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喀尔拉:从马丁·路德·金到黑命贵

——黑人民权运动的迷失

2017-08-25 08:48:00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喀尔拉】

近日,美国弗吉尼亚暴动带来的影响不断扩大,整个美国社会已经因为这一事件被彻底割裂成左、右两个部分。这次事件的发酵,背后少不了两个阵营的推动——他们一方是继承3K党衣钵的极端白人民族主义者,另一方则是号称要重建黑人解放运动的“黑命贵”组织(Black lives matter)。

作为局外人旁观整场事件,我们可以给挥舞着邦联、纳粹旗帜的白右们定义为“种族主义者”。但这场战斗中的另一方——“黑命贵”组织,它们身上就真的干干净净吗?其实,这场斗争中没有真正完全“正义”的一方,这次暴乱不仅折射出了美国社会的严重撕裂,更突显出了黑人民权运动在新时代的迷茫与畸变。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一次对南北战争历史的清算

这次暴乱的导火索是双方对“邦联纪念品”的认识不同。右翼将罗伯特·李将军视为家乡英雄,将纪念邦联视作纪念自己先辈的牺牲;而左翼则认为这是对“奴隶制”、“种族主义者”的怀恋。双方认识的不同造成了激烈的分歧与冲突。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解释过,对罗伯特李及邦联的纪念,是美国为了战后重建能够顺利进行而选择的无奈之举,而到了今天这种纪念已经深入美国社会文化之中,因此左翼人士想要剔除这种“余孽”,就必须挖开美国内战的伤疤,而这必然为美国社会带来冲击。

左翼们执着于推翻这类纪念物,就是在硬生生地揭开历史伤疤,扩大美国社会的割裂,在实际上起到了十分严重的后果。因此,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但如果不谈它造成的不良后果,单单从思想层面讲,这种斗争无疑是正义的。这些纪念物虽是美国弥合战后伤痕的前提与基础,但同时也充分体现了北方联邦在战后放弃了对种族不平等的彻底清算。为了重建的顺利进行,北方白人与南方白人之间选择了媾和与相互原谅,而黑人权利则成了他们的牺牲品。

黑人在南北战争后褪去了枷锁,但得到了新的种族隔离制度,他们依然没有获得与白人平等的权利。而这一局面持续了近一百年,直到20世纪中后期,马丁路德金等人领导黑人民权运动并取得成功,才使黑人的权利状况得到了极大改善。

近些年,由于政治正确的泛滥,以黑人为代表的少数族裔在舆论上占据了一定优势(但政治、经济权利上仍然止步不前)。新的黑人民权运动组织看到了清算南北战争历史遗物的机会。固然纪念邦联有着一定的历史渊源与价值,但这种行为在新时代不仅成为了种族主义者的庇护所,也十分不合时宜。因此,黑命贵组织选择通过诉诸市议会,利用合法程序拆除纪念邦联的雕塑。这可以称作是一种正义的清算。南方白人在情感上难以接受是合情的,但黑人及左翼们希望拆除纪念曾经压迫者的雕像则是既合情又合理的。

黑命贵≠马丁路德金继承者

既然这次行动虽有争议但确实具有正义性,那么是否意味着黑命贵组织真的如他们所宣传的那样,是黑人解放运动的重建者呢?马丁路德金让黑人拥有了政治权利,但他的死让黑人平权运动后继无人,马尔科姆·X与黑豹党有他们的坚持,但却没有继续坚持金的非暴力形式。而黑人距离取得全面的经济、文化平等地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毫无疑问,马丁路德金需要一个继承者,来领导他的黑人同胞走完这条漫长且艰辛的道路。

马丁路德金与马尔科姆X,图片来源:作者收集

黑命贵组织成立的初衷便是继承金的伟大事业:2012年,一位西班牙裔白人枪杀了一位黑人青年,但最终却被警察局无罪释放,引起了舆论一片哗然。事后,美国司法部介入案件,经过审查后还是因为证据不足,没有修改判决结果。当时的黑人们通过此案件认识到,光靠松散的抗议是不够的,他们需要一个正式的组织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因此,黑命贵组织应运而生。他们打出自己的口号,声称要超越以往狭隘的黑人民族主义,建立一个集结所有黑人力量(包括以往被以往的妇女、残疾人、LGBT群体)的组织,追求真正的平权,并解决黑人社会内部的诸多问题。

从他们的宗旨上看,这个组织不仅看到黑人外部面临的压迫,还看到黑人内部的不平等。而他们的指导原则也有着崇尚和平与交流的信条。这个组织是如此的“正确”,仿佛黑人平权运动再次迎来了曙光。这个理想无疑是长远以及伟大的。那么,黑命贵组织配不配得上金的继承者称号呢?

很遗憾,这个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因为黑命贵组织已经背离了他们的初衷,退化成了一个与白人统治者(主要是民主党)同流合污,只聚焦种族矛盾而不是实事求是、追求平等的组织了。他们迎来的不是曙光,而是上层白人的触手。

沦为舆论宣传工具的黑命贵组织

马丁路德金带领的黑人民权运动取得了阶段性胜利,黑人们从此拥有了与白人公民同等的政治权利。也是从这一天开始,美国的白人统治集团开始重视黑人群体手中的选票。十分讽刺的是,在二十年前,由于民主党人富兰克林·罗斯福组建的新政联盟中包含少数群体(黑人、非新教教徒、犹太人),这使得民主党与共和党在对待黑人的态度上逐渐发生了颠倒性的转化。到了黑人彻底拥有选举权利的六十年代,民主党及其代表的自由主义者们更能赢得黑人选民的青睐,而昔日领导废奴的共和党,则成为了更加保守的政党,黑人几乎不会投票给他们。

那么,既然如此,黑命贵组织不正应该与民主党合作,致力于建设一个对待少数族裔开放、包容的美国社会吗?我们为什么要说他们被上层白人所收买,沦为了统治工具,而没有继承马丁路德金的事业呢?

这就要从马丁路德金的信条说起,金是一个相对实事求是的人,他对政治的关注更加深入,他没有“无脑”支持民主党,而是一直奉行不公开支持任一美国政党或候选人的政策,金认为没有一个党是完美的:“共和党和民主党都不是万能的上帝。他们有各自的缺陷……我与任一党都不是密不可分。”

他希望黑人得到的是政治权利、平等就业、经济独立,而不是一些社会舆论上虚假的尊敬与面向黑人的特许福利。金不单表面上看到黑人遭到的歧视排挤,更看到了是社会的不公导致了这一切,他关注贫穷问题,反对战争,他支持民主社会主义的立场甚至让美国怀疑他是共产党人。正是因为了解问题的根源,实事求是,马丁路德金才能领导黑人民权运动走向成功。

而反观现在的黑命贵组织,他们平时的运动集中于抗议警务腐败、减少对黑人暴力、关注警务改革。我们可以看出,他们只看到了现在部分白人警察对黑人戴有有色眼镜,白人警察有很高几率把黑人视为犯罪嫌疑人并采取过激手段。这种现象确实体现了白人对黑人的偏见,抗议这种行为是政治正确,但有利于根本解决问题吗?

究其根本,白人警察之所以如此看待黑人,更多是根据黑人社区治安差、黑人平均文化水平不高,失业率犯罪率明显高于其他族裔而得出的结论。也就是说,而导致这些现象的原因是黑人社区缺乏基础教育设施。因此大多数黑人无法接受教育,知识水平文化素养较低,无法从事大多数工作,最终只能沦为廉价劳动力(现在廉价劳动力也大量被华裔、西班牙裔取代)和犯罪分子。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低素质没文化的黑人父母鲜有重视家庭教育的,如果不改变黑人群体差劲的基础教育状况,那么黑人们只能在这个怪圈中不断沉沦,越发堕落。

黑命贵组织没有像马丁路德金一样直击根本,而是停于表面,抗议歧视现象的出现,把这种歧视的原因归结于白人种族主义,而不正视当前黑人群体素质、知识水平确实较低的现状。

某些白人权贵也就坡下驴,跟他们一起“呼吁”,既证明了自己的政治正确,又占据了道德的高地痛击政敌,何乐而不为呢?以民主党为首的白人统治者有意与无意间利用了他们的这种错误,在舆论上营造黑人与白人平等的假象,并使得政治正确的氛围日益浓郁,刻意不谈黑人受教育水平普遍较低,文化素质不高,难以找到工作的尖锐社会现实,巧妙地欺骗了黑人和一部分左派。


一幅讽刺漫画 民主党和希拉里无疑把黑命贵当成了黑票贵,图片来源:见水印

而他们推出优惠政策,让高等学府配额招收黑人学子,其实并无益于整个黑人群体的改变。少数受过高等教育的黑人成为了白人的附庸,他们大煲鸡汤,鼓吹其他黑人可以像他们一样改变命运。但事实上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高等学府配额再多,每年也只能招收一小部分黑人学生。而反观黑人社区中,大部分人连小学都没有读过,更不要接受高等教育了。只有基础教育的完善,才能让黑人普遍地提高文化水平,才能真正改变黑人族群的风气。

但如果这些假设成真,白人社会无疑将会遭到很大的冲击,白人统治者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他们利用黑人名人、黑命贵组织,麻痹广大黑人,维护自己的统治,把黑人当成自己的票仓。并用种族矛盾巧妙替代了阶级矛盾,让白人底层人民与黑人们大打出手,新政联盟模式的底层人民大联合再也不会出现,而曾经的伙伴也彻底变成了仇敌。

特朗普与黑人平权组织的未来

特朗普的当选不是偶然,也与美国社会上的种族矛盾激化有关。他更倾向于白人底层人民,提出要切实改变白人底层人民的命运,这种宣言无疑打动了大批手握选票的“红脖子”。这批底层白人不再相信建制派的虚伪政治正确,而是更希望特朗普帮他们解决就业、基础建设等实际问题。因此,特朗普这位保守主义的白人总统横空出世,打断了奥巴马当选所显现的自由主义复兴势头。

但正因如此,特朗普的问题也十分明显,他更加重视底层白人群体,相对忽视少数族裔面临的困难,而且他并非传统政客,经常语出惊人,因此被抨击为种族主义者,也使得白人右翼势力抬头。

那么,在这个时代,黑人民权运动的未来该选择怎样的道路?他们要如何做才能真正改变黑人的命运?根据前人的经验,黑人朋友们不妨立足实际,矫正黑人群体内部错误的观念,要求政府健全黑人社区的基础教育,并追求教育平等、就业平等。只有经济的独立,文化素质的提升才能真正改善黑人的形象,并使得美国主流社会接纳自己。

现在的以黑命贵组织为代表的一批黑人,通过“哭闹”,强迫主流社会尊重自己。但其实这只会让情况恶化,并使白人种族主义思潮死灰复燃。最终,本应联合起来,共同追求平等的白人底层人民与少数族裔们将会彻底决裂。而上层权贵则会坐山观虎斗,笑看变革力量的自我毁灭。

黑人的未来不能依靠奥巴马呼吁“平等的爱”的推特,也不能指望得到特朗普的特别关注与照顾。黑人平权运动的未来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我们作为局外人,只能希望美国的黑人们能够在未来完成马丁路德金的事业,成为真正有自尊、有权利的美国公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喀尔拉

喀尔拉

历史专业的影视爱好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美国政治
美国政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