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莫迪治下的印度,宗教民族主义和大师的崛起

2017-06-08 07:33:37

【编译/观察者网 王骁】

谈到印度总理莫迪的时候,我们总能想起瑜伽。当年莫迪访华的时候还专门带着大家一起做瑜伽。

不过,莫迪和瑜伽的缘分可以追溯到2014年的一则新闻报道。

在2014年3月23日,离当时的印度大选只剩下两周不到的时间。印度瑜伽大师巴巴·拉戴夫(Baba Ramdev)发动了大量支持者上街支持莫迪。莫迪和拉戴夫在集会上相拥。在莫迪当选印度总理后,拉戴夫的瑜伽生意也迎来了繁荣期。

英国路透社的新闻调查组深挖了莫迪和这位印度瑜伽大亨的渊源,并于5月23日发表了相关报道。

全文编译如下:

2014年3月23日下午的新德里,莫迪和坐在自己身边身穿橘黄色长袍,留着长胡须的拉戴夫窃窃私语。两个星期后,印度将要举行全国大选。

几分钟后,瑜伽大师拉戴夫拿起麦克风,对在场的集会人群进行投票动员。他说:“你们要去争取选票,你不会坐在家里,你会吗?”

人群吼道:“不会!”

莫迪和拉戴夫会心一笑。这位政治家和这个价值10亿美元的消费品企业的创始人,在集会中拉开了印度教民族主义运动的帷幕,这场运动旨在塑造这个世界上发展最快经济体之一的命运。

集会结束两个月后,选举结束,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席卷了长期执政的国大党。

在某种程度上,莫迪的胜利也是他改革经济和根除腐败政纲的胜利。他对商业的友好态度为他赢得了广泛赞誉。同时,他鼓吹印度教民族主义(Hindu Nationalism)也为他带来了支持。他认为印度应该是印度人主导,为印度人服务的国家。这一立场帮助他取得了胜利。

莫迪和拉戴夫,都是印度教民族主义者。而他们都为互相的成功做出过贡献。这位瑜伽大师是印度最家喻户晓的人物之一,他公司出售的传统食品和保健品是印度销量最好的快消品之一。在2014年的选举中,他动用了自己消费商品帝国的影响力,和人民党紧密合作,动员选民。拉戴夫的公司和人民党的关系远远比公众所知道的要紧密得多。

作为回报,这位人民党领袖贯彻了拉戴夫对印度的政治愿景。这一愿景以民粹主义为基础,奉行印度教至上的理念,排斥外国影响力,希望恢复印度古代的荣光。

自莫迪上台以来,拉戴夫的公司获得了许多好处。在人民党控制的区域,拉戴夫的公司在人民党控制的区域购买土地总共获得了4600万美元的税费减免。这家名为帕坦伽利(Patanjali,名称来自于瑜伽理论创始人)的公司甚至在某些地区可以免费获得土地。

这一合作关系揭示了莫迪政权内政商关系的运作方式。而前执政党国大党所信奉的世俗主义观念正在被一点点摒弃。

在新德里举行的集会三周后,拉戴夫控制的一家信托公司发布了一段YouTube视频。视频中其中人民党高级成员用印度语进行了宣誓。

宣誓内容一共9条,其中包括保护被印度教视为神灵的牛。宣誓内容对印度的大部分生活进行了改造,希望使印度人可以变成他们眼中的Swadeshi(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对真正的印度人的称呼)。他们改造社会的计划甚至将会渗入法院、政府、文化机构和教育领域。

视频中所示的宣誓者包括印度现任外交、财政、安全和交通部长。

拉戴夫在视频中说道:“这些人民党领导人在宣誓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因为我已经收集到了上百万人的请愿。我希望人民可以看到我们的政府正在改变。我们创造了这九条誓言。”

宣誓人,人民党高官,印度前副总理阿德瓦尼(L.K. Advani)的发言人就否认这份宣誓书和拉戴夫有关。他称这份文件本来就是执政党的施政纲领,每个高级党员都在纲领上签字了。

而帕坦伽利公司方面的高管则称,人民党高官在这份宣誓书上签字,就是对拉戴夫的支持。

在人民党上台执政之后,拉戴夫的生意就越来越红火。2013年,拉戴夫的快消品企业收入1.6亿美元,而在人民党上台后的2015年,公司收入达到了3.2亿美元。而在今年5月初的时候,拉戴夫宣称公司收入已经达到了16亿美元。

拉戴夫的产品从牙膏到奶油再到清洁剂,几乎无所不包。他们的生意从大城市蔓延到小村庄。他们销售的大米、饼干和酸辣酱已经成为印度军队和国会食堂的政府采购项目。

公司广告宣称他们的食品都符合印度传统医学,这些食品都是印度传统的象征。而这一切广告内容恰好和莫迪推动的消费爱国主义政策相呼应。莫迪呼吁国民把钱花在印度产品上,而不是交给外国公司。

其中一个拉戴夫公司的广告就说:“东印度公司劫掠了我们的国家超过200年。现在这些跨国公司又试图通过有毒的化工产品来剥削腐蚀我们的国家。警醒起来!”

这一广告明显运用18-19世纪的印度被殖民历史来炒作民族主义情绪。

2016年,拉戴夫在自己的老家,印度瑜伽之乡哈里瓦(Haridwar)接受媒体访问。他对自己和莫迪的关系三缄其口,仅仅说道:“莫迪先生是一位亲密的朋友。”

(来源:新闻截图)

对于自己在莫迪2014年胜选中所扮演的角色,拉戴夫说道:“自夸不是一个好习惯。我不想说太多,不过我所做的基层动员为推动政治变革提到了作用。”

莫迪在2014年5月上任之后,帕坦伽利公司总共获得了810万平方米的土地,用于建设工厂、研究所和供应链。而在国大党执政期间,帕坦伽利公司一度要通过出售土地来维持财务平衡。四起购地案中有两起发生在人民党执政区域,另一起则在人民党联合执政区域。

在人民党执政区域,帕坦伽利公司购地的价格仅为市场价格的23%。公司宣誓将用这些够来的土地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和更新的工厂,这些都是印度最需要的东西。每年,印度都有上百万青年人到达就业年龄。在人民党执政的印度中央邦,Patanjali曾经在购买一块16万平方米的土地时获得了88%的减价,减价总值1千万美元。

而这一切都是合法的。

印度总理办公室,帕坦伽利公司,还有拉戴夫本人都拒绝对这些土地交易进行回应……

2016年9月,印度交通部长Gadkari参加了帕坦伽利公司在那格浦尔市(Nagpur)的食品加工厂奠基仪式,Gadkari曾是拉戴夫宣誓视频的主角之一。

(来源:新闻截图

在视频中,帕坦伽利公司执行董事对交通部长说:“我们需要一条通往工厂的路。”

而坐在白色沙发上的交通部长则回复道:“你说的这条路,我已经决定建设成国家高速公路了。等你们的建设开始,我们就会开始投标。”

在场的还有那格浦尔市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的首席部长Fadnavis。

帕坦伽利公司为这个食品加工厂购买了95万平方米的土地,仅支付了5.9亿卢比(6千万人民币)。而该地皮临近印度国家经济特区,其市场价格超过26亿卢比(2.8亿人民币)。

在被州议员询问为何地皮被贱卖的时候,首席部长Fadnavis 回答:“这块地皮便宜是因为没有被开发,没有路连到那里。”

事实上,该园区坐落在一个警察和消防站的院墙附近,对面还有另外一个公司园区。园区附近还有一条正在建设的道路。政府发展局发言人说,这项帕坦伽利公司购地协议包括对社区的承诺:从当地购买原材料,培训2000名农民成为员工,以及从附近村庄雇5000人。

对此,帕坦伽利公司发言人说:“我们公司是一家印度公司,一个传播印度医学的公司,所以许多州心甘情愿给我们价格低廉甚至免费的土地。”

帕坦伽利公司所做的最大交易发生在2014年10月和12月。东部的阿萨姆邦向帕坦伽利公司转移了大约485万平方米的未开发土地。这块地皮由波多兰地区管理委员会管理,波多兰人民阵线是人民党的合作政党。

据政府文件显示,这片土地是“免费分配”给帕坦伽利公司的。而条件仅仅是要求帕坦伽利公司需要用这块土地“保护和推广奶牛品种”。

帕坦伽利公司种植药用植物,而这是该公司扩大产品线的重要原料。地区管委会称,土地转让反映了委员会的信心,帕坦伽利公司将“保护”这块土地。

在非人民党控制区域,帕坦伽利公司拿地就贵了许多。2016年11月,帕坦伽利公司在北方邦仅仅以低于市场25%的价格获得了300英亩土地。

莫迪治下,帕坦伽利公司和其他一些印度公司还有宗教领袖被称为“天选者”(god men)。他们得到政府的支持和税收减免。这些公司的不断增长的财富也给国际竞争对手带来了压力。

在莫迪执政以来,印度传统医学部(department of traditional Indian medicine)从一个无人知晓的部门转型成为一个瑜伽、宗教产品的政府宣传机构。在市场方面,帕坦伽利公司成为这一政府意志的实际执行者。

现在,传统医学部管理着许多帕坦伽利公司的产品。它参与了与拉戴夫和他的组织的宣传和培训活动,从在线演示到在新德里中央大道上与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部长举行的大规模瑜伽示威活动。

2015年,印度财政部将瑜伽定义为“慈善项目”,减少了组织瑜伽活动相关的税负。这尤其有利于像帕坦伽利这样的公司,他们对执政党推行的印度教民族主义表示强烈的支持。

财政部由贾伊特利(Arun Jaitley)领导的,他也曾出现在宣誓视频之中。

(来源:新闻截图)

莫迪领导的人民党正在走一条和他们前辈所倡导的世俗主义完全相反的道路。一些政党领导人将此称为“文化革命”。在印度,印度教徒占了80%的人口,但是也有14%的人口是穆斯林。

随着人民党连续赢得选举,该党及其意识形态支持者愈发自信,逐渐公开他们的民族主义和印度教主义倾向。在民间已经爆发大量暴力事件,印度教徒谋杀穆斯林或者其他少数族裔,仅仅因为怀疑他们杀牛。

拉戴夫和莫迪有很多共同点,他们都出身贫寒。莫迪是一个火车站茶商的儿子,拉戴夫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他于1960年代在印度北部出生。

记者采访了一名见过拉戴夫的人。当他在1992年第一次见到拉戴夫的时候,拉戴夫正在哈里瓦经营小型的瑜伽营,并制作草药。

帕纳贾利的董事总经理巴克里希纳(Balkrishna)说,他和拉戴夫学习如何制作印度传统药材,并于1995年创办了第一家公司。当时他们有3500卢比(约720人民币),还多借了1万卢比。他们曾经制作了一种传统的果酱,然后把他们用头顶着一罐罐的果酱回家,因为他们没钱买人力车。

当时电视台想要找点新面孔来炒作,他们找到了拉戴夫。而拉戴夫言语犀利,身体柔软,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依靠电视变成了一个明星。

又是摔跤……

又是踢球……

又是讲课……

他将自己的神力通过电视媒体展现给世人。

今天,拉戴夫成为公司的公众形象,在印度各地的广告牌上俯瞰众生。Aditya Pittie是公司的最大经销商之一,虽然目前公司的所有文件中都不再出现拉戴夫,不过他还是称拉戴夫为“大老板”。不过拉戴夫曾经在1999年以信托公司总裁的身份签署过帕坦伽利的文件。

在哈里瓦的办公室里,巴克里希纳坐在一张书桌前,他的背后是一张拉戴夫正在冥想的画像。他对记者说:“我们没有任何计划者,我们有的是导师”

巴克里希纳指着他脚上的一双普通拖鞋说,这只有400卢比(42人民币)。他还说,他和拉戴夫都不拿工资。不过,据福布斯估计,巴克里希纳的净资产为25亿美元,使他在印度富豪榜上排行第48位。而谁都不知道拉戴夫有多少钱。

多份公司财报显示,巴克里希纳、拉戴夫的他的兄弟都获得了巨额的股息支付。

在一家集团分公司,巴克里希纳在五年内获得了大约1800万美元的收入。在另一家由拉戴夫兄弟控制的公司内,股息甚至达到利润的60%。

巴克里希纳对记者表示,派息是用来奖赏原始投资者的,他说:“我以股息的形式从公司中获得收益。所以我们的公司是干净规范的。”

2011年,拉戴夫发动了对时任执政党国大党的反腐抗议活动,并由此进入政治领域。2013年,他发表了一系列公开讲话,支持莫迪领导印度。这也是拉戴夫公开支持莫迪的开始,至于他们两人的私交历史,则无人公开。

据公司文件显示,帕坦伽利集团的两名董事会成员创办了一家通讯公司,名为“社会革命媒体和研究”(Social Revolution Media and Research Pvt Ltd)。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说,该公司每周与印度人民党信息技术部门举行会议,以协调Twitter和其他社交平台上的信息发布。

记者还采访到了拉戴夫组织的成员,他向记者描述了成千上万的志愿者如何为莫迪进行政治动员。

在孟买,是一名叫做Shastri的瑜伽老师说,他从黎明到天黑,一家一户按门铃,分发着支持莫迪和人民党的小册子。

在选举结果公布的两天之后,两名人民党领导人参加了在新德里举行的一场大型活动,感谢拉戴夫和他的志愿者。那两位高级领导也曾出现在拉戴夫的宣誓视频之中。

今年5月,在哈里瓦的帕坦伽利研究所奠基仪式上,莫迪和拉戴夫一同现身,两人向对方鼓掌致敬。

莫迪向观众们宣布,对那些在家里观看直播的人说:“巴巴•拉戴夫将把婆罗多国(印地语:印度)的阿育吠陀(印地语:印度的古代医学)推向世界舞台。”

(来源:新闻截图)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路透社

路透社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骁
专题 > 印度惊奇
印度惊奇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