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罗伯特·席勒:低收入阶级缘何支持特朗普

2016-11-28 10:39:10

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徳·特朗普的竞选以对高收入者实行减税的提议为基础,也就是说,对一个成员多数都在精英机构接受过教育的群体实行减税。尽管如此,他最强烈的支持却来自于收入中等且停滞不前以及教育程度不高的人。为什么会这样?

显然,特朗普的成功似乎与一种经济上的无力感或者是说与笼罩在他的支持者当中的对失去影响力的担心有关。其简单明了的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就是针对他们的:大众重新获得经济上的影响力,但同时又不会从成功者那里拿走什么。

弱势群体拒绝国家“施舍”

在经济不平等中处于不利地位的人通常不想要看起来是施舍的国家措施。对他们来说,关键一般不在于政府实行累进制的税收制度,让富人缴纳惩罚性税收,以便把钱转用在他们身上。再分配有令他们有被贬低羞辱的感觉。这就感觉像是被贴上了失败者的标签。它给人一种脆弱感,让人觉得就好像陷入了一种随时都可能破裂的依附关系当中。

赤贫的人可能会接受救济,因为他们别无他物。然而自认为至少是中产阶级一员的人却不想要任何带有施舍意味的东西。这些人更希望重新获得自己的经济能力。他们希望将对自己经济状况的控制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20世纪,社会主义者令经济不平等政治化,但同时也保证他们的宪章绝对不会被诠释为向不那么成功的人提供仁慈的礼物或者恩惠。共产党通过革命掌握权力,在这一革命框架下,工人阶级团结在一起行动起来并获得一种被授予了权力的感觉,这点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特朗普的支持者也将他的胜利称作是革命,尽管在此期间暴力(至少在选举范围内)仅限于谴责和辱骂。但是这一切的丑陋程度显然已经足以鼓舞那些支持者将咄咄逼人视为力量的证明了。

当然,人们对职业成功的追求大过对生活所需的金钱的追求,不仅在美国是这样。总的来说,加强对富人的征税从而把钱转用在其他人身上——以这种方式来应对不断加剧的经济不平等现象在任何国家都感觉不太对头。这会有一种在游戏过后改变游戏规则的意味。

斯坦福大学的肯尼思·舍韦和纽约大学的戴维·维塔萨维奇在最新出版的《向富人征税:美国与欧洲财政公平史》一书搜集了200多年来关于税收与收入不平等的数据,对20个国家的发展成果进行了研究。他们得出结论,当不平等现象增多时,政府过去通常只会在很小限度内甚至是完全不倾向于实行递进的税收制度。

农村居民厌恶城市特权

《怨恨政治》一书的作者凯瑟琳·克拉默成功地发现了下面这一发展趋势,威斯康星州州长斯科特·沃克(与特朗普类似)在工人阶层选民中非常受欢迎。在2010年当选后,沃克降低了对高收入人群的税收,拒绝将州最低工资提到国家要求的最低水平以上,拒绝奥巴马总统签署的可能有利于低收入人群的新医保措施。相反,沃克承诺采取的措施可能意味着工会的地位被削弱,也就是说,他们是那些通常会被认为很有可能导致工人阶层收入下降的行动。

克拉默对威斯康星州农民地区的工人阶级选民进行了走访,试图找出他们支持沃克的原因。与克拉默交谈的选民强调了农村地区的价值观,以及他们对辛苦工作的支持,这形成了他们个人自豪感和自身认同的一个源泉。但他们也强调了自己在面对那些看起来受到了不公平优待的人时所具有的无力感。

克拉默由此得出结论,在明显的经济衰落期,对沃克的支持是农村居民对享受特权的大城市居民极端愤怒和厌恶的表现。在沃克当选之前,大城市的人只把他们视为纳税人,但其他时候却一概忽视。而且他们的税金部分也被用来支付公职人员的医疗与养老保险,也就是说,用来支付他们自己往往享受不到的福利。这些人想要影响力和承认,显然沃克为他们提供了这些。

基本可以肯定,此类选民也担心飞速发展的信息技术对就业岗位和收入的影响。从发展趋势来看,今天经济上成功的人多是擅长技术的人,而不是威斯康星州(或者其他)农村地区的居民。这些工人阶级选民感到他们失去了经济上的乐观态度。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希望留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在那里令自己的同乡对自己另眼相看并且珍视他们自己的价值观。

特朗普施政或难寻妙招

特朗普讲的是这些选民的语言,虽然到目前为止他的提议显然不是以这样的实力对比的变化为目标。他推动减税,在他看来这将引发一股新的创业潮,而且他谈到朝着保护主义的方向对贸易协定进行重新谈判,目的是保护美国的就业机会。然而,这样的措施不太可能令经济实力向相对来说不那么成功的人推移。相反,企业家可能会找到更巧妙的办法用计算机和机器人来承担这些工作,而保护主义则可能会导致贸易伙伴采取报复性措施、造成政治上的不稳定并且最终甚至可能引发战争。

为了令他的选民满意,眼下特朗普必须找到不仅对收入也对收入的控制权进行再分配的方法,而且这不能只是通过征税和支出的方式。然而在这个问题上他表达出来的见解非常有限,比方说通过补贴改善教育状况等。但是,很多国家不平等现象加剧的最重要推动因素是技术创新和全球运输成本的降低。这一事实是特朗普无法改变的。

拒绝对缺乏当今经济所必需的素质的那些人进行再分配的话,人们就很难看出特朗普会为了改善他们的生活做些什么。而借助像迄今为止所表现出来的那些的特朗普革命的话,实现支持者真正想要的东西的可能性则微乎其微——那就是给工人阶层以更大的经济影响力。

罗伯特·席勒

罗伯特·席勒

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周顺子
专题 > 美国大选
美国大选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