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刘学伟:菲永“孤注一掷”亲历记

2017-03-07 14:03:51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刘学伟】

3月5日下午15点,陷于“空饷门”困境的法国总统大选中右派候选人菲永,在著名的以埃菲尔铁塔为背景的Trocadéro广场举行了孤注一掷式的竞选集会。为了增加对法式西式民主的体验,本人亲自参加了这场集会。

这一天天气可是不太好,从一早就开始下雨。和许多的法国人一样,雨水并没有浇灭本人参会的热情。14点,住在巴黎东郊的本人举着雨伞出发。地铁一路顺畅。先坐A线高速地铁,再在戴高乐广场换6路。到了目的地Trocadéro之前一个站,车上广播通知,出于安全理由,下一站暂时关闭。笔者只好在此下车。此时14点3刻。

抬头马上看见,站台的出口已经阻塞不堪。都是与本人同样的参会人群。很快便听见人们在这里就喊起了口号:“菲永,总统!”

本文作者刘学伟摄

出了站口,向前还有约500米才是目的地。大路很宽,倒还不挤。前行300米,就是警察和自愿者设的栅栏,一个个解开大衣,检查提包。说句实话,本人已有足够经验。在法国,基本上只有左翼的集会才会每一次都逃不掉硝烟弥漫和打砸抢乱象。右翼的集会、华人的集会,那肯定是秩序井然。

路中有人发放小国旗,数量足够,人手一面。记得上次华人集会,还发T恤衫,但国旗小得多。那次华人还准备了许多的横幅,这次可都没有。大概因为这次的集会很仓促,而且是定点集会,不像华人上次是游行。

讲台,旗海。开场之前。(网络图片)

Trocadéro广场呈圆形,直径满打满算100米,面积不到10000平米,大概略超半个足球场大。本人抵达时,广场上已经站满人,各个路口开始阻塞。照面积算,广场上5万人就会填满。会议主持人声称的20万人可能太夸张。本人估计,当在7~10万之间。笔者看不到通往广场的各条通衢人堵出有多远,只能这样估算了。

会场全景(网络图片)

3点,会场开始放音乐。3点1刻开始,有三位头面人物暖场发言。应当承认,久经西式民主考验的政治人物,个个都口才非凡,国家、民族、人民、前途、命运、拯救等各种宏大词汇轮番递出,听众个个如痴如醉,如疯似魔。但是共和党真正的头面人物如萨科齐、于贝等都没有到场。现在的事态实在敏感,他们的确也都有不到场的理由。

大约3点3刻,主角菲永上场,演讲历时不过半个小时。演讲头尾,天上云开,都有阳光,中间还经历了大约10分钟并不小的雨。不知这是不是他的选情的隐喻。

菲永在雨中演讲(网络图片)

菲永的演讲这样开场:“有人希望我孤立。我孤立吗?”现场的群众当然大声答应:“不!”

菲勇接着说:“我现在每天24个小时,每周7天,都在遭受围攻。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司法陷害。他们的目标不是我,是我所代表的路线。这条路线得到你们的支持。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要废掉你们的选择权……我不仅仅是在捍卫我个人的声誉,我是在捍卫我们共同的国家。”

他也说到:“我欠你们一个道歉。”“我犯了两个错误。第一是不该任用我的夫人打理我的公务。第二是,在出事情之后,我不该在开始还试图掩饰。”他说,他坚信司法会还他清白,但那将太迟。

每一个讲话间隙,群众都在高喊:“菲永、总统!”“我们会赢!”“法国需要你!”等口号。

这种场面,的确容易让台上和台下的人都陶醉其中(网络图片)

他说,他代表的是每天上班的人,是有常识的人,是不制造噪音的人。他说他要取消35小时工作制,要减税,要权威,要还法国自由与荣耀。

他强调法国的三条国训第一是自由。自由被反复提及,但位居第二的平等的确没有提到。

他对极端伊斯兰主义进行了严厉的抨击,历数法国近年遭受的恐怖袭击。这点得到群众的热烈呼应。

他痛斥社会党奥朗德的左翼政府把法国搞得一团糟,认为类似的路线现在遭到全世界的唾弃。他批判极右派要抛弃欧盟,并攻击了马克隆的拼盘政纲。他指出法国需要一个完整的转向。

最后,演讲在雄壮的国歌声中结束。本人由于到得较晚,站立之地只能勉强看到发言人的一个斜影。演讲结束后,大家开始往外走,笔者则和一些人开始往台前挤,期待菲永会回来谢幕。他在发言结束后,就走下台开始和群众握手。本人猜得不错,大约10分钟后,菲永果真回到台上,再次慎重向支持他的民众挥舞代表胜利的V形手势表示感谢。不过,本人没有得到和他握手的机会。


本文作者刘学伟摄

补充一个细节。大家从照片中不难看到,参会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欧洲人。除了本人,笔者在那里就没有看到第二个亚洲人。非洲人倒是看到若干个。阿拉伯人一个也没有看见。法国和美国类似,已经分成欧洲人和非欧洲人两个世界,他们不相同的地方已经太多,真的很担心他们将来能不能和睦相处。而我们亚洲人的身份,一直尴尬,处在两个世界之间……这里不想多说。

6号上午最新消息:于贝发表正式声明,说现在局势过于混乱,他没有把握能够团结全党和全国的多数去赢得这场选战,因此拒绝作为B角,替换菲永上场角逐。

6号晚上,共和党政治局开会,出乎意料地一致决议全力支持菲永继续竞选。似乎,在于贝拒绝替补上场后,共和党已经找不到比菲永更有机会胜选的C角。他们只好决定破釜沉舟,决一死战。

共和党是一个有底蕴的大党,一周以来的换角争议应当就此结束。这个党应当可以重新团结起来,支持菲永。菲永的民意分应当可以有所上升,但是能否上升到第二位依然可疑。其实他的路线,至少在包括本人在内,相当多的支持者看来,在所有有效的候选人中,的确是最为当今的法国需要的。

必须承认,本人没有料到,菲永的孤注一掷真的能逆转乾坤。周日集会的盛大场面,打消了于贝取而代之的意图,让换将派顿时失势。也许我前文讲到的天气的隐喻真的有道理。

大家又一次看到,西式的一人一票竞争式选举,偶然因素太多。去年的美国大选和今年的法国大选,花在争论候选人个人品格上的功夫超过争论政纲;造势现场的人气,恐怕也并非完全与政策恰当与否挂钩。

由于超乎寻常的个人魅力,特朗普是没有被“做掉”,这回的菲永似乎危险大多了。2012年法国上届大选的左翼候选人卡恩就被成功“做掉”。看来搞“阴谋论”,并不分左右呢。

西式民主,从1688的英国光荣革命算起,已经运转数百年,还有那么多的破绽。这让那些一心拥护、欣赏西式民主的人们,还是相当地遗憾,甚至泄气。比如这次法国,如果共和党错失良机,而根基太浅的马克隆又干不好,5年以后,法国/欧洲会不会大难临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刘学伟

刘学伟

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旅居法国30余年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中国社科院
中国社科院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