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喀尔拉:“白左”动保那些事儿

——涉虐羊苏格兰废传统节 怕虐猫萨福克拆警示牌

2018-02-04 08:55:11

【狗年将近,中国发生了多起与狗有关的新闻,在朋友圈里热传:警察当街扑杀咬伤人的金毛,部分极端爱狗人士则曝光了相关警察的家庭住址;男子未牵狗绳致狗被撞,向司机索赔万元;捡狗人疑索酬不成将柯基摔死,随后家门口被摆花圈、喷油漆;成都一小区疑现“毒肉块”,一天内三只狗死亡;偷狗者威胁狗主“敢追就拿针毒你”,被狗主开车撞死……

这些事件孰是孰非,网上早已有诸多讨论,不再赘述,但确实反映出动物保护意识在中国的巨大影响力。动物保护确有必要,可在西方国家已经有不少走偏的现象,本文特列举一二。】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喀尔拉)

保护动物本来是一件好事,但随着部分的人教条与僵化,许多“白左”都披上了“动物保护者”的外衣,但凡和动物沾边的事情都要来搅和一通。2017年,英国的两个地方部门就被“动保者”搅了局,为了洗清虐待动物的嫌疑,一个取缔了小镇的传统节日,一个撤除了警示司机的警示牌。

从2012年开始,苏格兰莫法特镇创办了“莫法特赛羊比赛”。当然,这可不是一种高强度的竞技型赛事,这是小镇居民们为了休闲取乐创办的“卖萌型”比赛。在比赛中,小羊们没有真人骑手,而是穿上针织衫,背上棉花做的小骑士。五六只小羊同场竞技,它们越过不到十厘米高的软水管障碍,跑过几百米的小街道,看谁先能闯过红线,争夺胜利。

比赛开始裁判督促小羊开跑,图片来源:见水印

这一活动其实并没有什么历史渊源,只是小镇居民们模仿赛马,在镇子里举办的娱乐活动而已。大家不赌钱不赌物的,就是在假日看小羊卖卖萌,图个乐子而已。这个活动意外地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镇民、观光客,有的人甚至还以为这是镇子源远流长,从中世纪传下来的习俗。

但十分遗憾的是,在活动吸引来观光者时,也吸引来了不速之客——“动物保护者”。前一时期,有83000位“护羊心切”的“勇士”联名在网上签署了“请愿书”。在这一声势浩大的抗议请愿影响下,第六届莫法特赛羊大赛宣告停办。

而这83000名勇士中,没有一位是莫法特镇的居民,那里当地人口约2500人,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镇,在这个请愿发起前,没有一个人认为这项无伤大雅的小活动涉嫌虐羊,这场活动不过是小镇居民自娱自乐的小节日而已。但随着请愿者不断扩大影响,这项赛事被彻底捅了出去,而举办公众活动需要相应许可——而这份钱组织者负担不起,所以这项活动被迫结束了。

这就像小孩子凑在一起过家家,旁边来了个路人说你是乱搞男女关系,最后孩子爸妈听说后,把孩子打一顿哄回家里了一样。真是大煞风景,小镇居民们大受欢迎的节日也就此泡汤。从此以后莫法特镇再没有小羊赛跑的节目了。

而抗议者有没有对此感到内疚呢?完全没有!还有抗议者在论坛留言:“他们(举办者)从来没有问过羊的感受!”然而,子非羊,安知羊之苦啊!小羊们一年就跑这一次,也没有鞭打,也没有呵斥,跑完了还能饱餐一顿,要我说你们白左才是没有问过小羊的感受!

不仅苏格兰人碰上了碰瓷的“动物保护者”,就连南边的英格兰人也没有幸免。近日萨福克郡议会宣布撤销了“猫眼”通知,因为他们可能被儿童和外国游客“误解”。

注意!我们摘掉了猫眼!图片来源:作者收集

乍一看这个猫眼通知还真有些“可怕”,摘掉猫眼还要打个广告牌,难道萨福克郡是虐猫大郡?其实不然,这个CATS EYES并不是指猫的眼睛,当然也不是咱们中国人习惯称为“猫眼儿”的门的窥视口,而是一种英国人发明的道路标示安全装置,是一种隆起的路标。

美图以后就成为真的“猫眼”了,图片来源:作者收集

猫眼,其实就是在铸铁壳体中,安装一个白色橡胶拱顶,下嵌两对反光作用的玻璃球。这种双向式设计用于标示道路的中心线,每对猫眼分别指示一个方向。各色的单向式猫眼也被广泛应用于标示道路边沿与行道分隔线。猫眼在雾天的作用尤为显著,同时大大降低了除雪对路基的损害。

简单来说,猫眼是安装在车行道分界线上的小道具,他具备两个作用:一是雾雪天气反射行驶车辆的前照灯,提示驾驶员是否在正常沿车道直行。第二个作用就是,在驾驶员偏离车道时,会压到这个提示物,驾驶员就会意识到车开歪了。

猫眼是英国人的发明,比前面提到的赛羊大赛更具历史。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一天晚上,英国西约克郡的珀西·肖(Percy Shaw)在安布勒索恩(Ambler Thorn)郊区开车时,突然感觉驾车十分不适,没有了昔日熟悉的方向感,车开起来总是摇摇摆摆,不能按线直行。后来他发现,原来是附近的电车轨道被拆除了,以前自己一直在用其磨光的轨道钢条折射的车灯灯光,来为驾驶导航,如今没有了轨道,也就没有了导航器。肖从此得到灵感,自己设计并研制了“猫眼”,而其名字则是源于肖看到了猫的眼耀反光。毕竟这装置在夜晚反光时,确实很像黑暗中小猫的眼睛。

猫眼这个装置虽然简单,但它在二战上还起到了一定作用。当时英国运输车队为了躲避德国战机的侦查与攻击,不得不启用灯光管制,在行驶中只能开启车前小灯,而猫眼反射的光则为他们指明了道路,无数运输兵都要感谢这只“小猫”让他们避免了车毁人亡的悲剧。战后,这个装置在英国交通委员部的支持,在英国广泛安装,据说也走出了国门,不过亚洲倒是不常见,可能是走进了各个英联邦国家的国门中吧。

可惜,这么一个历史久远的装置也被“动物保护者”盯上了。之前图里的标志是为了提示当地驾驶员,路面上的猫眼因为整修等原因,暂时被移除了,因此行车时要注意安全。而这在外国人眼里看上去就变成了可怕的犯罪宣言。例如,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游客弗朗西斯·诺贝尔(Frances Knobel)说:“我不得不停下车,回去看看我是否看错了标志。这标志看上去没有任何意义,而且还非常可怕,好像当地人在吹嘘虐待小动物一样。

后来一位当地的英国民众为他解释道:“猫眼是我们给反射大灯的反光装置起的名字。”这位美国人才明白这只是个可笑的误会。

其实英国人也明白,猫眼这个称呼很容易引起误会。但就像佛罗里达人菜单上把鲯鳅叫做海豚一样,这种误会无伤大雅,不过是文化上的小差异而已。但“动物保护者斗士”可不这么想,伊普斯维奇的丽贝卡·布鲁尔(Rebecca Brewer)抗议道:“我五岁的女儿第一次看到这个标志后很不高兴——她真的以为这是有人在虐猫。我不得不耗费口舌向她解释这是什么意思。”

正是因为这些抗议者的出现,萨福克议会决定浪费时间和金钱,把所有告示牌上的“猫眼”改成“公路钉”。为何猫眼诞生80多年,这么多代父母都愿意跟孩子解释,而现在这代却就不行了呢?可能还是本文中打引号的“动物保护者”势力——也就是“白左”崛起造成的吧。

通过这两件事情我们也可以看出,“白左”们丝毫不在意他们的诉求会给他人带来不便,只要他们动一动手指,动一动嘴皮,在强迫地方部门为他们改变后,他们才不在意什么小镇居民的失望与萨福克司机的安危,他们只在乎自己的感受,他们自我麻醉,感觉自己做了好事,心里很舒畅。殊不知自己虚伪的成就感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真是和我国国内胡乱放生生物入侵物种的“大善人”一样虚伪自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喀尔拉

喀尔拉

历史专业的影视爱好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人与狗
人与狗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