,而库什纳对特朗普的影响很大。甚至不排除他柿子捡软的捏,比如委内瑞拉,对他完全没有威胁,但因为他要建功立业,就很有可能下手。所以他的邻国,还有中东、东亚,都要小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金灿荣

金灿荣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美国问题专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