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李世默:“美国第一”并不意味着“中国最后”

2017-04-07 08:54:27

美国当地时间4月6日,习近平主席前往美国佛罗里达州棕榈滩镇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会面。只要你熟悉中国文化,便不难发现这次访问的非同寻常之处。作为礼仪之邦,中国一向高度重视外交活动中的礼节和程序。然而此次习近平主席选择以工作访问的形式不远万里去拜访特朗普先生,不仅绕开国事访问的繁文缛节,而且地点还选在对方的私人庄园,展示出中国领导人极大的礼貌与善意。作为回报,特朗普将在海湖庄园连续两天亲自招待习近平主席,迄今为止只有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享受过这种待遇,而日本是美国最亲密的盟友。有报道称,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为了确保自己能出席“习特会”,甚至强行改变了北约成员国一场重要会议的日期。

习近平主席将下榻的水棕榈海滩度假酒店已挂出中美两国国旗

除了在推特上对中美贸易和朝鲜问题稍微抱怨几句,特朗普对即将到来的庄园会晤表现得异常热情。他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他“非常尊敬(习主席)……非常尊敬中国”,并希望中美领导人能够实现“某种非常戏剧性、对两国都非常好的事情。”

前几个月,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对中国大放狠话,当选后又质疑“一个中国”政策,使中美两国关系坠至冰点,而今乍寒还暖,颇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我们可以感知到,有些事情正在酝酿。那么,全世界最有意思的两位领导人,将如何塑造本时代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呢?

毫无疑问,在唯一的超级大国和崛起最迅速的大国之间,竞争和对抗在所难免。但只要清醒分析便不难得出结论,中美的共同利益将越来越多,而不是越来越少。

我们先来看宏观图景。尽管有太多不利因素,但特朗普仍然成功当选总统,究其原因,是美国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近三十年来,顶级富豪们凭借全球扩张受益匪浅,但作为美国社会基石的中产阶级却在下沉——与之同时沦陷的还有美国社会的凝聚力。如果特朗普政府真的要“使美国再次伟大”,就需要把工作重心放在美国的重建上,放弃在海外推广民主的做法。美国的外交政策应该优先关注自身的重建。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和债权国,美国要“再次伟大”,与中国达成交易是它所能运用的最大杠杆。

反观中国,也正处于关键时刻。经济改革和高速增长带来的首轮红利已经几乎完全释放。中国要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必须拥有和平的外部环境,以便全身心应对严峻挑战。出于这个原因,中国需要美国的合作。

接下来分析中美可能达成的交易。在生意中,甲乙双方利益优先级如果存在差异,则较容易达成交易。也就是说,如果甲比乙更看重某件事的价值,而乙比甲更看重另一件事的价值,利益交换将使双方处境得到改善。

让我们来看看特朗普的交易清单。他的优先级很可能是按以下顺序排列的:首先是贸易与就业,其次是朝鲜问题,再次是美国基础设施重建,以及中国南海事务。特朗普政府明显把贸易失衡视作美国最严重的威胁。特朗普必须在贸易和中产就业议题上取得实质性进展,方能交出令选民满意的答卷。由于美国认为自身安全受到朝鲜威胁,所以朝核问题紧随贸易之后,排在整个清单前列。除此之外,特朗普优先考虑与中国做交易的领域可能还包括基建和南海。

那么习近平的交易清单呢?他最关注的莫过于地区安全。如果不能以保证主权和战略利益的方式维持外部环境的和平,中国便无法继续发展。在中日竞争关系、南海潜在冲突,朝鲜半岛稳定等一系列问题上,中国都需要美国的合作。在上述所有以及其他地区,中国的主要目标是避免战争。

在习近平的清单上,排第二位的可能是避免贸易战。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当口上,中国绝不愿陷入贸易战,更别说对手是美国。中国对外经济拓展项目“一带一路”及其附带的亚投行可能排第三的位置上。

我们可以试着推演一下中美两国的交易。中国能够满足美国许多需要。中国正在积极调整经济结构,逐渐摆脱对出口的依赖。在过去几年里,中美贸易进口额增长率两倍于出口额增长率。中国或许可以同意进一步减少对美国的出口,增加从美国的进口,帮助美国降低贸易逆差。中国还可以增加在美国的投资,帮助美国重建某些产业并创造就业岗位。两国领导人或将推动中美签署双边投资协定,以促进此类投资。该协定也有助于提升美国企业的在华商业利益。

中国拥有庞大的产能和资本,可以以优惠的条件帮助特朗普实现重建美国基础设施的远大目标。加入亚投行将给予美国极大的融资便利。

作为交换,美国或可在中国的周边事务中扮演更友好的角色。奥巴马的“转向亚洲”战略彻底失败,美国没有获得任何实在的好处。在南海问题上,奥巴马政府投入了大量地缘政治资本,最终换来的结果却是菲律宾、马来西亚乃至越南都出现180度大转弯,投入中国的怀抱。中国与邻国之间的分歧,应由双方自行解决。在大多数情况下,双方终将拿出妥善的解决方案,并且避免对航行自由等美国关切的利益造成负面影响。

在台湾问题上,特朗普虽曾质疑“一个中国”政策,但他明智地选择了悬崖勒马。中美关系最根本的锚点既已得到保障,特朗普应该鼓励中日关系向合作的方向迈进。今年2月,特朗普正是在海湖庄园的记者会上告诫安倍晋三,建设性的美中关系对日本来说是件好事。大多数情况下,在中国与其邻国之间选边站队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即便该邻国是美国的盟友。因为美国一旦这样做,便冒着被别国利用的风险。特朗普总统作为一名商人,应该能比美国其他所有政客更敏锐地意识到这一点。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他说:“联盟并不总是对我们有利。”

随着南海和台海局势趋于稳定,中美在朝核问题上合作的时机已成熟。从本质上讲,中美两国在朝鲜半岛的长期目标是一致的,即无核化。一旦朝鲜半岛爆发军事冲突,除了朝韩人民外,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便是中国。如果中美两国能以交易清单上的项目为索引,搭建更利于合作的框架,美方或许能够看到中方在朝核问题上采取更积极的态度,拿出实质性行动。

简而言之,中美之间的大买卖在于以经济换安全。如果能做成这笔交易,两国都会获得好处。在特朗普上台之前,中美不可能谈成这样的大买卖。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的外交政策一直在新保守主义的侵略和自由干涉主义之间摇摆。然而无论摆向哪边,结果都是一样的:帝国过度扩张消耗了美国的实力。特朗普的当选意味着美国政治出现范式转变。他将把美国带往后-后冷战时代。

事实上,中美两国领导人有着相似的世界观,这在中美关系史上十分罕见。美国曾以为可以按照自己的形象改造世界,如今特朗普正在纠正这个代价高昂的错误。他提出了“美国第一”的口号。在世界各国中,中国恰恰最应该承认“美国第一”这种情绪的合理性,并认识到“美国第一”并不意味着“中国最后”。在正确的语境下,将本国置于首要位置意味着走自己的发展道路,优先照顾好本国人民。而这正是中国一直以来所倡导的理念。

如果特朗普能够把美国从支配世界的镣铐中解放出来,他会发现与中国做交易可以为美国争取重建经济实力和社会凝聚力的时间和资源,从而在未来数代人的时间里继续保持头号强国的地位。某些人充满妄想,鼓吹中国很快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老大。实际上,即使中国的GDP到本世纪中叶大致与美国相当,人均收入和军事实力也只是美国的零头。美国通过承认中国以及其他大国的势力范围(无需对“势力范围”这个词羞于启齿),只会巩固自身主导地位而不是削弱它。相反,美国如果在帝国过度扩张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后果必定是被迫失去现有的权力。

习近平的目标是中华民族的复兴,其基因中不包含普世主义。带领中国继续走发展道路,提升人民生活水平,需要数代中国领导人的共同努力。一旦出现军事冲突等外部冲击,中国的国家大计都可能被打乱甚至被彻底破坏。此刻通过给予美国一部分经济利益,中国能按照自己的主张换来一段时期的地区安全。

最后,性格因素也很关键。特朗普和习近平都不是优柔寡断的哈姆雷特。作为决策者,这种性格会增加谈判破裂的风险。但既然两国存在共同的利益,领导人自然应该“在商言商”。

无人能预料佛罗里达州的习特会将产生怎样的结果。虽然对抗和冲突的风险依然存在,但让我们谨慎乐观地期待,一笔“大交易”可能在海湖庄园浮出水面。如果它真能达成,世界将变得更和平。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李世默

李世默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杨晗轶
专题 > 中国研究院
中国研究院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