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贾斯汀·谢林:尼克松预见了特朗普的崛起 但他不会支持特朗普

2016-12-09 07:58:49

【观察者网翻译/青年观察者凌子奇】“沉默的大多数”终于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他们为弱势群体的工作机会投票,他们为新型美俄关系投票,他们为恐惧和种族隔离中的“法律与秩序”投票。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庆祝着他的胜利,而且在推特上列出了他的敌人清单。

不难理解,媒体为何喜欢把特朗普与前总统尼克松放在一起。尽管尼克松的孙子克里斯托弗·尼克松·考克斯发誓爷爷如果在世一定会支持特朗普,但考克斯实际上只是一个一心紧跟党内路线、人云亦云的失败政客。过去4年里,我几乎每天都在推特上写着尼克松,我对涉及他的书、采访、磁带进行了大量研究,还与了解他的人进行了交谈,我创造了@dick_nixon这样一个角色。如果你回看过往的政策和尼克松的政治思想,你就会发现特朗普和尼克松二者并没有可比性。

特朗普胁迫新闻媒体,为了赢得这场胶着的选举他不惜谎话连篇,甚至被控欺诈。而尼克松当年赢得了美国历史上最多的总统选举人票,还引发了自南北战争以来最严重的宪政危机。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资料图)

尼克松善于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反败为胜,他知道他自己缺乏什么。在1987年他给特朗普的信中,他提到妻子帕特·尼克松曾对特朗普在“菲尔·多纳霍秀”上的表现大加赞美,他当时还替妻子带了话:特朗普应该去从政,这一消息在媒体上迅速传播开来。

然而在1960年的总统选举中,尼克松败给了在电视辩论中表现出色的肯尼迪,他的联盟也宣告瓦解。虽然尼克松私下偶尔能有惊艳表现,但他在电视上的亮相从未令人满意,他后来在其他方面的成功更是凸显了这一点。尼克松在特朗普声名初显时写下这封信,当时特朗普还是一个放荡不羁、信奉孤立主义的民主党人,认为自己改变了纽约的样貌。

尼克松从来不是一个孤立主义者。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他在此问题上公开反对他的前顾问帕特·布坎南。他也不是自由主义者。虽然他认为政府有责任帮助人民,但他的进步政策(progressive policies)主要是考虑到民主党在国会占优这一政治现实。虽然不善表现,但他深刻理解电视的力量,他对布坎南说,“在政治上只有一件事情比犯错更糟糕,那就是讲话无聊”。

而这对特朗普来说从来不是问题。正如尼克松在无数他远离政坛时所写的信中提到的那样,他正在结交一个有才华的局外人,期待着也许此人能助他重出江湖。不过他并没有直接这样讲,而是借用了妻子的话。

尼克松为了政治利益使出了权宜之计,不惜违反法律,而特朗普直接无视公民权利和正当程序。1989年,特朗普要求对“中央公园慢跑者”强奸案中的5名犯罪嫌疑人执行死刑;而在2016年,在此数人被证实无罪释放后很久,他仍然坚持他的诉求。他还要求大规模驱逐非法移民并对穆斯林强制登记,他的内阁提名名单显示出他此前的话绝非玩笑。尼克松则与之相反,上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早期,他就像一个主流政客一样支持维护公民权利;作为副总统,他会见了马丁·路德·金,1964年他警告说,遵循巴里·戈德沃特“使黑人选票作废”的提议绝对是个“错误”。尼克松认为,不然的话,“我们的党将最终会成为第一个全白人的大党,而这将违背共和党的原则”。

但尼克松所坚持的原则没能抵挡住1968年运动的冲击。他的“南方战略”试图隐瞒南方乡间种族主义者对“法律与秩序”的诉求,这一举措对美国政治的负面影响极其深远,但在总统任期内他通过高超手腕,成功地避免了负面影响。尼克松通过命令南方学校大规模废除种族隔离制度来缓和他的白人基本盘的愤怒(1968年,只有6%的学校废除了种族隔离,而1974年这一数据达到了将近75%)。同时他要求联邦承包商雇用少数族裔的工人,并批准了“平等权利法案”。“满足他们20%的要求即可”,尼克松如是说。

1987年的特朗普(资料图)

然而,在1972年的选举中尼克松仍然赢得了49个州。检察长约翰·米切尔在1969年初对媒体说,“要看我们做了什么,而不是我们说了什么”。尼克松能够以远见卓识巧妙而犀利地游走于问题的两面,而特朗普则似乎完全被自己的情绪所控制。

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将毁灭尼克松和他的英雄伍德罗·威尔逊打造的“一个世界”。尼克松与中国打开局面,与苏联实现和解,与埃及重建关系,并在以色列寻求与阿拉伯世界和平共处的前提下巩固了美以关系。特朗普则是一个疯狂的“艺术家”。他威胁若盟国拒绝支付驻军费用,那么美国军队就将打道回府。这样的后果可怕得几乎难以想象。例如,从日本和韩国撤军可能使我们的盟友陷入朝鲜和中国的“包围”之中,从而迫使日本开发核武器。从德国撤军可能使得弗拉基米尔·普京能够在东欧“为所欲为”。若是如此,即便俄罗斯最终能帮助击败伊斯兰国也将无关紧要,我们的损失已无法挽回。

尼克松致力于维护同盟关系,而特朗普心里却只有生意,这就是区别。

尼克松的优点在于他可以提前意识到民众的需求。在1992年文化战争的高潮阶段,他如此回应一位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言的患艾滋病的女性:在这个政党中,我们对每个人都有太多怨气,这很令人尴尬。我不在乎有如此多的同性恋或者双性恋,我也不想讨论堕胎问题,这都是人们自己的私事。我们这个党派太缺乏宽容了。在美国,50%的家庭是单亲家庭,65%的妇女在工作。我们不能辜负他们,我们必须主动做点事情。

特朗普最终当上了总统,这只能怪两党都忽视了尼克松的建议。当希拉里·克林顿试图拉拢数量上已经不占优势的中产阶级,那些穷人、弱者却留在家中或将目光投向别处。希拉里总是和各界名流一起参与竞选活动,而特朗普却说:“我和你们在一起”。

共和党人已经剥削弱势群体整整35年了:将工作岗位出口到国外、随意让警察闯入私宅、对民意视若无睹……这一切该有个了结了。

1987年12月21日,尼克松给特朗普的信:我没看那个节目,但我妻子说你在节目中的表现很棒。你知道的,她在政治方面堪称专家,她说你无论何时决定参选总统,一定会赢!(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青年观察者凌子奇译自《华盛顿邮报》,观察者网马力校)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贾斯汀·谢林

贾斯汀·谢林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美国大选
美国大选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