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维为、龙安志两会访谈:贸易战将严重损害中美两国利益

2018-03-05 17:32:10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维为教授和环境智库“喜马拉雅共识”创始人龙安志(Laurence Brahm)先生3月5日在中国国际电视台的Rediscovering China节目中,就中美贸易争端、中国创新发展和中国未来发展风险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采访内容详见下文,观察者网马力翻译。

张维为教授和龙安志先生在中国国际电视台参加Rediscovering China节目的录制

主持人:中国发出的声音是响亮、清晰的,中国将更加开放,而且开放的程度也将更加深入。但世界上有些国家却并没有发出与中国类似的声音,比如说美国就在变得更加内向(turning inside)。中美两国在双边贸易领域因此已经发生了一些不和谐状况。特朗普政府已经把提高进口商品税率纳入严肃考虑,这也是习近平主席的高级经济顾问刘鹤此次赴美的原因。首先,张维为教授,您怎么看中美双边贸易关系近期发生的变化?

张维为:中美之间的贸易规模是非常大的,我查了一下,2017年中美双边贸易额已经突破5800亿美元。如果像特朗普总统所说的,在两国间打一场贸易战的话,两国都将深受其害。我个人认为,美国不太可能赢得这场贸易战,美国的国家利益将受到严重伤害。如果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高额关税,首先受到影响的就是“铁锈地带”的那些美国消费者。

主持人:也许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目的在于获得政治上的胜利,而非经济上的胜利。

张维为:中美之间在这个问题上存在巨大的区别。习近平主席认为经济政策应该以人民为中心,应该为人民的利益服务。关于特朗普总统的经济政策,就我个人理解,是围绕选民来考虑的,这样的政策会造成社会分裂(divisive)。

主持人:但这是美国政治的一部分。

张维为:这是一个问题,是美国政治制度中存在的问题。我们拿钢铁和铝产品行业来说,美国准备对从外国进口的这两种产品加征高额关税,这只是考虑到两个行业不到15万美国工人的利益,但更多美国人的利益将因此受损。特朗普之所以照顾这15万人的利益,因为他们都曾在大选中支持特朗普。美国政治的问题在于,政客只关注那些能帮他们赢得选举的人的利益。但这样做会严重损害美国人民的整体利益。

主持人:龙安志先生,您认为特朗普总统会在国内把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战作为一种政治成就进行宣传吗?

龙安志:在我看来,无论什么事情,特朗普都会把它包装成自己的政治成就。这是他的特色,他就是这样操纵舆论的。在看待美中双边贸易关系时,我们应该寻求建立一种互利互惠的共生关系(symbiosis),以扩大两国之间的合作。

现在美国国内对中国有很多批评,认为中国的市场还不够开放。我们可以看看多年来中国外资准入政策的变迁。上世纪80年代,中国开始引进外资,当然随之竞争开始加剧,中国人意识到需要对一些产业进行保护。而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中国不仅是重要的外国投资目的地,中国还是世界上重要的投资者。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逐步得到落实,中国的邻国,那些南亚国家、东南亚国家、中亚国家、非洲国家以及俄罗斯等东欧国家都会成为中国投资的目的地,中国不仅输出资金,中国还会接纳外国投资,中国将与这些国家形成平等互利的合作关系,这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内涵之一。

我注意到,中国的新科技已经大量涌现,中国不仅出口环境技术,中国还从其他合作伙伴国家那里进口所需要的技术并对那些技术进行改进升级。我想,其中南亚国家对中国来说会是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

主持人:全国人大会议发言人张业遂表示,“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合作是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中美关系的发展非常重要,它事关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今年1月,刘鹤曾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2018年年会上表示,中国准备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时候推出新的开放举措,有些措施可能超出国际社会的预期。中国将为外国投资者打开更大的一扇投资大门(much wider market access for investors)。龙安志先生,您认为,不只是今年,在未来五年里,中国会进行哪些改革?

龙安志:首先,中国经济未来的关键驱动力量将是环境技术。几年前,中国各地的能源消费80%还是煤炭,这是中国所面对的一大环境挑战。到2050年,中国使用的能源中将有80%来自绿色能源,这将在科技、投资和教育等领域为中国创造大量机会。金融、法律、工程和城市规划等各行各业的人才教育体系都需要为此进行改革。在中国将出现新的生态城市,人们将告别人口过度密集、交通拥堵的城市。这一切现在已经在进行了。在未来五年,我们将看到中国经济在质量上而不仅是数量上的提升。

10年前,中国人还为了追赶西方而制造更多的汽车、铺设更多的道路。如今,当中国领导人向窗外望去,会发现马路上已经有太多汽车,城市运行效率很低而且污染也太过严重,必须改变这种情况。我们开始着眼于智能城市、绿色城市,我们把农村人口转变为产业人口,但他们不会回到农村去,而是在生态城镇中继续生活。这意味着对何为农业进行重新思考。

当然,“一带一路”在这方面也将促进进步。中国将成为新的环境技术以及智能交通技术的研发国和出口国。这是中国式的全球化,从亚洲到非洲再到欧洲,“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将参与到这一过程中来。这就是我们可以预见到的在未来几年将发生的变化。

主持人:好的,您是说中国经济将在质量上而不仅是数量上提升。毫无疑问,中国希望使自己的制造业更具竞争力。新技术将推动资源的高效利用,这里新技术将包括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中国还将发展绿色技术以减少人类生产生活对大自然的影响,中国要同时做这么多事情,中国能成功吗?张教授,您怎么看?

张维为:如果你分析一下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所提到的内容,创新是非常重要的方面。多年来,人们认为中国不擅长创新。可今天的中国已成为创新大国。很多新的想法、新的技术正在中国孕育。在人类历史的此时此刻,中国已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令人兴奋的地方。

主持人:您这样说,具体指的是什么呢?

张维为:比如说,微信、支付宝、高铁革命、共享经济,这些变革都发生在中国,而不是世界上其实国家。中国很可能成为向新经济进行战略转型的领导国家。我最近读到一位美国学者的文章,他认为“习近平着眼的是2050年,而特朗普则希望回到1950年”。

主持人:您是说两位领导人在思路上差异很大?

张维为:中国有自己的战略规划,到2020年实现什么目标,到2035年实现什么目标,到2050年又实现什么目标。中国的创新不仅在于技术和经济领域,还体现在社会发展的各个领域。所以说,在人类历史的此时此刻,中国已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令人兴奋的地方。在中国,可以说,只需一部手机,我们就能应付生活中几乎所有的事情,这样的国家在全世界中国是唯一的一个。无论欧洲还是北美,目前还做不到这一点。

主持人:张教授对中国的未来是非常乐观的。可着眼未来,龙安志先生,如果中国希望继续保持高质量的高速或中高速增长,我们需要防范哪些风险呢?

龙安志:我非常赞同张教授的看法。中国在某些技术领域已经成为全球最先进的国家,中国也已经是人工智能技术的最大投资国。以深圳为例,过去曾以制造玩具为主的大片工业区,现在已经转型为制造机器人的工厂。考虑到中国未来以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为驱动的经济,深圳的那些生产者在做什么呢?他们不再是廉价的生产工厂,一切都体现出产业升级正在发生。这也将对教育产生影响。

如果我们分析促使环境变迁(environmental transition)向积极方向推进的各个不同环节的工作,我们需要做的首先就是,由政府主导固定资产投资,以便展开以绿色能源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的使用为特征的基础设施建设,另外还有配套的金融政策等等。

主持人:所以,您是属于支持产业政策的一派,对吗?

龙安志:中国需要新的产业政策,中国需要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制定高明、高效(smart and efficient)的产业政策,产业政策当然也将对金融政策造成影响,而金融领域很可能就是风险发生的地方。

(观察者网马力摘译自3月5日中国国际电视台Rediscovering China节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龙安志

龙安志

环境智库“喜马拉雅共识”创始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2018两会
2018两会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