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克里斯托弗·哈里森:斩断马斯克伸向政府补贴的魔爪

2017-03-02 08:28:04

美国东部时间2月19日上午9时39分,埃隆·马斯克(Elon Musk)领导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用“猎鹰9”火箭把“龙”货运飞船送入了太空,为国际空间站送去了补给和科学实验设备,而且又一次实现了“猎鹰9”火箭第一级陆地回收。

埃隆·马斯克是美国总统特朗普领导的商业顾问委员会成员,他还是一位工程师、慈善家、美国最大网络支付公司PayPal的CEO、SpaceX公司的CEO、环保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的CEO和产品设计师,另外他还提出了超音速高铁计划。这样一位传奇人物、一位实现了“美国梦”的南非青年,为何又遭到美国媒体、智库学者的诟病甚至抨击呢?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刊文指出,马斯克曾经是一位“科技产业的明星”,但他已经“被美国政府转变为吞噬政府资金的怪兽”,他的经历“向我们很好地展示了,一个世界闻名的商业和技术奇才是如何被裙带资本主义拖进堕落的深渊的”。观察者网马力翻译。

埃隆·马斯克(图片来源:美国《国家利益》网站)

2016年12月7日,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走进了位于纽约的特朗普大厦。他去干什么?当然是去向未来的总统推销他的“百万绿色就业岗位”计划。也许,他还希望新政府能在他的宠物事业上给予些照顾也未可知。此类怪现象必须杜绝,特朗普总统若想上任100天时的政绩好看些,就必须彻底遏制上述这般失控的裙带资本主义(crony capitalism)现象。

若想讲清楚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问题其实并不难。他是在联合国大会上讲过漂亮话的电影明星,而且他还曾威逼政府在对民生来说并非重要的事情上大笔花钱,原因嘛,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他的这一行为不仅是激怒了人民大众那么简单,他是在以自己的言行亲自向大家演示何为“规制俘虏”(Regulatory Capture,一种政治腐败或政府行政失败现象。它指政府制定出的某种公共政策损害了公众利益,使仅有少数人的利益团体受益。它可能造成社会中某些公司以”遵守政府规章制度“为借口,持续开展损害公众利益的经营行为——观察者网注)。“规制俘虏”现象将扭曲资本市场,甚至扭曲我们整个经济体系,导致企业行为与市场驱动脱钩。

也许上面的解释太理论化了,我们可以看一个实际例子,比如埃隆·马斯克,此人在获取政府资金方面颇有套路。在某种意义上,埃隆·马斯克的经历向我们很好地展示了,一个世界闻名的商业和技术奇才是如何被裙带资本主义拖进堕落的深渊的。

众所周知,奥巴马总统在推动电动汽车发展方面遇到了一些麻烦。2011年,他承诺在2015年前美国将有100万辆电动汽车上路,为此政府将拨款数十亿美元予以推动。在此问题上,他在国会取得了两党支持。然而在投入大笔资金甚至市场也因此受到扭曲之后,距离上述不切实际的目标仍然遥不可及。

与此类似,奥巴马还在太阳能产业上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其中既有直接补贴也有间接补贴,但最后我们的太阳能产品在成本上来说仍然不具有市场竞争力。不过有一个人已经从政府的上述产业政策中获利数十亿美元,他就是埃隆·马斯克。

特斯拉(Tesla)与太阳能城市(SolarCity)——政府补贴的吞噬者

美国政府在电动汽车产业上已经投入大笔金钱,名目繁多,包括研发补贴、发展援助、消费退税、信贷补贴、财政拨款等等。例如,仅内华达州就给马斯克名下的特斯拉电动汽车项目拨款13亿美元,用于建设电池工厂。可是作为这一切的结果,在美国仅有0.16%的上路乘用车是电动汽车(据《华盛顿邮报》2016年1月6日报道,自从第一辆电动汽车2010年在美国上路以来,共有407136辆电动汽车售出,而美国乘用车总保有量为2.5亿,电动汽车占比仅为0.16%——观察者网注)。

虽然已经有大量纳税人的钱被投在电动汽车产业的生产端,可在消费端,政府还要以消费退税等手段鼓励民众购买电动汽车。消费者每购买一辆电动汽车,可以获得7500美元退税。在加州,每辆电动汽车的退税额甚至高达1万美元。

埃隆·马斯克与他的特斯拉电动汽车(资料图)

虽然2015年特斯拉每卖出一辆车要亏损14758美元,但马斯克仍然大胆预计特斯拉的市场估值将达到7000亿美元,这个市值差不多可以与苹果公司相抗衡了。

不过要实现市值7000亿美元的目标,特斯拉还需扩大自己的目标客户群体。而眼下,购买特斯拉电动汽车的客户还仅限于有钱人。特斯拉的Models S和Models X两个型号最低配都要7万美元以上,对大多数美国老百姓来说,这个价格还是太贵了。

此类困境还不仅限于电动汽车这一个领域。我们来看看马斯克产业帝国的另一块疆域——太阳能城市公司(SolarCity)。该公司在纽约租用了一块国有土地上的闲置厂房,租金仅为1美元。SolarCity获得这个厂房并没有用到纽约政府那7.5亿美元拨款,也没有用到那1.5亿美元启动资金。不只如此,每购买一块太阳能电池板,美国政府还会补贴30%,目前已经有30万美国家庭在屋顶安装了SolarCity的太阳能电池板,每一块的价格已经降至1.25万美元。

上述种种已经向我们展示了,美国那1%富有阶层是如何享用来自政府的补贴的。

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一家吞食政府大饼的分包商

在本文开头我提到了裙带资本主义,其实这一现象并不仅限于电动汽车、太阳能电池板那些昂贵的玩具。在马斯克的产业帝国里,SpaceX也是分食大饼的一个主要玩家。SpaceX是马斯克名下一家制造和发射运载火箭的公司。虽然德克萨斯州州长里克·佩里曾拨款为这家公司修建了一座航天发射场,但这家公司的背景里面,“政府补贴”并不是一个十分突出的标签。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向其颁发了特别许可,允许其进入利润丰厚的航天发射市场,而且目前仅有美国联合发射联盟公司(United Launch Alliance)和SpaceX两家进入了这个市场。但截至目前,还很少有涉及SpaceX的关于政府干预(government meddling)及政府无能(government incompetence)方面的报道。

我们得承认,SpaceX的确是一家颇具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公司。这家公司不仅完全依靠自己研发、制造了火箭,而且还取得了非常惊人的技术成就——他们曾两次成功回收了火箭,这意味着火箭可以重复使用,使航天发射成本大幅降低。

埃隆·马斯克与他的“猎鹰9”运载火箭(资料图)

2015年,SpaceX公司充分展示了自己的实力,通过一起诉讼拿下了美国空军的航天发射项目,SpaceX公司也借此成为美国空军航天发射任务的第二家分包商。

而在此之前,仅有一家公司独享这一市场,那就是美国联合发射联盟公司(United Launch Alliance)。这是一家波音公司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合资企业。据美国审计总署的数据,截至2016年5月,该公司已经进行了106次成功发射,每次发射报价为3.5亿美元。波音与洛克希德·马丁是应美国政府要求成立这家合资公司的,该公司垄断了五角大楼所有的航天发射项目,预计该项目2030年将达到700亿美元的规模。

现在SpaceX公司也杀进了这个市场,SpaceX每次发射的报价仅为1亿美元。美国联合发射联盟公司此前并未按照市场进行报价,因为根本不存在市场报价。

美国联合发射联盟公司制造的火箭主要依靠来自俄罗斯的RD-180火箭发动机,该型号是RD-170的改进型,1985年首飞。SpaceX如今提供了另一个选择,而且还将此前花在政府主导下的垄断市场里的巨额资金昭告天下。这是好事情。而美国政府却因为愚蠢的裙带关系使自己陷入了难堪的境地。

由于美国联合发射联盟公司使用来自俄罗斯的火箭发动机,而美国已经对俄罗斯采取了贸易制裁措施,这就几乎意味着SpaceX将垄断这一发射市场。我之所以用“几乎”一词,是因为2016年夏,美国国会已经做出决定,在2022年之前,美国最多可以使用18台来自俄罗斯的火箭发动机。

因此,只要美国对俄罗斯维持严格的制裁措施,SpaceX就是唯一有资格为美国空军提供航天发射服务的公司。同时美国政府也在投入巨资,预计将于2022年之前研发出自己的火箭发动机。那么为何一家SpaceX这样的私人公司要花费数十亿美元研发火箭发动机呢?而且还要面临两个甚至是三个竞争者,其中之一甚至是美国政府。双头垄断(Duopoly)肯定要好于垄断(monopoly),但是未来几年内真正的竞争局面仍然是不太可能出现的。

所有这些都在剥夺消费者的选择自由

上述扭曲市场的行为最终都意味着对消费者选择权利的剥夺。之所以引SpaceX入局,政府意在努力修正自己的错误。过去的错误导致美国只能依赖俄罗斯火箭发动机,虽然政府主导的火箭发动机项目也在进行当中,但当下政府的决策实际上只是让我们把火箭发动机依赖的对象由俄罗斯换成了SpaceX。

而特斯拉和太阳能城市两个公司呢?政府实际上是在指定赢家,政府要确保自己选中的风险投资项目能最终获得成功。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政府不但为生产厂家提供大量补贴,甚至还为购买其产品的消费者提供消费退税待遇。

这种扭曲市场的行为使纳税人陷入不利境地。如果这些被选中的公司最终成功了,投资者将收割投资的利润;而如果失败了,美国纳税人将不得不为这些公司曾获得的各种政府补贴买单,曾经的索林卓公司(Solyndra)就是最好的例子。

企业家们在为有限的风险投资展开激烈竞争,一些公司没有获得政府为降低其投资风险而提供的协助,对于这些公司来说,资金是非常稀缺的。我们不知道有哪些公司没有获得投资,因为政府只选中了埃隆·马斯克一人。

埃隆·马斯克(资料图)


荒唐的粉饰

你也许经常听到美国政府对“政府干预”现象给出如下合理化解释:“老百姓确实需要这样的产品啊!如果政府不在政策上进行一些倾斜,投资人怎么会有积极性把钱投进去呢?”

说的没错,既然提到了“老百姓”,那么美国选民难道就没有一点发言权吗?美国人民可是非常善良慷慨的。诸如抗病毒疫苗这样需求较少的产品,政府一般还会倾听一下民众的意见。

但是请允许我直接亮明自己的观点,美国政府对特斯拉这种百公里加速仅需2.5秒的豪华电动汽车的支持,是政府日益忽略选民利益的一个典型例证。我不知道有多少美国纳税人愿意把税金交给本·阿弗莱克(Ben Affleck)、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史蒂芬·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以及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这些有钱人,帮助他们把自己的丰田普锐斯混合动力汽车升级为纯电动汽车,或者帮助他们把自家豪宅的屋顶变成宣传自己热爱环保的告示牌(virtue signaling billboard)。

另外,如果得知政府的扭曲市场行为已经让美国空军的航天发射任务如此依赖苏联技术,美国人民也是不会高兴的。

在为“政府干预”现象辩护的时候,一些官员经常诉诸“道德平等”(Moral Equivalence)这个概念。他们会说:“那些大型石油公司和汽车制造商都得到了补贴,为了公平起见,给这家公司一些补贴也是应该的吧”。可是为了公平起见,为什么不取消一切补贴呢?制造新的市场扭曲,只是为了消除原有的市场扭曲,这恐怕只会带来更多问题。

特朗普总统面前有很多民粹主义问题要处理,而眼下恰好有一个能击中保守主义要害的好机会:取消所有的补贴!无论电动汽车、绿色能源还是航天项目,美国政府应该尽快从这些项目中抽身出来。

我的主张在政治上也是能站得住脚的。电动汽车项目实际上是加州自己提出来的,这个州的一些城市的电动汽车保有率是全美平均水平的25倍。为什么红色内布拉斯加州的选民要用自己的税金去补贴蓝色加州的电动汽车消费者呢?

对外宣传自身是“世界顶尖的市场主导型创意大学智库——贯通学术理论与现实世界之间的鸿沟”的莫卡特斯中心(Mercatus Center),称马斯克是“这个时代里展现何为美国裙带资本主义的最佳人选”。不过马斯克并非问题的关键,他只是个令人惋惜的代表性人物而已。从这个人身上,我们看到了美国的“政府干预”体制甚至已将这个国家最优秀的人才纳入其中。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马斯克名下的三家公司“已经从政府那里一共获得了49亿美元各种形式的补贴或拨款”。美国的科技行业如今已被“政府干预”体制扭曲到无以复加的程度。马斯克——这位科技产业的明星,已经被政府转变为吞噬政府资金的怪兽。

事情已经荒唐到何种程度了呢?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特斯拉电动汽车这个项目。2016年2月,《华尔街日报》在一篇报道中指出,截至2015年,作为一种补贴形式的碳税收抵免(carbon tax credits,指由于少排放二氧化碳而被免除的税金——观察者网注)已经占到了特斯拉销售总额的7%。也就是说,受到政府补贴的电动汽车被卖给了收到政府补贴的消费者,剩余的93%就来自这笔销售收入,而特斯拉公司最后竟然还亏损了1.08亿美元!可即便如此,特斯拉的股票还是涨到了每股180美元,而2013年时还只有50美元。原因很简单——投资者看好特斯拉。

2015年3月26日,埃隆·马斯克访问清华大学(图片来源:中国日报网)

如果一个投资者可以把钱投给特斯拉,而且美国纳税人可以确保其投资收益,那他还有什么必要把这笔钱投给一个不成熟的、市场前景不明朗的项目呢?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希望效仿马斯克,而且他想要的更多。特朗普会怎样接待他呢?希望我们的新总统能礼貌性回绝其要求。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2016年12月9日美国《国家利益》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克里斯托弗·哈里森

克里斯托弗·哈里森

美国国务院及国防部前顾问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美国经济
美国经济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