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何塞普·博雷利·丰特列斯:“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意味着中国已经是一个世界大国

2019-04-28 08:49:51

【翻译/观察者网马力】“北京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意味着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即中国已经不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已经是一个世界大国(China is no longer a developing country but a world power)”,西班牙外交大臣何塞普·博雷利·丰特列斯(Josep Borrell Fontelles)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博雷利这位曾担任欧洲议会主席的经验丰富的政治家即将启程赴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下面是西班牙外交大臣博雷利接受《南华早报》记者蔡雪君(Jane Cai)采访的对话全文。

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2019年4月24日刊登了该报记者蔡雪君对西班牙外交大臣何塞普·博雷利·丰特列斯的专访

记者:美国把“一带一路”倡议称为中国的“债务外交”,而很多国家对该倡议给予了热烈的响应。您对“一带一路”倡议怎么看呢?

博雷利:首先我想指出,中国是通过2001年加入WTO“走向世界”(entered the world)的。当时全世界都很高兴,因为大家都希望看到全球贸易额实现增长。18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经成功走向世界,可世界走向中国的程度还不够。北京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意味着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即中国已经不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已经是一个世界大国。

这意味着中国的肩上有了新的责任,而且需要中国放弃一些竞争优势,因为那些竞争优势与中国新的现实是不相符的(This entitles new responsibilities and requires for competitive advantages to be abandoned,as they do not correspond with the new reality of China)。中国已经走向了世界,“一带一路”倡议就是中国向世界递上的一封介绍信。中国在通过这种方式向全世界说:“这就是我可以为大家做的事情”。“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证明,中国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接受者(a net receiver),中国正在考虑在世界上扮演一个“贡献者”(contributor)的角色。西班牙对此表示欢迎。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至今已有5年多了,这是一项非常宏大的倡议。在这5年里,通过该倡议世界各地启动了很多项目,这里面有很多正面的例子,当然其中也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情况。历史上,中国曾选择把自己孤立起来,如今中国正在通过“一带一路”学习如何更好地与世界各国打交道。“一带一路”最初曾被人们称作是一个“项目”(project),随后确定其性质是一项“倡议”(initiative),而现在我想“一带一路”还可以被视为一个“进程”(process)。

“一带一路”进程发展到今天这个节点,西班牙认为中国提出的这项倡议仍然有很多潜在的积极效应尚未显现出来,这需要中国把欧盟的一些核心原则纳入他们的考虑才行,这包括项目在金融、劳工和环境方面的可持续性,包括互联互通的全面性(comprehensiveness of connectivity),包括对国际法的尊重,包括所有参与方应享有平等地位等等。若希望“一带一路”倡议对世界作出完全正面的贡献、毫无负面影响的话,上面这些原则都是必须受到尊重的。这样就不会有人产生“‘一带一路’倡议对那些最弱势的国家欠缺公平”的误解。

作为欧盟的成员国,西班牙希望看到“一带一路”日趋完善,这样“一带一路”在对参与其中的国家作出贡献的同时,那些国家的自由和主权也能够获得尊重。所以我对你的问题的回答是,对一项规模如此宏大的全球性发展倡议作出最终评价目前来看仍然为时尚早。

记者:很多国家也许对响应“一带一路”倡议持谨慎态度,但同时他们很可能也对“一带一路”能够给他们带来的发展机会抱有希望。西班牙为什么选择与中国在“一带一路”的一些项目上展开合作,却并没有对该倡议正式表达支持呢?

博雷利:“一带一路”倡议最显著的特点在于它是在不断进化的。自从被提出以来,它的性质从“项目”变为了“倡议”,它的地理覆盖范围从亚欧大陆扩展到了全球,它的项目涉及领域从公路、铁路、港口扩展到了能源甚至数字技术。“一带一路”一直在不断进化,甚至它的英文正式名称也从“One Belt,One Road”变为了“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目前,“一带一路”倡议仍然在不断进化,西班牙作为欧盟成员国,我们有自己的原则,这些原则已经在去年提出的“欧亚互联互通战略”(Euro-Asian Connectivity Strategy)中得到了阐述,在这个大前提下我们对于不断进化的“一带一路”倡议是抱着支持态度的。欧洲提出的“欧亚互联互通战略”是建立在一系列原则的基础上的,这些原则包括财政、环境、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可持续性、互联互通的全面性(不应仅限于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以及所有参与方应享有平等地位等等。

记者:被中远控制的港口以及中欧班列等西班牙参与的“一带一路”项目进展如何?在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岗位方面,西班牙是否通过参与“一带一路”项目达到自己的预期目的了呢?

博雷利:首先我想指出,中远并未控制任何西班牙港口(ports)。西班牙的所有港口都是西班牙的国有资产。在西班牙的制度框架下,我们只会向中远授予有时限的特许经营权,而且这种特许经营权仅限于码头(terminals)。我们的制度允许一座港口内的多个码头由不同公司运营,这样就不会出现同一家公司运营一座港口内所有码头的情况。由于港口是西班牙的国有资产,任何公司,无论它来自哪个国家,都不可能获得任何一座西班牙港口的控制权。西班牙是一个半岛国家,我们一共有46座港口,中国公司只获得了其中3座港口的部分集装箱码头的特许经营权。

在铁路集装箱运输方面,西班牙2014年加入了从中国义乌到西班牙马德里的中欧班列计划。中欧班列目前每周约发出6趟列车,这条铁路线的运输潜力并没有完全释放出来。大家必须共同努力进一步缩短运输时间、提高货物运输量并增加新的服务项目。西班牙对于义乌到马德里的这趟班列是非常支持的,它是“一带一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我希望俄罗斯能允许西班牙的农产品经过俄罗斯领土,这样的话中欧班列就能发挥更大作用。也许中国能跟我们的俄罗斯朋友谈一谈,一起解决好这个问题。

在2019年4月8日举行的“中欧互联互通平台”(EU-China Connectivity Platform)会议上,中欧双方一致同意就铁路走廊(railway corridors)展开研究,西班牙期待早日看到中欧联合研究结果的发布。此外,最近在铁路方面还有一项很有趣的合作,西班牙国有铁路运营商Renfe公司和西班牙铁路基础设施管理公司(ADIF)已经与中国铁路总公司达成协议,双方将就铁路尤其是高速铁路的研发制造和运营管理等方面交换信息。

记者:西班牙希望在北京举办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有哪些收获呢?

博雷利:西班牙一向是抱着建设性态度来看待“一带一路”倡议的。西班牙曾参加了第一届论坛,而且我们还是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我作为西班牙首相的私人代表来参加第二届论坛意味着我们在5年后的今天对“一带一路”倡议仍然抱着十分积极的态度。我们之所以参加这次论坛,是希望能够对“一带一路”进一步加深了解,我们希望能借此对“一带一路”未来的发展有更好的判断。不过首先,我们还是希望能多多了解“一带一路”。

记者:德国、法国以及其他一些欧盟国家对中国通过推进“一带一路”影响力获得提升越来越感到警惕,而另一些国家,尤其是中东欧国家都很高兴看到自己没有在“一带一路”中受到忽视。你认为欧洲会因“一带一路”发生分裂吗?或者欧洲有可能在中国日益增强的影响力面前变得更加团结吗?

博雷利:我不认为欧盟以及欧盟成员国会发生你说的那种情况。实际上,所有的欧盟国家都认为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是能够给大家带来利益的。比如说,“一带一路”可以促进欧洲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促进跨国基础设施的建设,这些对全球经济都是有好处的。

正因为这个原因,欧盟于2018年底推出了自己的“欧亚互联互通战略”。这份官方文件为国际互联互通确定了三大指导性原则:全面、可持续、以规则为基础。该战略的提出旨在为欧盟构筑一个与“一带一路”以及其他国际互联互通倡议相对接的行动框架。实际上,“中欧互联互通平台”早已存在,双方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共同探讨和推进一些互联互通项目。

欧盟成立60年以来,关于欧盟分裂的传言从未中断,然而事实是清晰可见的:欧盟是全球最大的贸易集团,是全球最大的货物和服务产品出口集团,欧盟还是全球100多个国家最大的进口来源地;欧盟在人道主义援助和捐赠方面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我们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帮助了大量因自然灾害或战争而产生的难民;欧元是全球第二大储备货币;欧洲女性在个人自由指数中获得了最高评分;欧盟公民的平均预期寿命比世界平均线高了8岁;欧盟在欧洲大陆上创造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长期和平与繁荣;数据显示,欧洲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制度对于欧洲人来说一直表现良好。正因为欧盟有如此良好的表现,所以我不认为欧盟内部任何国家会因为中国的投资对欧盟产生分离倾向。

所有这些都可以说明,欧盟对“一带一路”倡议基本上抱持的是一种合作的态度,而且所有欧盟成员国在欧洲理事会上都对这一态度没有异议。所以说欧盟并未因“一带一路”发生分裂,实际上大家就“一带一路”问题上应采取怎样的最高原则是有共识的。当然,每一个欧盟成员国都是主权国家,他们各自在面对“一带一路”时会有细微的政策差异,不过“欧亚互联互通战略”是大家都会遵守的一个总纲。我最后对你的问题做一个简短的回答,没有欧盟国家对“一带一路”倡议感到警惕,欧盟也没有因“一带一路”产生任何分裂现象。

西班牙外交大臣何塞普·博雷利·丰特列斯

记者:欧洲议会新一届选举即将到来,新一任欧洲理事会主席也将产生,你认为欧盟在中、美、欧三角关系中会采取怎样的政策?欧盟会被迫选边站队吗?

博雷利:我们希望新一届欧盟委员会能够继续上一届的工作,也就是继续巩固欧盟体制、促进各成员国之间的融合与团结、进一步推行欧盟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以确保欧盟继续扮演好世界一极的角色。欧盟各成员国和各欧盟机构都认为欧盟的国际角色是促进国际和平与安全,我们对所有国际伙伴都秉持开放合作的态度。欧盟并不会选边站队,欧盟会与国际体系中各参与方进行接触以便达成协议或妥协,进而使全球各地区保持稳定。

记者:中美贸易战对欧洲有什么影响吗?

博雷利:欧盟的一项核心价值观就是维护开放的市场经济体系,而欧盟外交政策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促进开放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贸易体系的形成。原因何在?因为我们相信全世界人民的生活福祉与此息息相关。如果贸易战真地爆发(我这样说是因为我还不能确定当前的美中贸易紧张关系是否能称得上是一场贸易战),这将严重削弱维护开放的市场经济体系的价值观,并对开放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贸易体系的形成造成严重负面影响。全球经济以及全世界人民(无论来自哪个国家)的生活福祉都将受到拖累。实际上,我们已经看到了当前美中贸易紧张关系所造成的消极影响,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在恶化,投资信心在下降,全球贸易局面也日趋严峻。

然而,在危机之下我们仍能看到机会。今天,我们已经看到全球两大主要贸易国之间正在展开协商,为了维护国际贸易体系,大家正在全力以赴。我相信,这一切最终都会过去,国际贸易规则将因此变得更加稳固、更加与时俱进。

记者:几周前,欧洲理事会将中国列为在几个特定领域内的“系统性竞争对手”(a “systemic rival” in certain areas)。中欧在哪些领域内的竞争局面最为突出,原因是什么?

博雷利:据我所知,对中国定位的这种描述出现在欧盟委员会提交给欧洲议会和欧洲理事会的一份联合通报文件(a joint communication)上,那份文件的起草者包括各成员国的高级代表和副总统级别的官员,欧洲理事会并没有对中国定位做出过这种描述。那份联合通报文件对中欧之间可能会发生摩擦的领域进行了非常清晰的阐述。

欧盟是建立在民主、人权、法制等一系列价值观之上的,我们认为那些价值观是普世的。那些价值观的普适性并非来自欧盟的拥护,而是因为它们客观上的确有利于人们的生活。实际上,并非所有的欧盟国家过去都拥护这种价值观,可是为了加入欧盟,这种价值观获得了他们的接受,他们的老百姓也因此获益。调查数据可以证明我的这一观点。

欧盟与中国就“什么才是对人民真正有益的”这个问题一直存在不同看法,这种分歧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在过去,这种分歧对双方展开富有成果的合作并不构成障碍,我们可以做到互相尊重对方的观点。然而现在新的情况在于,中国正在将自己的国家治理模式向国外输出,这种情况甚至出现在了多边场合。这就是欧盟委员会将中国列为“系统性竞争对手”的原因。这种意识形态分歧已经不仅存在于欧盟和中国之间,它已经扩散到了世界上的其他地区。欧盟对自己的价值观深信不疑,我们认为它是对全人类普遍适用的。我们会继续通过文明、理性的方式捍卫自己的价值观。

我还想指出的是,那份联合通报文件还涉及中欧合作的其他很多领域,比如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等等。欧盟委员会起草那份文件并不是为了加剧中欧紧张关系,而是希望从正反两个方面对中欧关系进行全面的客观评估。欧盟一直将中国视为好朋友,而好朋友之间应当可以就任何分歧进行坦率的交谈并在谈判桌上达成妥协。

记者:在未来5年甚至更长一段时间里,中欧关系的主题是什么?与中国接触或对抗,哪个选项更符合欧洲的利益呢?

博雷利:从个人角度来说,我认为,我也希望中欧之间能进一步接触和合作。从气候变化、非洲发展问题到威胁国际和平的地区冲突、中东问题、朝鲜半岛问题等等,这个世界正面临严峻的全球性挑战,国际社会只有团结起来才能共同应对那些挑战并取得胜利。全人类的福祉取决于我们开展合作的能力。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19年4月24日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何塞普·博雷利·丰特列斯

何塞普·博雷利·丰特列斯

西班牙外交大臣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
作者最近文章
欧盟对“一带一路”警惕?没有的事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