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金君达:特朗普说“不开心就离开美国”,有多少美国人怒了

2019-07-19 08:35:0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金君达】

从提出“边境长城”的选举承诺起,特朗普大概就已经决定和民主党、移民等群体“干到底”。

作为一位以“反政治正确”著称的总统,特朗普引发的种族主义争议不胜枚举。近期,他因为自己的移民政策遭到反对,又向民主党四位新锐少数族裔众议员:奥卡西奥-科泰兹、普莱斯利、塔里布和奥马尔(the Squad,意译为“四人帮”)发出“滚回母国去”的挑衅。

民主党四名女议员:从左至右分别为奥马尔、普莱斯利、特莱布和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图自《Glamour》杂志)

从单一事件看,特朗普的种族言论相当不智。USA Today的民调1显示,59%的美国民众认为特朗普的言论“与美国精神不符”(un-American),其中中间选民持此观点为54%。与此同时,特朗普的发言也促使正在和“四人帮”内讧的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西出言维护年轻议员。

但从美国整体来看,前述民调中共和党批评特朗普的仅占22%,特朗普支持者在北卡罗来纳的集会上更是高呼“送她回国”(指明尼苏达州的民主党移民众议员奥马尔),这都说明了特朗普此言在共和党内部和草根支持者中获得了热烈支持。虽然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大嘴有着鲜明的个人政治风格,但这种策略、甚至特朗普本人也是应时运而生。

美国种族主义政治从来不是“独行”

民主党及美国左派活动人士的“政治正确”在中国国内已经引起广泛负面情绪,但中国观察者也应看到,“政治正确”方兴未艾的背景是美国始终无法根绝的种族主义。

联合国人权官员2010年发言称,美国的种族主义渗透到有色人种的方方面面。同年的国土安全部和联邦调查局报告将白人至上主义者的种族仇杀列为美国国内头等恐怖主义威胁。除“另类右翼”、三K党、反穆斯林思潮、排华思潮等“显性”歧视外,美国也存在一系列隐形歧视(如黑人在执法中遭遇歧视,亚裔求职“竹子天花板”)、无代表权问题(亚裔、非裔、拉美裔在议会中席位很少,明显低于人口比例)等。笔者认为,美国种族主义从来不是单独出现,它的盛行既不源于昔日屠杀印第安人,也不源于近年来的墨西哥移民。反共主义、本土主义和白人民族主义三股意识形态始终伴随着种族主义问题。

第一是反共主义,以及经济领域的反凯恩斯主义(财政保守思想)。平权运动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发生的重要事件,该运动使得美国少数族裔开始支持民主党,而保守白人倒向共和党。平权运动同时期还发生了反越战等左翼运动,反战、反种族歧视、支持女权、要求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要求社会福利等左翼诉求互相交错,在白人保守派精英中引起了极强的反对情绪。联邦调查局也制定了“反谍计划”(COINTELPRO),将女权主义者、民权活动家、反战组织、环保组织等列为颠覆性组织,著名活动家马丁·路德·金(MLK Jr)就是FBI重点监控的人物。FBI的破坏行动手段多样,动员了社会舆论对“黑豹党”等左翼组织进行抹黑,在社会上聚集了一批右翼人群。反谍计划直到今日仍然存在,数年前的“黑命贵”(BLM)组织2、反法西斯运动3都曾遭到监控。

除此以外,从上世纪30年代的罗斯福新政开始,民主党支持改善社会福利、扩大基建和财政支出的凯恩斯主义政策,后来也包括一些平权政策和财富转移支付政策。而美国的主流是财政保守派,主张小政府和“程序公平”,优待少数族裔的政策尤其遭到反对。美国一些“平权政策”具有反歧视性质,如族群间升学分数不同,这其实是政府通过非市场手段对经济资源进行再分配。这类政策在美国引起一定争议,可能中国读者们也能感同身受。

第二是本土主义。众所周知,蓄奴制争议是美国内战的重要主题之一,美国各州、尤其是种植园产业兴盛的南方州有蓄奴传统。另一方面,作为联邦制国家,美国在联邦权力和州权力平衡问题上向来存在争论。在这种大背景下,同盟国旗(confederate flag)等历史遗产成为备受争议的种族主义标志,而部分美国人则以“尊重本州文化”为由为种族主义者开脱。

近年发生的几起事故都与南方文化有关:2015年7月17日,白人至上主义者鲁夫(Dylann Roof)杀死九名非裔平民,造成极恶劣影响,其个人网站上展出了鲁夫与同盟国军旗合影的照片;该事件让美国多个南方州立法停止升同盟国旗、军旗。2017年8月11-12日,美国极右翼团体在夏洛茨维尔举行集会,抗议解放公园内同盟军名将罗伯特·李的雕像被移走,此次事件造成1名反示威左翼人士和2名警察死亡。除美国国内事件外,欧洲极右翼组织,特别是被禁止使用纳粹旗的德国极右翼往往将同盟国旗当做标志4,这也激化了大西洋彼岸本土主义和左翼进步主义的冲突。

2017年8月,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爆发集会冲突。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第三是白人民族主义和连带的反智主义。美国白人种族主义的兴起与前述两个因素有关,同时也受到反全球化思潮和美国政党政治影响。反全球化思潮指美国白人自我感觉未能从全球化中受益,反而受到外国廉价生产商、外国移民等威胁,因此对“外族”心怀仇恨,同时对“里通外国”的建制派政客不满。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卡尔·波兰尼指出,资本主义的全球化实际上是市场规律破坏社区秩序、把原先非商品化的社群元素贴上价格标签的过程,因此伴随全球化必然会产生维护传统道德文化秩序、防止资本主义时代“礼崩乐坏”的自发运动。这种运动在阿拉伯世界表现为原教旨主义,美国则表现为基督教保守文化,事实上美国进步派也将南方州的宗教保守派称为“南方基地”“阿拉巴马塔利班”(Y’all Queda, Talibama)。

同时,美国政客为了竞选需要,进一步煽动白人民族主义。出于对林肯和共和党的怨恨,南方各州的白人原先支持主张维护白人权利的民主党,形成所谓“坚固南方”(Solid South)票仓,但这种联盟在罗斯福新政和平权运动冲击下摇摇欲坠。1964年,共和党种族主义政客高华德(Barry Goldwater)在党内初选战胜代表大企业主的精英共和党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以反对平权法案的激烈姿态赢得南方各州支持(虽然最终还是输掉大选),此举成为共和党走上种族主义道路的标志性事件。

由于传统上共和党的“清教徒白人企业家”形象愈发不受欢迎,东海岸大都市随着美国人口迁徙不再垄断权力,争夺与民主党渐行渐远的产业工人、农民成为共和党急需应对的课题,于是各类保守主义、民粹主义政客应运而生。从推行“南方策略”煽动反平权情绪、以“沉默的大多数”争取摇摆选民的尼克松,到成功吸引产业工人、借卡特执政失败强势上位的里根,到主打基督教保守派价值观的“德州牛仔”小布什,再到贵为纽约地产大亨却自诩工人阶级代言人、声称要“抽干沼泽”的特朗普。

民主党方面在争夺摇摆选民上也不甘示弱,如生于阿肯色州、操南方口音、被认为形象阳光诚实的比尔·克林顿就是民主党向白人价值观妥协、走中间派“第三条道路”的产物;当然,后来的奥巴马、桑德斯、奥洛克(Beto O’Rouke)走的则是不理会白人保守派、发动左翼群众的新民粹路线。即使特朗普在2020或2024年下台,共和党很可能延续上述政策。

意识形态、两党政治演变与种族主义的关联

美国在政治形态上趋于极化,这点国内外专家已有较多论述。美国社会的意识形态总体右倾(保守派),但近年来的趋势是温和派(又称中间派)变少,左派(美国称自由派、进步派)变多:盖洛普调查表明,自克林顿初期至今日(1992-2019)美国持温和派意识形态的人口比例从42%下降至35%,持左派意识形态者由17%增加到26%,而保守派相对稳定5。民主党员(包括民主党倾向的未注册民众)的意识形态其实长期以来也是保守派,但党内左派在2018年首次超过半数。同时,共和党内自称左派的比例长期在5%以下,接近80%的共和党员自称保守派。随着两党之间愈发难以沟通、两党要争取的“温和派”日益减少,特朗普等现代共和党政客在原先敏感的“政治正确”话题上愈发肆无忌惮,反正其言论也不会收获左派的支持。

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美国传统上存在一支“自由意志主义”势力,其影响比美国的自由意志党(两党之外的一个小党派)广泛得多。两党内的传统商业精英,从“洛克菲勒共和党人”到民主党的“第三条道路”主义者大多持类似意识形态,许多知识分子、城市精英也是如此。自由意志主义者自称“财政保守、社会进步”,一方面对政府干预市场和社会的行为心存警惕,反对政治精英“替人民做主”,另一方面在环保、堕胎、弱势群体权益、甚至福利问题上持左翼立场。

近年来这个群体受到左翼的猛烈抨击,因为执行左翼社会政策必然要求加大财政支出。随着美国贫富差距与日俱增、社会多方面矛盾不断,主张依靠市场和社会力量自发解决社会问题的自由意志主义者也遭到批判,左派甚至认为“自由意志主义”就是共和党人的一张画皮。

另一方面,这个群体主张财政平衡,对于美国的可持续政治运转至关重要,例如中间派克林顿就极大解决了里根时代的赤字问题。没有了这个中间派精英势力,美国政治不可避免地走向赤字危机和频繁的政府关停,左翼要求福利,右翼要求军费,这些问题在越来越难以妥协的美国党争中愈发尾大不掉,最终可能会出现大问题。

此外,随着美国政治日益民粹化,原先被视作道德问题的许多社会话题也被贴上政治标签;特朗普和支持者们完全没有“种族歧视不道德”的心理负担。民主党在克林顿时期执行团结大多数选民的中间派“第三条道路”,随着民主党两次败给小布什(其中2000年戈尔竞选失败也是由于失去左派民心,丢掉了关键州佛罗里达),民主党的中间派和左派开始分裂。到了奥巴马时期,民主党政策愈发左倾;“占领华尔街”等运动要求奥巴马政府监管金融巨头,受到非洲裔当选美国总统鼓舞的少数族裔、年轻人则大打政治牌,将“文革式”的政治正确扩展到美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到后来希拉里·克林顿甚至发动群众揭发检举自己周围的特朗普支持者。

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已宣布参选2020总统大选,被称为女版“奥巴马”

进步主义铺天盖地的政治宣传使美国社会出现严重代际矛盾,美国X一代(1965-80出生)及更老的国民最关注医保、安全、国家债务问题,Y一代(1980-90出生)最关注医保、环保和群体枪击案,而Z一代的话题则变成了枪击案、种族歧视问题和移民待遇问题。媒体和学院新左派(女权主义者、反殖民主义者等)频繁创造新的政治正确概念,如物化女性、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指恶意挪用弱势文化,典型代表为东方主义);这些概念本身存在进步意义,但美国左翼的运动式实践有时类似“文字狱”,甚至连亚洲人在车里布置夏威夷装饰都能引起“种族主义”指责。一旦“种族主义”一词遭到滥用,真正的种族主义者反而受益,因为饱受媒体信息轰炸的民众已经无法对真假“种族主义”产生道德上的愤怒。

特朗普的种族主义真能激起少数族裔的愤怒?

特朗普的执政和竞选方针是“团结核心选民,引领社会议题”,种族主义只是这种策略下的议题引领手段。美国三权分立并非均等,总统是公众人物,总统团队在外交等事物上作为“专家”具有权威,总统是三权中具有主动方和说服力量(persuasive power)的一方。

由于特朗普不用考虑中间、左派选民的想法,他的首要职能是团结美国的社会保守派(反控枪、反气候变化等人群)、宗教保守派和军事保守派,继续拉住几乎已经成为共和党铁杆选民的白人产业工人。在这几种保守派中,副总统彭斯可以帮他团结宗教保守派,特朗普的政策则集中团结社会保守派、军事强硬分子和病急乱投医、支持奥巴马不灵后又选择特朗普的白人产业工人。能够结合几派人利益的话题,无外乎渲染外国“不公平贸易”和非法移民,两者都在美国激起强烈的种族主义情绪,坚定特朗普基本盘对他的支持。

观察特朗普抨击“四人帮”的推特大字报,特朗普开宗明义“美国不会成为社会主义(抨击桑德斯等左翼政客)或共产主义(对中国夹枪带棒)国家”,随后言论也具有极强的反移民色彩,紧紧抓住共和党人关系的核心议题,可谓是目的性极强的政治攻势。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各族裔的政治倾向差别很大,特朗普的“反共反移民”言论未必真正引起所有少数族裔的愤怒。美国各族群意识形态光谱上黑人明显偏左,黑人也是“黑命贵”“反法西斯运动”等政治活动的中坚力量。而拉美人总体政治立场持中,甚至不乏一些反移民声音;笔者见过早早移民美国的巴西裔特朗普铁杆粉丝,这类人的心态可以类比作拥挤地铁上刚进门的乘客,或是高房价城市刚刚买到房的小市民。亚裔则发生了分裂,由于民主党近年排挤亚裔的法案(如加州亚裔细分法案),一些人特别是老移民支持特朗普,关心种族政治的新移民则支持民主党。特朗普对中国、日本的贸易战长期而言对亚裔社群融入美国社会不利,但部分人反对民主党“政治正确”和歧视亚裔的平权法案,做出支持特朗普的决定也是出于自身短期利益考虑。因此虽然特朗普言论引起巨大争议,其言论未必让美国少数族裔政治转向。

2019年7月17日,美国北卡罗来纳格林维尔,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竞选集会。@IC Photo

当然,特朗普内外树敌的施政也将给共和党带来长期挑战,美国政治极化将最终影响到美国政府的运转。特朗普急于塑造自己“言出必践”的政治形象,抓住墨西哥政府势弱易妥协的弱点,集中大打移民牌(在美国属于安全议题的一部分),损害了移民家庭和城市居民的利益,在中期选举中帮助民主党治好了选举投票率低的顽疾。CNN于今年5月的调查发现特朗普支持率如日中天,在经济表现上的好评度高达56%,其强势表现也可能逼迫佩洛西等民主党精英向年轻激进派妥协。

此外,由于特朗普积极使用推特等社交平台进行政治宣传,民主党年轻政客和选民也渐渐适应了新形态的政治斗争方式,开始在种族主义等议题上特朗普支持者鏖战,激进的科泰兹等人甚至提出要求政府对奴隶制进行赔偿。社交平台天生偏好此类议题,而非削减赤字等技术性问题;在社交民粹愈演愈烈的大背景下,美国两党温和派势力仍在,但声音和权威都大打折扣,长期来看恐怕难以引领两党妥协。

结语

总体而言,当前美国的大环境使得两党都走向政治极化,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在当今美国迎合了一大批右翼选民,民主党也愈加鲜明地高举进步主义大旗;在民主党将一个个“黑人穆斯林女同性恋”类活动家送上政治舞台的同时,三K党和新纳粹等右翼激进组织(包括否定二战的势力)也沉渣泛起。种族主义问题仍将继续成为美国政治主要议题。

对于中国而言,美国种族主义争论既可能引起排华风波,也可能导致影响对华政策延续性的、转移美国政府精力的、为我国提供战略机遇的国内大规模政治纷争,因此需要政府有关部门长期关注。美国种族主义并非是法西斯主义者、反政治正确人群凭空构建的空中楼阁,其演化自有一套社会经济规律,这一点可供中国参考。而且随着更多移民、留学人员和宗教势力进入中国,也应尽早防止和缓和潜在的种族矛盾。

附注

【1】Page, Susan. Poll: Most Americans call Trump's tweets targeting 4 congresswomen 'un-American'. USA Today, 2019-07-17. See (retrieved 2019-07-18)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politics/2019/07/17/trump-tweets-poll-unamerican-offensive-partisan-divide/1748737001/

【2】Love, David. COINTELPRO Continues as Documents Reveal FBI Surveillance of Black Lives Matter. Atlanta Black Star, 2018-03-27. See (retrieved 2019-07-18) https://atlantablackstar.com/2018/03/27/cointelpro-continues-documents-reveal-fbi-surveillance-black-lives-matter/

【3】Cornell, David. FBI investigating alleged antifa scheme to ‘stage an armed rebellion at the border’. Washington Post, 2019-04-30. See (retrieved 2019-07-18) https://www.washingtonexaminer.com/news/fbi-investigating-alleged-antifa-scheme-to-stage-an-armed-rebellion-at-the-border

【4】Mathias, Christopher. This Is Why You're Seeing the Confederate Flag Across Europe. The Huffington Post, 2017-07-14. See (retrieved 2019-07-18) https://www.huffingtonpost.com/entry/confederate-flag-europe-trump-poland_us_5968a317e4b017418626ab5e

【5】Saad, Lydia. U.S. Still Leans Conservative, but Liberals Keep Recent Gains. Gallup, 2019-01-08, See https://news.gallup.com/poll/245813/leans-conservative-liberals-keep-recent-gains.aspx

金君达

金君达

美国波士顿大学政治学博士,清华大学苏世民学院博士后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作者最近文章
特朗普说“不开心就离开美国”,有多少美国人怒了
修墙利弊显而易见,特朗普只是想享受这个过程
民主党刚赢回众议院,就暴露了自己最大的问题
否定白人至上就是否定历史,美国右翼这招玩得666
民主党的苦日子还在后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