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罗思义:美国外交政策应该为“圣战主义”负责吗?

2015-11-26 07:10:43

【接连不断的恐怖袭击,让整个世界格局发生微妙变化。俄罗斯反恐战机,在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上空,被土耳其战机以入侵土耳其领空为由击落。随后俄罗斯怒称,土耳其和IS是一伙的;土耳其则委屈表示,俄罗斯这不是反恐,是在炸我们的亲人。美国方面赶紧撇清关系,这与我无关,美国及北约支持土耳其维护主权……谁也无法知晓,这场由安理会一致通过的反恐行动,会以什么样的结果收场。

局部战火时而紧张时而缓和的时候,罗思义赐稿观察者网,文中历数以往中东战争,试图回答一个问题,从本世纪初美国发起伊拉克战争开始,到北约轰炸叙利亚,为什么恐怖分子“越战越勇”?美国该为今天恐怖主义的猖獗负责吗?对这位英国左派老友的观点,我们兼听则明,正如文末所说,中国或许能从美国的策略中有所收获。原文为英文,观察者网马力译、杨晗轶校。】


G20峰会会议间隙,奥巴马与普京探讨反恐议题

在巴黎、马里发生可怕恐袭之前,美国反恐战争的具体目标,就是打败伊斯兰恐怖主义和圣战主义。但是事实告诉我们,每次美国及其盟友们发动中东战争,随之而来的却是圣战主义的强化,而非削弱。我们不妨逐一梳理一下:

• 2003年入侵伊拉克之前,基地组织、“伊斯兰国”之类的势力尚未形成气候,而今天“伊斯兰国”已经控制了伊拉克的大部分地区。

• 2011年北约轰炸利比亚之前,“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在利比亚是边缘化的,现在他们已经控制了利比亚的大半领土。

• 圣战分子们不只占领了利比亚的大半领土,这种占领还便于他们将武器输送给圣战组织,例如尼日利亚的博科圣地(意为“西方教育的罪恶”)、索马里和肯尼亚的青年党、伊斯兰马格利布地区(观察者网注:即非洲西北部一带)的基地组织,以及马里的“哨兵”组织,武器供给使这些这些激进武装力量如虎添翼。

• 在原来的阿萨德政权时期,圣战力量在叙利亚并不成气候,而现在有充分证据表明美国的盟友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土耳其曾积极支持“伊斯兰国”,圣战组织现在已经控制了叙利亚的大部分地区。

当美国政策的现实结果(强化了圣战分子的力量)与美国声称的目标(消灭圣战分子)相差如此之大,而且这种现象反复出现,我们有必要细究这一切,而且要搞清楚到底在发生什么。有一个词叫“行胜于言”,面对美国“反恐战争”的虚幻,到底什么才是真相呢?

这一切的逻辑起点是圣战组织在阿富汗的缘起。在一次对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1979年阿富汗战争初期时担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采访中,他清晰地解释了美国的政策。从这段谈话中,我们能够知道当代圣战主义诞生的准确时间——这要追溯到1979年7月3日卡特总统所做的一项秘密指示。

鉴于内容的重要性以及布热津斯基亲历者的身份,有必要将谈话详细引述于此。该访谈摘自1998年1月15-21日的法国《新观察家》周刊。

提问:美国中央情报局前主管罗伯特·盖茨在回忆录中提到,在苏联入侵阿富汗之前六个月,美国情报机构开始资助阿富汗境内的穆斯林游击队。而在这段时期,您曾是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您在其中扮演过某种角色,对吗?

布热津斯基:是的。根据官方的口径,中央情报局对穆斯林游击队的资助始于1980年,也就是在1979年12月24日苏军入侵阿富汗之后。但最近解密的文件显示,实际的情况完全相反:的确,1979年7月3日卡特总统第一次签署命令,秘密支持喀布尔亲苏政权的反对派,在那当天我就向总统指出,这项资助将引发苏联军队的干涉。

提问:虽然有上述风险,您还是支持这项秘密计划的。也许您自己也很希望把苏联拖入战争吧?

布热津斯基:并非如此。我们并没有推动俄国人去干涉,但是我们很清楚地增加了他们进行干涉的可能性。

提问:苏联人为自己的干涉辩护称,他们如此行动是为了抵制美国在阿富汗的秘密渗透,当时人们并不相信。然而现在他们的话有了事实依据,您一点都没有悔意吗?

布热津斯基:后悔什么?那项秘密行动是个好主意,它将俄国人拖入了阿富汗的战争陷阱,我有什么好后悔的?苏军正式跨越边境参战的那天,我曾给总统写了一封信,大意是:我们现在有机会送给苏联一个属于他们的“越南战争”了。确实,在随后的十年里,莫斯科都不得不打一场他们负担不起的战争,这削弱了他们的士气并最终引发了苏维埃帝国的解体。

布热津斯基(左)与总统卡特、国务卿瓦斯(右),摄于1977年

随后布热津斯基阐述了美国对圣战主义的态度。

提问:你们曾支持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把武器和经验传授给未来的恐怖分子,对此您也毫无悔意吗?

布热津斯基:对于世界历史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是塔利班还是苏联的垮台?是一些受到鼓动的穆斯林还是中欧的解放、冷战的结束呢?

本·拉登曾经是“自由战士”

请注意,布热津斯基的逻辑非常清晰。对于美国来说,面对伊斯兰圣战者、塔利班和一些“被煽动的穆斯林们”,这样的局面要远远好于面对一个敌对的国家。这种现实主义的政治逻辑不仅适用于苏联,也适用于萨达姆·侯赛因的伊拉克、卡扎菲的利比亚以及阿萨德的叙利亚,现在“行胜于言”这个词已经得到了完美的注解。

伊拉克这个国家在2003年的入侵中已经被摧毁,这导致了入侵前毫无影响的“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迅速壮大。而利比亚被北约的空袭毁灭了,“伊斯兰国”在该国也经历了同样的发展过程,如今“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壮大也是如此。“被煽动的穆斯林们”、“伊斯兰国”以及类似的组织,它们的恐怖活动没有能力对美国的利益构成严重威胁,而上述那些曾存在过的政权却并非如此。

在巴黎、马里的恐怖袭击或俄罗斯航班在西奈半岛的空难中死去的人们为布热津斯基的逻辑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普通平民当然不希望为了这个逻辑的成立而死去,为了隐瞒这一点,才使用了“反恐战争”这样的修辞手法,而美国持续的行动让“圣战主义”更加强大,却是铁的事实。

同样的逻辑当然随处适用,而且这对中国来说有很现实的意义,比如说新疆的恐怖主义问题。中国指责西方在反恐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西方义正言辞谴责“伊斯兰国”,却对新疆或中国其他地方的暴恐袭击含糊其辞。中国的指责当然合情合理,要知道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政策的的副产品——“被煽动的穆斯林们”,对于企图损害中国利益的人来说,很有利用价值。

美国人一面高喊“反恐战争”,另一面却使“圣战主义”愈演愈烈,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理解这一点,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罗思义

罗思义

观察者网特约作者,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