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李东海:台湾“红顶商人”本想通吃蓝绿,结果被蓝绿通吃

2017-11-28 08:08:2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东海】

民进党上台后,两岸关系陷入新的“冷和平”,蔡英文主管的两岸、防务、外事,各个陷入死胡同。为报答绿营金主、鼓舞“台独”士气以及回应美国对于“台海军力失衡”担忧,蔡英文承诺每年以2%的幅度增加防务预算,并且力推“台湾舰艇台湾建造”。

“最大订单”中的怪事

“猎雷舰”案是“台舰台造”计划中规模最大的项目,2014年由庆富造船厂以新台币358.5亿元(下同)得标。庆富造船厂在得标的过程中发生许多怪事。首先是评审委员中5位造船业专家缺席、出席者反而无专业背景,但出席人数恰好与最低门槛相同。其次,实力雄厚的台船公司与此前长期专注于渔船的庆富公司所获票数竟然相同。最终,以抽签的方式决定订单,庆富公司幸运中单。

猎雷舰

得标过程也被蓝绿政党大做文章,民进党“立委”王定宇认为,专业评审委员全数缺席、出席者中的简良鉴担任过2008年马英九、萧万长竞选总部一个部门的执行长,疑为“政治采购”。国民党党媒披露,正是简良鉴向高雄地检署检举才让案件曝光。庆富公司为取得资格,将公司资本额从5亿元不实地增资到30亿元。

得标时,庆富公司资本额仅5.3亿元,却向第一银行等多家银行洽谈205亿新台币的融资案,这个数字足足是资本额的38.7倍。更令人奇怪的是,原本第一银行等金融机构考虑到庆富负债比偏高、资金薄弱,并未出借,2015年10月却突然借出,庆富公司的因应之策是资本额扩充到30亿元。尽管如此,融资金额仍然是资本额的6.8倍。对此,“行政院副院长”施俊吉形容,第一银行“好像是打开金库,让庆富自己搬钱”。

按照原先规划,庆富造船厂应在今年底将首艘舰艇组装完成。8月中旬开始,有关庆富造船厂的负面消息不断爆出,拖欠员工工资、到期无法交付“友邦”船只、向银行诈贷30亿元等等,引发一波又一波的话题。

起底庆富公司涉军史

庆富董事长为陈庆男。早在陈庆男父亲一代,陈家就开始经营造船业。1993年,庆富公司在民进党“立委”李庆雄的关说下中标“海洋测量船”。1997年,又得标4艘海关缉私艇。2000年,陈水扁上台后,陈庆男成为阿扁的重要“政治献金”来源,两人过从甚密。陈水扁授予陈庆男“三等景星勋章”,并曾有意安排他出任岛内两家知名企业中船、中油公司董事长,但限于客观现实未能实现。

邱毅披露称,因为有了陈水扁这层关系,陈庆男接近海军核心,造舰标案就很容易得标。

陈庆男

法国造船局访问台湾时,也曾在防务部门的安排下秘密到访庆富公司。因为“法方相信陈庆男是上达天听的人物”。2008年初,即将卸任又深陷家族贪腐丑闻的陈水扁被爆曾通过陈庆男及法国军火商,询问法国“政治庇护”的可能性,无果而终。

有媒体爆料,早在法国造船局访台时,当局已经内定将一大笔军购订单给予庆富公司,庆富因之涉及军购武器维修、情报系统建设。有意思的是,庆富公司在建“猎雷艇”前,还曾突然搞过航空器及其零件批发,似乎台当局需要什么样的军事招标,庆富及其参股的公司就能制造。

庆富造船厂得标是在马英九执政时期,获得海军“转移支付”在蔡英文任内,国、民两党都很难逃过干系。因此,围绕着庆富得标、银行出借、海军给钱三件事,蓝绿政党展开一轮又一轮的攻防。

蓝绿意图操作“庆富案”

“蓝绿通吃”的陈家尚未出事时,马英九、蔡英文任内接到相关信函都要象征性地表示一下,至少是“函转”相关部门。尽管地方上都知道陈家是民进党的大金主,但是国民党也还不敢得罪。事情曝光后,陈家一下子成了蓝绿的靶子,各阵营竞相质疑对方让陈家钻了空子,却没人想怎样补救、怎样避免下次发生。

时代力量“立委”林昶佐质疑,庆富公司是马萧竞选总部的金主,第一银行知不知道?国民党“立委”马文君质疑庆富公司是民进党的金主,所以检调才不敢深入调查。不仅是蓝绿之间相互推诿,泛绿政务官之间也是如此。11月初,海军找“金管会”协助提供庆富公司贷款资料时,“金管会”不理海军,还说庆富没有问题。

国民党高雄市党部曾建议市议会党团在11月13日下午召开记者会“续追庆富案”,但部分议员要求延迟到14日,14日晚上又想推迟到17日举行“大质询”。一般来说,如此利于炮打民进党的话题国民党应当穷追不舍才是,议会党团的拖延态度被指是“一些议员与庆富有人脉或者金钱往来”,难免殃及自身。


转折点是14日国民党“立委”马文君公布录音,显示高雄市长陈菊爱将、海洋局长王端仁涉入其中,王端仁同日请辞灭火。录音的主角是王端仁与庆富副董事长陈伟志。内容涉及两人协商高雄兴达港土地,陈伟志可以直通蔡英文,让庆富提早三个多月拿到履约款24亿元。当时海军没有预算,但陈伟志到蔡英文办公室沟通后两天,海军从其他项目、其他年度挪用24亿元汇给庆富,反而使这把大火烧到陈菊、甚至是蔡英文。

国民党召开记者会

马文君表示,“猎雷舰”第三期款本来是今年3月份才要支付,而且还被她冻结3亿8千万,到目前都还没解冻,但陈伟志到“总统府”协商之后,海军违反“预算法”,筹了24亿在2016年12月提前拨给庆富,到底有谁有这么大的变化?海军还骗“立法院”说第三期没付款,直到今年11月海军才报告说第三期预算去年已拨了,有谁可以让“国防部”动拨24亿?

11月15日,民进党“立委”王定宇在记者会上表示,他去“总统府”查过,政党轮替以后,没有庆富相关人士进出“总统府”的登记资料,还说录音很可能是刻意剪进去的。然而蔡英文的发言人证明,陈家的确有人进入,而且拜见第三局局长和“新南向”办公室主任。难道王定宇要辩解说,陈进去只为了配合“新南向”,向东南亚推销打渔船?

目前,蔡英文办公室已如惊弓之鸟,“庆富一有动作马上就澄清”,甚至仅仅因为庆富副董事长陈伟志“点头示意”,蔡办就在半夜发出声明强调,陈伟志面对媒体询问时,有“点头示意”曾进“总统府”的说法,呼吁陈伟志有责任向外界说明清楚。他曾在录音带中所说“我去‘总统府’沟通”的说法,是何时到“总统府”?会见何人?谁承诺拨款?当事人有义务说明清楚,不应由外界恣意解读。

亲蓝媒体人赵少康就曾批评,“红顶商人”有办法打通蓝绿关节,也必须要打通蓝绿关节才能承包当局大采购案,是令台湾很丢脸的事情。蓝绿共同涉及弊案,本来是“绿捉蓝”,现在变成“蓝抓绿”,还可以值得民众信任吗?

“海军司令”一人承担所有罪责

事情发展到现在,“台舰台造”已成笑话。没有完备的工业体系,捣鼓过渔船、飞行器和情报系统就想搞舰艇实在太过天马行空。庆富造船厂缺乏完成计划的资金和技术,前后为台军和海巡部门建造的35艘各型舰艇也都将半途而废,银行将损失约201亿元,原本有意承接的公司如今也不愿卷入漩涡。“猎雷舰”的战斗系统设计和安装由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负责,造船延宕,台当局还要考虑如何补偿美国公司。

在“行政院”公布台军有“五大疏失”之后,防务部门公布18人的惩处名单。记者会上,“海军司令”黄曙光宣称一人承担所有罪责,“我是主角”、“24亿我批的”、“没有任何人告诉我要怎么做”,至于提前三个多月付款给庆富公司,黄强调“事实上只比进度提前两周”。

即使如此,黄曙光所获得的惩处也仅是警告,与其他同样被警告的高层并无二致,这也正说明了陈永康在高层眼中并非罪魁祸首,那真正责任人是谁呢?

如今,前高雄市海洋局长王端仁被台湾检方以“他”字号侦办,尚未李厘清在案件中的角色。除此之外,恐怕只有曾经通吃蓝绿,如今被蓝绿通吃的陈家父子最为清楚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李东海

李东海

四川省台湾研究中心硕士生,海峡青年评论联合发起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