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李世默:朝鲜半岛的战争与和平

2017-05-05 19:10:01

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接近核战争。经过早先一番“乌龙”,美军航母战斗群真的抵达朝鲜半岛海域展开军演。金正恩誓将进行第六次核试验,对此美国已明确表示不会容忍。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宣告:“外交努力已经失败。”近来,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与积贫积弱的拥核对手几乎每天都唇枪舌剑、针锋相对。一旦美朝两国从打嘴仗变为打真仗,仅朝鲜半岛内部就可能造成100万人死亡——这还是在不动用核武器的前提下。朝鲜的导弹虽然够不着美国本土,但却完全可以覆盖美国的盟友日本。

但反过来说,近二十年来,美国和朝鲜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接近和平。究其原因,是美国正在远离过去那种加剧冲突的外交政策。曾多次率团出席朝核问题多边谈判的中国前外交官、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不久前为布鲁金斯学会撰文指出,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在处理朝鲜问题时,混淆了两个存在根本性矛盾的目标。华盛顿方面希望同时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与政权更迭,前一个目标是战略性的,后一个主要是基于意识形态的。但实际上,恰恰是由于面临政权更替的威胁,朝鲜才更迫切地追求核威慑。

目前有迹象表明,美国外交政策终于有可能在特朗普政府的领导下,超越战略利益与意识形态之间的分裂。本周早些时候,蒂勒森宣称美国需要区分对待价值观和政策。出于国家和地区安全的考虑,美国应优先阻止平壤方面的核计划。

两种错误观念导致了美国对朝政策的混乱。一种看法认为中国和朝鲜基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形成联盟,前者需要后者作为它与美国盟友韩国之间的缓冲国,而自朝鲜战争结束以来,朝鲜便成为了中国的附庸国。詹姆斯·金奇为《金融时报》撰文写道:“北京仍倾向于包容附庸国朝鲜,尽管后者令人恼怒。”然而在冷战时期,朝鲜基本属于苏联的附庸国。苏联几乎是朝鲜经济与军事援助的唯一来源,并帮助朝鲜初步建立了核能力。而当时的中国与则美国形成准结盟关系,共同对抗苏联。

苏联解体后,朝鲜开国领袖(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于1991年访问中国,获得邓小平接见。他恳请中国取代苏联领导共产主义世界,并成为朝鲜的保护国。邓小平拒绝了金日成的请求,并第一次提出“韬光养晦”,这句话成为了中国接下来二十余年外交政策的原则。但中国考虑到东北边境的稳定问题——东北失稳可能波及全国——还是同意向朝鲜提供物资援助,刚好满足朝方基本需求。这种关系一直持续至今。不过无论如何,都不可把朝鲜视为中国基于意识形态的附庸国。中国虽对平壤方面拥有一定的影响力,但并不像特朗普所说的那样,掌握着控制朝鲜的钥匙。

第二个错误观念是,既然持续多年的马拉松式谈判未能说服朝鲜放弃核武器项目,那么就应该放弃谈判,使用武力。用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的话来说,美国对朝鲜的“战略耐心已经结束”。这种看法把朝核谈判的历史看得过于简单化,不管是美朝直接谈判,还是有关国家参与的会谈,虽然都以失败告终,但其实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

冷战结束后,各方就朝核问题进行过两次为期数年的谈判。克林顿时期,美国与朝鲜越过中国直接谈判,1994年签署了《关于解决朝鲜核问题的框架协议》。小布什时期,中国应美国要求主持三方会谈、六方会谈。两次谈判都控制住了朝核问题的局面,争取到了更长时间,并且几乎快要成功。在克林顿执政末期,由于朝核问题取得长足进展,克林顿甚至曾认真考虑过访问朝鲜。

至于谈判为什么最终都失败了,原因有许多,包括美朝双方缺乏互信,拖延执行等等。但傅莹指出,最根本性的原因是美国“无核化”与“政权更替”两重目标彼此矛盾。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佩里曾在许多场合表示,朝鲜开发核武器并不是为了使用它,因为那无异于自杀;朝鲜担心美国带来毁灭性打击,因此想用核武器确保本国生存。然而自从2002年小布什发表关于“邪恶轴心”的讲话以后,美国不愿为了实现半岛无核化主动放弃意识形态目标——朝鲜的政权更迭。

六方会谈之所以失败,奥巴马主政时期美朝两国之所以针锋相对、对抗不断升级,核心原因在于美国对朝目标存在矛盾。其实,正因为自身生存受到超级大国的威胁,朝鲜才开始把核武器视作安全的唯一保障。在目睹了卡扎菲的命运之后——利比亚放弃核武换取取消经济制裁,奥巴马却选择阿拉伯之春反政府势力,导致卡扎菲在逃亡时暴死在沙漠公路上——朝鲜更是意识到“殷鉴不远”。

由于美国对朝目标互相矛盾,中国的立场也变得越来越尴尬。首先,朝鲜发展核武器明显不符合中国国家安全利益;另外,一旦外界强制政权更迭导致朝鲜崩溃,中国也将面临灾难性后果。东北三省将因朝鲜难民潮而发生动荡,使劳动力贬值,人民生活水平降低。如果朝鲜半岛遵照美韩的条件走向统一,可能出现美军陈兵鸭绿江的情况,这是中国无法长期容忍的。

所以对中国而言,绝不能允许通过政权更迭的方式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中国的这个立场完全是从自身安全利益出发的,与附庸国或意识形态毫无关系。多年来,美国依托中国向朝鲜施加影响力,但中国无法向朝鲜提供它弃核后最需要的东西——安全——这导致了之前的谈判均告失败。只有美国能给朝鲜提供安全承诺,但它不愿意这样做。

如今,特朗普总统似乎正在试图把美国从新保守主义和自由干涉主义政策中解脱出来。美国十六年来第一次清晰地宣称无核化是其首要目标。蒂勒森告诉美国国家公共电台:“我们不追求政权更迭,我们不追求使政权倒台,我们不追求加速半岛统一进程。我们追求的是朝鲜半岛无核化。”这样一来,中美两国就有了共同目标,不再有本质性分歧。特朗普甚至表示在适当条件下,他将“荣幸”地与金正恩会面。此番表态意义重大,为通过谈判解决朝核问题注入了新的生机。

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方案是朝鲜放弃核项目,换取美国对其做出不攻击的保证。这个过程中还存在许多不确定性和风险。譬如怎样核查无核化?朝鲜如何信任美国将恪守承诺,保证利比亚弃核后被政权更替的一幕不再上演?中国是否愿意在美朝差距之间积极有为?由于美朝两国长期敌对,缺乏互信基础,朝方试射导弹或核试验等挑衅行为都将使谈判进程发生倒退。

但中美两国已经认清了前进的方向:从各自的角度对朝鲜施压,先迫使其中止核项目,再通过谈判让朝鲜彻底放弃核计划,以换取国家生存的保证。在朝核问题上,中美两国领导人之间形成了前所未见的紧密合作关系(一个月内一次峰会、两次通话),十分有利于半岛和平进程。随着特朗普采取“鱼与熊掌择优而选”的外交新思路,美国多年的宿愿或终将实现。

(观察者网杨晗轶译自《华盛顿邮报》,点此处阅读英文原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李世默

李世默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杨晗轶
专题 > 中国研究院
中国研究院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