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李东海:赖清德接任“阁揆”,为了架空蔡英文还是替她挡子弹?

2017-09-06 08:04:4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东海】

9月4日,台湾“行政院长”林全请辞,“蔡依林内阁”告下帷幕,台南市长赖清德将要接任。按照相关规定,“阁揆(行政院长)”是台湾地区最高行政长官,但实际上“行政院长”由领导人任命及撤换、无须“立法机构”批准(“立法院”虽有“倒阁权”,但难度太高、“立委”还要以提前改选为代价,几乎不能实现),政治命运掌握在领导人手中。

“阁揆”在任期内往往会执行来自领导人的意愿,倘若意见相左就辞职,意见一致则会因为替政策护航而受到在野势力的攻击。台湾媒体、在野党和社会各界都热衷于批判当局,“行政院长”就要“挡子弹”,一旦挡子弹的功能消失,换“行政院长”就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一任又一任的“行政院长”前仆后继为领导人挡子弹,因此任期都不是很长。自陈水扁以后,几乎是一年多换一个“行政院长”。

一般认为,民调破底、不满意度高于满意度,是撤换前的两大征兆。林全上任仅一个月,满意度就滑落到三成;上任三个月,不满意度就已经高于满意度。那时舆论就猜测,年底高雄市长陈菊第二任期过半,按照规定无须改选、台当局派遣代理市长就好,会成为陈菊接任的时间点。

林全的挡子弹功能已用尽,离职是迟早的事情

为何是赖清德不是陈菊

陈菊在民进党内辈分高居“美丽岛世代”,曾经因为辈分够老而被公推代理党主席。但陈菊年事已高、身体状态不好,任满后倾向于退休而非更上一层楼,对于蔡英文也没有威胁。

去年12月时,蔡英文力推的几个法案正在审议中,曾有评论认为,蔡英文本意是借助陈菊的庞大影响力助推法案通过、借助强大的执行力稳住政局,等到合适时间再换他人。陈菊以首位女性“最高行政长官”的身份退休也属光荣。陈菊与蔡英文互动颇佳,故而陈菊一直被传为热门人选。

但是,在代理市长人选上,陈菊倾向于前副市长、区域第一任“立委”刘世芳,而且力捧她参选高雄市长的动作不断,甚至连高雄卖菜摊贩都知道,刘世芳是“菊姐的人”。舆论一般认为蔡英文倾向于不分区陈其迈,理由是转任代理市长不用改选,民调也一直排名第一。而且,在前任高雄市长谢长廷出任“行政院长”时,陈其迈就已经是代理市长,资格也够。问题在于,陈菊与陈其迈关系不睦,蔡英文、陈菊都想拉抬自己的子弟兵,并未谈拢、因此搁浅。

陈菊与林全在陈水扁担任台北市长、台湾地区领导人时就有共事经历,有“同袍之谊”,因而不愿北上接任。但赖清德与林全并没有这个渊源,赖清德在台南市长选举中也不站队,相对牵挂更少。

此外还传出“立委”陈明文、“立法院长”苏嘉全、“行政院副院长”林锡耀等人选。但依据林全4日的表态,早在今年六七月,他就跟蔡英文商量继任人选,只有两个,就是赖清德跟陈菊。在陈菊作为第一人选不愿北上后,赖清德就成为替代选择。

陈菊之外,蔡英文也只能选择赖清德

赖清德放弃2018/2020年参选?

赖清德想要挑战大位的心态路人皆知,要不然也不会凭空讲出“亲中爱台”,对地区领导人的职权说三道四。但赖清德的尴尬在于,前有蔡英文、苏贞昌霸占位置,后有郑文灿、林佳龙虎视眈眈,2016年被蔡英文所占据、2020年时寻求连任,2024年是郑、林两人天下,赖清德的未来在哪里?

2018年赖清德任期届满后,就面临着没有政治舞台的尴尬。有人叫他挑战双北市长,但是台北市长几乎笃定要礼让柯文哲;新北市长输则失去政治前途、赢则困在任上至少四年,也难以挑战2020年或者2024年地区领导人,唯一的胜算是高票落选,但难度太大。

虽然蔡英文就是凭借在新北市开出百万票的“高票落选”成绩竞逐领导人,但考虑到赖清德要为蔡英文执政背锅,国民党人来势汹汹,此种可能性并不大。而且,如果参选还要提前迁户籍到新北市,有对台南市民承诺的问题,也会被认为是因为政治利益才到新北、形象大打折扣。此外,赖清德有不进“议会”、台风假失准、治水成效被诟病、登革热处理不当种种争议,也会成为参选新北市长时的引爆点。

双北市长不是赖清德的最好归宿,赖此前拒绝出任蔡办秘书长,就让他的政治前途充满了问号。一种分析认为,赖清德在积攒人气、准备在2018年县市长选举中全台辅选,如果蔡英文选得不好则顺势接任党主席,如果蔡英文选得好就继续累积能量。但2014年县市长席次已经是民进党的最好战绩,甚至被认为是饱和状态,加之本次民进党人在嘉义市、宜兰县、澎湖县等告急,一般认为选得不好是趋势。

赖清德出任“行政院长”,从某种意义上等于放弃挑战2020年领导人。自连战以来,“行政院长”转战地区领导人并没有成功先例,究其原因就是要为领导人挡子弹,耗损太严重而无力问鼎大位。

而且,赖清德的任期也极为不稳定。按照台湾地区的惯例,如果县市长选举选得不好看,不仅党主席要负责,党籍“行政院长”也要承担起责任。与之同时,行政权有对立法权负责的传统,每四年“立法院”改选一次,在新一届“立委”上任时,“行政院长”也要循例总辞一次。言外之意是,2018年县市长选举、2020年“立委”选举都是赖清德的一道坎,都有可能面临辞职危机。此外,赖清德也可能因为失去挡子弹功能或者其他因素被撤换。

赖清德的两大挑战

赖清德的挑战之一是,如何做好明年选举的辅选工作。

林全在辞职时提及,辞职的理由之一是认为自己没有能耐辅选明年的县市长候选人。辅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大开政策支票”,这对赖清德来说可能是困难的。赖在台南市长任内十分注重财政纪律,不太愿意四处开“政策支票”,引发民进党地方系统的不满,这也可能与民进党长期执政有关系:既然一定是民进党执政,何必花不必要的预算讨好选民?

正因此,在台南市“议长”选举时,国民党人李全教以涉嫌买票的方式动员几位不准备连任的民进党“议员”投票给他,最终在民进党籍占据大多数的情况下当选“议长”,这被视为是地方上对赖的反弹。如果连绿营长期主政的台南都遭遇地方反弹,如何在全台辅选又不重蹈覆辙?

挑战之二,如何处理林全留下的“烂摊子”。

林全在陈水扁任内当“阁员”的时候,不少人找他要拨款,曾回应称“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但是在蔡英文的授意下,还是大把花预算,“前瞻计划”就是如此。赖清德的美名之一就是注重财政纪律,在台湾举债上限迫近的情况下,成百上千亿新台币的预算应当如何处理?如果按照蔡英文的既定方针,就是破坏自己过去的形象甚至是原则;如果与蔡英文的大政方针不同,是否需要请辞?

7月,赖清德称“一例一休”应该要修法,“这是我们的责任”。亲新潮流的民进党“立委”也认为,“一例一休”对产业界造成困扰,期盼赖上任后优先面对“一例一休”,赶紧修法。假如“一例一休”修法,是打脸蔡英文当时力推到底的行为,而且不可能提出劳资双方都满意的政策,是新一轮争议的开始。如果不修改,则可能导致县市长选举失利。无论如何,都是两难。同为新潮流的彰化县长魏明谷就提醒赖清德,“一例一休”政策要倾听民意。

赖清德政治前途未卜,只能自求多福

赖清德为何要出任

赖清德在政策理念与蔡英文不同的情况下仍然接任,可能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赖清德所属的新潮流是制度化运作的派系,强调集体和服从,赖清德是服从派系“旨意”,进军台当局,培养更多人才、抢占更多资源。阴谋论者更是认为,赖清德为首的新潮流系大举进军台当局,目的可能是架空蔡英文。但是赖清德又担心新潮流树大招风太过招摇,目前传出谢系人马出任秘书长、财经背景人士出任“副院长”以平衡派系。

第二是赖清德的政治职位若不底定,蔡英文就难以放心,无论是新北市长候选人、蔡办秘书长还是“行政院长”,赖清德总得选一个。在拒绝出任蔡办秘书长,力挺苏系“立委”参选新北市长之后,赖清德不得以选择了“行政院长”。

一向与赖清德“相爱相杀”的国民党议员谢龙介就认为,英派“立委”陈明文目前担任民进党选对会召集人,如果硬要提赖参选新北市,赖将陷入进退维谷的困境。选赢了被套在新北市长,选输了要负败选责任。赖在“阁揆”与新北市长之间,两害相权取其轻,同意接下“阁揆”。

国民党和柯文哲会威胁民进党吗?

同为新潮流系的林浊水的观点值得玩味,赖清德当“阁揆”早已经是多数跨派系“立委”的期望,派系问题根本不是重点,“这个党都垮了,还讲什么利益可言”。原本外界预期,可能的时间点有两个,一个是明年初,“央行总裁”彭淮南卸任,林全可以名正言顺的转任,由赖清德接任;另一个是今年六七月,林全向蔡英文表明辞意。

但两个时间点皆不是,突然在九月公布,除了“立法院”新会期开议以外,关键原因就是柯文哲的横空出世。柯文哲凭借世大运爆红,成为新晋台湾政坛神话。连任几率大增,倘若连任,会否在2020年挑战民进党?

柯文哲放言称,赖清德会直攻2020,以及在台北农产公司人事上与国民党合作而不是跟民进党合作,已经让新潮流等极为不满。柯文哲与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关系颇好,与时代力量的互动也不错,在宋楚瑜老迈不堪再战、时代力量缺乏领袖人物的情况下,柯文哲会否以亲民党籍或者时代力量党籍参选?这是同样泛绿的民进党需要预防的。

不过,正如邱毅所批评的,林下赖上是政治斗争的结果,已沦为在野的国民党是存在机会的,只是机会仅留给做好准备的人,问题是国民党做好准备了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李东海

李东海

四川省台湾研究中心硕士生,海峡青年评论联合发起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