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卢克·哈丁:特朗普首次访问莫斯科秘史

2017-11-24 07:18:21

那是1984年,弗拉基米尔·亚历山德罗维奇·克留奇科夫将军遇到了一个问题。这位将军担任了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最重要的职务之一,成为克格勃负责收集外国情报的第一总局负责人。

克宫海外培植活动

在政治方面,人们感觉到即将发生变革。很快,一位新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入主克里姆林宫。戈尔巴乔夫与西方缓和关系的政策——与前任总书记们的全球对抗政策形成新的对比——意味着第一总局的海外工作比以往更加重要。

克留奇科夫面临几个挑战。第一, 当时往华盛顿执政的是一位鹰派总统罗纳德·里根。克格勃认为里根的两位前任杰拉德·福特和吉米·卡特都很软弱。相比之下,里根被看作是一位强势対手。第一总局益执迷于一种想法,错误地认为美国策划对苏联发动一场先发制人的核打击。

就在这个时候,唐纳德·特朗普似乎引起了苏联情报部门的注意。这是怎么出现的以及这种关系从何而起都隐藏往克格勃的秘密档案中。换句话说,假设这些文件仍然存在。

事后来看,1987年特朗普首次访问莫斯科看上去是套路的一部分。英国前情报官员克里斯托弗·斯蒂尔公开的卷宗断言,在特朗普2016年赢得美囯总统大选前,克里姆林宫培养了特朗普“至少五年”。

“曼哈顿夫妇”受到监视

实际上,30年前,苏联也对他感兴趣。苏联外交最高层安排了他的1987年莫斯科之行。在克格勃的帮助下,此次访问成行,而同时克留奇科夫寻求在一个特定敏感的领域提高克格勃的行动技巧。送位情报部门负责人要求国外的克格勃人员招募更多美国人。

克格勃何时开始收集关于特朗普的材料?我们不知道,但东欧集团安全部门的记录显示,这或许早在1977年。正是在那—年,特朗普娶了来自捷克斯洛伐克的28岁模特伊万娜·泽尔尼奇科娃。泽尔尼奇科娃是 一个共产主义国家的公民,因此引起 了捷克情报部门捷克国家安全局、美国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的兴趣。

《串通:密会,脏钱及俄罗斯如何 帮助唐纳德·特朗普获胜》一书封面

泽尔尼奇科娃出生在摩拉维亚的兹林,那里是一个制造飞机的小镇。她的第一任丈夫是一位奥地利房地产中介。20世纪70年代初,她搬至加拿大,先是往多伦多,后来又到蒙特利尔,有一个担任滑雪教练的男友。档案显示,这个时期生活在捷克斯洛伐克是“难以置信地艰难”。泽尔尼奇科娃又搬到纽约。 1977年,她嫁给了特朗普。

根据2016年布拉格解密的档案,捷克特工密切关注这对曼哈顿的夫妇。他们拆开了伊万娜寄给父亲米洛什的信。米洛什并不是一名特工或 什么重要人物,但他与捷克秘密警察有一种职能关系,后者会询问他女儿在国外的情况,以此作为允许她返乡探亲的条件。在美国的特朗普家族定期都会受到监视。在伊万娜和小唐纳德·特朗普到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看望米洛什时,受到了进一步的监视或“控制”。

特朗普前妻伊凡娜曾自荐当美国驻捷克大使(@东方IC)

特朗普引发关注有几个原因。第 一,他妻子来自东欧。第二,在1984年克里姆林宫尝试改革后的一段时间,特朗普成了著名的房地产开发大亨。根据捷克挡案,伊万娜提到了她丈夫对政治越来越感兴趣。或许在某个阶段,特朗普考虑要从政?

缘何博得克格勃青睐

克格勃不会为利他主义而邀请某人去莫斯科。苏联出资邀清的重要人物一般都是左倾作家或文化人士。来访者会说一些关于苏联生活的好话;媒体会报道这些话,将其看作是一种认可。

尽管戈尔巴乔夫采取了接触政策,但他还是一位苏联领导人。克格勃仍旧对西方带有深刻的猜疑。它继续努力颠覆西方的制度,获取秘密的消息来源,将北约看作是头号战略情报目标。

在这一点上,不清楚克格勃是如何注意到特朗普的。

正如特朗普所说,当他发现自己坐在了苏联大使尤里·杜比宁旁边后,才有了首次访问莫斯科的想法。那是在1986年秋天,雅诗兰黛公司创始人之子莱昂纳尔·洛德举办了一个午宴。特朗普在他1987年的畅销书《交易的艺术》中写道,杜比宁的女儿纳塔利娅“看过关于特朗普大厦的书,知道它的一切”。

据纳塔利娅称,真实的情况是苏联政府更加坚定要发掘特朗普。

特朗普的访问似乎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莫斯科的俄罗斯国家图书馆报纸档案中并没有提及他。

特朗普带着新的战略方向回到纽约。他首次认真表示,他考虑要从政。但不是当市校、州长或参议员。特朗普考虑的是要竞选总统。

(本文原载11月23日《参考消息》第12版)

卢克·哈丁

卢克·哈丁

英国《卫报》原驻莫斯科记者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