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鲁宁:美国正式退出TPP,特朗普真“拼”了?

2017-01-25 08:01:4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鲁宁】

北京时间1月24日,美国新总统就职后的首个工作日,特朗普签署首道总统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TPP。这是白宫新主人上任后扔向世界的首枚“经济炸弹”,其冲击波将加速现有世界经济版图和全球贸易市场的分化与裂变,对世界各大经济体、主要贸易大国和地区贸易大国,既是机遇亦是挑战。把握得当者,收获更大的蛋糕份额;把握失当者,现有利益因此受损。

特朗普展示签署好的文件

何以如是?且听老鲁娓娓道来:

TPP的全称叫《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它的最初主旨是试图建立类似于欧盟的以零关税为主要特征的新的跨太平洋单一市场。新世纪初,由新加坡、墨西哥、秘鲁等环太国家率先提出动议。

当年,美国小布什政府对此并不热衷,甚至未予理睬。2008年奥巴马上台,美国高调推进“重返亚太”战略,也因此,美国对TPP的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开始强势参与和指染IPP谈判,于2010年“夺取”TPP谈判主导权,并绞尽脑汁将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排斥于谈判大门之外。

由于美国国力下降,号召力和威慑力跟着双双下降,至2015年,在经历多轮讨价还价----在美国做出不小让步和妥协之后,美国、日本、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越南、秘鲁、加拿大、墨西哥等12国最终草签TPP协定。

奥巴马之外,安倍、李显龙、阮晋勇(时任越南总理)是TPP的另外三个主要推动者。为什么是他们?倘若联系彼此中国周边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态势,答案全在中国人心里。

TPP协定说白了就是由美国主导的、把中国排斥在外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一矣该协定获得各签约国批准,在12年之内,这12个国家之间90%的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将分批实施零关税,较彻底地实现贸易与服务的自由化。

然而,协议进入各国审批阶段后进展并不顺利,加拿大率先出现了“状况”,越南国会率先终止了审批程序,最令签约国意外的是,当奥巴马将TPP协定提交美国国会审议时,遭到国会多数议员的强烈反对。更令签约国目瞪口呆的是,竞选期间就扬言一旦上任即废止TPP的特朗普,一上来还真就退出了TPP。美国如此出尔反尔,受伤最大的除了美国的国际形象,自然是日本和新加坡。新加坡好歹“船小掉头快”,李显龙在碰了几个钉子后,已频频作出修复新中关系之姿态,日本“船太大”,要想“掉头”有点难……

奥巴马主导的TPP有如下如意算盘:第一,向签约国无障碍地输出金融、设计、品牌、商业模式等服务贸易,这是美国现阶段的明显优势;第二,向签约国输出美国民主的价值观,左右签约国的政治走向,牵制这些国家的对华政策走向;第三,消解中国经济影响力,迟滞中国经济发展速度。而奥巴马被迫作出的重大让步是,美国向签约国尤其是向越南、马来西亚、墨西哥等欠发达但有劳动力红利的签约国无障碍开放初中级产品市场。

特朗普的看法正好与奥巴马相反:第一,美国输出民主价值观作用有限,美国应当管好自己的事,把有限的财力物力用于重振国内经济,化解国内堆积如山的矛盾,使“美国重新伟大”;第二,TPP带来的零关税,将进一步冲击美国的非高新产业和服务业,造成更多的美国产业工人和服务业从业者失业,加剧美国的贫富差距和族群分裂,有违他在竞选期间对美国蓝领、灰领和低端白领群体所作的让他们重新过上好日子的经济政治承诺。

如果就事论是,单从美国着眼,特朗普退出TPP也许是对的,至少从短期看是务实之举。问题是,美国是全球化的倡导者引领者,美国经济对全球的影响无处不在。而全球化的最大特点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就决定了特朗普的“贸易保守主义”已经行不通。特朗普若一意孤行遂行贸易保护主义,必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如果置于全球视野,美国和世界的关系犹如一盘互相交织的大棋,特朗普轻率地挪动任何一枚棋盘上的“占位棋子”,必牵一发而动全身,遭致美国的全球棋局出现更大的紊乱。今日的美国要想挽回其在全球棋局中的颓势,美国总统必须拥有深邃的全球眼光。无奈,已经自负半个多世纪的美国一路走到今天,已经缺乏这样的大政治家和大战略家。

世界是在变化中运转和博弈的,大国博弈加剧世界的运动和变化。美国在谋势在寻求战略主动,别的大国也没闲得慌,尤其是中国,在谋势寻求战略主动上,做法远比美国更有远见、更为高明、更具胸怀坦荡,更显大气和大度。

前些年,随着奥巴马加快推进TPP谈判进程,中国一刻也没有闲着,甚至每一步都走在了美国前面。当奥巴马为TPP倾力时,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协定已经从过往的“黄金版”升格为“钻石版”;先于美国,中国与全球20余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FTA),中国与欧盟、中国与南美诸国、中国与非盟、中国与中亚的FTA谈判亦在紧锣密鼓推进。去年APEC,由中国倡导的体量和影响比TPP更大的、但不带意识形态色彩的亚太自贸区建设亦已启动。至于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产业园和经济带建设,从提出到实施不到四年,即已风生水起,得到全球六十余国家和地区不同程度之参与。至于亚投行、丝路基金、金砖银行、人民币入SDR蓝子等“金融大进取”,更呈势与破竹之状。

毋庸讳言,TPP十二个签约国,占据全球经济份额的43%,贸易份额的32%。姑且不说特朗普一上台即退出了TPP,就算TPP能如日本所愿顺利实施又能怎样呢?真能在经济上孤立中国乎?

今日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全球第一贸易大国并正稳步向贸易强国转型,国运、国势、国力均处于不可遏制的上升时期,又适时推出了遵循互利、互惠的“一带一路”共荣共享发展战略,试问,除去美日等个别国家,全世界又有哪个国家在内心不想搭乘中国发展的“顺风车”呢?

因为国力不济,2012年起,奥巴马将“重返亚太”调整为不那么咄咄逼人的实现“亚太再平衡”。奥巴马的一厢情愿是,“平衡中国”用两根支柱:60%的美国军力压向亚太,对中国施以军事威慑,是为军事支柱;用TPP协定牵制和削弱中国经济的发展势头,是为经济支柱。两根支柱互为倚重、双管齐下,缺一不可。

现在倒好,围堵中国的经济支柱,被特朗普说抽掉就抽掉。单凭其扩军计划,且不说银子从哪里列支,要想在亚太有效地“平衡中国”,是更难还是更易呢?

不能不说,特朗普想部分放弃充当世界警察角色,集中精力、物力、财力办好美国自己的事情,总体思路是对头的。问题是,美国目前的国内问题和矛盾都是结构性的,要化解或哪怕仅仅是缓解都殊为不易,遑论美国作为世界警察,其全球利益和国内利益互相关联,决定其不可能放弃“超霸”地位而“独善其身”。特朗普必须同时进行“两面三线”作战。

“两面”指国内与国际,“三线”指欧洲战线、中东战线、亚太战线。欧洲战线稍有松懈,俄罗斯必趁虚“西进”;中东战线稍有松懈,伊斯兰极端势力如鱼得水;亚太战线一旦松懈,围堵中国前功尽弃。打个比喻,国内国际,哪一面都不容特朗普能稍事消停和喘息。

整个西方都在颓势中挣扎,但西方世界仍不失明白人。就说美国,确有不少人担心特朗普此举对美国全球领导地位再一次重创。的确,置于大国全球博弈的大棋盘上观察与度量,特朗普此举无疑于在一定程度上,把全球化的领导权拱手相让于中国。大国之间争夺世界经济游戏规则与重塑全球市场秩序的博弈,将由此翻开新的一页。

1月23日,特朗普说,他很有可能执政八年。奥巴马也执政了八年,干得身心疲惫。笔者相信,倘若特朗普真能干上八年,一定是美国颓势继续放大的八年,他一定比奥巴马干得还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鲁宁

鲁宁

资深媒体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