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约瑟夫·施蒂格利茨:“美国有这样的总统是不正常的”

2017-02-24 14:47:16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唐纳德·特朗普总统以让人头晕的节奏制造了一种混乱、不确定、恐俱的气氛。因此,一些公民、知名商界人士、公民社会和政府试图以适当和有效的方式作出回应也就毫不奇怪了。

对特朗普要严肃对待

现在就作出一些预测有困难,因为特朗普还没有就一些话题提出具体的法规。而且我们也不知道国会和司法方面面对总统雪片般的法令采取什么样的最终立场。但是,不确定不代表可以无视。

现在很明显需要对特朗普的声明和推文予以严肃对待。在去年11月的美国总统选举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希望特朗普放弃其在竟选期间表现出的极端主义。人们相信这位不现实的大师一旦承担美国总统这个通常被视为全球最有权势的职位的沉重责任后可以改头换面。但是,特朗普没有留下任何怀疑,他是在按他说的去做:禁止穆斯林移民入境、在同墨西哥的边境上建墙、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废止2010年的《多德一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并且还着手展开一些其支持者都不赞同的改革。

我本人对二战之后以联合国、北约、欧盟等为基础的经济秩序和安全组织的一些方面予以批评。但是,尝试进行改革使得这些机制更有效与计划将其摧毁之间是有极大区别的。

“美国优先”被过度强调

特朗普认为国际政治是零和游戏。事实上,得到良好治理的全球化可以让所有人受惠:如果美国的朋友和盟友(包括澳大利亚、欧盟或者墨西哥)变得强大,那么美国也会因此成为赢家。但是,特朗普的政策可能导致全球化演变为一场负和游戏:美国自己也会成为输家。

自特朗普就职演说开始,他所实施的政策就已经很明白了。他反复提及的“美国优先”以及其接近法西斯式的言论强调了他打算施行竞选计划中最让人生厌的那些措施。美国各届前任政府一向对捍卫美国利益的责任严肃对待。但是,这些政府一般都对国家利益有着有见地的理解。它们认为,美国人从一个更加繁荣的全球经济以及一个决定捍卫法治国家、民主和人权的各国之间的联盟中受益。

唯一的积极因素是围绕着宽容、平等之类的基础价值观的团结一致情感的复兴。这种复兴正是受到特朗普及其团队体现的过度虔诚和厌恶女性(公开或隐藏的)所刺激而生的。这种团结一致具有全球性,因为对特朗普及其盟友的拒绝和抗议正在整个民主世界扩展。

必要时应站出来抵制

在美国,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抨击特朗普将会很快践踏基本权利。他们准备好要捍卫主要的宪法原则。作为对其的支持,美国人上个月资助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数百万美元。

在全美范围内,企业的雇员和客户因为企业总裁或者董事会成员支持特朗普而表达自己的忧虑。一些投资者和企业领导者对新总统予以支持。在今年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他们中的很多人提到特朗普减税和放松监管的保证,但是却忽视了特朗普宣称的保护主义措施。这种缺乏勇气的情况更让人担心:很明显,很多对特朗普获胜担心的人不敢表达意见而尤其希望避免自身(股价和企业)成为一条推文中的攻击目标。

这种扩散的恐惧是独裁政权的一个特征。在我的成年生涯中,这还是我第一次在美国看到此类情况。这也由此使得在很多美国人心中至今只是抽象概念的法治国家原则成为具体可见的事物。在一个法治国家的框架中,如果政府打算阻止企业外迁或者外包,它会提出一项法令通过一项规章从而做出必要的激励同时不鼓励那些政府不希望出现的行为。政府不会骚扰、威胁企业,不会把受创的难民视为安全威胁。

一位美国总统指责司法独立,在制定国家安全政策核心决策上用一名极右翼网站负责人来替代军队首脑和情报机构,在朝鲜试射弹道导弹时却在担心自己女儿的生意。美国有这样的总统是不正常的。

这个新时代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要保持警惕并在必要时每一次都站出来并且是一起站出来抵制。

(法国《回声报》2月23日文章,题:《特朗普时代生存手册》,作者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约瑟夫·施蒂格利茨)

约瑟夫·施蒂格利茨

约瑟夫·施蒂格利茨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