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李东海:原来民进党不是要“去蒋化”,而是在“蒋化”

2017-12-21 15:05:1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东海】

12月19日凌晨,岛内“调查局”以“违反台湾安全”为由要求搜索新党发言人王炳忠的住宅。王炳忠在社交媒体直播他和“调查局”的交涉过程,随即引发舆论关注。与之同时,调查机关对新党青年军的侯汉廷、林明正,新闻秘书陈斯俊,王炳忠父亲王进步等人发动搜索。搜索结束后,他们都被带走进一步侦讯。

王炳忠脸书直播被逮捕现场

“案件”的种种怪异之处

“拘传新党党工”瞬间引爆媒体,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报道,民众这时才发现,王炳忠等人是以证人的身份接受调查的,也正因此,律师不得介入(只有在嫌疑人被搜索时才可以请求律师在现场)。

调查机关发动搜索时,破天荒备齐了“证人传票”、“证人拘票”、“违反‘国安法’搜索票”。证人只有“屡传不到”才会被拘提,调查机关同时送出“传票”和“拘票”已经明显逾越分际。

有意思的是,检察署和“调查局”都发出“传票”,要求新党青年军19日8点半分别到场说明案情,而调查地点一个在台北、一个在新北。除非有特异功能,要不然实难同时做到。新党青年无论去哪一个机关接受调查,另一个机关是必然去不了的,这时候民进党就可以以“传讯不到”为由拘提,提前下发的“拘传票”也就有用。可问题是,实践中要第三次“传讯不到”才可拘提,为何民进党执政下“预计第一次传讯不到”就可以将人带走?

传票上要求8点半到案,“调查局”6点发动搜索拘人,台湾媒体讽刺道,王炳忠等人才看到“传票”,还没来得及“抗传”就被拘了。国民党“立委”赖士葆也批评,明明传票时间是8点半,却在大清早6时就侵门踏户,像极了明朝时代的锦衣卫,睡觉睡到一半被人带走了。

更有意思的是,这是一个“只有证人没有嫌疑人”的案件。涉及“台湾安全”的高度政治性案件,按理说嫌疑人应该很多。实践中台湾情报机构也会把“案件养肥”再搜索。民进党当局大动干戈、闹得岛内外上下不宁之后,被调查者皆不用交纳保证金即可返家,他们也没有被转列为被告。

绿营“立委”王定宇宣称此案从马英九时期就开始侦办,就有人将之与今年初的“前陆生周泓旭案(案发时非陆生)”联系起来,认为周才是本案的真正被告。王炳忠的律师也证明两个案件之间“非常有可能”有关。周在今年3月被羁押,9月一审被判刑1年零2个月,目前仍在上诉中。周的“罪名”之中,有一项是“发展组织”,名嘴张友骅批评,如果认定新党青年军是周泓旭吸收的对象,一审为什么不把证据摊开,需要二审才处理?

即使“抛开嫌疑人是谁”不提,新党青年军能“泄露”什么秘密也值得观察。王炳忠等人并没有担任公职,也不是军人,更不是民意代表,民进党“立委”郭正亮感慨,他们“能够接触到什么机密资料”?国民党台中市议会党团书记长李中更指出,去大陆交流能做什么影响“国家安全”之事,这完全都是莫须有,意图恐吓百姓的行为。

1987年台湾地区“解严”前夕,民进党发动群众包围“立法院”,拿着“只要解严、不要‘国安法’”的标语抗议,三十年后却成为了“国安法”的守护神,而且不按程序乱用。民进党自诩为“白色恐怖受害者”,对于类似事件应当抱持同理心,甚至应当更为审慎。如今强行如此,只剩政治算计。

民进党称蒋政权是威权,殊不知自己也走上了老路

民进党的狼子野心

对于民进党来说,如果未来证据不充分,大可宣称“‘调查局’是蓝的,故意给蔡英文出难题、让她难看”;如果查出点东西,更可以说“维护‘台湾主权’、打击新党‘亲中卖台’行为”。绿营政客稳赢不输,反正在“转型正义”的大旗下,什么对自己有利什么就是“正义”,什么对自己不利什么就应当“被转型”。

新加坡《联合早报》近日批评民进党“蒋化”:打着“转型正义”的旗号,却流露出“新威权”的样貌。民进党一方面要“去蒋”,另一方面却在构筑新的“威权体系”,岛内知名评论人洛杉基感慨“老蒋时代的‘白色恐怖’是用来抓‘匪谍’,蔡英文的‘绿色恐怖’也是用来抓‘匪谍’,台湾正在走60年前的回头路?”

在中央台办邀请新党参访、新党宣布要在大陆设立服务中心之后,民进党当局发动搜索,时间点很吊诡。如果真如王定宇所言,台当局老早就盯上新党,选在这时候出手、最后又“无保请回”,很明显案子并未“养熟”,敲打台湾统派、故意给大陆难堪反而成了最佳的解释。民进党做不到的新党能做到,民进党拒不承认一中、新党承认一中,被打耳光的民进党怎么可能不还手?

如果真的侦查不公开,为什么民进党“立委”王定宇会知道“马英九时期就开始侦办此案”?王炳忠家里查到千元人民币、“发现”简体字账册会被外界知晓?很明显,“侦查不公开”也就是个口号。

如果真的要说颠覆台湾现行体制,很明显“独派”更“够格”。如果说民进党不敢动自己人,那县市政府认证的“诈骗集团”总可以动了吧?“台湾民政府”妄称“台湾主权属于日本”,自行按照殖民时期的行政区划任命“州长”、“郡守”,甚至拥有武装力量,还会到靖国神社丢人现眼,欺骗民众说办理了他们的“护照”就可以去美国、进入联合国。尽管被一些县市政府列为“诈骗集团”,但是民进党当局并没有实质动作,国民党“立委”就质疑,“台湾民政府”都已经在发“护照”,民进党为何不去处理?

有亲蓝团体负责人指出,民进党猛打王炳忠,却又不触及新党主席郁慕明,目的在于敲打统派。“王炳忠被移送看似民进党打台湾人又不触及大陆,但新党融统主张又与大陆心灵契合,这些细节与连结应是精心设计而来”。

新党青年军的政治路观察

新党在台北市拥有2席市“议员”,曾在“立委”选战中一度逼近5%的分配门槛。曾有岛内媒体报道称,新党的党员可能萎缩至不到1千人。新党内部也存在着一定的矛盾,前段时间围绕主席之争曾经闹出一些不愉快。应当说,新党的发展面临着不小的困境。

新党台北市“议员”陈彦伯在上届选举时优势并不明显,又有“肚脐英文拼写”的“笑话”以及外遇事件,这让一直主张传统道德的新党有所难堪。今年初,台北政坛一度疯传新党高层属意由侯汉廷代替陈彦伯出战。侯汉廷宣布参选时并未明确选区,外界一般认为是大安文山选区,也就是陈彦伯所在的“议员”第六选区。该区域是全台最蓝的选区之一,意识形态深蓝、保守的民众很多。选区内的“婆婆妈妈票”向来是影响选举的重要群体,有“奶油小生”之称的侯汉廷相比陈彦伯显然更容易获得她们的青睐。侯汉廷也是网络红人,视频影响力广泛,即使是绿营政治人物私下里也较少批评,容易争取中间选民的支持。

侯汉廷被释放

在民进党“先拘后放”后,侯汉廷从“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到“感谢蔡英文让我成为政治犯”的豪迈感动了不少选民。如果侯汉廷接棒参选第六选区,当选可能性很大。目前,大安文山选区的两位“立委”也由国民党掌握,而且一直都有退休传闻。如果未来侯汉廷持续耕耘选区,两党合作得当,并不是没有机会。即使短期内还不现实,在选区内持续为新党耕耘基层,获得不分区席次也未可知。

台湾《联合报》则认为,侯汉廷可能会挑在士林、北投区,但因可能影响现任新党市议员潘怀宗选票,仍须由新党主席郁慕明评估。最新消息指称,王炳忠在艋舺长大,父亲对于是否投入选战正在“请示神明”。林明正则受到郁慕明鼓励,目前正在考虑是否投入议员选举。

王炳忠曾在2014年参选板桥区新北市议员,2016年也传出回台南选“立委”但未成行。2014年的大环境对蓝营并不好,但王离当选门槛确实有不少差距。长远来看,王炳忠应会投入选举。

再回板桥参选,还有不少难度。首先是,板桥两席“立委”都是民进党籍,没有新党前辈在此处耕耘,起跑后的人力、财力都是考验。板桥区的政治基本盘从“蓝大于绿”翻转为“绿大于蓝”,这对泛蓝新手也很不利。尽管民进党粗暴手段造成的“同情效应”仍将继续,但是缺乏选战动员的情况下非常不容易当选。

若回台南参选,就需要非绿营势力的大团结,大家统一操作才有赢的可能。

新党新秀王炳忠

相对而言,“新党三杰”中林明正走上政治路的可能性最低,也几乎没有类似的消息或者新闻传出,仍处在观察之列。王炳忠的父亲王进步主要操持宫庙,他和新党秘书陈斯俊面对媒体并未表态,一般认为两人冲入政坛的几率较低。

媒体人黄暐瀚认为,原本选议员“不上不下”的新党年轻人,若最后没关在牢里,议员当选将非常顺利。如今看来没有“被关”的迹象,就祝福几位参选议员者当选、不选议员者工作顺利,都平平安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李东海

李东海

四川省台湾研究中心硕士生,海峡青年评论联合发起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