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刘戈:股市崩盘要不要救?当然要救

2015-06-23 08:37:57

股市如果崩盘需不需要救市?我们来回顾一下发生在1987年10月美国历史上最深跌幅时美国的做法。

那次纽约股市创记录的大跌没有带来1929年的股灾和大萧条。在经历了几个月的修复之后,纽约股市就恢复元气,并且一鼓作气涨了十多年。尽管任何看似相似的历史事件的后边总是有着不同时代背景印记,并最终让事件的结果走向不同,但历史发展方向的风帆其实永远决定于关键人物在关键时刻的关键选择。1987年10月的关键选择来自于格林斯潘——刚刚上任不久的美联储主席。

不知道什么人发明了“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一说,让众多散户股民总是希望从宏观经济的运行中看出股市涨涨跌跌的密码。其实从最近几十年世界各国证券市场的起起伏伏看,几乎没有一家交易所的股票涨跌和实体经济真的有什么密切的对应关系。当然你把时间周期放大到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或更长,你的确可以找到股指的增长和经济增长的正相关关系,但那对于你有什么用呢?你会去查找下一个整年的天气预报吗?

对于只有20多年股龄的中国股民来说,股市更是从来没有成为过实体经济的晴雨表。中国股市在实体经济高歌猛进时一直萎靡,或是像目前这样在经济下滑趋势明显时暴涨接着又暴跌都是见怪不怪的事了。在全世界范围内,从大萧条之后,股市和实体经济的关系就渐行渐远,到了上世纪80年代,全球化加速,发达国家经济越来越去制造业,主要工业化国家进入到后工业化时代。金融日渐与实体经济脱离,按照自身的规则运行。

按照经济学家向松祚在他的新作《新资本论》中所说:“自亚当斯密以来,人们始终相信货币金融变量由实体经济变量所决定,实体经济变量主导支配货币金融变量,金融资产价格仅仅是实体经济收入和利润的反应。实体经济是头,金融资产是脚;实体经济是主人,金融资产是仆人。然而金融资本主义将头和脚、主人和仆人的关系颠倒过来。”在这样一种新的关系中,证券市场之于实体经济早已不是晴雨表的关系,甚至股市的崩溃也不在像当年那样把经济带入到大萧条之中。

发生在1987年10月的股市崩盘是这一新时代来临的重要分水岭,股市崩了,但大萧条没有来。“股票市场价格昨天在一阵凶猛的抛售潮中狂跌,成为华尔街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天,并增加了人们对于经济衰退的恐慌。”1987年10月20日的《纽约时报》用惊恐的口吻报道前一天股市的暴跌。

10月18日,开市前一天周日早晨,当时的美国财长贝克在电视节目中宣布:“如果联邦德国不降低利率,美国将考虑让美元继续下跌。”这时,本来已经在上周末显现出颓势的全球股市隐隐感受到了股市下跌的压力。十几个小时之后,东京、香港、新加坡股市陆续开盘,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暴跌。随着地球的自转,西半球的法兰克福、巴黎、伦敦股市如同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暴跌一个连着一个。

终于,1987年10月19日,星期一,来到华尔街。纽约股票交易所开始了新的一天。开市伊始,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一开盘就跌去67个点。转眼间,卖盘席卷整个股市。交易所内一片恐慌,整个上午,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一直下泻,没有人知道应该如何遏制继续恶化的局势。

下午开市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大卫·路德在华盛顿发表讲话说:“在关键时刻,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一关键时刻会在什么时候,我将与股票交易所讨论暂时关闭交易所。”这则消息引起了新的一轮恐慌。谁都知道交易所一旦关闭,没有来得及卖出的股票将砸在手里。于是,他们不得不以更快的速度卖出股票。到下午两点,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已经下挫250点。在此期间,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官员出面澄清:他们没有讨论有关关闭交易所的事情。然而为时已晚,灾难已无法遏止。

当天收盘时,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降了508.32点,由2246.72点狂跌到1738.470点,跌幅达22.6%创下了一天下跌的最高纪录。当天,在纽约股票交易所挂牌的1600种股票中,只有52种股票上升,其余全部下跌。那些被称为“蓝筹中的蓝筹”的大公司股票均狂跌30%左右,如通用电气公司下跌33.1%,电报电话公司下跌29.5%,可口可乐公司下跌36.5%,西屋公司下跌45.8%,运通公司下跌38.8%,波音公司下跌29.9%。

人们很自然地把1987年的股市崩盘和1929年的股市崩盘联系起来。同样是10月下旬,1929年10月24日,史上著名的“黑色星期四”。早晨刚刚开市,股价就如决堤之水轰然下泄。10月25日,胡佛总统发表文告说:“美国的基本企业,即商品的生产与分配,是立足于健全和繁荣的基础之上的。”紧接着,一个周末之后,10月28日、10月29日,又出现了“黑色星期一”和“黑色星期二”。至此股市如同坐上了滑梯,在长达几年的时间里连续暴跌,道·琼斯指数跌至41点。股市危机带来银行危机,进而蔓延成整个经济体系的危机,其经济危机又引发了遍及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大萧条。

“黑色星期四”时人头攒动的华尔街

历史会重演吗?

从大萧条到80年代,美国股市已经历了50年的牛市。从1982年起,股价走势更是持续上扬,交易量也迅速增加。股市的异常繁荣,已经远远超过了实际经济的增长速度。股市的高收益导致大量的国际游资及私人资本源源不断地流向股市,泡沫越吹越大,为随之而来的崩盘埋下了伏笔。在“黑色星期一”之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不祥之兆:利率不断攀升,通货膨胀日益加剧,国家预算赤字越来越大,贸易逆差急剧增加。人们隐约感到好日子似乎到头了。

里根上台后,减税和放松政府管制成为“里根经济学”的核心理念。与此同时,为了拖垮苏联所进行的军备竞赛却花钱越来越多,国家债务越来越高,带动利率水平不断提高。到1986年,美国财政赤字高达2210亿美元,贸易赤字高达1562亿美元,均创赤字最高纪录。此外,实体经济的生产型投资需求不足,剩余资本大量涌入证券市场。利率的不断攀升,和越来越高得离谱的股价使投资者对股市的担忧越来越严重。这是股市崩盘的经济背景。

有人从技术角度分析,认为电子计算机支撑的程序化交易和羊群心理是导致股市崩盘的主要原因。程序交易令大宗的股票交易和期指交易可同时买卖,形成恶性循环,令股价加速下挫,而下挫的股价又令程序更大量地抛售股票。

从股市下跌的形式与幅度甚至每天的价格波动看,1987的股灾和1929年都非常接近。但与1929年10月不同的是,在1987年崩盘很快就被遏制。毕竟50多年之后,美国证券业的监管水平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以1929年大股灾为契机,罗斯福和之后的历任政府已经告别了对股市不加监管的原教旨主义经济理论,一个科学、有效监管的金融体系已经建立起来。更重要的是,无论政府还是媒体、学者对股灾的应对思路和1929年已经完全不同。

1929年惨痛的经历让人们明白了信心对于股票市场稳定的重要意义,连《纽约时报》也更多选择能够帮助人们树立信心的声音:“谈到昨天的股市崩盘,纽交所主席小约翰费伦说:我们很幸运它发生在美国经济非常坚挺的时候,我们并非在一个衰弱的环境中运营。”

学者们也加入其中。“一次股市崩盘不再会以以往同样的力量在1929年时那样引起经济的连锁反应。”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商业周期研究中心的杰弗里穆尔这样说道。“我认为股票市场的这次暴跌不会导致经济的大规模崩溃。经济中仍然存在许多有利因素——例如企业利润仍然是坚挺的。”纽约大学商学院金融和经济学教授罗伯特卡文旭说。

《纽约时报》星期二在题为“1987年等于1929年吗?”的评论文章中补充道:“现在和1929年之间的重要区别还有联邦存款保险,失业保险和社会安全保险以及其他已被认为是社会安全网的要素。这些不仅保证不会出现普遍的贫困,而且它们应该有助于避免在30年代大萧条中自身滋长出的金融恐慌情绪。”

“现在的政府更愿意进行干预以使经济保持增长,各界政府无论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都承担了这种责任,而1929年时情况则并非如此。”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斯说。

《纽约时报》也在文章中引用布鲁金斯学会的一位学者预测到:“如果金融系统开始动摇,美联储会成为第一道防线,如果有必要——而我认为情况不会这样——美联储能够提供额外的银行准备金以及其他支持,以确保任何由于市场所发生的情况而变成不良的贷款将不会导致金融业的整体危机。”他说对了半句话,情况真的发生了,刚刚上任不久的美联储新主席格林斯潘毫不犹豫地用真金白银开始干预市场。这才是1929年没有重现的最直接的原因。

格林斯潘此时还不像他后来那么家喻户晓,但他知道该怎么做。60年前,本杰明斯特朗曾经一语中的:对付任何此类危机,你只需要开闸放水,让金钱充斥市场。事实上这正是格林斯潘所做的。

在10月20日,星期二的早晨,美联储在市场上大量购买政府债券,此举的直接效果就是增加了大约120亿的银行储备。随之,联邦基金利率下降了0.75个点——这是一个巨大的单日下降幅度。而一旦资金流动得以恢复,市场恐慌也就很快结束了,这是自从汉密尔顿成功救市以来,美国中央银行第一次成功阻止市场恐慌,而没有使其导致经济灾难。”约翰戈登在《伟大的博弈》一书中,对格林斯潘的果断赞赏有加。“就像我们所看到的1987年的情形那样,如果监管当局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而且采取强有力的行动,股市崩盘的后果并不一定是灾难性的。”格林斯潘改写了历史,并由此奠定了他执掌美联储长达20多年的良好开端。

在遭遇如此重大挑战的时刻,仅仅距离格林斯潘接替沃尔克担任美联储主席的两个月之后。1987年6月2日,里根总统宣布任命格林斯为新一届美联储主席。里根给格林斯潘戴上了“一个经济学家的经济学家”的高帽子,希望这位兼有实战和理论基础的华尔街人能够不辱使命。

上一任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因为成功领导美国经济战胜了通货膨胀而深受推崇,但其对华尔街近乎严苛的监管却不被里根所喜欢,格林斯潘被选中成为沃尔克的继任者。

1987年7月21日,在长达3个半小时的参议院任命听证会上,格林斯潘面对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上发布了他的施政纲领。他认为联邦储备委员会的首要工作是“实现经济稳步的、最大程度的增长,同时又不让通货膨胀的恶魔从魔瓶里冒出来。”一个星期后,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以91比2的票数,通过了任命格林斯潘为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决议。

一九二六年,格林斯潘出生于纽约市一个金融世家,是家中独子。虽然在儿童时代他对音乐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兴趣,但最终作为股票经纪人的父亲带领他进入了金融行业。一九四八年他从纽约州立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之后又在纽约大学继续深造获得硕士学位。一九五四年,格林斯潘加盟纽约一家咨询公司。五年后他因为出色业绩获得该公司一半股份,并出任总裁,一干就是三十年。在华尔街,格林斯潘的名声越来越响亮,成为尼克松总统的非正式顾问。

1987年9月4日,上任仅仅24天的格林斯潘宣布,将联邦优惠利率提从5.5%提高到6%。格林斯潘之所以提高利率是因为他看到了通货膨胀重新抬头的苗头,给市场打一剂预防针。然而“黑色星期一”的到来,让格林斯潘的决策显得不合时宜。

怎么对付这个棘手局面?经过反复思考,格林斯潘做出了可以称为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开闸放水。

“联邦储备体系,本着它作为这个国家中央银行的责任,在这里宣布,它会作为一个流通货币的来源,对所有经济和金融体系提供援助。”星期二股市开盘之前50分钟,美联储发布了清晰的救市信号。

对格林斯潘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这意味着他要自己否定掉仅仅在一个月前推行的紧缩政策,转为向市场提供充足的资金,“向市场打开了货币水龙头”。

到1987年,全美国股民,也就是直接持有至少一种股票的人,已经达到4800万,占美国人口总数的20%。但总体而言,机构投资已经成为市场的主导力量,私人投资的股份仅占10%。在华尔街起决定作用的是大型基金公司和投资公司。这些机构很多都有银行贷款,危机发生后,银行一般会限制向证券公司的贷款,导致其中一些公司违约,并形成连锁反应,逼迫机构投资者在非常差的时间和位置减仓,甚至砍仓,反过来再次打压指数。

10月20日,星期二的早晨,美联储在市场上开始大量吃进政府债券,此举的直接效果就是增加大约120亿的银行储备。随之,联邦基金利率下降了0.75个百分点。

商业银行马上领会了格林斯潘的意图,几家银行相继宣布降低利率,信托公司也表示在任何情况下都会保证客户的资金需要。美联储的承诺也使那些在交易所挂牌的上市公司恢复了信心,开始回购自己公司的股票。到10月20日收盘,道琼斯股票指数上升了102.27点,10月21日比20日又回升了186.94点。市场的流动性一旦得以恢复,市场的恐慌也就很快结束了。

需要强调的是,虽然格林斯潘在关键时刻的审时度势,敢于自我否定,及时扭转货币政策在制止危机发生中起了决定性作用。但证券市场的整体健康才是股市信心能够很快恢复的基础。

大萧条的惨痛经历让美国政府认识到一个被严格监管的市场才能经得起风浪,一个能够被从业者操纵的证券市场只能给经济带来灾难。从那时起的50多年来,针对股市的法案不断出台,华尔街经纪人们的行为不断被规范。1934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通过法令,禁止联手坐庄,禁止透露内幕信息,禁止经纪人购买其做市股票的期权。1938年纽交所制定了新的章程,旨在加强交易所的公共职责而不在仅仅是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公司。在新的章程里,交易所的总裁成为一名拿薪水的雇员而不再是交易所会员。交易所对会员公司也增加了更频繁和严格的审查制度,会员公司的债务上限被确定为其运营资本的15倍以内,经纪业务与承销业务必须分离,客户的账户必须与公司自营账户分开。为了防止卖空在股市恐慌性下跌时打压市场,卖空单只有在股价上升时才被认定有效。

监管法律的不断完善让那些铤而走险的投机者不断的落入法网。在1987年的股灾前不久就又有一位投机者被抓了个正着。80年代,华尔街经纪人博斯基靠风险套利来赚钱,他首先买入一个潜在被收购公司的股票,一旦收购完成,他就把股票卖掉很赚一笔。为了提高成功的概率,博斯基编制了一张为他提供内部消息的经纪人和银行家的网络,他用装满现金的箱子去交换他所需要的信息。1986年11月14日,证券交易委员会宣布,博斯基已经承认了他的很多行为触犯了证券法。最后,博斯基被判入狱三年。道格拉斯主演的电影《华尔街》的原型就是这个家伙。

1987年的股灾化解之后,华尔街的牛市又持续了十多年。“道指昨天终于跨越了10000点大关。虽然10000点对投资者来说只是一种心理上的障碍,但市场活跃表现的重要意义在于它所反映的实质:美国经济前所未有的坚挺以及美国公司统治世界经济的阶段。道指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翻了一番,从1995年11月的5000点到现在。而从1982年以来,它已经涨了9倍。”1999年3月30日《纽约时报》这样写道。

约翰戈登在其著名的《伟大的博弈》一书中写道:“正是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有效监管给华尔街带来了60年的稳定和巨大的繁荣,而美国得以坐享全球最大的、最有效率的证券市场所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

而在其任上关键时刻的正确选择使艾伦·格林斯潘的任期跨越6届美国总统。他被称为全球的“经济沙皇”,人们称他为伟大的经济学大师、预言家、魔术师……卸任两年后,金融危机爆发,不少人把其归结为格林斯潘在任期后期的失策,人们指责格林斯潘和美联储未能有效监管问题信贷,他们应该为此承担历史责任。但实事求是地说,哪里能够有人将市场上还没有发生的事准确预料到呢,那是神仙。能够在大船即将触礁的时刻,做出正确的判断,及时调整航向的船长已经堪称伟人。

刘戈

刘戈

央视财经频道评论员,《改变美国的时刻》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佳静
专题 > 股市
股市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