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李东海:民进党“权力傲慢”,无能的台湾民主深陷“死循环”

2018-01-11 08:55:15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东海】

台湾劳工约有九百万人,而且人人有选票,这个票源是哪个党都不敢忽视的。可当在野党、公民团体、学者和“监察院”都反对修法的情况下,民进党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快速推进,正是算准了台湾政治体制拿民进党没办法、台湾选民也拿民进党没办法:

“司法院”是绿的多数、“立法院”和“行政院”是民进党开的、“监察院”没有实权,体制上民进党“为恶”不能制裁;蓝色选民不会投给民进党、但是绿色选民不投给民进党投给谁?即使在多席次的议员可以投给时代力量,但是县市长还是得投给民进党。民进党就这样“权力的傲慢”,怎么了?选民除了投票制裁还能做什么?即使要投票,也要等到年底,2018年全年民进党还是可以为所欲为。

尴尬的是,原本时代力量在领导人官邸前抗议,想吸引民众前来,没能成功;劳团发起在“立法院”门口的静坐,也乏人问津,尽管一些劳工请假前往,但现场还是人少。客观原因是,街头运动重要群体——大学生都在期末考试,没办法抽身走上街头,而且天气也不好。

劳团抗议并没有获得人民群众的声援,但民众的反弹又确实很大。“太阳花”有人源源不断的送来食品、饮料等各种物品,本次劳团因为缺乏物资供应只好呼吁学生和民众下班、下课之后吃饱再来。一方面人少,另一方面防范示威团体的拒马、蛇笼和栏杆却异常得多,台北由此号称“国际拒马城”,台湾媒体报道称,“拒马超过‘太阳花’时期”。

民进党占据“立法院”过半席次,党政领导人下了死命令必须通过,修正“劳基法”是必然的事,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同政治势力的角力,却让人看到民主制度的丑恶面:都在为自己的政党而算计,劳工的利益只是操作的议题,有几个人在意被强迫“过劳”的警察、请假上街的劳工和大为不满的学界?政党的眼里只有选前的政治职位、选后的利益分配,民主不过是上台前的口号和上台后的幌子,就有民众感慨“民主,多少丑恶假汝之名”。

“违法”但不犯罪的劳团

桃园产业工会在“立法院”门口抗议后,无迹象转战人潮拥挤的台北车站。工会带领约20人占领月台,10多人卧轨抗议,一度被警方拉起,后再度跳下铁轨,粗估影响一万多人出行,也有近百人到场声援。警方与劳团在月台僵持约1小时后结束,劳团继续在“立法院”门口扎营抗议。

实际上,劳工卧轨的时机选择非常有技术性,第一批卧轨者等待列车驶离之后才躺下,第二批卧轨者等待列车进入月台并且完全停稳之后跳下轨道,虽然影响了公众出行但并未造成公共危险,也就不会遭受刑事处罚,而仅违反“铁路法”。根据该规定,处罚是一万元新台币到五万元新台币不等,与卧轨造成的媒体曝光效应以及对管理部门的压力相比,还是很划算的。

打脸自己的蔡英文

蔡英文刚当选地区领导人时说,“我身后的领导人官邸离广场上的人民只有几百公尺的距离,不过领导人官邸里面的人(暗讽马英九)就是听不到人民的声音。”劳工持续抗议数月,时代力量在她官邸门口抗议、公民团体在“立法院”门口抗议,蔡英文就是听不到。国民党“立委”费鸿泰批评,蔡英文曾说劳工是她心中最软的一块,但是这最软的这一块也最好切、最好吃、最好欺负。因此蔡英文选择了两种标准,对时代力量很温柔,对卧轨抗议的劳工团体移送法办。

蔡英文曾经承诺要废除“禁制区”,面对排山倒海反对“劳基法”修改的浪潮,竟然划下了“有史以来最大禁制区”。包括二二八公园和东吴大学的校园都要管制。如果说“禁制”二二八公园是避免抗议者像当年的愤怒民众一样点燃全台抗议浪潮,那管制东吴大学是为了让考生有个合理的“缺考”理由、以示讨好么?有朋友无奈地笑着告诉笔者,大概是“蔡皇”想让东吴大学学生参加“殿试”,成为“天子门生”吧,挂科是天意、缺考是“上意”。

权谋的时代力量

时代力量为阻拦审议,模仿当年的民进党的战法,用锁链封锁住议场。民进党用这招对付国民党的时候,国民党的确没办法,时代力量用这招的时候,民进党拿出油压剪约莫半个小时就搞定。时代力量另寻他途,跑到蔡英文官邸门口扎帐篷抗议。由于没有事先申请,这种抗议本身是“违法”的。

抗议持续两天后遇到上班日,柯文哲下令“交通要通”。警方最后采取强制驱离的手段。七次举牌警告之后,警察不断喊“‘委员’请小心”,“我们保护你,我们保护‘委员’”。黄国昌紧抓麦克风不放,持续说道“需要上救护车的是台湾的民主法治”,“需要上救护车的是蔡英文”,随后突然倒地,一旁的警察还在不断说“小心小心”。一个警察“不识趣”地问黄国昌“你干嘛自己倒”?黄国昌不满地回应道“请你再说一次”,旁边一个女警察赶快岔开话题,“我在这边陪你淋了三天,我也感冒了”。黄国昌硬把女警口罩拉开要对方讲话,表演至此,也是真拼。

驱离结束之际,黄国昌来回踱步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又说不出口,眼见黄国昌要走,有记者问黄国昌“‘委员’要不要说明一下”,黄国昌回应“我已经说过很多了”。大概是“作秀”已到极限,不知说什么好?也有可能是因为周遭没有警察站在旁边,缺乏助演不能表演了。

林昶佐和洪慈庸看到警方出现后,不愿搭乘救护车,自行走到台大医院;徐永明因为身体虚弱,搭乘救护车就医;黄国昌直到所有人离开后,在现场与警方僵持一段时间才走开。警方整个驱离行动耗时约一小时,出动了500位警员,事后统计带走了10男6女,相当于30位警察对付1个抗议者。

时代力量继“府前抗争”后,再一次抢得版面,他们表示因“抵挡不住‘劳动基准法’修法,要向劳工道歉”,并宣布将退出接下来所有关于修法程序,以表达最严厉的抗议。黄国昌在“立法院”参加朝野协商时听到劳工卧轨,突然“变脸”退席拒绝再协商,就有“绿委”讽刺,不知道是不是劳团去卧轨让焦点跑了,所以黄国昌也跑了。

滑头的柯文哲

针对强制驱离时代力量,台北市长柯文哲解释道,周一七点交通要通,“不能今天是上班日,上班上学的交通堵在哪里”。柯文哲面对民进党、时代力量两个友军,谁都不得罪、和稀泥技术高超。柯文哲表示,尊重抗议权利但要求对方守法,要提前申请,又不能在禁止区域,似乎是在讨好蔡英文。柯文哲又说,时代力量抗议的是涉及政治的“一例一休”,因而宽容处理,尤其是时代力量“乖乖坐在那里”,所以并未立即驱离,似乎又是给时代力量释放善意。

柯文哲面对街头抗议也渐渐学乖了。去年底劳工团体抗议时,警方将他们带到较远的地方“放生”遭受舆论挞伐,今年遇到时代力量抗议,就带到交通便捷的市区地铁口附近。一方面是因为不想得罪时代力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抗议太多次,已经非常有经验。

柯文哲成功收割非极端色彩民众的支持,更是被视为2020年领导人选举的有力人选,是不是因为滑头?我不知道,至少他已经没有当年那么真实。

傻乎乎的国民党

国民党面对民进党毫无招架之力,多以变更议程的方式来阻止,除了拖延时间再无作用,民进党只要“一事不二议”或者凭借席次优势就可以否决。或者国民党提出大量的议案,但是议案与议案之间的差别就是“这里是逗号,那里是句号”,“这里的数字是1.2,那里是1.3”,民进党只要“不断电表决”就可以解决。由于缺乏实质政策论述,民众根本记不住,只知道国民党有反抗,但是没有什么用就是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就能看出国、民两党的差别。本次审议中,国民党本想通过人海战术抢先进入议场,却被两个民进党的庞大身躯阻挡,一个是身强体壮的高志鹏,一个是防御面积广大的蔡易余。在高、蔡的护卫下,国民党人动弹不得。民进党只将门开一个小缝,一部分人压住门确保门缝仅能容一人通过、避免国民党抢入,另一部分人排队一个个进入。民进党人抢下了主席台、发言与递案登记处等关键“战区”之后,国民党人才慢慢进入,丧失先机的国民党团只好在台下与民进党团言辞交锋,却没有实质战果。

更早前,因为时代力量占据领导人官邸门口抢占媒体版面,国民党以此为由撤守“立法院”,等到工作日再攻议场遇到上述情形,不知道除了用“傻乎乎”还可以用什么形容。

可能被“关掉”的“监察院”

日前,与“行政院”、“立法院”同级别的“监察院”纠正“行政院”两年内两次修改“劳基法”的作为,并且批评第一次修改时没有审慎评估,七天内完成审查太过粗糙,施行未满一年却又再度修改,且背离原先缩减劳工工时的政策目标,对社会造成负面冲击及纷扰。

按照台湾“五权分立”的制度设计,“监察院”可行使弹劾、纠举及审计权。虽然纠正案不具强制力,但是面子上不太好看。而且,这次纠正有民意基础,又有在野党的支持。一向批判“监察院”的时代力量“立委”徐永明罕见支持,他说,行政机构“坚持硬要干”,被纠正“只是刚好而已”。

民进党不理会“监察院”纠正,同时“行政院”将罪责推给“立法院”,“立法院”主动揽下罪责,还表示将加快对于“监察委员”的提名,以消解目前国民党提名的“监委”居多的局面。“立法院长”苏嘉全表示,“‘监察院’纠正‘行政院’,其实是打脸‘立法院’”,因为法律是“立法院”通过。

明明“监察院”尊重“立法院”的民意机关地位没有提出不满,而是纠正了“行政院”。“行政院”不好批评“监察院”就由“立法院”代劳,正证明了不管什么官方机构都是民进党开的,才能“沟通”如此顺畅、配合如此默契。搞笑的是,苏嘉全接见“监委”被提名人时表示,希望他们不要涉入政治议题。如果监察机关对政治议题不管不问,他们的弹劾、纠正用来干啥?

在近日“立法院”审议时,民进党“立委”蔡易余声称,“监察院”是国民党的附随组织(按照民进党此前通过的“法律”,要对国民党附随组织“转型正义”、削弱其实权)。国民党团总召林德福在台下大喊“那就废了‘监察院’”。蔡易余回应,“如果现任‘监委’都辞职,民进党可以不处理这次的‘监委’人事同意权案”。现任“监察委员”都是国民党提名,如果他们辞职就没有人给民进党难堪,民进党当然也不用处理人事案。可问题在于,“大法官释字632号决议”明确规定“‘立法院’消极不行使‘监察委员’人事同意权,为‘宪法’所不允许”,如果现任“监委”真的辞职、“立法院”不处理新人事,岂不是让民进党“违宪”?更尴尬的是,当年起草这份解释的就有现任“司法院长”许宗力,难道蔡易余是要让许宗力难堪么?

没人理会的学者

民进党的“修法”版本最初只是引发经济学界的不满,有学者批评只是“治标不治本”,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低薪过劳”的现状。随着程序正义的讨论增多,法律学者也逐渐站了出来。1月4日,有学者发起反对“劳基法”修恶联署,短短三天获得54所大学219位学者的支持,其中向来被划为民进党基本盘的的法律及医学界有26人参与。学者们的反对焦点集中于“休息日工时核实计算”、“提高加班时数上限”、“轮班间隔降为8小时”、“放宽7休1”,这几乎正是民进党本次“修法”的关键诉求。

学者们认为,放宽企业运作弹性不简单等同于“毫无节制的使用劳动力”,并认为“少子化现象”带来的各种问题根源是“过劳的工作环境”,“此次执政党自以为是的错误政策,台湾社会将付出惨重的代价”。学者们批评,“到目前为止执政党提不出任何行业别的评估数据,没有任何足以说服人的论证,仅凭着流言与粗糙的民调就要强行通过修法”。

除了参与联署,有的学者直接公开批评民进党。立场深绿的东华大学民族系教授施正锋批评,民进党“立委”竟然不是履行监督领导人的法定职责,反而是对蔡英文“使命必达”,现在的“立院”已犹如西班牙元首佛朗哥时代的法西斯国会。一向仇视国民党的施正锋骂道“忘了初衷,比国民党还可恶!”

台湾师范大学教授黄涵榆也是联署反对修改“劳基法”的学者之一,他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剪党证、宣布退出民进党,他说“我选择在民进党全面执政、全面背弃人民的时刻退出民进党,在我心里那个为民主牺牲的党已经死了,从此我们不是同志,而是拒马对立的两边!”

尽管学者们的批评在舆论界引起很大的波澜,但是对于法案的审议几乎没有产生作用:执政党没有低头、在野党没能雄起、抗议的还是那些人、也没有太多人给抗议的人送物资。

台湾政治的丑恶不断重复

台湾政治的转型没有流血是最令台湾人自豪的,但是最无效率也是标签。民进党批评国民党的事自己却全做了,这不仅是民进党的原因,而是谁坐在那个位置上都会如此。前新党主席谢启大说,台湾社会病了,从这角度看,台湾社会处于不断的慢性病当中,而且一直是同一种“权力傲慢”的病,却一直治不好。

1月7日,有台湾媒体公布民调,近九成民众认为应当针对不同行业需求订立不同规范。台湾民调中超过五成支持特定观点很少见,如此大比分靠向一个观点,是在告诉民进党,正确的方向是“对症下药”,针对不同业别进行不同程度的松绑,而非缺乏论证的情况下搞出“大杂烩”式的“资进党方案”。

民进党内劳工“立委”一大堆、蔡英文的表姐就是劳动部门主管,这样的情况能不知道么?知道了还要蛮干到底,选民能拿民进党怎样?四年八年之后人民还不是得忘了,民进党再上台执政。执政党都是如此,台湾社会就这样陷入死循环,不断原地踏步。

顺带一提,正因如此,我们的对台政策不能跟着台湾的现状走,要坚持自己的节奏。无论台湾是谁执政、实质并无不同,主动权操之在我、按照十九大指明的方向走下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李东海

李东海

四川省台湾研究中心硕士生,海峡青年评论联合发起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