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今日俄罗斯:美国媒体暴民政治中的极权主义回声

2018-01-17 08:11:04

【翻译/观察者网青年观察者黄郁】美国是一个极权主义国家吗?或者是一个充斥着极权主义信奉者的国家?还是说两者皆是?

当我在好莱坞形形色色的自由主义者节日派对上“走穴”时,我发现人们对特朗普的当选普遍感到恐惧和愤怒。作为回应,他们已经找到释放这种恐惧和愤怒情绪的两条管道——“#MeToo运动”(该运动由美国女演员艾莉莎·米兰诺发起,她在Twitter上说道:“如果你曾经遭到性骚扰或性侵犯,请回复此信息并写上“Me Too”,这条消息得到了海量回应,有人回复,亦有人转发。该活动慢慢由回复和转发发展成为一个标签,更从Twitter走到不同平台,如Facebook和Instagram等。不少女性纷纷发表对性侵问题的看法,并在文中加入#MeToo标签——观察者网注)和“特朗普通俄门事件”。

“今日俄罗斯”网站1月5日刊发评论文章:《美国媒体暴民政治中的极权主义回声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我们当前这个时代,上述两个事件竟然同时受到社会的广泛关注。“特朗普通俄门事件”是由几乎完全没有事实依据的一条简短的情报所引发的,而“#MeToo运动”则源于压倒性的确凿证据,那些证据可以证明65岁的好莱坞大佬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30年来一直在实施卑劣的、不加掩饰的性骚扰行为。

另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点在于,“特朗普通俄门事件”是被一些美国媒体人士故意放大的,这些媒体人相信今天的俄罗斯人本质上依然是内心深处信奉极权主义的“苏联人”。然而,那些媒体人中有一些自己却在“#MeToo运动”中表现得像个来自前苏联的极权主义者。尽管两件事情中的具体细节存在巨大差异,但两者在看客心们中所引发的极权主义冲动却很容易让人想起麦卡锡主义和好莱坞黑名单盛行的黑暗年代,这一点真是令人毛骨悚然(eerie)。

在“特朗普通俄门事件”中,美国参议院特别情报委员会(一个负责调查特朗普与俄罗斯之间互相勾结情况的机构——原注)宣称他们的调查范围相当广泛以至于不会排除任何一个“可能有俄罗斯国籍或俄罗斯血统”的人。从这一点来看,美国参议院这个机构的极权主义倾向已经显露无疑了。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黛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甚至要求Facebook交出“与俄罗斯有任何关系的Facebook账户的所有信息”,她将这些账户定义为“在任何方面(包括用户语言设置为俄语甚至用户支付币种设置为俄罗斯卢布)可能与俄罗斯有关系的人”。

这意味着现在已经有300万俄罗斯裔美国人成为了被怀疑的对象,而且如果你和他们之间存在密切私人交往的话,你也会被列入嫌疑人名单。这种可怕的仇外宣传、政治压迫、言论限制和社会监控出现在了今天的美国,这些正是极权主义的显著特征,而且都是曾经令斯大林颇感自豪的。

另外,“#MeToo运动”的兴起已经引起了公众对于美国社会上有权有势阶层中存在的强奸、性侵和性骚扰现象的广泛关注,但在这种广泛的关注中同时也夹杂着某种极权主义心理。

达娜·古德耶尔(Dana Goodyear)发表在《纽约客》杂志上的文章《好莱坞能否改变自己的道路?》点出了“#MeToo运动”中某些体现极权主义心理的例证。在这篇文章中,她指出了某些曾经遭到指控的人物,这些人如今已经彻底被从公众的记忆中抹掉了。

“那些曾遭到指控的演员的照片已被从墙上摘掉,名字已被从他们捐赠的建筑物上擦去,演出的电影甚至已重拍,其角色被其他演员替换,甚至连网上图书馆中的相关资料也被撤掉,有其角色的电影的录影带也被束之高阁”,而后她引用了一名性骚扰事件调查员的话写道:“现在对那些人的处理方式完全是粗暴的,在一波又一波的‘处理’之后,最后的结果便是苏联式的删掉人们关于他们的所有记忆”。

加里森·凯洛(Garrison Keillor)的经历就是这种苏联式记忆消除法的一个典型例子。加里森·凯洛曾经长期担任明尼苏达州公共广播电台(MPR)“草原之家”节目的主持人,由于一位同事曾告发他,称两人拥抱时加里森·凯洛的手在自己裸露的后背上放了太久,因此明尼苏达州公共广播电台不仅切断了与加里森·凯洛及其制作公司的所有业务往来,而且从明尼苏达州公共广播电台的资料库中删除了“草原之家”这个关键词,并发誓永远不会再播出出现过他声音的任何节目。在极权主义的传统中,明尼苏达州公共广播电台成功地创造了这样一个世界:加里森·凯洛不仅不再继续存在,他甚至从未存在过。

古德耶尔还在文中提到了一位不愿具名的男性电影公司高管:“现在这位高管担心雇一位年轻的女助手也会引发猜测,而这种猜测势必会招来记者们关注的目光。这个想法在他心中引发了长期的焦虑。这位高管甚至说,‘现在工作在好莱坞的男人们就仿佛生活在德国的犹太人一般’。”

抛开显而易见的夸大成分,这种与苏联式记忆消除法或纳粹最终解决方案十分相似的手段听起来相当有极权主义味道。

另一个与“#MeToo运动”相关的极权主义例子发生在上个月,当时人气极高的演员马特·达蒙(Matt Damon)历经艰难才发现,在“#MeToo运动”所引发的公众高涨的情绪面前,试图说理和诉诸逻辑实在是愚蠢的。马特·达蒙在评论“#MeToo运动”时说,在他看来,所谓的实施性骚扰等不当行为者不应该被贴上某个统一的标签,因为存在着“一系列情节轻重不同、动机各异的行为”。达蒙接着说,“你应该知道,轻拍他人的屁股和猥亵儿童甚至强奸行为肯定是有区别的”。他接着补充道,“毫无疑问,这两种行为都必须得到解决并彻底杜绝,但两者不应该混为一谈”。

“#MeToo运动”的发起人艾莉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和明妮·德瑞弗(Minnie Driver)很快开始责备达蒙违背了“#MeToo运动”的主流观念,此后媒体很快加入进来,指责达蒙对女性居高临下的说教态度,并发出了这样一条明确的信息——不愿站在同一阵营的异议者将遭到公开的惩罚。


尽管如此,《纽约客》的罗南·法罗(Ronan Farrow),《纽约时报》的约迪·坎特(Jodi Kantor)和梅根·图伊(Megan Twohey)等人还是为“#MeToo运动”写出了颇具文采的评论文章,至于“特朗普通俄门事件”,到目前为止还未有哪家媒体做出过真正令人信服的报道。

在过去一年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华盛顿邮报》,微软全国有线广播电视公司(MSNBC)、美国广播公司(ABC)及其他新闻媒体都错误地报道了各种古怪和不真实的事件,其中包括俄罗斯黑客攻击佛蒙特电网和21个州的投票系统、迈克尔·弗林承认特朗普与俄罗斯勾结等荒诞的新闻,这些报道暴露出美国媒体对真相和准确性的厌恶已经带有明显的极权主义色彩。

即便是备受尊敬的《纽约时报》也因为“特朗普通俄门事件”失去了新闻信誉。他们曾发表了路易斯·门施(Louise Mensch)的一篇专栏文章,他在文中坚称特朗普已经遭到起诉并将被参议员奥林·哈奇(Orrin Hatch)取代。此人还说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是俄罗斯特工,而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则因叛国罪正面临着死刑。

相比之下,来自《拦截者》(The Intercept)的杰里米·斯卡希尔(Jeremy Scahill)、格林·沃尔德(Glenn Greenwald)以及来自《滚石》(Rolling Stone)的麦特·泰比(Matt Taibbi)(由于“特朗普通俄门事件”尚缺乏确凿证据,他们对此事件的真实性持合理的怀疑态度)等资深记者却被边缘化,他们已受到主流媒体的无视甚至是遭到驱逐。

美利坚合众国被公认为是一个实行法治的宪政民主国家。但可悲的是,“#MeToo运动”和“特朗普通俄门事件”已经证明,美国如今正受到愤怒暴徒的支配,而法治已被媒体或私设法庭的审判所取代。

美国存在着强奸、殴打和骚扰男性与女性的人,这一点毫无疑问是事实。但在美国宪政民主的伟大传统中,即便像哈维·温斯坦、布雷特·拉特纳(Bret Ratner)、凯文·斯派西(Kevin Spacey)和罗素·西蒙斯(Russell Simmons)这样的穷凶极恶的人也拥有接受正当审判的权利,他们拥有与指控者当面对质以及在自我辩护时举证的权利。

在最近被指控犯下强奸、殴打或性骚扰罪行的110名男子中,没有一个人接受过中立仲裁者——比如法官和陪审团——的审查和判决。事实上,这些案件中只有9起曾向警方报案并被记入警局档案。此外,在这110名被告中只有14人承认自己有罪,而目前已有72人被迫失业。对于我们的宪政民主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

在一个宪政民主国家,这些人本该拥有自卫的权利,但在极权主义国家,受到媒体及公众含沙射影的审判后,他们已失去自我辩护的权利。美国的法治生态已经恶化到这样的地步:只要用手指着某人并尖叫“我控诉”,那个人的生活和事业就会在一夕之间被毁灭殆尽。

俄罗斯干涉美国选举事件也是如此。俄罗斯入侵并操纵美国大选自然是有可能的,但要求为此提供可靠证据的人并不是叛国者,他们的举动恰恰是爱国主义行为。在极权主义国家,军事和情报界的一切指控都被认为是真实的,但是在一个自称实施宪政民主的国家,我们应该明白,指控并非事实,证据胜过信仰。

尽管关于俄罗斯操纵大选或俄罗斯人与特朗普相勾结的指控可能最终会被证明是真的,但我们要记住,这并不意味着俄罗斯人或俄裔美国人就是不可靠的或是怀着某种阴谋的卧底。

“#MeToo运动”和“特朗普通俄门事件”表明,当人们将指责与证明混为一谈并且向极权主义张开双臂的时候,当他们诉诸情绪而非理性的时候,当他们通过抱团兜售罪责、抹去某人的历史并让他突然消失的时候,当他们压制异议的时候,他们的做法都不符合一个充满活力的宪政民主国家对人们提出的要求。

美国一直认为自己是自由民主的灯塔,而如今它正在迅速沦落为一个极权主义国家,美国国内已经到处都充斥着崇拜权力、贬低真理的极权主义者。很多美国人已成为暴君式的公民,而随着“#MeToo运动”和“特朗普通俄门事件”的发酵并日益白热化,我们终于找到了可以发泄我们内心恐惧和愤怒情绪的渠道,但付出的代价却是美利坚的灵魂。

(青年观察者黄郁译自1月5日“今日俄罗斯”网站,观察者网马力校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今日俄罗斯网

今日俄罗斯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